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送你離開,我也離開。」雲機子拍拍黑服,對著雲飛開朗的說,雲飛也讓他感到萬分欣慰。

金色的天空萬般的姿態,浩瀚無際的虛空,有數不盡的星球,在遙遠的地方,就能夠看到一個藍色的星球,藍色的是雲,藍色的是海,藍色的像我的依戀,你的情懷。

藍水球

某處綠色的林海,三丈的古樹青苔蘚藻掛得老長,一線線白絲巨網,上面爬著一隻只五顏六色的蜘蛛,突然來了一群渾身是毛的凸嘴直立人,你只要細心,就會發現,他們個個都暴牙,而且,牙齒特別的黑。

他們不知道說的什麼,吱吖吱吖的,好像收穫很大,拿著手去抓那一隻只腿肚子很大的蜘蛛,並且直接放到嘴裡津津有味的嚼起來,本來噁心得要死的東西,到了他們嘴裡,山珍海味似的。

可是,就在他們一個個享受至極的時候,一個藍色的混球炸來,不偏不歪的砸在直立人的中央,所有的快樂的表情都來不及收回,就聽到隨之趕來的人影用虛空人族的語言說:「把他們抬回去下酒!」 「咻!」

藍水球的瀛州島,一塊圓滑的海石上,突然搖搖擺擺的站了一個男孩,這個男孩一身秀氣,英俊威武,頭髮還垂到了削肩,他細緻入微的打量眼前的這個世界,突然他覺得世界都在他的眼前。

數尺的厥類闊展它們的莖葉,中間那小小的厥芯,血紅的絨毛可愛的伸著,就像可口的美食。

參差不齊的樹木,有的匍匐在地,有的聳峙雲霄,有的樹皮細膩,像是少女的玉臂,有的像是老人滄桑的手掌。

站定在礁石上,雲飛驚異的發現,自己想看到哪裡,就可以看到哪裡。

心中所想,就是眼中所見——雲飛詫異的領悟。

「導路精靈!」雲飛呼籲。

「呼!」一股幽蘭的力勁打個圈,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瞬時綻開。

「主人,導路精靈竭誠為您服務!」意料之中的一個聲音出現,隨之而來的是一個藍色的精靈,和內府里所見的,又有了更加靈動的變化。

「你可以走出雲府?」雲飛雖然知道導路精靈可以走出雲府,但還是忍不住的問。

「是的,主人。」導路精靈耐心的解釋,「只要您足夠的強大,我可以隨時隨地,帶您去您想去的地方。」

「足夠的強大,」雲飛頓住,「你怎麼判斷我足夠的強大?」

真是不解,他一個小小的精靈,難道還手眼通天,隨隨便便就能判斷誰強誰弱?

「主人,這個我無法回答您,」導路精靈為難的說,「我是隨您而生,只要不會對您絕對的構成死亡威脅,我就會為您服務。」

「好吧。」雲飛無奈的回答,不過這樣也可以減少一些不必要冒的險,也可以加大自己活下去的機率,「這裡是什麼地方?面臨的海又是?」

「這裡叫做瀛洲島,島上有一些原始人族,還有為數不多的虛空人族,實力不等,不你對您構成絕對死亡,而這海,名叫煙黃海,海上不時會有黃煙籠罩,威脅程度不知。」導路精靈細心的解釋。

