「薛老大,看來你是想挑起爭端啊。」血狼冷哼一聲,滿是陰沉的說道。

薛晨撓了撓頭,笑道:「我挑起爭端?哈哈哈,血狼兄,你可真會說笑。你們四大區的霸主勢力都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這也叫我挑起爭端?我看你還真是會放屁,而且這個屁放得又響又臭!哈哈哈哈……」

「哈哈哈……」

薛晨身旁的徐雙和身後的六大魔獸聞言也是哄然大笑,絲毫沒有給四大魔獸留一點面子。

「既然薛老大如此說話,那我今日到時要領教領教薛老大到底有什麼本事,能成為利刃軍團的老大!」血狼冷哼一聲,雙腿猛然發力,只見紅色靈力一閃,血狼的身形便是憑空消失。

「好快的速度!」

一旁的徐雙和六大魔獸均是瞳孔一縮,面色下沉,沒想到這血狼的速度超乎了他們的想象,竟有如此之快。


「受死吧!」

一個尖銳的聲音忽然自身後傳來,一道血紅色的利爪憑空出現,朝著薛晨的腦袋狠狠劃下。

「薛大哥!」

徐雙心中一驚,急忙喊道:「小心後面!」

話音剛落,血紅色的利爪便是已經落在了薛晨的腦袋上。沒有絲毫的阻礙,利爪直接將薛晨的身體一分為二。然而這一爪並沒有帶出任何的血跡和慘叫聲,這不禁讓血狼心中一驚。

噌!

是殘影!

血狼咬了咬牙,轉身回頭看去,卻見薛晨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似乎自己的速度在薛晨面前猶有不及。

「你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慢!」薛晨雙手放於胸前,漫不經心的看著遠方的風景說道。

血狼一向引以為豪的便是它的速度,而這雙利爪更是在這超快的速度中威力大增。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山區的霸主,血狼的速度是最重要的一環,也是它與對手戰鬥的資本。

可是如今,這種看似超快的速度竟是比不過一個只有靈將實力的人類小子,這叫血狼如何能夠甘心?

「不愧是薛老大,還真有些本事。只是不知道薛老大,除了逃,你還會點什麼?」血狼陰沉著臉看著薛晨說道。

「我會的還真不少,你要是想看,可能今天一天還看不完。」薛晨聳了聳肩,滿是輕鬆地笑道。

血狼雙拳緊握,氣得牙根直癢,這薛晨竟然敢當面蔑視它!這可是它成為靈宗魔獸以來,第一次被別人這麼輕視,而且還是一個只有靈將實力的人類小子。

它怎麼能甘心!

「既然如此,薛老大,那你就……死吧!」

血狼陰沉的聲音猛然間爆發開來,一雙利爪忽然發出微弱的紅色光芒,不斷地在指甲上來迴流轉。

「血狼天爪!」

血狼怒喝一聲,體內靈力便是直接將那一雙爪子包裹了起來,繼而雙腿再次發力,一股比之前強了數倍的氣勢驟然出現。有了靈力的強力支持,血狼的速度和利爪更是上升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程度。

「死吧!」

通紅的利爪朝著薛晨的頭頂狠狠落下,這是一股彷彿可以撕裂空間的強大力量,就連薛晨周身的空間都是出現了些許扭曲。

「就憑這些,似乎還不夠啊……」

對於血狼的攻擊,薛晨絲毫沒有退縮之意,只見其嘴角微微上揚,金感魂小嘴一張,一股金黃色的乾坤光碟便是出現在了薛晨的頭頂。

咚!

咔嚓!

金色乾坤陣與那通紅的利爪狠狠相撞,兩股極為耀眼的光芒照的人睜不開眼。緊接著,在兩股碰撞的光芒中忽然傳出一聲慘叫,只聽得無數的清脆斷裂聲不斷傳來。

噗!

