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嘯沖!」

「狂炎怒!」

「鬼殺!」

以那張羽為首的三人,同時發出一道可怕的攻擊,火焰,巨虎和一隻惡鬼之首往前方衝去。 「糟了,計劃失敗!」梟驚訝說道,到底是誰發現了自己的計劃,他們在前面埋伏了不少人,但是沒想到這瀟湘夫人居然會往回走,左邊,右邊都有至少三名地境強者,而且嚴清,陶新也在,要是瀟湘夫人他們往前走,或者從兩邊突圍,都一定會被阻攔起來,但是後方的人,二百名強者裡面有一半是玄境之人,一半只不過是普通強者,又怎麼可能阻攔得了三名全力突圍的強者!

轟轟轟!

只聽到三聲巨響,以張羽為首的三名地境強者攻擊轟出,居然將那二百人的隊伍衝散了,不過在這其中,還有一名地境中期的強者在。

這時眾人都發現了,這裡雖然有近二百名馬賊,但是實力卻並不怎麼樣,居然能夠輕易攻破這隊伍,原來只是氣勢嚇人!

「殺!」張羽怒喝一聲,手上的狼牙棒一揮出,在他周圍的人全部被震飛出去,可怕的力量直接將那些人擊成了肉醬,或者半身被砸碎。

而另外兩人一人使槍,槍上光芒閃爍,一搶刺出,居然帶起一陣罡風,將那些馬賊直接將人吹下馬。

另一人使劍,劍氣威力驚人,三人聯手之下,二百名馬賊被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出來!這一次蕭鵬才真正見識到地境強者的實力,這三名白鱗衛的實力,比起之前蕭鵬所見過的地境強者不知道要強大多少,這三人出手的時候,那身上的氣息卻是帶著一種鐵血味道,不知道三人經歷了多少場廝殺才會擁有這樣的殺氣。

「動手!」一聲大喝,只看到一名強者突然出手,只看到一道長虹向那馬車衝去,彷彿要將車內之人轟殺一般,隨著這一個人出手,兩道身影也同時向這邊衝來,居然也是兩名實力強大的地境強者。

「你們先走!」張羽的聲音一落下,他已經躍起,手上的狼牙棒揮出,轟在那長虹上,爆發出一聲巨響,而他身後的兩人也同時出手,擋下另外兩人。


這出手的三人,正是梟,嚴清與陶新三人,三人也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車隊裡面,居然有能夠抵擋三人的強者,一時之間,梟,嚴清與陶新三人居然被壓在下風。

「走!」 王牌兵王的同居美女

「這樣下去我們並沒有辦法逃走,我們之前都連夜趕路,角馬也已經勞累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根本不可能逃得了多遠,他們的目標似乎是夫人你,所以我們最好分開兩路,我與蘭姐姐作為誘餌,與夫人分開逃走,只要我們還在馬車上,他們就會來追我們而不會去管夫人你的!」鄔清若快速說道。

「什麼?那你們不是會被他們追趕,我怎麼可以連累你們?」瀟湘夫人連忙說道。

「這是唯一的辦法,而且從剛才的情況來看,張羽大人他們的實力似乎比偷襲者更強,如果他們能夠追上來的話,這些追兵也根本不值一提,這樣一來,我們反而更加安全,我更擔心夫人你,如果你跟著其中一批人離開,那帶出的人手應該不會有多少,要是被發現的話,夫人你自己恐怕會更加危險!」鄔清若有點無奈說道,現在這種情況發生得太突然了,對方的人太多,而他們裡面的地境強者雖然不少,但也經不住這麼多強盜的攻擊,必須要分開才有可能逃脫得了,當然,如果張羽他們能夠趕來的話,也是能夠改變這裡情況的。

「我知道了,清若妹妹,如果你們出了什麼事的話,我一定會告訴父皇和白將軍,要他們血洗這三個強盜團!」瀟湘夫人咬著下唇說道。

瀟湘夫人很快就換上了一身的普通衣服,這裡後面的追兵已經更緊了,只看到一個衣著樸素的人從馬車裡面走出來,而在馬車裡面有一把聲音說道:「彭梟,楊平,你們帶著若兒離開這裡!這是命令!」

馬車中的蘭兒聽到這聲音,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看著鄔清若,而鄔清若卻對她眨了眨眼睛。

而在馬車之外的瀟湘夫人眼中也滿是震驚之色,自己明明在這裡,但是那馬車裡面卻傳出了另一把聲音!

