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進去見見皇帝!」花琉璃冷聲說道。

「恕難從命!」一個侍衛拱手說道。

「是嗎?」花琉璃素手一揚,一把匕首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她迅速的一衝,在幾人的震驚下,她的匕首便放到了那個侍衛的脖子上。

「你,你想幹什麼?」侍衛驚慌失措的說道。

「放我進去見見皇帝!」花琉璃冷笑著說道。

「太子妃,不行啊,你要是進去了,我們幾個的人頭不保啊!」那侍衛害怕的說道。

「你錯了,如果上官雲風真的想攔著我不讓我進去這裡面見皇帝話,那我根本就走不到這裡來,所以,你們也要識相的讓開!」花琉璃笑道。

幾個侍衛相互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說道「太子妃,我們不攔著你,你進去吧!」

說著,原本包圍他的幾個侍衛便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兩手攤開的走到了一邊。

花琉璃點了點頭,然後放開了手裡的那個侍衛,匕首悄悄藏回到了袖子裡面,快速的朝著那大殿之內沖了過去。

大殿內,瑞公公正站在那裡,嘴角含笑,似乎正等著花琉璃進去。

「瑞公公?你早知道我要來?」花琉璃疑惑的看著他。

「洒家就知道太子妃能到這裡來的!」瑞公公滿意的看著她。

「瑞公公,你倒是能掐會算,當真是讓琉璃刮目相看啊?」花琉璃波光瀲灧的雙眸中閃過一抹戒備。

「太子妃謬讚了,皇帝在裡面等著你呢,你快些進去吧!」瑞公公含笑說道。

「是!」花琉璃點了點頭,剛走到了門口,她突然折返了回來,十分認真的看著瑞公公問道「瑞公公,聽聞當年荷妃姑姑去世的時候,是你守在她身邊的?」

瑞公公的身子一抖。眼底深處浮起一絲厲芒,很快他便不著痕迹的隱了下去,低聲笑道「太子妃,當年的事情洒家記得不太清楚,但是洒家卻記得清楚,那荷妃去世的時候,是在那荷香苑的!」

「荷香苑?」花琉璃眼眸一閃。

「進去吧,皇帝等你好一會了!」瑞公公低聲說道。

穿過大殿,花琉璃便走到了後殿,一股淡淡的葯香便充斥在了鼻端,她凝眉,原來真的如外界傳言那般,皇帝是真的病了。

「父皇?」花琉璃看著大燕皇帝身穿一件白色的錦袍坐在那椅子上,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也不至於是得了大病的樣子。

「你來了?」皇帝含笑看著她。


「嗯!」花琉璃重重的點了點頭,在皇帝的對面坐了下來。

她走過去的時候,皇帝的手裡正把玩著一個香囊,那香囊繡的的極其的好看,朵朵荷花互相纏繞,看上去精緻名貴。

「這香囊好看吧?」皇帝看著她的目光落在了香囊上,便輕聲問道。

「嗯!」花琉璃點了點頭。


皇帝將那香囊珍愛的放到了懷中,然後坐到了花琉璃的對面,認真的看著她。

「父皇!」花琉璃喊了他一聲。

「嗯,早知道你會來找朕的!」皇帝輕笑著說道。

「父皇,那上官雲風如何就進入了這皇宮之內?」花琉璃晦澀的開口。

「朕無法阻止啊,當朕一日醒來,突然發現,連自己最忠心的人,都已經背叛了朕的時候,朕除了這個,便再也沒有任何的東西了!」皇帝無奈的將一枚小小的方印托在了手中。 沒有說話的兩名大漢看了看爲首的大漢,爲首的大漢想了想說,“你說話能好使嗎?”