一口鮮血吐出,一道人影瞬間被震飛數百丈之遠。

塵土飛揚,一時間,整個中山區和其他四大山區的人馬都是寂靜無聲。

塵埃散去,人影終是顯現而出,只是那道重傷的人影卻讓的四大霸主實力為之震驚不已。因為那道人影,赫然便是西山區的血狼。 「噗!」

血狼悶哼一聲,一口鮮血猛然吐出,整個身體的骨骼已經碎裂開來。若不是身為靈宗魔獸,擁有超乎尋常魔獸的超強體質,恐怕現在早已經斷氣了。不過就算這樣,血狼也已經是瀕臨死亡,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

「怎麼可能?!」

不單單是那四大霸主勢力看傻了眼,就連薛晨身後的徐雙以及利刃軍團的一眾魔獸也都是各個傻了眼。

「這也太恐怖了點吧……」徐雙咂了咂嘴道。

四大霸主勢力中僅存的三位首領此時也是感覺到口唇有些發乾,剛才的狂妄之氣也是在此時煙消雲散。本以為薛晨斬殺閃電豹之事乃是謠傳,但如今這一幕卻讓四大霸主勢力狠狠記住了薛晨的名字。

因為這個看似只有靈將實力的人類小子並不能以常規的眼光去看待,否則是會送命的。比如,眼前的血狼。

「三位老大,請你們為我們老大報仇!」血狼軍中,一個略顯白凈的人聲自其中傳了出來,顯然對於血狼的瀕死感到無比的憤怒。

「三位,現在我有資格成為利刃軍團的老大了嗎?」薛晨笑嘻嘻的看著三大首領,一副滿是期待的眼色看向三人。

花蟒蛇幻化成的少婦最先清醒過來,咯咯一笑,道:「薛老大,先前都是兄弟們跟你開玩笑呢,你可別當真啊!既然你的利刃軍團把整個中山區佔了,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薛老大,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奴家還想請您多多關照一下呢!」

「花姐,這你就說笑了。我薛晨何德何能還能關照您?以您的資歷和本事,應該是來關照一下我的才對啊!」薛晨笑著擺了擺手,一臉輕鬆的說道。

花蟒蛇咯咯笑了一聲,對著薛晨說道:「薛老大真會開玩笑,那咱以後就互相照應吧!今天本就是我等所做不對,打擾薛老大的雅興了,姐姐在這裡說聲抱歉。二位,我先撤了,你們自便吧!至於血狼軍嘛,還是散了吧!薛老大,咱們後會有期!」

話音剛落,花蟒蛇的身影便是直接消失而去,而其身後的花蟒軍團也是隨之快速退去。薛晨見狀輕笑一聲,笑道:「既是這樣,那薛晨就不送了。」

血狼軍見花蟒軍團竟然這本快速的退去,原本滿滿的信心也變得少了一半還多。

要說花蟒蛇原本還對薛晨存在著不小的輕視,可現在,花蟒蛇卻是第一個離開的。而且它的離開使得其他兩位靈宗魔獸搖擺不定。一時間,氣氛極為尷尬。

「虎兄。」

薛晨笑著上前走了幾步,道:「虎兄之前似乎有賜教之意啊?要不然,我就陪虎兄過兩招?」

白虎的臉色異常的難看,先前薛晨能夠正面將血狼打敗就已經將其狠狠地震懾了一次,誰能想到,現在薛晨竟然開始主動地挑釁自己了!

「薛老大,先前白虎是跟您開玩笑,薛老大沒必要當真吧?」天鷹見形勢不妙,急忙上前打個圓場,希望薛晨能夠退讓一步。畢竟它們只有八個靈宗魔獸,而身為四大靈宗魔獸之一的血狼卻在薛晨手裡敗得如此迅速。照這個形勢看,若是真打起來,它們一方必輸無疑。

