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我只是打傷了你的屬下,其他人的死,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嗎?」韓飛知道再隱瞞也是沒用的,還不如開誠布公。

他說的也確實是實情,張順等人的死,唐青龍不可能知道,那一切做得天衣無縫,而張徹只是在他手裡面受到重創,但那也是出於自我保護而已。

「那又怎麼樣?」唐青龍眯著眼睛,周身寒氣逼人:「這根本就不是我關注的,我說你殺了人你就是殺人了,沒什麼好狡辯的。」

「我想,你的關注點應該是鎮魂石吧?」韓飛忽然提高了聲音:「鎮魂石在我手裡,說吧,你想怎麼解決這件事情。」

唰!

柳葉眼睛一亮,神情振作起來,凝視了韓飛片刻之後,喃喃地道:「傳聞竟然是真的,鐵旗獸真的出現了,而且這小子居然還搶到了鎮魂石,難怪會遭到兩大勢力圍剿!」

「我想怎麼樣?」唐青龍為對方公然說出鎮魂石的秘密而感到不滿起來:「交出鎮魂石,你的朋友可以走,你留下,就是這麼簡單!」

「憑什麼?」柳葉忽然帶著三神殿的其他弟子也加入了韓飛的陣營當中:「你難道不怕遭到雲天宮的討伐?今天這裡的事情似乎對這位小兄弟不公平,我有些看不過去了!」

她也是通靈一重的武者,說話的分量自然不同,實力的天平向著韓飛一方傾斜了一點!

「柳葉,你也想管閑事!」唐青龍氣的吹鬍子瞪眼。

柳葉沒有理他,直接轉向韓飛:「你叫韓飛是吧?這裡的情況你應該比我清楚,你想活著離開很困難,當然,如果你願意把鎮魂石送給三神殿的話,我願意保你安全!」

「多謝,我自己會想辦法的。」又多出一個覬覦鎮魂石的人,韓飛知道對方突然站在自己這邊,肯定是有目的的。

「不知好歹!」柳葉啐了一口。

公孫敖皺著眉頭,從容地道:「唐長老,你覺得這裡的事情,怎麼處置的好?」

「最關鍵的,是拿到戰旗,其他什麼都好說!」唐青龍也有些忌憚起來,現在多出一個競爭對手,無疑是非常棘手的事情。

兩人交流了一下,向著韓飛發出通牒:「交出鎮魂石,你跟青霞門之間的仇恨就會冰釋前嫌,我保證從此青霞門不會再針對你做出任何舉動,而且你重創張徹,他也不會向你報仇!」

「我也可以向樓主稟報,讓他取消對你的通緝,當日在雲海商會的事情,也一筆勾銷。」公孫敖態度冷漠,眼神內閃過一抹嘲諷之色:「你境界那麼低,一旦爆發混戰,肯定是首當其衝,最終難逃死亡的厄運,想清楚點吧!」

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裡,韓飛腦海中冒出無數個念頭,但是現在都行不通。

「是不是我交出鎮魂石,我和我的朋友就可以立即離開,而且你們會保證不再針對我們?」他淡淡地問道。

「當然,我可以用人格保證!」唐青龍語氣悠然。

「萬勝樓也會信守承諾!」公孫敖道。

就算現在有三神殿的柳葉橫插一腳,韓飛一方還是處於嚴重劣勢,關鍵是,現在身邊還有一個修為只是開元境的莫驚鴻,這裡所有元海境的高手加起來,也不如一個通靈境的武者來的強大。

「小子,你可想好了,真的要放棄鎮魂石嗎?這可是關乎上古戰旗的下落啊!」杜克的聲音響起:「哎,不過現在敵強我弱,反正得到這件寶物也是運氣……」

「把鎮魂石給我,我帶你離開!」柳葉不急不緩地道。

唐青龍有些不耐煩起來:「你想好了沒有?」


龍戰,秦淑華,水暮寒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韓飛,按照他們對他的認識,這傢伙是絕對不肯低頭的,後面等待的,肯定會是一場惡戰!

咕嚕嚕!

忽然,一塊綠色的石頭滾了出來,扔到了唐青龍腳下!

