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三聲巨響,三條人影齊齊的倒飛了出去。

「咳咳咳」三人齊聲的咳嗽。

三人中,到底是許恆樂修為最低,咳嗽的同時,還噴了口血出來。

「幹什麼!幹什麼!」藍寶衝出靈獸袋,大聲質問兩人,它剛才在靈獸袋內看得可清楚了,他們這兩人對主人同時舉劍,虧它之前還給他們吐泡泡。

它覺得自己夠凶了,但聽在與它沒有契約的兩人耳朵里,只有吱吱吱的亂叫,看着倒是有點滑稽。

「寶得給你尋份開智的機緣。」夜久然有些無奈的搖頭。

「出去。」陌昊羽已過去扶起許恆樂,向大殿外走去。

三人額頭有有冷汗滲出,他們不是藍寶以為的揮劍相向,而是迷失在滿殿的劍氣中的情不自禁的揮劍。

大殿內的劍氣,雖給了他們頓悟劍道的機會,但同樣也讓他們對同伴,不知不覺的揮劍了,所幸三人實力都不弱,否則後果會難於想像,所以得儘快離開大殿。 正當劉臣要繼續下去的時候,只聽得外面突然傳來兩道不同的聲音。

「你有見到二當家嗎,大哥剛才突然回來說有一封極其要緊的信要處理。」

「劉臣二哥啊,我剛才好像看見他背著一個女子進到這偏殿之中去了。」

林煜想起婉兒小時候和自己玩的遊戲,便靈機一動弄出兩種不同的聲音來想要迷惑劉臣。

其實林煜的心裡也是沒底,不過這也是他唯一的辦法了。但其實他在心中早就暗自決定,如果劉臣置之不理,自己定然會直接沖向前去,哪怕是賭上自己的生死,自己也要試著將陸依白救出來。

聽到門外的響動,劉臣也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聽到門外的言語,自己的臉色也是大變,雖說自己十分懷疑這外面言語的真假,但思來想去還是不能置之不理。

望著昏睡過去的陸依白,劉臣有些不舍的站起身來,將陸依白擱置在一個隱蔽之處之後便朝著門外趕去。

但令他十分疑惑的是,自己打開門卻發現周圍乃至四處卻空無一人,四周周下都是十分寂靜,沒有一絲響動。

劉臣還是有些不太放心,又在四周轉了一會,確認沒有人之後,十分鬱悶的再次進到偏殿之中。

而此時殊不知林煜早已經在偏殿之中等候,準備在暗處襲擊劉臣。

劉臣剛進入室內,林煜還未等其反應直接是在其弱側重重的給了其一悶棍。劉臣順勢也是反應過來,發現是林煜之後已經為時過遲,瞳孔放的極大后便昏死過去。

「這棒子還挺好用!」林煜在剛進入殿內的時候就注意到其間似乎放著一鐵棍,正好可以拿來襲擊劉臣。

林煜在打這一悶棍打時候,心中其實還是十分緊張的。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打傷這劉臣,會不會違反了這生死狀,從而導致其全身上下爆裂而死。

但是他也沒有顧忌太多,出於對於朋友的生死來說,自己的生死又有什麼重要的呢?

林煜又勘察了幾遍倒下的劉臣,確認其徹底昏睡過去之後,這才放心的去尋找陸依白。

林煜對於四周的感應從小就十分強大,沒有花過多的時間就找到了那昏睡過去的陸依白。

林煜望著陸依白,看著其蒼白的臉龐,一時間居然是產生了些憐惜之情。

同時他也發現陸依白的衣帶似乎是被打開了一半,「這無恥之徒!」

林煜能夠強烈的感應到陸依白的虛弱,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將這陸依白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地點。但剛才在和劉臣的交手之中,劉臣已經是注意到了自己,自己自然是也不能待在這驛站之中了。

但是自己簽訂了生死狀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剛才在襲擊劉臣的時候,沒有觸發到這生死狀已經是大幸,林煜也是十分苦惱。