這時的瀟湘夫人臉被遮掩起來,身上只露出一雙眼睛,根本看不出她的樣子,蕭鵬立即接過瀟湘夫人,他將瀟湘夫人放到自己的面前,兩人同騎一匹角馬。

「夫人,我為什麼要與他一起離開!」楊平不滿說道。

而在馬車裡面卻傳出來了瀟湘夫人的聲音:「楊平,本公主的命令,你敢不聽?」

「屬下不敢!」楊平立即回答,他帶上兩名侍衛,對蕭鵬看了一眼,說道,「走!」一行五人向著另一個方向逃走。

「小師尊,我們真的要就這樣離開嗎?」蕭鵬與面前的女子幾乎是身體緊貼在一起,但是他並沒有什麼猥瑣的心思,雖然一些強盜因為沒有角馬,所以被甩掉了,而且大部分的強盜果然如鄔清若所設想的,追著那馬車而去,剩下不到一百人是追趕著蕭鵬他們,但就算如此,想要甩開這些人也並不容易,而且他們就這樣離開的話,那馬車和張奕等人的安全似乎也未必能夠保證。

不過這時,蕭鵬卻聞到身前之人身上居然傳出來一陣幽香,這香氣與鄔清若身上的清香並不一樣,這種幽香彷彿能夠引起男人的慾望一樣,而且這時蕭鵬也發現了這面前之人的身高似乎比鄔清若要高挑一點,而且雖然衣服裹著身體,她的胸前卻並不平坦。

「你是……」蕭鵬的心中大為吃驚。

「不要說話!」瀟湘夫人羞怒說道,她何時與異性如此親密地接觸,兩人居然共騎一匹馬,而且蕭鵬要拉著馬韁繩,手臂也容易觸碰到她豐盈的身體。

「你怎麼會在這裡的,那馬車裡面的豈不是……」蕭鵬的心中一急,在瀟湘夫人的耳邊說道。

「這是鄔姑娘的計劃,她說只要張羽能夠擊敗對手的話,她們就會安全了!」瀟湘夫人悄聲說道。 蕭鵬聽到之後不由地大怒,這個小師尊也未免太愚蠢了,誰知道張羽他們能不能贏,就算贏了,能夠追上來嗎?

「蕭鵬公子,你放心吧,鄔清若姑娘並非凡人,一定會吉人天相的!」瀟湘夫人只能安慰蕭鵬說道。

蕭鵬想了想,以鄔清若身上的秘密,應該並不會出什麼問題,而且得到了蕭家的珍藏之後,蕭鵬也給了大批妖晶給鄔清若,千隱戒的第三層封印已經被解開了,不過鄔清若已經說了,這千隱戒第四層的封印並不是這麼簡單能夠解開,不過就算是這樣,第三層封印解開之後,鄔清若身上的秘密就更多了。

算了,現在還是先處理自己這邊的問題才是正事!蕭鵬心中想著,不過他身下的戰馬也已經開始緩慢起來,看來體力消耗太大了,而其它人也差不多。

「進入樹林裡面,快!」楊平立即說道,四匹角馬同時沖入了樹林裡面,而且的人也已經追上來。

「我們的角馬的體力已經消耗一空了,他們的人類眾多,我們最好還是分開行動!」楊平說道,他的話讓幾人臉色同時一變,楊平是他們之中最強的人,擁有地境中期的實力,他一個人要逃走自然不會有問題,但是其它的幾人的實力卻並不如他,也只有一名地境初期的人存在而已,分開的話,必定會有幾人被後面的人捉住或者擊殺,楊平居然想要丟下他們一個人逃走。