龍浩宇笑了笑說,“我龍浩宇說話還沒不算數過,再說了,今天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就這些破機器也不值幾個錢,大不了讓你們都砸了我在換新的。”

“好吧,那就門口。”爲首的大漢說道。

龍浩宇帶着三人來到網吧後院的小區裏面,這個小區十分的空曠,網吧裏面上網的,還有黃毛一批小混混都等着看熱鬧。

尤其是黃毛,邊走邊說,“等着吧,宇哥出手,夠他們喝一宿的。”

小區裏,龍浩宇將煙掐滅,看着眼前的三人說,“哥幾個報個名,說說是混哪裏的,沒名的不配跟我打。”

三名大漢一愣,爲首的笑了笑說,“我叫王元傑,這兩名是我兄弟,董超和向遠飛。”

“好,我在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龍浩宇,這小北網吧我是老闆之一。”龍浩宇介紹起自己。

人羣之中張小北姍姍來遲,看了看場面問黃毛說,“怎麼個情況。”

黃毛見是張小北,馬上說,“這幾個小子要砸場子,我們也不是對手,正好宇哥在這裏,他說跟這幾個小子幹一場,誰贏誰說了算。”

張小北一聽,笑了,現在在雲嶺市誰不知道龍浩宇能打,還會用槍,槍法好,他看了看那三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

“行啊,今個能看上一場好戲了。”張小北抱着膀子在人羣之中看着。

王元傑三人脫了外套,露出裏面的背心,背心的看是都是一樣的,黑色,不多胸前有一刀標誌,一把剪刀斜着刺在英文字母T上。

龍浩宇看見標誌之後,眼前頓時一亮,今個果然是碰到了高手,龍浩宇同時也脫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裏面的白色背心,只不過他的背心是大街上普通貨色。

龍浩宇伸出一隻手勾了勾,挑釁的說,“來吧,讓我看看老T的人是多麼的牛逼。”

三人聽後,微微一愣,對視了一眼,心想‘難道他知道老T?’王元傑看着龍浩宇說,“看來你知道老T,那我想問你,你是哪裏的。”

龍浩宇笑了笑,“廢話少說,老T裏面好像沒有囉嗦的人,趕緊的,打完了我自然讓你們知道。”

王元傑聽後,眼角一抖,“那就得罪了。”

說完,三人慢慢的靠近龍浩宇,成品字形將他包圍。

龍浩宇輕笑一下,在對方距離自己三米的位置,他突然出手,速度十分的快,在場看熱鬧的人全部驚歎一聲。

龍浩宇一拳直線擊出,直奔王元傑而去,王元傑反應很快,腦袋一閃,董超藉機橫踢一腳。

龍浩宇不敢大意,左手下格擋,防住了這一腳,同時身體下蹲,三人以爲龍浩宇要涌出掃堂腿只時,龍浩宇再一次站起身,一個肘擊,半蹲着身子,直接擊中董超的胸口。

董超向後退出五步才停下,雙手捂住胸口。

向遠飛見自己同伴被擊中,飛身就是一腳,龍浩宇反應奇快,雙手抓住踢來的一腳,剛要將向遠飛扔出去,王元傑一腳直接踢在龍浩宇的胸口。

這一腳力道很大,不得以,龍浩宇順勢將向遠飛摔在地上,王元傑一腳擊中順勢一拳。

騰出手的龍浩宇抓住這迎面來的一拳,反身將王元傑背摔過去,王元傑那龐大的身體被龍浩宇摔在了堅硬的水泥地上。

向遠飛暗罵一聲,起身直奔龍浩宇,同時董超已經揮出自己這一拳。

龍浩宇身體向後退了一步,抓住董超的手順勢往下一按,身體下伏,一個鞭腿踢中衝過來的向遠飛,向遠飛一個踉蹌,半跪在地上。

同一時間,龍浩宇掰住董超的手腕,‘嘎巴’一聲脆響,董超的手腕動不了了,冷汗順勢就出現在董超的腦門上,可是他沒有喊疼。

剛站起身的王元傑看到這一幕之後,不禁喊道,“你是老Z的?!”

龍浩宇微微的一皺眉說,“少廢話。”上前就給了王元傑一腳,震驚當中的王元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這一腳正好踢中自己,倒退幾步之後身體不穩,坐倒在了地上。

向遠飛剛剛站起身,一記勾拳再一次讓他倒在了地上,嘴裏還在絲絲的冒血。

這場對打只用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最終龍浩宇以一打三而勝利,旁邊的人羣不管認不認識龍浩宇的都拍手叫好。

龍浩宇不做理會,走到董超身邊說,“把手給我。”

董超沒有猶豫,將自己脫臼的手拿給了龍浩宇,龍浩宇握住手腕,另一隻手使勁一推,有事一聲脆響,董超咬牙沒有叫出來。


龍浩宇很欣賞的看了董超一眼,董超小聲的說了一聲謝謝,這也算是他看見龍浩宇之後第一次說話。

龍浩宇站在三人中間,問王元傑,“還打嗎?”

