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連續三拳轟出,勢大力沉,威力狂猛。

很快,金色的雕像,就徹底爆碎了。

一道道金色的光團,噴射而出。

葉青算是明白了,金色光團,就是藏在金色雕像裏面的。

不過,打爛了雕像之後,葉青猜測之中的情況,並沒有發生。

壓根就沒有大佬跳出來懲罰他!

「我對雕像如此不敬,這位雕像的主人,竟然還能忍?」

「邪火麒麟不是說後果自負嗎?人呢?怎麼還不來殺我?」

葉青無語了。

古殿之中,那一個巨大金色光團的爭奪,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

葉青現在有點生氣。

打爛了金色雕像,硬是任何好處都沒有。

「嗖!」

下一刻,葉青腳踏虛空,沖向了那一個最大的金色光團。

此刻,馬伍德經過了連番的激戰之後,已經把金色的光團,握在手裏。

好像握住了希望。

突然之間,葉青如人形凶獸一般,撞了過來。

馬伍德當場就被轟飛出去。

巨大的金色光團,落到了葉青的手裏。

然後爆炸開來。

裏面赫然是一把金色的大劍。

劍身散發出了一股龍族的威壓,劍氣驚天。

與此同時,一道信息,進入到了葉青的識海之中。

天階下品靈器,龍炎聖劍!

天階靈器,世所罕有。

別說天階了,就是地階極品靈器,出現在南荒域之中,都會引起瘋狂的搶奪。

葉青得到了龍炎聖劍,古殿之中,頓時有一道道貪婪的目光望了過來。

諸多天驕,都紅眼了。

不過,還沒等他們出手。

古殿之外,便是響起了一道威嚴的聲音。

「一刻鐘已經到了,所有人,必須出來!」

「違令者,嚴懲不貸!」

邪火麒麟傳下了命令,並且,有一股驚人的威壓,席捲而來。

古殿之中的天驕,不敢怠慢。

一開始的時候,邪火麒麟就說明了規矩。

在古殿之中,人們只有一刻鐘的時間。

時間到了,不管有沒有得到傳承寶物,都必須出來的。

古殿之中,還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擠壓之力,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推着他們出去。

很快,古殿之中的天驕們,都是飛了出去。

強大的壓迫感,他們不得不走。

如果走晚一點的話,很有可能,在那可怕的擠壓之下,肉身爆碎,成為一灘爛泥。

「葉師兄,你怎麼還不走?」

周瑤光站在葉青的身邊,震驚了一下。

「你們先離開。」

葉青咧嘴一笑。

根本就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古殿之中的那點擠壓之力,還無法摧毀葉青的肉身。

真要能把葉青擠爆了,葉青還開心呢!

葉青留在古殿裏面,主要就是為了激怒邪火麒麟。

葉青可以斷定,邪火麒麟完全有擊殺他的實力。

只是沒有全力出手而已。

果然,葉青沒有出來,成功激怒了外面的邪火麒麟。

邪火麒麟釋放出了一股極為危險的氣息。

「裏面的傢伙,最後警告你一次,立刻給我出來,否則,本座必殺你!」

邪火麒麟憤怒的聲音響起,充斥着殺意。

他是真的動了殺心。

葉青不僅一次,挑戰邪火麒麟的權威了。

在外面的時候,要不是乾坤武聖的神魂傳令阻攔,邪火麒麟早就動手弄死葉青了。

「我就不出來,你能把我怎麼樣?」

葉青一臉傲然。

在古殿裏面,快速拾取光團,得到了一堆寶物。

反正來都來了,不拿白不拿。

不過,古殿裏面剩下的寶物,還是無法跟葉青之前得到的龍炎聖劍相比。

天階靈器,僅此一件!

隨着時間的推移,古殿之中的擠壓之力,更加強橫了。

但,以葉青的肉身之強橫,完全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外面,邪火麒麟沉不住氣了。

很快,邪火麒麟就沖了進來。

釋放出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威壓。

「人類小子,我看你就是找死!」

邪火麒麟震怒。

釋放出了一片熾熱的麒麟之火,恐怖的火焰,纏繞上了葉青的身軀。

葉青心中大喜。

邪火麒麟,可算是出手了。

以葉青的實力,在麒麟之火的焚燒之下,估計會死得很慘吧。

葉青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邪火麒麟兄弟,你放心,我死以後,會好好感謝你的!」

「以後,本天帝親自下廚,把你做成紅燒麒麟!」

葉青心說你能成為本天帝的食物,是你的造化了。

接下來,葉青打算葬身火海。

雖然,被火燒死,聽起來有點慘。

但,只要能成天帝,死得慘一點也無妨。

。【邊緣諸雄】

長久以來,江淮、黃河流域、川陝等都是熱點地區,各色人物相繼出雙入對、粉墨登場,如黃河流域的朱溫VS李克用、江淮地區楊行密VS錢鏐、川陝地區李茂貞VS王建……等等皆是流量擔當。而作為這些勢力之間的填充物般存在的兩湖、兩廣等地卻被人為邊緣化,似乎只有在中央高官遭貶謫的時候

《五代十國往事》第191章邊緣諸雄 服務員送來了醒酒湯。

她本想試試溫度,燙不燙的。

結果嘗了一口,眼睛亮了一下。

「這個煮醒酒湯的人是個內行人,竟然還放了陳皮回甘,好喝!」

她忍不住多喝了一口。

然後,又是一口。

旁邊醉醺醺的男人無奈扶額,那是他的醒酒湯啊。

他喝多了酒,現在嗓子眼正灼燒着彷彿要冒火,就等著喝一口水救救急,可沒想到小傢伙竟然悶頭自己喝了起來。

「好喝,痛快!」

她喝出了白酒的架勢。

喝完后後知後覺,猛然想到了什麼,愧疚的看着反路遙。

「我……我好像把你的醒酒湯喝完了。」

「沒事,酸奶也解酒,給我喝兩口。」

「啊?酸奶啊……那,那好吧,你別把我喝完了。」

路遙滿頭黑線:「如果有壞人拿吃的,要你跟他走怎麼辦?」

「這……我能把吃的搶下來就跑,不跟他走嗎?」

「你倒是機靈。」

「我雖然貪吃,但我也不傻啊,壞人好人我還是分得清的。當初你和你同事走在一起,我就看你像是好人,肯給我買吃的,我才找你的。不然以我的美色,我要混口飯吃,還不容易嗎?」

路遙聽言竟然無言反對。

她長得好看,年紀又小,要真的為了一口飯,怎麼吃不到?估計不少男人上杆子請她吃飯!

路遙看着她,真不知道兩人遇見,到底是她的幸運,還是自己的幸運。

他喝了兩口酸奶,覺得胃部不那麼難受了。

現在酒勁上來了,他還是有些暈頭轉向。

他見封晏他們還沒回來,有些擔心,堅持起身去樓下看看。

可剛站起來就重重摔倒在沙發上。

「你幹嘛起來啊,你正迷糊著呢。」

「我擔心先生……」

「柒柒姐姐不是去了嗎?」

「他們到現在都沒回來,我有些擔心,我要去看看。」

「我去看看吧,你就乖乖在這兒吧。」

陶桃自告奮勇的要出去幫忙,路遙沒辦法只好點頭。

陶桃出了門正準備下去,卻聽到隔壁房間傳來壓抑的抽泣聲,似乎是唐柒柒的聲音。

她有些緊張,立刻敲門。

「柒柒姐姐,是你嗎?」

唐柒柒回過神來,擦了擦眼淚,趕緊開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