後面的那些強盜裡面,至少也有三名地境強者,大批玄境強者,只要一包圍住他們,就算楊平想要逃走也並不容易。

「我同意,如果要一起逃走的話,只會被圍剿而已,還不如分開逃走更有一點希望!」蕭鵬點點頭,以他現在的實力,只要不遇到地境中期以上的強者,要殺人只需要一擊而已。

楊平沒想到蕭鵬居然會同意他的話,他看了一眼蕭鵬身前的女子一眼,感覺有點熟悉,但這時他也沒有多想,他說道:「既然這樣,大家快分開逃走!」

五人立即分開四個方向離開,蕭鵬在瀟湘夫人的耳邊說道:「夫人,得罪了!」蕭鵬抱起瀟湘夫人,身體一躍,身體立即往前衝去,那後面的強者也已經追上來,跟著蕭鵬的居然也有二十多名強者,其中還有兩名地境的強者,其它的都是玄境強者,每一個的實力都並不弱,如果是蕭鵬一個人,或許他還有把握能夠贏得了這些人,但是帶著一個瀟湘夫人,看來只能全力一戰了!

蕭鵬想著,只看到他頭上出現一道藍光,星羅棋盤出現了。

數道身影憑空出現,向背後襲去,以五名印靈的實力,對付普通的強者應該並不難,但是這一次,蕭鵬卻發現有點不對了,這些人的實力比起普通的玄境強者不知道要強大多少,蕭箭的箭居然也被輕易躲開,三箭只有一箭擦過其中一人的身體而過,還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而另外四個印靈,居然也被擋下來了,這二十三名強者,根本不像是強盜,而更像是軍隊一樣。

赤兔……蕭鵬剛想要將赤兔召喚出來,卻聽到一把聲音響了起來:「真是廢物,連一個人也收拾不了!」只看到一道人影突然向蕭鵬襲來,蕭鵬的臉色不由地一變,身體急劇後退,這來人的實力遠超過他,就算赤兔出來,恐怕也未必會是對方的對手,更別說還有兩名地境強者存在!

「看來這個廢物的話並不假,這裡果然還有一個人!」那人將手上的一個人丟在地上,這個人居然是楊平,楊平一臉鮮血,看來被這一個人修理得並不輕,而這一個人,居然是梟!

蕭鵬看到楊平,就已經知道不妙了,看來楊平將他的位置告訴給梟知道,不然的話梟又怎麼會找到這裡?

蕭鵬立即施展出雷雲身法,他急速逃走,連看也不看楊平一眼,但後面梟卻立即追了過來,一直緊追不捨,蕭鵬與梟的距離越來越近,但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溫度卻是越來越低。

沒多久,蕭鵬感覺到背上的瀟湘夫人已經在瑟瑟發抖了,而且更加讓瀟湘夫人絕望的是,在這裡居然是懸崖邊了!

「將瀟湘夫人交出來,不然的話,你不可能活著離開這裡!」梟冷冷看著蕭鵬說道。

「對不起,公子,你將我交給他吧,這一次是我連累你了!」瀟湘夫人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捉瀟湘夫人?」蕭鵬背著瀟湘夫人後退了一步,看著梟說道。

「我們的事你沒資格知道,你將她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梟又說道。

「夫人,你相信我嗎?」蕭鵬突然轉頭向瀟湘夫人說道,又後退了一步。

「我自然相信你了,公子,你想要做什麼?」瀟湘夫人苦笑說道。

「我們跳下去吧!」蕭鵬已經退到了崖邊,他說道。

「好!」瀟湘夫人居然笑了,臉上的黑布輕輕吹開,露出一張絕世容顏。

看到蕭鵬轉過身,梟不由地臉色大變:「站住!」

不過蕭鵬卻往前踏出一步,身體從崖邊掉了下去。

「混賬!」梟怒道,他向前撲去,卻沒有捉住蕭鵬與瀟湘夫人,只看到看著兩人往下落下。

而後面卻傳來一陣廝殺聲,似乎有大批的強者已經到來了,而且那聲音還越來越近,梟深深看了下方那深不見底的深淵,他咬了咬牙,只能夠先離開這裡了!

