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實力突然變得很強,力量也很大,但卻少了深沉,多了幾分衝動,尤其他看到我,就好像無法控制自己情緒。」

這趟酒吧之行,讓雷凌有了意外的收穫,以他與雷騰交手經驗判斷,現在的雷騰遠比刑天還要可怕。

雷騰有作案動機,只是雷凌不解,雷騰為什麼要殺人?

還是兇手另有其人?

呼呼……!

在雷凌與李珊珊交談時,不知不覺以來到了停車場,由於這裡比較偏僻,四周燈光昏暗,有些陰風陣陣。

可雷凌卻覺得不對勁。

直到他打開車門,讓李珊珊率先上車時,雷凌突然察覺背後有個人影,他迅速關上車門轉身時。

噗!

未等雷凌看清對方,一把白色刀光閃過,直接刺入了雷凌的左臂。

好在這一刀刺偏了,不然雷凌吃定會命喪當場。

「雷凌!」

上了車的李珊珊,看到雷凌被人刺傷,她拚命手敲打車窗,由於車門被雷凌倚住,她一時慌亂無法推開。

嗖!

可就在此時,雷凌黑影人再次揮刀而來,直奔雷凌的心臟部位而下。

雷凌忍著劇痛,突然抬腿一腳,踹向對面黑影人。

嘭……!

黑影人遭受雷凌一腳,被踹的倒退,一刀也隨之落空。

雷凌一咬牙,踱步上前想要看清偷襲自己的人真面目,誰知一個蛇影飛來,嚇的雷凌快速倒退。

嗤!

雷凌躲閃不及時,被蛇影咬了他的右胳膊上一口。

「啊……!」雷凌大叫,鑽心刺骨的疼痛,讓他感覺兩腿發軟,忍不住倒退癱坐在車門近前。

「喋喋……!」

雷凌中毒,右胳膊發黑,被咬的傷口冒出黑漆漆血液,此刻雷凌全身僵硬,根本動彈不了。

然,他聽到非人的怪笑聲,從他的對面傳來,他隱隱約約看到一條巨大的黑色蛇影穿梭在車輛之間,根本就讓他看不清對方是人是蛇。

「雷凌!」

此時,車上的李珊珊,及時推開車門,看到雷凌癱坐在地,她伸出雙手拚命將雷凌拉上車上,隨後在對面黑色蛇影靠近時,李珊珊跑到駕駛位掛上檔,一腳油門飛馳而去!

就這樣,生死時速之時,李珊珊救走了雷凌。

在李珊珊開車離去后,黑色蛇影佇立而起,漸漸化為人影。

「中了我的蛇毒,就算華佗再世,也休想活命!」

「哈哈……!」

黑影人不是別人,他正是離開酒吧的雷騰。

由於他現在是異人,掌控的力量超出了正常人理解的範圍。

……

急救中心樓下。

李珊珊的車飛馳而來,她面色蒼白,神色慌張急忙下了車,當她將雷凌攙扶下車時,雷凌已經是面色發紫,手腳僵硬,昏昏沉沉。

「雷凌,你一定要挺住!」

「我們到醫院了!你千萬不能有事!」

李珊珊緊緊抱著雷凌,哭訴呼喚著雷凌,隨後沖著急救中心呼喊道:「快救人!快救人!」

聽到門外有人呼救,巡邏的保安及時發現,便迅速幫忙將雷凌抬入醫院急救室。

看著雷凌急救室,李珊珊面色蒼白,心裡慌亂的很,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次酒吧調查,會讓雷凌送命。

