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少年是張暮?他竟然達到元武境中期了?!」

聽見那些王家護衛的稱呼,白堂略作回憶,終於是將張暮認了出來,在近三個月以前的鎮比之時,正是這個少年,接連擊敗其子白宇和劉文龍,奪得鎮比冠軍。

不過那個時候的張暮,實力僅僅鍛體第七重,雖說天賦不錯,但卻並不知道白堂重視。

可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這個少年的實力,竟是已經達到這般地步,這種成長速度,就算是他,都是有些暗暗震驚。

「此子潛力巨大,且與王家交好,而如今我已是跟王盛撕破臉皮,說不得會讓此子記恨……」白堂目光閃爍,心頭盤算之間,眼中竟是有著殺意涌動,「此子,不能留!」

想到此處,白堂目光緊盯著張暮,冷笑道:「不愧是明月鎮最出色的天才,不過,你的潛力,似乎暴露得太早了!」

「砰!」

話音剛落,白堂腳掌一踏,身形便是在同一時間暴射而出,在其手掌之上,有著雄渾的元氣在掌心迅速匯聚。

「排雲掌!」

隨著一聲厲喝,白堂泛著濃郁元氣波動的手掌,帶著陣陣破風聲,狠狠地轟向張暮的腦袋。

面對白堂的凌厲攻勢,張暮也是絲毫不敢怠慢,他目光一凝,丹田之中,幽黑元氣急速匯聚,最後竟是集中在手指之上。

「碎靈指!」

雙指並曲,張暮指尖之上,一道金光筆直地散發而出,宛如一道金色長槍,有著極端剛猛的波動泛出。


面對白堂,張暮也是不敢有著絲毫的留手,一個照面,便是將他所掌握的最強武學,施展而出。

金色的雙指筆直地點上白堂掌心之中,一股強橫的暗勁,自指掌相觸之間爆發而出,兩人的身形也是一觸即退。

「蹬蹬!」

在暗勁反震之下,張暮的腳步,足足後退了數步,方才停下,而反觀白堂,卻是僅僅後退了一步,元武境後期的優勢,一覽無餘。

「不愧是元武境後期,元氣雄渾程度,的確非我可比。」後退數步方才穩住身子,張暮也是不由得暗嘆一聲。

不過,那白堂雖說只是後退了一步,但眼神之中卻是露出一些驚愕,感受著有些刺痛的掌心,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這一擊攻勢,有著多麼剛猛的力量。

不僅如此,白堂感覺,對方的元氣,似乎也是附帶著一種特殊的粘附性,對著他體內的元氣侵蝕而去,若不是勝在實力強於對方一籌,恐怕他還要吃不小的虧。


「這小子有古怪,得快點解決他。」

眼中寒芒一閃,白堂的手掌之上,一道異常濃郁的白色光芒覆蓋其上,雄渾的元氣急速涌動,而後,他的腳掌在地面猛踏而下,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腳掌處誕生,而他的身形,也是藉助這股力量,沖著張暮暴沖而去。

「碎玉掌!」

璀璨的白芒,覆蓋著白堂的整個手掌,一股令人心悸的凌厲掌風,帶著陣陣急促的破風聲,朝著張暮狠狠地怒拍而去。

這般雷霆般施展而出的凌厲攻勢,竟是令空氣都被轟碎而開一般,周圍不少的圍觀之人見到此幕,也是暗暗心驚。

「這白堂,居然連人階上品的碎玉掌都施展出來了啊,看來,那個張暮要遭殃了!」

「那可不一定,先前這小子以一敵二都能取勝,沒準還藏著什麼底牌。」

「白堂可不是先前那種貨色可比的啊……」

望著場上愈演愈烈的緊張局面,場中不少人的目光也是投向張暮跟白堂這邊的戰圈,在瞧見白堂忽然發出的凌厲攻勢時,也是不由得議論紛紛起來。

不少人都是想知道,這最近聲名鵲起的少年,對上這明月鎮的老牌強者,到底誰能更勝一籌!

……


尖銳的破風聲,在張暮耳膜之中不斷回蕩,從白堂的攻勢之中,他也是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危機,對方使出這般全力攻勢,明顯沒有絲毫的留手!

不過,想要將他張暮打敗,這還不夠!