薛晨聞言哈哈一笑,道:「開玩笑?哈哈哈,天鷹,你是不是腦袋進水了?它之前像是跟我開玩笑嗎?」

天鷹眼珠一轉,急忙說道:「薛老大說的對,是白虎魯莽了。我這就讓它給你賠罪!」

「白虎,去,給薛老大道歉!」天鷹走到白虎身旁,使了個眼色,一拍其肩膀,滿是命令的口氣。

白虎的青筋都要氣的暴突起來,彷彿要從身體中蹦出來一般,但此時的薛晨卻是穩穩的壓住了四大霸主勢力,現在動手,有弊無利。

「薛老大,之前是我魯莽衝撞了你,我給你道歉了!」白虎雙手抱拳,將頭轉到一邊,滿是不甘的說道。

薛晨冷哼一聲,直接把頭轉到了另一邊,似乎是不打算接受白虎的道歉。

「薛老大,白虎都已經認錯了,你就原諒它吧!」天鷹一臉笑意的看著薛晨,還在為白虎求著情。

忽然,薛晨的身形一晃,一道殘影立即消失而去。下一瞬間,薛晨的大腿便是已經狠狠的落在了白虎的肩膀之上。

嘭!

毫無反應的白虎直接跪了下來,粗壯的右膝直接將沙土砸成了一個大坑。

「服不服?」薛晨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冷冷的問道。

白虎狠狠地咬著牙,一語不發。薛晨見狀急忙催動靈力,猶如砍刀一般的右腿再次發力,剛要起身的白虎再一次狠狠的向著地下衝去。

「薛晨,你莫要欺人太甚!」白虎氣的雙眼通紅,想自己也是一個靈宗魔獸,如今竟是被一個只有靈將實力的人類小子耍的團團轉,這讓白虎如何不氣?

薛晨哈哈笑道:「哈哈哈,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誰欺人太甚!」

白虎再也忍受不住薛晨的嘲諷,通紅的靈力快速自體內浮現而出,將全身包裹的嚴嚴實實,而後,將那雙粗壯的雙臂和蒼勁有力的雙手凝結成印,一股巨大的靈力波動緩緩出現。

「吼!虎傲天下!」

白虎大吼一聲,一個通紅的靈力光球瞬間出現,狠狠地向著薛晨射出。

薛晨眼疾手快,雙腿靈力驟然爆發,直接躲了過去。然而這團光球與以往所遇到的都不一樣,因為這光球竟然可以隨著薛晨的移動而改變方向,目標竟是只有薛晨一個!

「哼,送上門的靈力,我就卻之不恭的收下了!」

薛晨看著這紅色光球,嘴角不禁微微上揚,旋即薛晨雙手接引,體內金感魂更是張開小嘴,不斷的將靈力釋放了出來。


「百合之林!」

薛晨低喝一聲,雙手間猛然結印,印法快速膨脹起來,化為了實質的漫天光點。接著,令人瞠目結舌的一幕出現了。


薛晨的下方竟然開始出現無邊無際的林海,而且這些樹木竟都是以百合為主,一個個高高在上,送入雲海。

當這群百合樹化為實質出現時,那通紅的靈力光球分明受到了極大的阻力,開始不斷的削弱。到得最後,那原本通紅的靈力光球竟然變得枯萎了許多,其中的靈力也是隨之消散大半。

「化靈決,收!」

薛晨低喝一聲,金感魂猛然張開雙手,高舉而起,一股絕強的吸力從薛晨的雙手中赫然出現。

噌!

那消散了大半的靈力光球直接被薛晨的是雙手抓住,只聽得「咻」的一聲,靈力光球便是直接被薛晨收進了體內,開始了煉化。

虎兄,多謝了!」薛晨看著傻眼的白色巨虎,滿是痛快的說道。 白色巨虎眼見靈力被薛晨直接吸收而進,面色不禁劇變,大驚之下,身形急忙暴退。不過薛晨似乎早就有所預料,靈力快速釋放而出,一個加速便是輕易地追上了白色巨虎。

「冰肌掌!」

薛晨低喝一聲,霧氣纏繞的冰冷右手快速排出,狠狠地擊中了白虎的後背。

嘭!

白虎的整個身體垂直落下,發出了震天巨響,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中山區的不遠處,而在這深坑出現在眾人眼前時,一道道巨大的溝壑也是隨之出現。

「呼!」

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涼氣,靈宗魔獸的白色巨虎竟然在薛晨面前如此的不堪一擊,所有魔獸都是疑惑的想道:難道人類中的靈將實力已經可以和魔獸中的靈宗強者相媲美了么?

