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宗主。」

見到赤袍老者笑眯眯的望著自己,慕風猶豫了一下,抱拳道,畢竟自己現在是冥堂的副堂主,因此也算是赤袍老者的手下。

赤袍老者點了點頭,說道:「你沒事吧?」

「多謝宗主相救,屬下沒事。」慕風道。

「這就好。」

赤袍老者在慕風身上打量了一番,確保慕風並無大礙,方才點了點頭,回過頭望向紫衫老者,面色猛然變得冰寒起來……(未完待續。。)

ps:祝廣大書友中秋節快樂! 「呵呵,什麼時候,堂堂的天鷺宗宗主,竟然會對一個小小的副堂主感興趣了?」

紫衫老者見到赤袍老者對慕風的態度不同尋常,也是有些驚訝,按道理,一個小小的一星武尊,並不會被他們這種強者看在眼裡。

不過眼下,卻是讓得他大為驚訝,赤鷺竟然會為了這個叫做慕風的小子,現身出手,令他也是費解不已。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人也都是很詫異,百思不得其解,天鷺宗宗主,一個武聖強者,竟然對於一個小小的冥堂副堂主噓寒問暖,這也太令人奇怪了。

「呵呵,薜衡,以你的身份,對付一個小小的副堂主,豈不是更可笑?」赤袍老者淡淡說道。

「這個小子對我來說很重要,赤鷺,莫非你要因為他而和我動手?」紫衫老者面色一沉,語氣不善的說道。

「他是我們天鷺宗冥堂的副堂主,在剛剛又是立下了戰功,若我這個宗主不出面保他,那豈不寒了底下人的心。」赤袍老者針鋒相對,並未作絲毫的退讓。

不過在場的眾人,卻並沒有一個人相信赤鷺是因為這個理由出手救下慕風的,對於他們這個層次的強者來說,一個小小的一星武尊,實在算不得什麼。


「你真的鐵了心要維護他?」紫衫老者的臉色愈發的陰沉,道。

「今日有我在,沒人能夠傷得了他。」赤袍老者語氣異常堅決,道。

聽得赤袍老者的話語,慕風都是感到異常的驚訝。他沒有想到,赤袍老者竟然會如此的維護自己。難道就因為在亡靈谷的一面之緣?

「赤鷺,這個小子對我來說。比較重要,希望你能夠將其交給我,你要什麼條件,隨便開。」紫衫老者見到赤袍老者態度如此堅決,語氣不由得鬆了下來,道。

「要不作為報答,我願意將南平城等五百座城池划給天鷺宗,並且額外加八品丹藥五十枚,天階下品靈寶十件。」紫衫老者道。

「嘩!」

聽得紫衫老者的話語。周圍的眾人一片嘩然,南平城等五百座城池,地大物博,均是富庶之城,再加上八品丹藥五十枚,天階下品靈寶十件,這種條件,會讓無數人瘋狂。

用這種條件去換一個一星武尊的副堂主,相信只要腦子沒有出毛病的人。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絕對不會拒絕。

就連元霸和文敬兩人,臉上都是露出驚訝之色,沒有想到。紫衫老者,竟然為會了慕風開出如此驚人的條件。

蕭天逸則面色劇變,作為冥堂堂主。他也是知道,天鷺宗對於南平城等五百座城池垂涎已久。不過卻一直都沒有得手,再加上五十顆八品丹藥及十件天階下品靈寶。恐怕就算是天鷺宗宗主,也是答應抵擋這種誘惑。

慕風的臉色陰沉,他沒有想到,紫衫老者對他和玄靈子的記恨,竟然瘋狂到了這種地步,會了他,開出了這樣的驚人條件。

「怎麼辦?」慕風在心中暗暗問道,他可沒有把握,赤袍老者是否會為了他,而放棄這種誘惑,力保他到底。

不過清玉並沒有作聲,仿若消失得無隱無蹤一般。

面對這種情況,慕風也是有些無奈,不過除了靜觀其變,他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在兩名武聖強者面前,他根本無法逃脫。

整個天地間的氣氛,頓時仿若凝固了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赤袍老者的身上,他們都是好奇,赤袍老者會不會為了這些條件而放棄慕風。

紫衫老者望著赤袍老者,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他開出這樣的條件,也不怕赤袍老者不答應。

「呵呵,條件真是很誘惑,令人難以拒絕啊……」赤袍老者微微沉吟,然後笑著說道。

聽得赤袍老者的話語,不少人都是憐憫的望向了慕風,正如他們所料,看來赤袍老者同意交換了。

元霸和文敬兩人,臉上卻是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望之色,不過作為天鷺宗的長老,對於宗主的決定,只能夠無條件的支持和執行。