而正當林煜焦急萬分的時候,陸依白的眸子則是漸漸睜開。

「……,林……林煜?」陸依白的眼神之中滿是疑惑,但聲音依然是不斷的顫抖著。

「你醒了?你現在很虛弱不要說太多話。「注意到陸依白的反應之後,林煜也是十分高興。

「我怎麼在……。」陸依白慢慢的爬起身子,發現自己的衣帶似乎是被人打開了。

「你……你也是個無恥之徒!」陸依白注意到自己的衣帶之後,趕忙收拾起來。之後又提聲對著林煜叫罵道。

「不是……這不是我弄的。」林煜也立馬明白了陸依白的意思,他知道陸依白是誤會自己了。

「無恥!」陸依白則一點也不想聽林煜的解釋,努力的想要站起身來。但只是剛剛嘗試,就直接摔倒在地。

「你現在很虛弱不要亂動!」林煜的語氣極其強硬,不像是個少年所發出。

陸依白也是一震,這種語氣好像她也是第一次聽到。

「我現在就帶你出去!」林煜沒有過多的解釋,寧可陸依白冤枉自己,自己也只是想要先將這陸依白帶到安全之處。

「先穿我的衣服吧。」林煜注意到陸依白的身體上的白衣似乎是被水打濕過,便將自己身上的袍子脫了下來遞給陸依白。

「不要!」陸依白冷聲道。

林煜不管其回答,直接是將其披在了陸依白的身軀之上。

「不穿我可能會看的一清二楚哦!」

「你!……。」陸依白趕忙穿上林煜的袍子。

之後林煜想要將陸依白背在身上,趕忙離開此地。但卻不料陸依白根本不領情,硬生生掙脫了林煜,「我……我自己能走!」

看到陸依白的反應之後,林煜也是有些無奈。但之後又是極其冷冽嚴肅的說道,「要是不背我可就要抱了!」

「你……。」陸依白知道自己現在沒有過多的體力掙扎,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服從了林煜。

林煜的動作也是十分輕盈,他知道這背上的姑娘實在是不太好惹,即使是其現在受了傷。

林煜同樣也是和劉臣一樣感受到了陸依白軀體之上的芳香,但自己也不敢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趕忙離去。

但那劉臣好歹也是黃階大成的實力,正當二人要離開之際,也是恰巧醒來。

「好小子,之前在門外故意說話的也是你吧?暗算我之後就想跑?」劉臣注意到了林煜及其背上的陸依白。

「大哥果然說的沒錯,你果然不是什麼好鳥。小子我勸你現在趕緊放下這姑娘,速速離去。之後我還能向大哥替你美言幾句給你留個性命,否則就不要怪我無情了!」劉臣直接是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呵……,既然這樣那看來今日我只有取你性命了!」林煜知道自己也是沒有退路了,他只有殊死一搏,即使勝算基本為零。

「你……不是……他對手,我來。」陸依白想要掙脫開林煜,斷斷續續的說道。

「放心,我來!」林煜發出一種極其低沉的聲音。

「可是……。」陸依白話還沒說完,又是乾咳了幾聲。

「好小子,想要壞我好事是吧?既然這樣大爺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劉臣聽到林煜的話語之後,十分惱怒。

「呵……,那就來吧!」林煜捏緊了手中的拳頭。凌晨五點,喬巡準時從半學習半休眠的狀態里醒來。

起床走到窗邊,看向呂仙儀的住宅。她的卧室燈也剛好亮起。

呂仙儀站在窗邊,看到對面的喬巡立馬笑着招手。

喬巡扭過頭就離開了。

呂仙儀努努嘴,啥啊,真冷淡。

迅速洗漱完畢后,喬巡和呂仙儀在外面的街道上匯合。

《從污染全世界開始進化》024藍血珍珠 領略酒吧,隨著DJ的尖叫聲響起,刺耳的音樂震動耳膜,燈紅酒綠的世界里,所有人瘋狂的扭動身軀,搖晃著腦袋,彷彿這樣能將一切煩心事甩開一般,來這裡的人,不過是生活乏味過後前來尋找一些刺激,當然,每個人尋找刺激的方式不同,比如,約個妹子開房?

打扮時尚,不羈的男人摟著或醉眼朦朧或風騷性感的女人陸陸續續離開,也有鞍前馬後哄著妹子進來,在這裡,亂,是最大的特色,當然,這種亂是基於雙方和諧的亂,如果是打架鬧事,每隔兩米一位的保安就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孤獨的絕望。