所有人都是眼睛一亮,露出灼熱的目光。

「該死,你這蠢貨,為什麼不把石頭給我!」柳葉叫罵起來,她迫切想得到鎮魂石,最終還是沒能說動韓飛。

他不可能一個人獨自逃走的,如果說她有能力把同伴全部帶走,那韓飛絕對會選擇她這一邊,而不是妥協!

「記住,今天你們雖然拿到鎮魂石,但是在邪靈戰場當中,我會加倍奉還的,到時候千萬別讓我碰到!」韓飛語氣森然,眸如冰刀,就像是一頭蟄伏的凶獸,一字一頓地說著。

強壯的身軀,微微顫動著,有爆炸性的力量被他刻意壓制住了,那是不甘心!

但是,現在沒人關注他了,所有人都直勾勾地望著綠油油的鎮魂石。

此時,唐青龍和公孫敖倒是有些遲疑,到底要不要徹底解決禍患,但是轉念一向,對方只不過是元海一重的武者,根本不值得關注,因此收起鎮魂石,一招手。

「開啟傳送陣,讓他們走!」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12章我一定會搶回來

「不用擔心,進入我們的承諾是在這裡不追殺他們,如果在邪靈戰場那就各安天命了,到時候我的麾下肯定會全力擊殺此人!」公孫敖向著對方承諾道。

只要進入邪靈戰場,那就是靠實力說話,不管死在誰手裡,任何一方都是無話可說,活下來的人註定是同輩青年當中的領軍人物。

「殺了比較乾淨,好在我們已經把鐵旗獸降服了,要不然這裡所有的人都不能離開!」唐青龍呵呵一笑,眯著眼睛。

「走吧。」韓飛漠然地走在最前面,冰冷的目光掃過了在場的所有武者,要把今天圍住他的人全部記下來,一個不拉。

在他後面,龍戰,水暮寒等人也快速跟上。

「這傢伙可能是個麻煩!」柳葉在跟韓飛目光接觸的時候,感覺渾身發冷。

在眾人腳步邁入傳送陣的時候,龍戰問道:「失去鎮魂石,太可惜了,不過關鍵是你沒事。」

「放心,我一定會搶回來的,一定!這裡所有人的都要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價!」韓飛露出殘忍的笑容。

傳送陣開啟,一行人被傳送出去,在身體的搖晃當中,強大的空間之力正在運行。

很快,一片荒蕪的山谷出現。

周圍天地靈氣都有一種異樣,跟靈源大陸上的有所不同,他們知道已經來到了中間地帶。

前方還是一個傳送陣,那裡有一百多名青霞門弟子守護著,這是進入邪靈戰場的最後一道屏障了。

要通過這個傳送陣,那就必須要血符,還有巨額的稅費,否則不管是誰,單靠靠近,都會受到攻擊。

這個傳送陣的空間力量,比起雲海城的更加強大,尤其是在傳送陣的另一端已經布置重重禁制,以免邪靈戰場當中的生靈逃出來。

韓飛等人是第一批,在他們向著傳送陣走去的時候,身後一批批武者也在陸續出現,不過這些人絕大多數是去中間地帶碰碰運氣,看看能撿到什麼寶貝,或者碰到一些奇特的物種,帶出去發一筆小財。

「站住,亮出血符,其他現在人等不許靠近!」傳送陣前面一個高台之上,一位頭領模樣的武者,手持大刀,威風凜凜地俯視著來往人群。


「糟糕,莫驚鴻還沒有血符。」韓飛心中一沉,本來他們是打算在其他人那裡搶奪一枚血符的,但是卻在剛才的一番動亂當中把這事給忘記了。

就在他躊躇怎麼矇混過去的時候,莫驚鴻一臉輕笑,先拿出一枚血符,高高舉起。

「讓我過去!」

「你哪來的血符啊?」韓飛瞪大眼睛望著一臉輕鬆的莫驚鴻,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剛偷的。」