「不過可惜,我還是不能夠答應!」赤袍老者話鋒一轉,搖了搖頭,道。

「嘩!」

當赤袍老者的話語傳開之際,周圍又是一片嘩然,誰都沒有想到,赤袍老者竟然為了慕風,拒絕了這種極其誘惑的條件。

不少人的目光,都是望向了慕風,心中已經在猜測慕風和赤袍老者的關係。

紫衫老者的笑容,凝固在臉上,他萬萬沒有想到,赤袍老者竟然會拒絕如此誘惑的條件。

「赤鷺,難道你願意為這小子,導致我們兩宗之間開戰么?」紫衫老者的面龐之上,湧出一抹怒意,冷聲道。

「開戰便開戰,莫非你以為我怕了你不成?」赤袍老者聲音陡然間變得冷厲起來。

「呵呵,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人?你竟然願意為他開戰?」紫衫老者冷笑道。

「你想要知道?告訴你也無妨,他是天鷺宗少宗主,未來天鷺宗的掌舵人,豈是區區五百座城池能夠交換的?」赤袍老者淡淡說道。

「嘩!」

赤袍老者的話語,如同在人群當中拋下了一顆炸彈般,漫天嘩然,眾人望向慕風,眼神當中都是湧出一抹震撼之色,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冥堂的副堂主,竟然是天鷺宗的少宗主。

若真是如此,赤袍老者拒絕交換,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這……」元霸和文敬眼神當中露出一抹驚訝之色,而蕭天逸也是吃驚的望著慕風,他有些不明白,為何慕風突然之間,成為了天鷺宗的少宗主?

不單單是旁人,就算是慕風,也是一臉驚訝,他同樣也沒有想到,自己突然之間,竟然成為了天鷺宗的少宗主,就算在亡靈谷和赤袍老者有著一面之緣,但也不會被赤袍老者如此看重吧?

不過慕風臉上並沒有任何喜悅之色,對於天上掉餡餅之事,他還是抱著謹慎的態度,雖然他察覺到赤袍老者對自己沒有敵意,不過在不清楚對方的意圖之前,自己還是冷眼旁觀比較好!(未完待續。。) 「赤鷺,你在糊弄三歲小孩么?你隨便找個人問問,會相信他是天鷺宗少宗主么?」紫衫老者臉色陰沉,眼神當中閃過一抹難以掩飾的怒意,對於赤袍老者的說辭,他是絕對不相信的。↗,

別說紫衫老者不信,在場的眾人,就算是元霸、文敬等人,都認為這只是赤袍老者的敷衍之語。

「不管你信不信,他就是天鷺宗的少宗主。」赤袍老者淡淡笑道,目光朝著元霸、文敬等人不經意的一掃。

元霸、文敬等人都是極為精明之人,立即明白了赤袍老者的意圖,連忙朝著慕風抱拳道:「見過少宗主。」


東暮要塞的守軍及冥堂的強者,包括蕭天逸,都是朝著慕風行禮,道:「見過少宗主。」

慕風淡然的點了點頭,既然赤袍老者要保自己,那自己也不能夠拆他的台,不過內心卻是詫異不已,他都不知道,為何赤袍老者會下這麼大的功夫來保護自己。

「赤鷺,你別以為這樣便能夠保得了這小子,今日我必拿他,若是你堅持維護這小子,就別怪我不客氣。」紫衫老者終於是忍不住,喝斥道。

「呵呵,薜衡,難道我什麼時候怕過你?」赤袍老者淡淡說道,言語當中卻是針鋒相對,沒有絲毫的退讓。

「既然這樣,我倒要看看,你今日究竟能否保得了他?」

話音落下,紫衫老者一步踏出,手掌虛握而下。一道空間大手,便是朝著慕風抓來。而這一次,紫衫老者沒有絲毫的留手。就算是不能夠拿住慕風,也要將其當場擊殺。

面對紫衫老者的空間大手,慕風卻是面色淡定,既然赤袍老者要保自己,自然不會坐視不理,不過其內心也是有些緊張,畢竟對自己出手的,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武聖強者。

「哼,在我面前搶人。你還要去閉關百年。」赤袍老者見到紫衫老者動手,臉色陰沉,袖袍一揮,空間扭曲間,便是將那道空間大手轟爆而去。

「哼,這麼多年沒有交過手,今日我倒要看看,你的實力究竟達到什麼層次了?」紫衫老者冷聲說道。

整個東暮要塞,都是陷入沉寂之中。無數道目光,望著半空之中這兩道蒼老的身影,眼神當中泛起一抹興奮之色,他們很多人在此之前都沒有見過武聖強者。更沒有見過武聖強者的交鋒,今日能夠親眼目睹,也是興奮不已。