「張羽大人,我們沒有找到夫人,只找到了楊平大人!」一名強者說道,這帶領著這麼多強者到來的,居然是張羽。


看到張羽的臉色陰沉,那人聲音有點顫抖說道:「張羽大人,我們看到你發現的信號之後立即趕來,一直到這裡,也只發現了楊平,並沒有找到夫人,夫人會不會被捉住了?」

「楊平?將他帶過來!」張羽一般,立即說道。

楊平的樣子十分不堪,被人帶來之後,他立即說道:「張羽大人,那一個強盜首領來捉夫人,在下拚死抵抗,卻沒有辦法攔下他,那一個彭梟居然捉住夫人投降了,這一次是屬下沒用,無法保護夫人!」 「你說謊!」只看到一個少女突然走了出來,正是易容之後的鄔清若。

「什麼?你是誰?一個區區侍女女,有什麼資格與我說話!」楊平一身的火氣還沒有來得及發泄,看到一個侍女居然敢對自己不敬,他不由地大怒。

「看著我的眼睛!」鄔清若卻在這時突然說道。

楊平一愣,本能地看向鄔清若的眼睛,鄔清若的眼睛就像是一個無底黑洞一般,一看到,楊平的神色立即變得獃滯起來。

周圍的人都吃了一驚,這一個少女到底修鍊的是什麼印術,居然能夠將楊平迷惑。

「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彭梟與夫人在哪裡?」鄔清若也沒有多廢話,立即問道。

「對方的強盜首領到來了,捉住了我,問彭梟與夫人的下落,我告訴了他,之後他們向著那個方向離開了,之後的事我都不知道了!」楊平語氣平淡說道。

「廢物!」張羽怒道,不過這時鄔清若卻閉上了眼睛,沒辦法再問下去了,畢竟楊平的實力可是地境中期,剛才能夠成功,也只是因為楊平本身的心緒不寧,而且鄔清若又是出其不意,能夠控制他很短的時間已經很難得了。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楊平憤怒看著鄔清若,但根本沒有再理會他。

「我們走!」張羽說道,帶著一批人向著剛才楊平所指的方向走去。

「大人,我也和你們一起去!」鄔清若說道。

張羽深深看了鄔清若一眼,點點頭,這一個侍女很神秘,聽張奕所說,她還能夠模仿出夫人的聲音,也不知道這樣的人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有她在,應該有點幫助才對。

鄔清若千算萬算,也不會想到梟居然沒有來追他們這邊的人,而是到蕭鵬這邊,以對方的實力,別說是蕭鵬,就算是楊平與蕭鵬一起聯手,也不會是梟的對手,除非天能夠再次打雷,那蕭鵬還會有一戰之力,結果後來張羽回來解救了他們,那些強盜根本不是張羽三人的對手,沒有梟在,張羽一個人的實力就足夠橫掃這些強盜了。

這裡居然是斷崖,而且周圍沒有戰鬥的痕迹!張羽等人走到這裡,不由地一愣。

「到周圍搜索一下,看有沒有夫人與彭梟的蹤影!」張羽立即吩咐下去,看到鄔清若一副思考的樣子,他問道,「若兒姑娘,你可有什麼發現?」

鄔清若走到了崖邊,她看著地面上一邊說道:「這裡有兩種腳印,一種比較深一點,另一種比較淺,按照之前楊平的說法,這邊應該是彭梟大人的位置,他往這邊走,一步步後退,然後……」鄔清若的目光最後落到了那不見底的深淵,沒有再說下去。

「立即派人開路,到這谷底看看!」張羽大聲說道。

蕭鵬從崖上跳下來,他雙手各有一把短刃,同時向那崖壁插入,身體不斷地下落,完全沒有一點停下的跡象,在崖邊上留下了兩行深深的痕迹和一連串下來的火花。


而越往下,這裡的溫度就越低,蕭鵬的雙臂也感覺到強烈的痛苦了,這雙臂的承受能力已經到達極限了,再往下的話,恐怕雙手就要被廢掉,不過蕭鵬卻沒有一點鬆手的意思,如果鬆開手,那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瀟湘夫人在蕭鵬的背上,雖然一直往下落,但她卻似乎並沒有害怕,只不過看到蕭鵬雙臂上因為阻止下落而虎口盡裂,她感覺到心中一疼。

就在這時,蕭鵬感覺到雙手一空,那力量無處可使,原來在下面的崖壁上,居然有一個山洞。

蕭鵬的反應極快,他向那山洞沖了進去,同時一轉身,將瀟湘夫人跑在懷裡。

嘭!