王元傑輕輕的搖了搖頭,慢慢的站起身說,“不打了,今個我們哥三個栽了,你是老Z的,我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你怎麼知道?”龍浩宇問道。


王元傑指了指董超的手腕說,“這種招數只有老Z的人會,是絕不外傳的,我見過別人用過,只不過你要比他嫺熟。”

龍浩宇點了點頭,回身跟來看熱鬧的人說,“行了,大家都散了吧,現在仗打完了,你們該上網的上網,該回家的回家。”

人羣見沒有熱鬧看了,紛紛回到網吧,張小北和黃毛等人紛紛來到龍浩宇身邊,龍浩宇見到黃毛他們來了,咳嗽了一聲說,“怎麼的,場子不用看守了嘛?”

黃毛聽後,一拍腦袋,跟小弟說,“走了,咱們回去看場子。”

黃毛走了,就剩下張小北,龍浩宇看了看張小北剛想說話,張小北就說,“宇哥,你不用攆我了,今個我就要聽聽是咋回事。”

龍浩宇白了他一眼,沒說什麼,來到王元傑三人面前說,“把衣服穿上吧,咱們去網吧的辦公室談談。”

說完,龍浩宇轉身就向網吧走去,張小北也跟在身後,王元傑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跟着龍浩宇走進了網吧。

辦公室在二樓一間看似包房的地方,裏面擺了一張電腦桌,上面放了一臺最新的蘋果電腦,這裏平時是張小北待的地方,今個龍浩宇不客氣的坐在了主位置上,示意三人和張小北坐在沙發上。

張小北很識趣的站在了龍浩宇的身後,並沒有坐下,龍浩宇也不管他,直接跟三人說,“說說你們今個是誰派來的?”

王元傑也不隱瞞,直接說,“我們也不認識,對方是一個看上去像是個小混混的人,他給了我們兩萬塊錢,誰讓我們來這裏把你們網吧砸了,事成之後還有三萬,聽說他們是什麼三哥的人,就這麼的,我們就來了。”

龍浩宇點上一顆煙,給在屋的人每人發上了一根說,“你們是老T的,這麼辦起了這事?還有,那小子是怎麼找到你們的?”

“我們今年剛轉業,我們的家都是附近上陀縣的人,本身沒有什麼能力,在家裏也幹不了什麼,就準備來市裏闖一闖,可是來了都快一個月了,就幹了幾天保安,因爲給人家打壞了,我們也就不幹了,身上這點錢也賠了出去。”王元傑說完,董超接着說。

“本來我們說好昨天晚上找個汽車回家的,可是前一陣子我們在街上給一幫打架的小混混打跑了,這小混混也是昨天來找我們的人,他說只要把你們網吧砸了就有錢,本來我們哥仨就沒錢了,這一會來錢的生意我們怎麼能不做呢。”

“道上能叫三哥的肯定是成老三,這事還用說吧,宇哥,肯定就是他。”張小北說道。

龍浩宇點了點頭說,“現在這件事情已經不重要了,先說說他們三個。”

龍浩宇看向坐在自己沙發上的三名老T退伍的特種兵說,“這樣吧,剛纔咱們打了一仗,我也見識了你們的身手,不錯,以後就跟着我幹吧,你們看怎麼樣?”

王元傑說,“那我們幹三名工作的?”