手掌緩緩探出,丹田之中的元氣,在張暮的調動之下,瘋狂的涌動而出,對著他的掌心匯聚起來。

自從上次藉助赤玉果之力,將軒轅決的元氣增幅提升至十六層以來,他還沒有真正動用過這種力量,而這次,他則是不得不將這股力量,徹底的爆發出來。

幽黑元氣不斷匯聚在手掌之上,轉眼時間,便是達到一種極限,而此時,張暮的掌心之中,一股極端凌厲的波動,正在不斷跳動著。

十六層元氣增幅!

「小子,給我死來!」

瞧見張暮忽如其來爆發而出的凌厲波動,白堂的眼皮也是不由得一跳,不過下一刻,一抹陰森也是自其臉龐上湧出,兇悍的掌風猛然而至,狠狠地轟向張暮。

感受著即將而至的兇悍掌風,張暮也是在此刻陡然抬頭,口中響起一聲低喝:「野蠻之力,啟!」

隨著低喝聲,張暮的一雙手臂,也是在此時,悄然變成烈火般的通紅色!

感受著手臂之上充沛的力量,張暮五指成拳,毫無花哨的一拳,帶著異常凌厲的幽黑光澤,直直地轟出。

這一拳,將是張暮所能爆發出的最強一擊!

(未完待續,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嘭!」

一面是璀璨如玉的凌厲掌風,一面是幽黑似漆的雄渾拳勁,兩者相觸的瞬間,兩人腳下的大理石板竟是被生生震碎,於此同時,一股異常強橫的勁風,隨著一聲宛如悶雷般的低沉悶響,瞬間自碰撞處席捲開來,地面上的碎石也是被盡數地掀飛而去。


如此猛烈的碰撞,使得整個廣場都是為之一靜,場內外無數的目光,朝著這片戰圈投射而來,甚至連那在屋頂上激烈交手的劉海濤跟王盛兩人,都是默契地退開幾步,緊張地望著這邊的戰況。

「咚!」

就在眾人的目光投射而來之時,這片灰塵瀰漫的場地中,一道白衣身影突然倒飛而出,宛如斷翅的風箏一般,狼狽地摔落在地面之上,倒落之時,身形足足在地面上劃出一道數米長的血痕,方才緩緩停下。

「噗!」

人影好不容易穩住身子,一口鮮血卻是瞬間狂噴而出,氣息而是在轉瞬之後,變得萎靡無比。

「白堂……敗了!」

場上如同死一般的寂靜。

當眾人瞧見那落敗的狼狽身影是白堂之後,目光之中,也是露出一抹難以置信。

人們怎麼都想不到,這位在明月鎮赫赫有名的元武境後期高手,在施展出強橫武學之後,竟仍然是敗在張暮的手中。

不得不說,這般結果,太過的不可思議!

「嘶……」

「這張暮,莫不是王家從落陽城裡請來的援兵?」

「如此年紀,便有這般實力,落陽城的那些天才也不過如此吧!」

「劉家要倒霉了……」

寂靜過後,層出不窮的吸氣聲和議論聲自周圍傳出,眼前這個少年,在他們眼中,已經被抹上一層神秘的色彩。

「張暮小哥……可真他娘的猛!」

先前被白堂打傷的王剛以及其他王家護衛,在瞧見這令人震撼的一幕,也是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白堂的實力,王剛可是真正見識過的,雖然先前是敗在猝不及防,但對方的元氣雄渾程度,確實遠非他可比,可饒是如此,如今這實力強橫的人物,卻是敗在這個少年的手中!

「哈哈,好小子!劉海濤,看你這回還有何仰仗!」

遠處屋頂之上,王盛在愣了片刻之後,旋即卻是不由得仰天大笑起來,雖然他心中有些難以置信,但臉龐上的欣喜卻是不加掩飾。

與王盛的狂喜相比,劉海濤的臉龐也是瞬間陰寒了下來,他怎麼都想不到,那個少年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成長到這種地步,竟是到了連元武境後期的白堂都奈何不了他的地步。

此時的他,心中甚至是湧出一抹悔意,早知道如此,他是不會去招惹有著如此恐怖潛力的傢伙,不過如今再想這些,卻是為時已晚,雙方的矛盾,明顯已經幾乎不可調節。

在全場矚目之時,張暮保持著一拳擊出的姿勢許久之後,方才收回手臂,片刻之後,一股潮紅湧上張暮臉龐,一口鮮血也是隨之「噗嗤」一下,狂噴而出。

一口鮮血噴出,張暮的氣息也是瞬間萎靡下來,先前硬憾白堂一擊全力攻勢,對他本身的負荷自然是不小,雖說藉助元氣增幅以及野蠻打擊之力強勢擊敗白堂,但此時,他的狀態,也算不得很好。