不過也有不少人的眼神深處。湧出一抹驚懼之色,武聖強者的交鋒。必將驚天動地,旁人只要稍有波及。恐怕都是有死無生,甚至整個東暮要塞,都會化為一片廢墟。

武聖強者,舉手投足之間,便能夠毀滅一個超級王朝,一個小小的東暮要塞,恐怕隨意一擊,便能夠輕易摧毀。

紫衫老者面色冰寒,旋即手掌一揮,一道紫色光罩便是凝現而出,將清元王朝大軍及命泉堂強者盡數籠罩其中,顯然,他也是知道,一旦交手,必將天崩地裂,為了防止己方傷亡,他也是提前做出了保護。

赤袍老者微微一笑,手掌一揮,一道赤色光罩,也是將慕風、蕭天逸及整個東暮要塞都是籠罩其中。

兩道光罩散發出一種堅不可摧的強悍波動,雖然難以抵擋武聖強者的全力一擊,不過阻擋武聖強者交手的餘波,倒是綽綽有餘。

「赤鷺,你可別讓我太失望了。」

紫衫老者冷聲說道,話音落下,雙手輕輕一揮,頓時,天地動蕩,漫天的玄力都是瘋狂的朝其匯聚而去,然後在其頭頂之上,化為了一道萬丈大小的玄力掌印,那掌印之上,有著一道道古老晦澀的掌紋。

雖然有著光罩的阻隔,但是慕風等人,還是察覺到了那道萬丈玄力掌印,散發出一種令人頭皮發麻的可怕波動,這一掌,足以將整個東暮要塞轟成一片廢墟。

「這就是武聖強者的實力么?」慕風喃喃說道,眼神當中涌動著震撼之色,雖然他如今的修為達到了一星武尊,放眼聖玄大陸,也算得上頂尖強者,不過和紫衫老者這種大陸巔峰強者,還有著雲泥之別。

萬丈玄力掌印成形,一道道可怕的波動散發而開,令得周圍的空間,都是扭曲起來,就算是元霸、明鏡這種八星武尊強者,處於扭曲空間之中,恐怕都會被無情絞殺。

武聖強者,恐怖至極!

當萬丈玄力掌印凝聚成型之際,紫衫老者眼神猛然一沉,手掌虛揮而下。

「轟!」

那萬丈玄力掌印,便是帶著難以形容的可怕威勢,直接朝著赤袍老者鎮壓而來,沿途之上,空間崩塌,露出大片的深邃黑洞,這種聲勢,令得在場的眾人都是一陣頭皮發麻。

那種可怕波動,別說捲入其中,恐怕稍有波及,便得爆體而亡吧。

元霸、文敬、明鏡及陰一水四位八星武尊強者,目光都是緊緊的盯著半空之中的兩人,武聖強者之間的交鋒,極為罕見,而這種巔峰交戰,對於他們來說,卻也算得上一種機遇和福澤。

從這種大陸巔峰強者的對決當中,他們能夠悟出不少的東西,甚至為以後晉入武聖之境,都能夠起到一些作用。

「哼!」

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萬丈玄力掌印,赤袍老者輕哼一聲,袖袍一揮,頓時一片赤色光霞便是衝天而起,將萬丈玄力掌印纏繞,下一霎,便是有著強悍的力量,從赤色光霞當中爆發而出,竟是直接將萬丈玄力掌印震爆而去。

「轟!」

天地顫動,難以形容的狂暴能量波動,如同失控的風暴一般肆虐而開,天空數萬丈之內的空間,都是崩塌而去,就連天色,都是變得昏暗下來。

恐怖至極點的能量波動,衝擊在紫色光罩和赤色光罩之上,泛起陣陣水紋般的漣漪,駭得眾人的臉色,都是變得慘白。

若不是有著兩道光罩將這種可怕的能量波動擋了下來,那麼在場的眾人,即使是元霸、明鏡這種八星武尊強者,恐怕也難逃一死。

武聖強者之間的交鋒,太恐怖了!(未完待續。。) 漫天的視線,都是望向了東暮要塞的上空,在那裡,已經看不到紫衫老者和赤袍老者的身影,只有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波動傳盪而來。∽↗書∽↗書∽↗網,