「你不是說給我判斷絕對死亡區域嗎,怎麼會威脅程度不知呢?」雲飛疑惑的問,「你不會信口開河吧!」

「不是,怎麼會呢!」導路精靈驚呼,那樣子可愛極了,導路精靈就像是藍色的天使一般,絕對是人見人愛的。

「知道了,」雲飛認真的說,「以後如果遇到絕對危險的地方,你就提前告訴我,在這個藍水球,競爭也是相對公平的,不論生死,我都要勇敢的面對任何的挑戰。」

說著,雲飛的眼睛發出兩道藍色的精芒,讓導路精靈都感覺到了那種嗜血的狂煞。

「主人,」導路精靈驚心戰膽的輕叫,以為服侍不夠周到,雲飛生了自己的氣。

「沒事,」雲飛注意到了導路精靈的臉色變化,「以後直接叫你安通,沒有問題吧,天下之路,有你無不通。」

「好!主人就是多才。」導路精靈得了名字,反倒覺得是一種獎勵,唧唧呀呀的拍著兩頁透明的藍色尾翼。

給這樣的主子服務,真的好像就是一種享受。

「恩!」雲飛點頭,「告訴我附近什麼地方混沌之氣最濃郁。」

安通立馬說:「就在前面百里有座黑霧山,黑霧山上應該就有主人要的混沌之氣。」

「好,你消失,免得被人看到。」雲飛說。

安通立馬消失不見了。

雲機子將他送來之前就已經說過,在這個地方,必須保護自己的秘密,那麼雲家嫡系的身份就不能叫人知道,否則難免引來別人的注意,因為彗星三大家族,可是赫赫有名的。

「黑霧山!」雲飛自言自語的說,「雲家外府後院黑霧森林所指黑霧就是混沌之氣,那麼黑霧山的黑霧必然也是混沌之氣,說也奇怪,混沌之氣奧妙無窮,為什麼卻無人問曉?」

雲飛看著遠處,還記得雲機子說過的話,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便沒有釋放自己的意念前去窺視,否則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就後悔莫及了。

想好了一切,雲飛才開始動身。

進入森林以後,雲飛又讓黑服變成了綠色,簡直就和普通的植物一模一樣。

「真是沒有想到這個套裝還有掩護的功能,」雲飛邊走就是喜滋滋的說道。

他腳下踩的,一律都是青苔,軟綿綿的,簡直就催得人想舒舒服服的睡大覺。

不過林子大了好多的鳥,嘰嘰喳喳也顯得幾分煩鬧。

雲家。

外府再次覆滅,建造的黑木堆積的灰粉有幾尺來深,人獸的爭鬥已經落下帷幕,戰後的籌建卻是忙碌起來。

站在雲家外府, 重生之嫡女天命皇后

成千上萬的地緣境,地平境,的人不分老少搬著百丈的黑木,萬斤的雪玉,山一樣的翡翠雕刻,里裡外外,忙得不亦樂乎。

雖然雲家損失了一萬多人,但是對於根基或者家族而言,並不會產生什麼影響,相反的,聖地消失,雲頂天回到家裡就說要大興土木,建造雲天城,城內專由雲家經營,一旦建成,將會是聖之靈地最大的城市,佔地面積達億丈方圓。

宏偉至極,就是虛空萬里,也要依稀可見——這就是雲頂天的要求。

可想而知,雲家將會發生多麼大的布局變化,這個內府,怕是也要見見外面的日光了吧!

對於雲家這個強大而又神秘的家族,多少人只是在傳聞中仰視,多少家庭或是宗門,最大的希望就是出一個能被雲家招收的子弟。

通過雲飛的眼睛,是只緣身在此家中,不知此家真面目。

不出半月,一座金碧輝煌,雕刻一般的城市,就會在聖之靈地的中央建成,並永久的佇立。

落日慘淡,暗月如灰,爺茫茫的野外,是一片除了樹,還是樹的空白,雲傑夫婦不敢入睡,就在那沼澤的中心,飲一點清化的濁水假寐。

藍水球的雲飛的確不出雲機子的所言,地緣八重的實力,被發揮得淋漓盡致,黑暗裡的奔徙顯得遊刃有餘,馬不停蹄的往那黑霧山趕去。 混沌之氣,始於天地之初,乃是星球誕生之時,洪荒演變退化,創造萬事萬物過程中,星球內核所產生的澎熱化氣態能量,不過雖是能量,卻無人可利用,因為虛空人族,修鍊力勁的方法就是鑽研星球規則。

正常情況,虛空人族非但不能利用混沌之氣,甚至混沌之氣所擁有的創造之力會破壞他們所領悟的星空規則,導致無法增強自己的修為,最後荒廢武學經脈,直至在虛空氣流撕攪中死亡。