「殺了那個小子!那個小子已經是強弩之末,誰殺了他,我提他作大總管,另獎勵一部人階上品武學!」

張暮這般狀況,自然是被劉海濤看在眼裡,一縷寒芒湧上臉龐,劉海濤也是朝著手下護衛暴喝出聲,張暮所展現出的天賦,已經讓他感到有些恐懼,這樣的對手,若是不能交好,就必須除掉!若是放任其繼續成長下去,今後他絕對會寢食難安!

聽到劉海濤的喝聲,劉家護衛微微一愣,旋即也是眼睛一紅,緩緩朝著張暮所在的地方涌去。

「王家全體護衛,保護張暮!」

此時的王盛,也是面色漲紅,沖著手下護衛厲喝道,今日張暮是為了相助王家,方才拼得如此重傷,若是張暮因此有個三長兩短,王盛心中將終生難安!

聞言,眾多王家護衛也是迅速縮到張暮所在之處,將重傷的張暮團團圍住。

「殺了那個小子!」

重賞之下,必有匹夫,劉家護衛中不知誰起了個頭,頓時,所有的護衛皆是朝著那被王家護衛保護著的張暮衝去。

「拼了,一定要護住張暮少爺!」

那先前被張暮護住的王家護衛,滿臉兇狠地喝了聲,帶著人馬,拚命地阻攔著劉家的護衛。

「劉海濤,張暮小哥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王家必與你劉家不死不休!」

王盛身形一動,將那試圖親自動手擊殺張暮的劉海濤攔下,滿臉暴怒地道。

聞言,劉海濤臉龐也是微微抽搐,早知道會出現張暮這般變故,他也不願這般跟王家這樣撕破臉皮。

不過,此時的局勢已經是騎虎難下,劉海濤也是顧不得心中的後悔,冷喝道:「哼,那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話音剛落,劉海濤便是再度出手,出手之間,招招狠辣,竟是直取王盛要害之處。

不過王盛也並非等閑之輩,陣陣凌厲掌風拍出,將劉海濤的狠辣攻勢一一擋下。

「嗤!」

一番混戰展開,雙方人馬都是殺紅了眼,刀劍碰撞的聲音不斷傳出,雙方也是不斷有人受傷倒地,一股血腥的味道,迅速的瀰漫開來。

……

「砰!」

一輪招式對拼,王家一名元武境初期的護衛首領,被劉家兩名同等級的護衛聯手震飛而去,一口鮮血,也是狂噴而出。

將那王家護衛擊潰,兩人一臉猙獰地走向張暮,此時的張暮單膝在地,體內氣息萎靡無比,甚至一名鍛體級別之人,也是能夠輕鬆地將他解決。

「哈哈,看來劉家的大總管輪到我來坐了!」

「還有一部人階上品武學!」

兩名元武境初期的護衛首領,一個箭步便是衝到張暮面前,手中長劍抬起,如同毒蛇出洞般的攻擊一齊發出,分別狠狠地刺向張暮的心臟和咽喉兩處要害之地!

然而,在那兩人的攻擊,離張暮僅僅不到幾尺距離之時,他們卻是驚愕地發現,自己的攻擊似乎被一種無形的壁障擋住一般,再也無法突進半分!

「你們,是想殺我么?」

冰冷徹骨的聲音緩緩傳出,那兩人微微一怔,抬頭一望,卻是看見一雙泛著奇異琥珀色的眼眸。

眼眸之中,一種暴戾和嗜血的氣息奔涌而出,狀若羅剎,勢如修羅!

兩人對視一眼,不禁打了一個寒顫,臉上的表情,也是在一瞬之間變成驚駭……

(未完待續,本書原創於,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來收藏本書,並為作者投上一朵鮮花,或者贈送貴賓等打賞,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緩緩將頭抬起,張暮目光冰寒地望著眼前的兩人,一種無形的力量在其周身席捲而開,宛如風暴一般,生生地將那兩名元武境初期的護衛震退而去。

「這股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