兩道光罩的表面,泛起陣陣劇烈的漣漪,搖搖欲墜的模樣,令得眾人臉色發白,若是這兩道光罩破裂,恐怕迎接他們的,便是無情的死亡。

天空之中,紫衫老者的身影逐漸浮現而出,恐怖的玄力,如同風暴一般自體內席捲而出,那浩瀚玄力,瞬間化為一道萬丈天槍,然後朝著遠處的赤袍老者激射而去。

「轟!」

萬丈天槍,仿若洞穿空間一般,瞬間便是來到了赤袍老者的身前,那種聲勢,無可抵擋。

赤袍老者雖然沒有絲毫的畏懼,不過面色還是有些凝重,雖然口頭之上對紫衫老者譏諷不已,但是面對紫衫老者的攻勢,也不能無視。

望著呼嘯而來的萬丈天槍,赤袍老者雙手結印,嘴巴微張,竟是吐出一團藍色火焰,而這團藍色火焰,瞬間化為一片滔天火海,在天空之上席捲開來。

似乎是感受到了那團藍色火焰的氣息波動,慕風體內的吞噬心炎微微跳動了一下。慕風能夠察覺到,這團藍色火焰,乃是一種比起吞噬心炎都毫不遜色的天地奇焰。

整個天空,都是瀰漫著藍色火焰,那種藍色火焰,卻給人一種異常詭異的感覺,從其上面,竟感受不到一絲的炙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極為刺骨的寒冷。

滔天火海席捲而開,天地之間的溫度。卻是詭異的下降到了一個冰點,就連方圓萬丈的空間。都是被凍住一般,比起夏侯沖的極寒武道真意,都要強悍無數倍。

滔天火海席捲而開,然後將萬丈天槍盡數纏繞,兩道攻勢,在半空之中僵持,並沒有驚天動地之聲響徹而起,有的只是一片詭異的寂靜,而這種寂靜。也是讓得眾人頭皮發麻。

天地顫抖,空間震裂,一道道異常可怕的波動瀰漫而開,兩道驚天攻勢,在半空之中僵持不下,倒是把下方光罩之中的眾人,看得震撼和驚駭不已。

「好恐怖的實力!」

望著這場驚天交鋒,慕風都是為之動容,這也是他第一次見到武聖強者之間的交鋒。比起在落神峰看到清風天尊和黑炎邪尊的交手,還要可怕得多。

「別光顧著看表面,武聖強者的交鋒,不是什麼時候都能夠看見的。用心好好領悟,對你今後的修鍊有不小的好處。」清玉的聲音,在體內響起。

慕風點了點頭。目不轉睛的看著半空之中。

在那裡,滔天火海和萬丈天槍。一時之間,僵持不下。一**可怕的波動散發而開,將周圍的空間,都是震碎而去。

「喀嚓!」

突然一道輕微的崩裂之聲傳了開來,眾人的目光,也是朝著那聲音望去,眼瞳緊縮,因為他們看見,那萬丈天槍的表面,竟是有著一道裂紋浮現而出。

「給我碎!」

赤袍老者冷聲說道,袖袍一揮,漫天藍色火焰席捲而開,那萬丈天槍表面的裂紋,竟是愈來愈多,然後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蔓延開來。

紫衫老者臉色一沉,喉嚨當中傳出一道低喝之聲:「爆!」

「轟!」

在漫天目光的注視之下,那萬丈天槍竟是爆炸開來,可怕得難以形容的能量波動,如同風暴一般席捲而開,將漫天火海,都是生生撕裂開來。

望著這可怕的一幕,眾人臉色慘白,目光移動間,卻又是發現已經看不到紫衫老者和赤袍老者的身影,只有一**可怕的波動傳盪而來。

「轟轟轟!」


雖然看不到兩人的身影,但是從傳來的可怕波動,眾人都能夠感覺到得,半空之中的交鋒,顯然變得愈發的激烈,逐漸白熱化。

慕風眉頭微微一皺,他察覺到,紫衫老者和赤袍老者,似乎並未施展全力一般。

不過旋即其眉頭便是舒展開來,實力和地位,到了紫衫老者和赤袍老者的層次,絕對不會輕易以命相搏,而兩人之間,也想相互試探一下,而自己便成為了兩人的借口。


想到這,慕風便是有些明白過來,在武聖強者眼中,自己根本算不得什麼,只不過無意之間,成為了兩人之間的借口而已。

天空之上,方圓數萬丈的空間,都是塌陷而去,形成了一個極為深邃的黑洞,下方的地面,也是裂出無數道萬丈大小的裂紋,若不是有著光罩保護,恐怕下方的人馬,都要全軍覆沒了。

「到了他們這種層次,一般不會性命相拼,這種交手,只不過是雙方的試探,不過你若從他們的交鋒當中,能夠有所領悟,對你今後的修鍊,也是有著極大的裨益。」

清玉頓了頓,道:「兩人的交手,恐怕就要結束了。」

果然,在清玉話音落下沒有多久,兩道身影,便是重新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兩人面不紅,氣不喘,並沒有絲毫狼狽的模樣,仿若剛才兩人並不是交手,而是去喝了一杯茶,聊了一會天。

「赤鷺,看來你這次非真要和我天泉宗決裂么?」紫衫老者一臉冰寒,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