所以混沌之氣所在區域,有兩個共同的特徵——黑,無人。

而雲飛此刻,恰恰鑽得這個空子,一連奔跑百里也不知疲憊,幽暗的叢林中他就像一隻野豹,可能速度比野豹還要猛些。

漫天飛舞,黑氣懸浮,在了無光明的黑暗中,雲飛看到了一座荒蕪的大山,而且再也看不到了山後的天幕,只是單純一望無際的黑暗瀰漫。

雲飛站在黑霧山下,一串串的黑氣受了使喚一般湧入雲飛的鼻孔,本來精緻入微的鼻道,一下成為了冒氣煙筒。

不過這氣只入不出。

「窣!」「窣!」

順著雲飛的的腳步聲,另一個黑色的影子小心翼翼的跟著,看著雲飛被黑氣纏繞,見了魔鬼一般。

他是到了黑霧山附近才跟過來的,鼻臉分明,一身黑服,名叫剛龍,十二歲,地緣五重修為。

他面露誠懇,少有驚異,正好襯託了他的成熟穩重,一眼望去,就像是盪著微波的湖潭。

「他怎麼會跑到黑霧山上去?」剛龍嘀咕,「不會是傻子吧!」

說過以後,他就沒影了。

「嗤!」「嗤!」「嗤!」

雲飛的心臟,星核奧妙的所在,雲飛慢慢的感受到了它的變化。


藍色的閃光電芒一般,柔動著心臟內緩緩新生的血管,凡是接觸了電芒的血管,就染了一般變成了藍色——稜角分明的血管像是繪製的星空規則圖,不過進程十分的緩慢,不細心的去觀察,都幾乎可以忽略不記。

「這黑霧果然是混沌之氣,」雲飛喜不勝收的說。

到了黑霧山的半腰,雲飛沒有多想一下,打出一道力勁的藍色混球,砸出了一個丈高的山洞,然後為了更加安全,讓綠服變成了黑色,簡直可以和黑霧濃做一體,雲飛才放心的點頭。

有這樣的寶貝,雲飛在黑暗裡的安全係數又高了一籌,為了更多一點保障,雲飛把洞口半掩,只露半邊進氣,他必須保證自己有足夠的混沌之氣修鍊。

雲飛準備好了這一切,才算放下自己的心,雖然安不安全不知道,但是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改造,也就無話可說。

做好了所有,雲飛坐到洞內,拿出來《九龍聖抓手》,在看起來。

「以心修佛,佛自稱佛。」雲飛一眼就看到這大寫的八字,入神的思考每一個細節。

「原來這個《九龍聖抓手》一共分為十二層,可是這第十二層怎麼不見了?雲機子給我的應該不會不完整。」雲飛左翻右翻,一本黃皮古書看了五遍不止,現在都過了兩個時辰,書背了下來,但是第十二層卻是怎麼也看不到。

「算了,先不管他。」雲飛無奈的說,「只有這麼一本書,翻濫了也就是這樣,還是趕緊的修鍊,馬上天亮了。」

說著,雲飛就動起手來——「以心修佛,佛自稱佛,這兩句話什麼意思……」

修鍊功法,在彗星之上,虛空人族一般當做輔助作用,因為絕對的強者可以短時篡改星球規則,改變奇功異法的攻擊方向,那麼不論多麼厲害的功法,也沒有多大的作用。

真正武裝他們的,就是永不停息的修鍊而獲取的力勁。

「以心修佛……」雲飛反覆的琢磨,讓心最大限度的擴張,如饑似渴的吸取這混沌之氣。

「佛自稱佛……」,一直過了半個時辰,雲飛才轉念這下半句。

背東西通常是一個簡單的事情,然而領悟,卻是一種漫長的過程。

不知不覺,一夜就要過去,遠方的山巒突出了一條魚白的肚皮,好像就要跳出來一樣。

一夜下來雲飛對混沌之氣的吸收還不是特別的熟練,夾雜在黑霧裡的廢氣也被吞食不少,結果中止了幾次。

「哎呀!」雲飛伸一個懶腰,渾身的骨頭都協調的「噶擦!」「噶擦!」,移動了幾個位置。

「這是怎麼回事?」雲飛自己好奇。

吸收了一夜的混沌之氣,這竟然沒有絲毫的疲憊,骨頭卻移了位。

真是叫人不解。

「不對,」雲飛突然感覺自己的經脈不對,心臟跳動的頻率快了兩倍不止。

「這是怎麼回事呢!」雲飛驚喜的發現了自己的蛻變,這骨頭雖然移位,可是力量卻是更加靈活。

我們正常情況,直立骨骼進於垂直,但是雲飛卻不同,他發現膝蓋上下兩部分骨頭間隔明顯加大,中間連接膝蓋骨的軟骨韌性增強,而且彈性更大。

「嘿!」雲飛起身一跳,果然如此,自己伸手竟然可以在不用力勁的情況下觸摸到洞頂的石壁,真是不可思議。

看來在雲飛的身上,吸收混沌之氣,真的可以達到修鍊的效果,可是境界會有突破嗎?雲飛閉眼窺視自己的心臟,發現裡面藍色的血脈竟然都是藍色的,而且一顆顆閃著電芒的星核就在心臟的中央,流動血脈的力勁,就產生於此。

