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只要再給我一個月,不……二十天,只要二十天……」

林銘握緊拳頭,雙目血紅,指甲深深的扣入了血肉之中,他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推測,當年魂帝在魂界潛伏了多年,他雖然沒能奈何原夢宇宙,但是恐怕在原夢宇宙之中布置了一些後手,他能感覺到自己在做什麼,也能感覺到自己的天人融合什麼時候完成!

九千九百年,原本林銘已經將煉化速度加快,就是為了儘可能避免魔神之墓墓主的反撲,然而卻失算了,魔神之墓墓主的最後一擊,也跟著提前了,就在自己閉關即將結束的前一個月。

這自然不會是巧合,原因只能是魔神之墓墓主通過一些手段探查到了他的情況。

天空中醞釀的能量越來越強,在已經破碎的紫晶天宮之外,原本紛紛趕來探查林銘還是否活著的三十三天武者大驚失色,他們紛紛運轉身法,又暴退出去。

他們無法為林銘分擔,實在這攻擊太可怕了。

「弱了一半不止……那老魔,力量剩餘不多了……」

在殘破的紫晶大殿之內,修羅路主人仰頭望天,強行攻擊第二次,對尚在閉關的魔神之墓墓主來說,也必然是極大的負擔!

閉關中的武者,都忌諱被打斷,魔神之墓墓主哪怕有通天手段,也要受到限制。

當第二次攻擊直射下來時,修羅路主人身體在瞬間化成流光,融入到了破碎的紫晶天宮之中,撐起了最後的護盾!

「啊!!」

在紫晶天宮之外,很多武者發出驚呼,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原本就殘破了的紫晶天宮,在這神光的灼燒下,徹底爆炸了!

紫晶天宮的碎片,夾雜在風暴之中,四散飛射出去,

「林銘!」

「不——」

小魔仙遠遠的看著這一切,一顆心彷彿被刀劈開了!(未完待續。。)

… 紫晶天宮沒了,林銘原本的閉關之地被徹底摧毀,在恐怖的天地風暴之中,人們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人影,這個人影通體焦黑,儼然一截被雷劈焦了的枯木!

「林銘!」


「父親!」

小魔仙、林荒等跟林銘有著親密關係的人,在瞬間就認出了,這彷彿被燒焦屍體的黑影就是林銘,看到林銘的慘狀,小魔仙心都縮了,三十三天武者也都是屏住了呼吸。

「完了!人皇陛下的閉關被打斷了!」

「天亡我人族么?」

「今天會是我聖族的末日?」

那一刻,三大種族的諸多雄主,心中都湧起一種絕望感。

這一戰還沒打,就失敗了么?他們這萬年來傾盡了所有的努力,卻連一戰的資格都沒有?

「父親沒死……」九兒開口說道,她能感受到林銘體內的能量波動,九兒親身經歷了林銘突破真神的法則洗禮,如果說跟林銘的能量聯繫,九兒比林荒還要緊密。

「沒死就好……」

太古神族的蒂無痕勉強開口,雖然他說沒死就好,聽起來是鬆一口氣,但是這個時候,沒有人能輕鬆的起來。

看看林銘的慘狀,必然身受重傷了,要知道,林銘現在可是在閉關啊,而且是至關重要,要超越真神的最後修鍊!

這樣的閉關,哪裡容得差池,現在眼看著林銘被打得全身焦黑,身受重傷的樣子,情況絕對不妙,那可是魔神之墓墓主的攻擊啊!

這種情況下,林銘的修鍊被打斷,他的閉關還能繼續下去么?會不會被魔神之墓墓主破壞后。功虧一簣?

若真是這樣的結果,三十三天就完了,他們也全完了。

就算林銘的閉關還能繼續,可是因為身受重傷的原因,原定的萬年內出關的計劃,怕是也多半泡湯了。

現在對三十三天而言。時間就是生命,如果林銘比魂帝后出關,那是結果跟林銘修鍊被打斷是一樣一樣的。

依舊是三十三天毀滅,所有種族都會覆亡!

他們的希望都在林銘身上,現在看林銘如此,眾人心情可想而知!

就在這時候,在林銘周圍,空間開始扭曲,大量的世界之力匯聚起來。在林銘身邊凝成了力場,林銘被這力場包圍,沉入了那不斷崩滅,不斷被虛空漩渦吞噬的修羅海之中,消失了蹤影……

「人皇陛下去療傷了……」一個人族新晉級不久的年輕天尊憂心忡忡的說道。

「再次修鍊當然要療傷……可是人皇陛下療傷需要時間……續上之前中斷的修鍊也需要時間,這麼下去我們……」

一個來自魂族的真神嘆了一口氣,他的話沒有說完,大家卻都明白他的意思。

「別說喪氣話!人皇沒死。我們就有希望,各位。休整一下,便繼續修鍊!」說話的飄羽神王,作為聖族的領袖和第一人,飄羽的威望極高,在三十三天僅次於神夢了,不過即便是飄羽。現在稱呼林銘,也是人皇,因為林銘為三十三天至高領袖,飄羽在公眾場合下,用人皇的稱呼也是合乎情理了。

制止了眾人的議論。飄雨又道:「人皇已經抗過了兩千年、四千年、六千年、八千年、一萬年的攻擊,就算下一次一萬兩千年,一萬四千年的攻擊,你們又知道人皇抗不下來?在他身上發生的奇迹,也許比我們加起來都多!」

飄羽說的是實話,毫不誇張,林銘身上的奇迹,實在太多了。

只要林銘扛下了這一擊,熬到超越真神,一切都可能逆轉!