蕭鵬的身體重重撞在地面上,巨大的衝擊力讓蕭鵬噴出一口鮮血出來,如果不是身體足夠強,蕭鵬的身體恐怕也因為這一次撞擊而讓內臟震碎了。

有蕭鵬躺在下面,瀟湘夫人受到的撞擊就小得多了,不過她也感覺到頭腦一陣眩暈,過了一會兒,瀟湘夫人才清醒過來,她看到自己居然壓在蕭鵬的身上,而現在的蕭鵬卻昏迷了過去,而且嘴角邊上還有鮮血流出,瀟湘夫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起來,她檢查一下蕭鵬的身體,看得出來蕭鵬身上的傷並不輕,看來是蕭鵬承受著兩人下墜的撞擊才會受傷的。

瀟湘夫人取出一個玉瓶,給蕭鵬喂下了幾顆丹藥,然後將一個玉瓶放到蕭鵬的鼻子下,蕭鵬居然很快就醒了過來,他睜開眼,他感覺到腦袋一陣劇痛,不只如此,身體的骨頭好像也有不少處骨折了,不過看到瀟湘夫人還平安,他才安心,他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也不清楚,不過看來這裡應該是在那斷崖之下,不過沒想到這裡居然有一處山洞,也幸好如此,不然的話,我們直接墜到谷底就更危險了!」瀟湘夫人搖搖頭說道。

「這裡是山洞的話,裡面也許會有什麼東西!」蕭鵬掙扎著站起來,但是雙臂卻感覺到一陣劇痛。

「你先休息一下,你現在的身體損傷很嚴重,正常人至少也要休息一兩個月才能夠恢復!」瀟湘夫人連忙阻止蕭鵬說道。

蕭鵬也知道現在的身體的確受了傷,如果山洞裡面有什麼情況的話,他也不可能應付,只能夠先在這裡休息了。

不過蕭鵬很快就看到了瀟湘夫人居然在發抖,他才發現這裡的溫度居然如此之低,連他也感覺到了,更別說是作為普通人的瀟湘夫人了。

「夫人,我這裡還有一些衣服,你先穿上吧!」蕭鵬從空間袋裡面取出幾件衣服出來,瀟湘夫人的臉微微一紅,不過還是穿上那衣服,只不過這裡的溫度卻是越來越低,這樣下去連休息也沒辦法了,而這寒氣,似乎是從那山洞裡面傳出來的。

「夫人,我們再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不如先進去裡面看看吧!」蕭鵬看了一眼瀟湘夫人說道。 瀟湘夫人點點頭,這裡的寒意太過可怕,現在又沒辦法離開,再在這裡等下去也不知道這寒意會到達什麼地步。

看到瀟湘夫人連臉也凍得發青了,蕭鵬只能夠伸出手,在他的手掌上出現一道火焰,有了這一道火焰,瀟湘夫人的臉色才好了一點,蕭鵬牽著瀟湘夫人的小手,瀟湘夫人本能想要掙扎一下,感覺到手掌上傳來一陣暖流,蕭鵬輕聲說道:「夫人,得罪了,不過現在在下只能夠這樣幫助你!」

「嗯!」瀟湘夫人的臉微微紅了起來,剛才下落的時候,她原來蒙著臉的黑面巾已經被吹走了,雖然穿著是侍女的服飾,但卻難掩她的絕色容顏,現在更是如此,她的紫色瞳孔中帶著魅惑萬物的誘惑之力,現在她的臉上帶著微微紅雲,更能夠激起男人心中的慾火。

蕭鵬立即轉過頭,根本不敢再看瀟湘夫人,他牽著瀟湘夫人的手,繼續往前走,這一個山洞越往裡面走,居然越是冰冷,而且裡面也更加寬闊,而在前面居然出現了一個拐彎處,而到了這裡,蕭鵬與瀟湘夫人居然看到了牆壁上都出現了一些冰屑,而且在這裡的寒氣卻是更加可怕,如果不運用鬥氣護體的話,蕭鵬也會感覺到寒冷。

蕭鵬對瀟湘夫人做了個動作,要她不要動,蕭鵬探出頭,往裡面一看,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彷彿看到了什麼可怕事物一樣!

蕭鵬想要立即拉著瀟湘夫人逃走,就聽到一把聲音傳出來:「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這聲音一發出,居然帶著無邊的寒意,而且在蕭鵬的背後居然立即凝結出一層冰牆,居然將他們的退路直接封死了!