龍浩宇想了想說,“這樣吧,每個月三千,專門給我看場子,但是這事個暫時的活,以後你們會有用武之地的,這點你們放心,我也保證,以後要是有大活的話,每個月肯定也不是三千元錢這麼少。”

王元傑想都沒想就說,“行,我跟着你幹了,你是老Z的人,我信得過。”

龍浩宇見王元傑同意了,向着另外兩個人看了看,董超和向遠飛對視了一下同時說,“我倆也幹了。”

龍浩宇拍了拍手說,“那好,以後你們就是我的人了,出門不要太沖動,要是有什麼事情,就報上我的名字,在這一片來說,我還是有點名氣的。”

“那我們這兩萬塊錢咋整啊?”王元傑從兜裏掏出錢來。

“這錢你們先留着,等哪天看見那小子把錢給他,順便把他給我抓來,一會你們先把這個月的工資領了,省着點花,不夠再說。”說完,龍浩宇就出門離開了辦公室,留下張小北和三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等等我宇哥。。。。”張小北也奪門而出。 「傳國玉璽?」花琉璃看著那枚翠綠色的方印皺了皺眉頭。

「是啊,傳國玉璽,朕現在只有這個了!」皇帝言語間滿是濃濃的悲傷。

「朕老了,應該歇著了!」皇帝苦澀的笑著說道。

「父皇,你還不老啊!」花琉璃勸慰道。

「朕連這天下都保不住了啊,還不算老啊!」皇帝將那傳國玉璽遞到了花琉璃的手中。

「父皇?」花琉璃指尖一顫,不敢去接那傳國玉璽。

「朕老了,等昊兒回來的時候,朕將傳位與他!」皇帝無奈的說道。

「父皇,那你為何要把這個給琉璃啊?」花琉璃疑惑的看著他。

皇帝剛想說話,只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喧嘩聲,一些雜亂的腳步聲陡然傳來,皇帝臉色一變,連忙將那傳國玉璽強行塞到了花琉璃的手中,讓她收了起來。

上官雲風快步邁了進來,正好看到花琉璃將手放在胸前,他陰冷的眼眸一轉,隨即冷笑道「皇帝,聽聞你要傳位了?你要傳位,雲風不在現場怎麼能行」?上官雲風冷笑道。

「上官雲風,你是不是瘋了,身為臣子,不但不為國家效力,還做些謀朝篡位的事情來,你該當何罪?」花琉璃臉色一整,迅速的退到了皇帝的身邊,保護著他。

「好一個謀朝篡位,這大燕王朝是我上官家族努力了幾十年基業,如何只說是我謀朝篡位呢?」上官雲風冷笑道。

皇帝眸光狠厲的看向了站在一側的瑞公公,只見他白著臉站在一側,冷汗津津。

「小瑞子?」皇帝冷聲喊他的名字。

「奴才在!」瑞公公渾身一抖,哆嗦著走了過去。

「小瑞子,朕剛說老了,你就做出糊塗事了!」皇帝冷酷的看著他。

「皇帝!」瑞公公臉色一變,眼裡滿是惶恐。

「你不要怪小瑞子,是本宮讓他這麼做的!」一道冷厲的女聲傳來,赫然是一身素衣的皇後走了進來。

「娘娘!」瑞公公雙腿一屈,哆嗦著跪在了地上。

「你來了?」皇帝複雜的看了皇后一眼,眼裡滿是愧疚。

「你把我送去教習坊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了這一天吧?」皇后冷眼睨著皇帝。

「是啊,朕早就想到了這一天,所以,這幾天朕就一直在責怪自己,不該巴著這皇位不放,本打算等昊兒回來之後,將這皇位傳位與他,誰知道,他最終還是沒有進的了這皇宮之內啊!」皇帝嘆道。

「你到現在還只是想著將皇位傳給那賤人的孩子?」皇后切齒罵道。

「閉嘴!」皇帝冷峻的臉上劃過了一抹嚴厲,皇后口中的賤人徹底的惹怒了他,臉上一片冰霜。

皇后咬了咬牙,似乎被他的氣勢所嚇倒,她抬了抬下巴,眼神落在了站在一旁的花琉璃的身上,臉上露出了冷漠的笑意「皇帝,真沒有想到你到頭來最信任的竟然還是這個小丫頭!」

「皇后,我警告你,不許動她!」皇帝冷漠的看著她。

「皇帝,本宮曾經給她打個賭,看誰笑到最後,如今,你們的生命都被本宮控制在手裡,花琉璃,你說是不是本宮贏了啊?」皇后微笑著看她,那笑意卻不曾達到眼底。

「還沒有到最後,皇后總是太過於自信了!」花琉璃冷冷的看著皇后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