而根據之前魔神之墓墓主的兩次攻擊來看,對方的第二次比第一次弱了很多,顯然是透支了,也許魔神之墓墓主最近數千年也會停止出手了……

這樣的話,三十三天還有那麼一點延續的希望……

人們正想著,就在這時候,在所有人頭頂萬里的高空,劈開了一道黑色的閃電!

這道黑色的閃電,就像是神祗揮刀劈出的刀痕,將蒼穹硬生生的一分為二!

「什麼!那是!!」

「還沒完!?」

所有雄主一顆心又提了起來,他們仰頭看天,只見萬里高空中,沿著剛剛黑色閃電劈過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從這黑洞之中,噴薄而出一股邪-惡無比的氣息,一股股黑色的火焰從中噴出,如同巨大的蟒蛇一般肆意亂舞!

「那是……」

「空間通道!!」

在場三十三天雄主自然是見多識廣,他們很快認清,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黑洞並不是什麼高手施展的攻擊招數,而是一條空間通道!

「這……這空間通道也太大了!」

三大種族的天尊、真神愣神一會兒的時間,那空間通道就開始肆意蔓延出去,佔滿了大半邊天,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黑色的異宇宙憑空出現,跟修羅路的世界強行拼接在了一起。

而接下來了的一幕,讓在場所有三十三天武者心中大震,難以言語了!

因為那大片黑色世界之中,開始出現一個個黑影,密密麻麻,無窮無盡,遠遠看去,就像是飛蝗一般。

「那是……」

「深淵惡魔!!」

這些年,三十三天的武者們自然都知道了深淵惡魔,也見識了它們的樣子,眼看那密密麻麻的黑影,不是深淵惡魔又是什麼!

他們頓時明白了,在高空之中的空間通道,就是從黑暗深淵延伸過來的!

永恆之壁早已經被破壞,深淵惡魔自然就失去了束縛,他們可以隨時入侵三十三天!

之前他們隱忍不發並不是給三十三天種族喘息之機,而是因為修羅路有修羅路主人守護,他們就算攻擊三十三天也沒有什麼效果。

可是現在,魔神之墓墓主似乎是算準了修羅路主人在林銘閉關的最後階段,實力會下降到最低點,而魔神之墓墓主剛剛的攻擊,也摧毀了紫晶天宮,同時擊穿了修羅路主人布置的防禦大陣。

這個時候,哪怕魔神之墓墓主不能再出手,也可以讓深淵惡魔一齊殺出,毀滅林銘!

這可是雲集了諸多真神、天尊的深淵惡魔全部精銳力量!

浩劫大戰的帷幕,就此拉開!

……(未完待續。。)

… 看著那無窮無盡的深淵惡魔,三十三天武者都是頭皮發麻。

原本,他們這些年也在修羅路雲集了諸多強大的勢力,可是比起黑暗深淵就差了一截了,無論武者的整體數量,還是高手數量。

深淵惡魔的實力,不是三十三天能比的,哪怕這萬年時間,澈和墨拿出了修羅路的底蘊來,強行提高三十三天武者的實力,他們與黑暗深淵的差距也極大。

「怎麼辦!?」

一個聖族新晉級的真神焦急的說道,面對眼前深淵惡魔的陣勢,沒有誰能保持從容。

那可是血腥、兇殘、甚至可以直接生吃了他們的惡魔一族!

「我們沒有退路了,唯有拚死一戰而已!」

飄羽神王雙目中戰意灼灼,她心中清楚,今天等待他們的,很可能是全軍覆沒的結局,可這又如何呢?三十三天被黑暗深淵吞併也是死,戰也是死,不如轟轟烈烈的戰死沙場!

「保護好林銘,不管能不能,他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神夢開口,其實很多人都心中清楚,今天黑暗深淵入侵,他們應該不能從林銘這裡得到庇護了。



之前林銘可是說過,第二次閉關要持續萬年之久,現在還差至少一百年,而且剛剛林銘還被魔神之墓墓主打傷,他的修鍊,說不定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現在林銘自身還重傷呢!