「……」

剛才那麼緊張的氣氛,她居然還有心思偷別人的血符,也虧她想得出來,偷比搶省事多了。


一些擁有血符的人,全部開始排隊,準備進入傳送陣。

「那好,新一輪傳送立刻開啟,進去之後你們就各安天命吧!」那名負責操控傳送陣的武者,看了一眼血符之後,露出邪異的笑容。

「他笑什麼?」秦淑華不解地道。

這些能夠進入邪靈戰場的人,絕對是每個門派的精銳,修為出眾,天資過人,有不少人已經是精英弟子了,本應該羨慕嫉妒才對。

「那是因為,他知道,進去容易,出來就難了,一進去,就意味著需要用不聽戰鬥來活下去,只要不是自己的人,就要全部殺死,隨著時間的進行,裡面的人也會越來越少……」龍戰嘆了一口氣:「到時候你要跟緊你那位師姐,她有能力保護你,千萬別落單!」

「我們每個人手中的血符也會成為其他人掠奪的目標,因為血符越多,聚集的力量元素也就越多,找到邪靈戰場中寶物的幾率會大大提升,所以,到時候我們既是獵物,也是捕獵者。」

龍戰解釋道。

「有趣,我就等著青霞門和萬勝樓的人上門來了,嘿嘿!」韓飛舔了舔嘴唇,有些興奮!

「我可不是來做獵物的!」水暮寒骨子裡有一種清高,傲然地道。

龍戰頓了一下,認真地道:「邪靈戰場的範圍,興許不亞於整個中原,裡面肯定有很多強大的種族,恐怖的妖獸,只要撐過一年,我們就可以順利出來!曾經連續好幾屆試煉,進入上百人,沒有一個活著出來,全部死亡,讓很多門派損失不少精銳。」

「一年……」

眾人一陣駭然,一個個都知道手中血符的分量不輕。

一年對於一個武者來說不算漫長,但是要在那麼恐怖,充滿殺機的環境當中生存下去,卻顯得無比艱難。

「走吧!」韓飛舉起血符,沉著臉,進入到傳送陣當中。

很快,漫天光輝將第一波人包裹起來,更加強盛的空間之力把人帶離了這片區域。

有手中的血符在,整個穿越邪靈戰場壁障的過程就顯得容易很多,並不需要耗費太多力量。

寂靜的空間,烈日炎炎,高天之上懸挂了九個太陽,七月流火,一道道火舌不斷劃破長空,像是高天在不斷崩滅一樣。

虛空裂紋時不時出現,又很快癒合,整個天地滿目瘡痍,很多地方遍布著殘破的兵器,崩碎的戰車,還有人獸的骸骨。

山巒中,也在吞吐著火舌,那是在噴發的火山,灼熱的岩漿順著山坡向四周溢出,岩石都被融化。

這是一片生命氣息極度薄弱的地方,幾乎看不到什麼植物,更別說其他生靈了。

「這就是邪靈戰場了?」

韓飛站在一塊滾燙的岩石上面,用敏銳的神識探索著四周,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生命氣息,他的臉色並不好看。

剛進入這裡就感受著種種毀滅性的力量從四面八方傳遞過來,他是發自靈魂深處一陣顫慄,種種古老的元素,深遠的天地法則,深深地震撼了他!

灼熱的空氣當中,陣陣能量波動,蕩滌不休,讓人感到不安!

「不愧是古老的大陸,雖然已經廢棄了,但依舊讓人心潮澎湃,發自內心的湧起一股崇敬之情!」

一股股古老的能量湧入天珠當中,韓飛就像一塊充滿吸力的海綿,體內能量一下更加純凈起來,他不禁暗暗驚奇。

邪靈戰場的存在甚至要早於靈源大陸,原先是一個高等級的位面,只是後來因為無休止的戰亂,導致天地法則崩潰,各種能量散逸出去,徹底沒落了,這才會演變成現在一片破敗的景象。

但是,儘管如此,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武者進入這裡,還是能夠得到巨大的好處,那些散布在空氣當中微薄的原始能量,依舊可以提升體質。

「百年開啟一次,一年後才能夠離開,這一年的時光足以給武者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相信我的修為也會恢復不少……」莫驚鴻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後面,她靜靜地吸收著天地靈氣,身體裡面的精元也在發生巨大的變化,給她一種慢慢沉澱力量的感覺。

韓飛身體一震,微微顯出一絲茫然,獃獃地站在原地:「其他人呢?」

「進入邪靈戰場的過程當中,空間元素是不穩定的,要落在同一個地點的可能性非常低,他們肯定是分傳送到了其他地方,我們得儘早找到他們!」

莫驚鴻閉著眼睛,忽然感覺識海中有一絲紊亂,顯出一抹驚慌。

「怎麼了?」韓飛意識到肯定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轟隆!