噗!

白虎艱難的爬了起來,隨即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喘著粗氣靠在一邊,滿是驚恐的看著薛晨。

「薛老大,此次是我老白瞎了眼,我這就離開中山區。」經過這一戰,白色巨虎很清楚薛晨到底是個什麼角色。殺伐果斷,不留後患,而且有仇必報,這種人還是少惹為妙。

薛晨聞言不禁輕笑一聲,道:「白兄說的哪裡話,你好歹也是一方霸主勢力的老大,實力本身也是極強。哪能如此輕易的就認輸了?」

聽著薛晨的嘲笑口吻,白虎心中早就把薛晨罵了幾百遍,但臉上還是要裝出另外一副模樣。

「薛老大,你的實力兄弟我領教了,之前說的話,還望薛老大不要太往心裡去。」

白色巨虎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若是真把它逼急,一場大戰是避免不了的。雖然利刃軍團不懼對手,但也是會消耗不少有生力量。而且這利刃軍團,薛晨心中早就有了用處,若是在此處拼個精光,那可是沒有絲毫的好處。

「天鷹,幫幫虎哥。」

薛晨對著剛才還為白虎求情的天鷹使了個眼色,天鷹立刻飛了過去,將白虎攙扶起來。彼此相視一眼,原本的高傲和不屑早就消失於無形之中,有的只是不甘和無奈。

「你們就是血狼軍的另外兩位靈宗魔獸了吧?」薛晨瞥了一眼天鷹和白虎,將目光再度轉向血狼軍的為首兩人,淡淡的笑道。

「是又如何!」兩個靈宗魔獸向前一步,惡狠狠地瞪著薛晨,彷彿要將薛晨直接活撕了一般。

「好硬氣啊,我喜歡。不過……」

薛晨淡淡一笑,旋即靈力猛然爆發而出,整個人的身形便是直接消失而去。而當薛晨再度出現時,已經到了兩頭狼的身後,冰肌掌瞬間連續拍出,直接將那兩個靈宗魔獸打成重傷。

「噗!」

兩個靈宗魔獸瞬間仰頭噴出一口鮮血,滿是驚恐的看著剛剛對自己出手的薛晨。這種速度竟然比他們還要快,他們是想跑都沒有機會。

「我和你拼了!」


一個略微矮上一點的血狼狠狠地咬了咬牙,以靈力灌注於全身,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緩緩散發而開。

「血狼撕裂!」

血狼呼哧呼哧的喘了幾口氣,兩隻通紅的爪子狠狠張開,滿是殺意的猩紅眼神已經徹底將其激怒。就算付出任何代價,今天都要將薛晨重傷甚至斬殺,為他們老大報仇!

嗖嗖!

兩隻通紅的利爪以一種極端強橫的姿態向著薛晨快速劃過,薛晨只覺得耳邊出現了一陣尖銳的刺耳聲,下一刻,利爪便是已經到達了薛晨的腦袋附近。只要這兩爪抓下去,薛晨必定會身受重傷。到時候,要是天鷹和白虎瘋狂反擊,說不定,還有希望!

然而,面對著如此攻勢,薛晨的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一絲自信的笑容。

啪!

兩隻通紅的利爪被薛晨的右手猛的抓在了手中,而後左手更是一瞬間連續出手五次,將這頭血狼打得渾身是血!

嘭!

薛晨鬆開雙手,只見那頭色狼直接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早已沒了氣息。

「嗷!」

僅存的一頭血狼見狀不禁仰天長嘯,身後的數千血狼軍團的雙眼變得通紅,不顧一切的向著薛晨瘋狂衝擊而去。

「保護老大,給我殺!」

薛豹見數千頭血狼盡數沖向薛晨,頓時大吼一聲,利刃軍團數千魔獸立刻便是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薛晨的身邊,與那血狼軍團狠狠的廝殺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