指望林銘出關救他們的可能性很小。

「沒什麼,林銘守護了我們那麼多次,這一次,也該我們守護他了!」

「我已經在時間結界中苦修五萬年了,如此苦修,就是為了一戰!」

「死戰到底!」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面對黑暗深淵的惡魔大軍,三十三天武者的士氣並沒有降下去,反而在瀕臨死亡的時候,許多武者心中都被激起了血性。

既然沒有退路,那就拚死一戰!

「真是無畏而愚蠢的種族……」

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在黑暗深淵的惡魔大軍之中。一個全身披覆著黑色鱗片的老惡魔冷笑著,「歲月無情,沒有哪個種族能夠承受的住歲月的力量,你們佔據資源豐富的三十三天已經夠久了,該讓出來了。」

這個老惡魔來自於大洪魔國,他是大洪魔國的國師,修為上位真神頂峰,也是大洪魔國除了「洪」之外的第一人。

這次大洪魔國的高等惡魔,就是在他的統領之下。征戰三十三天。

「你說的對,沒有哪個種族能夠承受的住歲月的力量,你們深淵惡魔也是如此,你們存在的時間太久,該進墳墓了。」

一個清冷的聲音響起,神夢白衣飄飄,與大洪魔國國師針鋒相對。

神夢是三十三天種族高手中唯一一個在時間結界的修鍊中突破上位真神的,這也是墨和澈不顧一切的將資源用在神夢身上的原因。快速提升修為。會讓根基不穩,可是都這個時候了。神夢又哪裡會顧忌那麼多。

「哈哈!我們惡魔一族不同,千億年前的宇宙大破滅,都未能毀滅我們,既然我們承受住了天道的抹殺,那我們就該代替天道來執掌這個宇宙了,三十三天是屬於我們惡魔一族的。我們,就是這片世界日後的唯一主人!」

「你們此戰必敗,交出林銘,同時認我惡魔一族為主,也許還能饒你們性命。」

又一個老惡魔站了出來。他是冥王道的宗主,同樣是上位真神頂峰的實力,平時,他是「冥」的代言人,可以對「冥」傳達信息。

「龍游淺灘被蝦戲,如果是林銘巔峰時候,你們這所謂的惡魔大軍,不過是土雞瓦狗,來多少,死多少!」

在三十三天一方,小魔仙恨恨的說道。

「土雞瓦狗?你未免太神化他了,他就算再強,也沒有超越真神,你們沒有機會了!之前魔神出手,相比他已經重傷將死了吧!你們難道還指望他完成修鍊,出關救你們?真是太可笑了!」

深淵惡魔族群之中,又是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第三位上位真神級惡魔出現了,他隸屬於魔道會,是魔道會太上長老,這些年,魔道會的圖騰級惡魔早就死了,可是魔道會能屹立不倒,跟這個太上長老的存在有莫大的關係。

魔道會,可是跟林銘有大仇的,這個時候,深淵惡魔已經知道,這個在三十三天閉關的林銘,就是當初在黑暗深淵攪風攪雨的古宙宗第九長老。

在黑暗深淵,這麼多魔主魔王,被一個人族的小輩偽裝成高等惡魔給耍了,而且他們還以為林銘是黑暗深淵新出現的天才,把林銘當成未來可能主宰深淵的圖騰級惡魔,這些丟人犯傻的事情,讓他們怎能不怒!

墨和澈站了出來,迎上了魔道會和冥王道的兩個上位真神級惡魔。

一場大戰之中,至高戰力的數量對比極為重要,上位真神對上位真神,戰鬥可以持續很久,可是如果有哪一個上位真神沒有對手,讓他可以出手對付低等級武者,那就將是一場屠殺了。

「看不出來,三十三天的高手真是不少!」

一個高等級惡魔大笑著,黑暗深淵,這次可是傾巢而出,除了六大宗門中的上位真神外,還有一個不屬於任何宗門的隱世上位真神。

他這時候,也站了出來。

而反觀三十三天,只有神夢一個上位真神。

加上澈和墨,也不過三個。

林荒一咬牙,就想站出去,而小魔仙卻拉住了他,「我跟你一起!」

到了中位真神這個級別,即便是林荒,想要越級戰鬥也不容易,但如果加上小魔仙的話,那就可以應對了。

然而他們兩人合力去對付一個上位真神,又會導致三十三天抽不出足夠的高手對付黑暗深淵的中位真神,結果還是會被屠殺。

而就在這時候,在遙遠的天空,一道白衣身影直飛而來,速度驚人。

小魔仙微微一怔,定睛看去,旋即心中大喜,來的人,正是慕芊雪!

多年不見,小魔仙不知道慕芊雪去了哪裡,她在這個時候出現,無疑是雪中送炭!(今天只有一更)

……(未完待續。。)

… 在千萬惡魔大軍之前,慕芊雪一人獨立,白衣勝雪,傲視群魔!

她目光森寒,手持一柄湛藍長劍,雙目之中,殺意如潮!

「你……」魔道會太上長老眯起眼睛看著慕芊雪,在慕芊雪身上,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