「公子,那是什麼?」瀟湘夫人驚訝說道。

「千獸榜上排名第185的妖獸,擁有天境圓滿實力的妖獸,寒玉冰獸!」蕭鵬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天境級別的妖獸就已經不是他能夠對付了,更別說對方已經屬於天境圓滿,這種級別的妖獸,就算整個吳浩國裡面,恐怕也找不出這種強者,但現在居然被他遇到了!

萬古界聖 ,他看著面前的巨獸說道:「前輩,晚輩只是偶爾進來這裡而已,並沒有想要與前輩為敵的意思,還望前輩能夠放過我們!」

這時瀟湘夫人才真正看清楚面前的巨獸,只看到這一隻巨獸的身體正卧在地面上,雖然是卧在那裡,但它居然也有四五丈高,這隻巨獸的身體出現透明的皮毛,巨大的獸首上,有一隻獨角,一雙眼睛帶著暴戾與兇殘之色,這巨獸的身體玲瓏剔透,彷彿用玉徹成一般。

「人類,我也好久沒見過人類了!」寒玉冰獸的嘴巴沒動,但是蕭鵬與瀟湘夫人都能夠聽到它的聲音。

「前輩,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們就先離開了!」蕭鵬連忙說道。

「離開?你以為你能夠逃得了嗎?」寒玉冰獸冰冷的聲音傳來。

蕭鵬心中不由地一陣苦笑,瀟湘夫人卻嚇得連動也不敢動,而且這裡的寒氣也更加驚人,她必須要貼著蕭鵬的身體才能夠感覺到溫柔。

「前輩這樣為難晚輩兩人,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要吩咐晚輩去做?」蕭鵬鎮靜說道。

「放心吧,你們兩個的實力太過微弱,我根本沒興趣動手殺死你們!」寒玉冰獸淡淡看了兩人一眼,「不過既然你們到了我的巢穴,那我們就玩個遊戲好了!」

「玩個遊戲?」蕭鵬聽到之後皺了皺眉。

「我本體為寒玉冰獸,一出生就擁有出色的天賦,可惜上天不公,居然降下驚天之劫,天棄我!」寒玉冰獸發出不甘的聲音,只看到周圍的寒氣彷彿要將這片空間也凍結一樣。

蕭鵬立即將瀟湘夫人抱住,他體內的鬥氣不斷地涌動,這裡周圍的溫度居然急劇下降,這一隻寒玉冰獸在抱怨上天不公之時,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恐怕就算是天境強者也無法抵擋。

過了足足一刻鐘,這一隻寒玉冰獸彷彿才平靜下來,它一雙巨眼盯著蕭鵬:「我受到天罰,所以剩下的壽命並不多,而你們居然在這時出現在這裡,雖然以你們如此卑微的實力,根本不敵我一招,但我還是有興趣與你玩這一個遊戲!」

受過天罰?居然還能夠活下來,不過聽這隻巨獸所說,它恐怕受到極為嚴重的傷,不過就算是這樣,蕭鵬也沒有一點高興,正如對方所說,它就算受了重傷,蕭鵬也不會是它的對手:「前輩,你何必要如此捉弄我們呢?以晚輩兩人的實力,恐怕連前輩一成的實力也無法對抗!」

「我也是將死之人,對於你們的性命也沒有絲毫的興趣,不過,在這段時間,我身上的所凝聚的寒氣會越來越可怕,而在這段時間,你們也無法離開這裡,如果在我死的時候,你們還能夠活著的話,我就贈送給你一件寶物!當然,如果你想要對我出手也可以,不過如果殺不了我,那我就會對你們出手了!」寒玉冰獸說完,也不再理會兩人。

正如寒玉冰獸所說,這裡的寒氣居然越來越可怕,在蕭鵬周圍的地面上居然都凝聚出一層厚厚的寒冰,而且這裡的寒氣似乎不弱反強。

「夫人,對不起,是在下連累你了,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遇到這種事!」 指尖戲蒼穹 ,他根本沒有一點機會,不過他也感覺得出來,這寒玉冰獸的生命氣息正在不斷地減弱,它居然沒有騙他們兩人,它的壽命正在到達盡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