「一顆,兩顆,三顆……」雲飛不厭其煩的數著,突然興奮的喊到,「九百七十顆!」


天啊,真是駭人聽聞,按照雲機子的說法,雲飛的力勁不應該是地緣八重嗎?怎麼一下就有了九百七十顆星核,難道說星核不值錢,隨地就生根?真是叫人不敢相信,雲飛自己也是一臉茫然,他不是廢物的嗎?怎麼可能就這麼順暢的一步登天?

黑霧山下。

「香妹妹,」一個眉清目秀的白臉少年指著黑霧山下的腳印,給一個秀氣活潑的小女孩,「你看,昨晚的確有人上了黑霧山。」

這個少年豁然就是剛龍,為首的小女孩乃是彗星月之靈地慈恩宗宗主的小女兒妍香,地緣六重修為,他們來的不下十人,直衝著黑霧山下的腳印,難道和雲飛有什麼干係嗎? 黑霧茫茫,儘管遍曬陽光,但是明媚的金鱗,始終不能洋溢到黑霧山的每一個角落裡。

存在許多沒有白天的地方,妍香一夥手持夜明珠,順著腳印走在曲折的山路上,繞來繞去的尋找丟失的針頭一般,生怕漏掉任何的蛛絲馬跡。

「小姐,應該不會是四哥,我覺得那人可能也是個小孩。」剛龍擔憂的說。

李妍香找的,是他性急的哥哥李四,慈恩宗乃是月之靈地以仁德著稱的一個宗門,三年前宗內出了一位域始境的長老,她的父親李靈便一番好意的把族中十五位新一代十五位種子嫡系,安排到了彗星之上。

本來是為了讓他們可以靜心的修鍊,但是在藍水球還有一夥來自月之靈地萬獸門的子弟,他們的領頭也就是萬獸門門主紀宏遠的兒子紀霧巡,此人人面獸心,殘暴無比。


妍香他們到了藍水球沒有多久,紀霧巡就看上了妍香二十八歲的姐姐李研花,不過紀霧巡也是個愛面子的人,說了兩次沒有成功,就不見了動作。

可是前天,紀研花和兩個同伴到錢人林採藥,就沒了下落。

妍香四下尋找,在姐姐葯籃子的旁邊發現幾個靈獸的抓痕,這才到紀家詢問,沒有想到紀霧巡出口否認之後還派人追殺,他們在李四的斷後下,拚死逃脫。

但是約好了瀛洲島相聚的李四,卻遲遲不見趕到。

「什麼?」妍香怒到,「你竟然敢說我是小孩?」

「好了,好了,」一個人站了出來,「我們還是快點找到四哥要緊。」

此人面黃寡瘦,四肢無力,看起來像是一堆骨架,得了重病的樣子,不過他的本事絕對沒人敢輕視——他就是李靈同父異母的哥哥李剛的兒子奪命小閻王李無影。

「無影哥哥,我們不要理會剛龍了。」妍香這話一說,就「嗚嗚嗚!」的哽咽起來。

這李無影乃是妍香的堂兄,關係非常的鐵,所以這說來說去的,妍香遮掩不了脆弱的心,直接倒向了無影。

「剛龍,你不要說話了。」這李無影心裡也是不好過,雖然知道剛龍也是實話實說,但是現在,誰都期待那人就是李四。

他李無影也恨不得把紀霧巡直接毒死,可惜絕對的實力面前,他根本近不了紀霧巡的身。


剛龍滿臉的委屈,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

太陽漸漸地張開了自己的心懷,金色的陽光讓山頂的黑霧有些燦爛,但是雲飛,渾然不知有人的到來。

「五歲,我就擁有九百七十顆星核,要是說出去,恐怕會惹來殺身之禍,不知道九龍聖抓手,練得怎麼樣了。」雲飛說到。

餘音繞著洞壁迴響,雲飛完全沉浸在對力量的冥想。

「哎呀,不好!」雲飛正想出去試一下九龍聖抓手的威力,可是自己的意念一釋放出去,就感覺到了陌生人得氣息。

——那氣息,正向山頂趕來。

「剛剛有人窺視我們!」突然,妍香一夥有人頓下腳步,眉頭深鎖的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