蘇羽雙手插著口袋,哼著小曲走過安檢門,可憐了身後的虞天行,因為背著長劍被拒之門外。

「老大……」虞天行委屈的看著蘇羽,一副你可不能不管我的模樣。

蘇羽無奈的搖搖頭,丟出一張金黃的卡片。

負責安檢的大堂經理瞳孔萎縮,恭敬的說道:「原來是龍老大的朋友,恕小弟眼拙,您請。玩的開心。」

緊追而上的虞天行好奇的問道:「老大,這龍老大又是誰啊?這邊的地頭蛇嗎?奶奶的,什麼時候您出門也要看別人的面子了,要不要我去把他做了,您坐上去舒服幾天?」

「……」

蘇羽自顧自的朝卡座走去,絲毫不搭理虞天行,後者繼續話癆。

「老大,你帶我來這兒幹嘛?不是說要殺人嗎?這裡這麼多人,你要我殺誰啊?」

「哎哎哎,老大你看那個,2點鐘方向,哇擦,這麼極品的妹子還來這種低端地方玩啊?老大,這女的是我的,你別跟我搶啊。」

虞天行絮絮叨叨說了半天,蘇羽一句也沒搭理,自顧自的走到大堂經理安排的最好的卡座,四下打量了起來。

沒多久,他的眼睛看向10點鐘方向,嘴角微微掀起一抹笑意。

突然,他腦海中一驚,迅速看向11點鐘方向,一名身穿血紅色皮衣皮褲的女子,慵懶的躺在沙發上,端著高腳杯,輕抿了一口,如同鮮血般的紅酒,順著女子的嘴角滲出,卻沒有絲毫駭人之意,反而讓人熱血升騰,慾望不由自主的升起。

在蘇羽看向女子的同時,女子也同樣回應著蘇羽,她媚眼如絲,將杯中紅酒盡數倒在自己的胸脯,紅酒順勢留下,經過肚皮,劃過腹部,流入皮褲,她身邊幾名打扮時尚的男子頓時臉紅氣粗,口乾舌燥,恨不得一下子撲倒女人身上,可惜,他們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搭訕,只能遠遠的YY。

女子紅唇微起,對著蘇羽說了一句話,音樂聲尖叫聲噪雜,聲音根本沒有傳到蘇羽這邊,但蘇羽還是讀懂了女人的話:

「歡迎光臨。」

蘇羽輕聲一笑,勾著虞天行的脖子大喊道:「我去勾搭妹子了,你先一個人玩一會。想幹嘛幹嘛,十分鐘后回來。」

「放心吧老大,十分鐘夠了。」虞天行美滋滋的跑向之前看中的女人。

蘇羽被這貨搞得一愣,十分鐘?夠了???

搖頭一笑,不去管這奇葩仔,蘇羽拿起一提啤酒,走向皮衣女子。

看到又一個前來找死的男人,周圍的「紳士」們不由得戲謔的笑了起來,眼前這個女子,雖然看上去風騷琅盪,但實際上,他們可從沒見過有哪個男人能坐到她身邊。

蘇羽走到女子面前,將啤酒隨手丟在桌子上,也不顧女人詫異的眼神,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順勢躺在女子的大腿上,指著啤酒說道:「拆。」

女子愕然一愣,旋即性感的笑了起來,她微微彎腰,白皙的肚皮幾乎要蹭到蘇羽的鼻頭,艱難的將啤酒拿過來,全部打開。

這一幕,看呆了周圍那些自詡不凡的「紳士」,一個個彷彿見了鬼似的獃滯在原地。

這朵帶刺的玫瑰……就這麼被人采了???

關鍵是這個男人,真的好low啊,過來搭訕拿了一提啤酒,哥們你就差搬一箱紅星二鍋頭了吧?

「我的腿躺著舒服,還是溫婉柔的腿躺著舒服?」女子輕輕撫摸著蘇羽的臉頰,聲音妖嬈。

「你哪有資格跟她比啊?」蘇羽咧著嘴,那雙不安分的手輕輕在女子的後背上摩擦,說出來的話卻萬分刺耳:「一身的腥臭味,你自己都聞不到么?」

女子也不生氣,繼續撫摸著蘇羽的胸膛,笑道:「你還不知道我叫什麼吧?」

「我對死人的名字沒什麼興趣。」蘇羽的手伸進女子的皮衣里,感受著女子划嫩的肌膚,滿臉舒適。

「我叫紅莽。」女子對蘇羽的作為似乎毫不介意,她自顧自的說道:「是一個……特別會伺候男人的女人。」

「我感受到了。」蘇羽深情的看著紅莽,聲音低沉。

紅莽輕聲一笑,接著道:「你是我見過最獨特的男人,也是第一個躺在我懷裡,卻沒有任何反應的男人。」

紅莽聲音帶著一絲委屈:「難道……人家就這麼不堪么?」

蘇羽的手微微往前移動,越來越觸及高峰:「我是個能屈能伸的男人,現在這個地方,不合時宜。要不,咱們換個地方?」

「咯咯咯。」紅莽嬌笑連連:「如果你的手再往前挪一下,我不介意把它放進絞肉機里粉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