一道漆黑的能量風暴從遙遠的地方延伸過來,宛如一條黑色的長河,所過之處,一切都被渲染成漆黑一片。

滾動的岩漿,遊離的原始能量,漂浮的塵埃顆粒,都在這股能量風暴當中瞬間禁止,像是被凍結住了,最後寸寸崩碎,土崩瓦解!

到處都是毀天滅地的氣息,風暴所帶來的就是恐怖和毀滅!

「邪靈風暴!」莫驚鴻駭然變色,下意識向後邁了幾步。

韓飛神情凝重,三大元海同時運轉起來,眼中盯著遠處飛馳過來的邪靈風暴,這絕對超越了一切自然力量,呼嘯著吞噬這一片空間當中任何存在,不管是生靈或者山石,都逃脫不了毀滅的命運。

「說清楚點,這是怎麼回事!」韓飛問道。

「上古邪靈戰場當中,因為戰亂實在太多,數以萬億計的人族和邪族戰死,其中不乏很多巔峰強者,他們死後,靈魂沒有徹底寂滅,最後匯聚在一起,引導天地之力,不定時爆發邪靈風暴,要毀滅這裡一切存在,哪怕是通靈境的強者碰到了,也會萬分頭疼,要是我在全盛時期,到還可以抵擋,但是現在只怕……」

莫驚鴻沉著臉,說道。

一種靈魂狀態,無意識地引導天地之力,都能爆發如此波動,看來這邪靈戰場的恐怖,超乎想象。

「靈魂之力引導天地之力?這倒是新鮮,不過應該傷不到我!」韓飛無比自信,他體內那股神識可以自主防禦,連通靈境的強者都奈何不了他,這一點邪靈風暴自然也不可能會傷害得了他!

「滅!」

邪靈風暴越來越近,距離兩人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韓飛體內吞天神通運轉,先前那種恐怖的靈魂波動轉瞬即逝,不斷湧入到他胸口那個大旋渦當中!

嚎……嚎……

隱隱當中,傳來無數邪靈的慘叫,它們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尋常的地方,雖然想掙扎著逃離,但是依舊被吞噬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13章打成碎片

「好厲害,你居然能夠靠自己的力量煉化掉?」莫驚鴻心神一動,皺眉沉思起來,她知道要跟邪靈風暴抗衡,那是非常兇險的,首先要保護好心神不被騷擾,同時還要抵禦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衝擊!

「坐好,我把這股力量輸送給你,助你恢復修為!」韓飛不由分說地把一隻手抵在莫驚鴻柔軟的肩膀上,頓時,一股金色的力量如長河一般,奔騰過去!

纖柔的身軀微微一震,莫驚鴻收斂起驚訝,立刻全身放鬆,任由這股粘稠如水的力量輸送進身體力量。

她用心神引導力量順著筋脈彙集進入元海當中,就像是吸收丹藥的神力,整個人都在接受蕩滌,連靈魂也變得純凈。

隨著力量越聚越多,莫驚鴻暗自驚異,黛眉微微一蹙,美眸中的光澤越來越明亮!

她感覺自己的修為在發生巨大變化,一旦這些力量精元輸入到她體內,就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把它們束縛住,然後煉化。

旋即,一顆顆星辰之光出現在莫驚鴻的頭頂,那是她的天珠在生出感應,也加入到了吸收精元的行列當中!

「萬葯靈液!」

沒有任何時候比此刻服用萬葯靈液更有效果了,她連續服下了五滴,就目前來說五滴已經是她所能承受的極限了。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邪靈風暴漸漸遠離了這片區域,韓飛也是吸飽了能量,漸漸睜開雙眼。

莫驚鴻檢視自己身體之後,露出喜色,手掌一揚,一道星辰之光落向遠處山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