「雷凌,你一定要活著。」

「只要你平安,我什麼都答應,哪怕無名無份,我也願意!」

急救室門外,李珊珊以淚洗面,她喜歡雷凌,她離不開雷凌,肚子里的孩子更不能沒有雷凌。

想到這裡,李珊珊拿出手機,毫不猶豫撥通了花小蕊電話。

李珊珊知道,雷凌一直放不下花小蕊,她怕……她怕雷凌真的出現什麼意外,所以就想把花小蕊叫過來。

在這時候,她的自私已經不重要,她要的是雷凌能夠好好活著。

「喂?是花小蕊嗎?」

「我是李珊珊,雷凌他……他在醫院,你趕快過來一下!」

電話通了,李珊珊哭訴的向花小蕊告知雷凌情況。

「什麼?好,我馬上過去!」

本是在公司加班的花小蕊,突然聽到雷凌住院,她急忙放下電話風馳電掣的直奔醫院而來。

此刻,急救室門內,傳來嘀嗒嘀嗒的聲音,門外的李珊珊情緒低落,一個人蹲在角落,雙手抱著頭,哭泣的已經不成樣子。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搶救還在繼續,而此時已經是接近凌晨十二點鐘。

「李珊珊?雷凌呢?他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在李珊珊極度自責愧疚時,花小蕊急忙跑了過來,她看到李珊珊蹲在角落裡,哭的很是傷心,讓花小蕊內心很沒底,急忙向李珊珊追問雷凌的情況。

「他……他還在裡面。」李珊珊抬頭,此刻已經哭花了臉,看著花小蕊抬手指著急救室的門。

「為什麼?你們不是去酒吧調查案子嗎?雷凌怎麼會被蛇咬了?」

花小蕊淚眼朦朧,她不理解為什麼會弄成這個樣子?

甚至,她覺得受傷的那個人不應該是雷凌才對!

「這件事……我也解釋不清楚。」

「我現在只想看著雷凌平平安安的出來,求你別再問了好嗎?」

李珊珊心態以靠近崩潰邊緣,這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為了別人傷心欲絕。

花小蕊直勾勾看著李珊珊,她狠狠咬著嘴唇,心裡一肚子的悲傷,卻不知道像誰發泄。

叮鈴!

就在此時,急救室的燈突然滅了,花小蕊與李珊珊神色蒼白,瞪大雙眼快速來到門前,兩人不約而同抱在一起,看著緩緩推開的急救室大門。

。 那個「死」字薄慕青突然說不出口,她以前十分討厭沈初,後來甚至有些恨沈初。

可是經此一遭,她劫難逢生,對沈初的偏見和厭惡早就已經沒有了。

想到沈初昨天晚上臨走前還在暗示她找機會跑,薄慕青竟也覺得難過。

薄暮年更是聽不得她說那個字,聽到她最後那句話,他臉色僵了一下:「傅言去救她了。」

薄慕青從未見過這樣的薄暮年,她有些害怕,可又覺得難受:「傅,傅言那麼愛沈初,他,他一定會把沈初救回來的。」

薄暮年低頭看了她一眼,沒接她這話,「好好休息。」

說完,他轉身出了病房。

薄慕青看著薄暮年的背影,想起過往的種種,難受又愧疚地哭了起來。

如果當初不是她任性那樣對待沈初,還被林湘雅和林湘悅兩姐妹欺騙,也不至於讓沈初和薄暮年鬧得離婚下場。

她哥如果沒和沈初離婚,那林湘悅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機會,之後薄家那些事情就更加不會發聲。

薄慕青被扔在國外半年多,回來變乖,更多的是覺得親哥對她的狠心讓她敬畏,可這次的事情,卻是真真正正地讓她知道從前的自己錯得多麼離譜。

不管怎麼樣,在沈初和她之間,薄暮年還是選擇了她。

薄慕青想起之前自己在國外竟然還對薄暮年有幾分怨恨,忍不住打了自己一巴掌。

林朝陽見狀,連忙進來安撫薄慕青:「薄小姐,您還在發燒,還是多休息吧。」

薄慕青抬手抹了一下眼淚,她不是真的傻的,薄暮年剛才只問了她一句沈初在哪裡,她說了不知道之後,他就閉口不談了。

而她說到沈初可能出事的時候,薄暮年的臉色明顯就變了。

這種種跡象都在說明,沈初凶多吉少。

薄慕青看著林朝陽:「林秘書,你實話告訴我,沈初是不是出事了?」

林朝陽沒想到薄慕青會問這個問題,而且看她神態,也不像是幸災樂禍。

薄慕青從前多麼討厭沈初,他自然是知道的,以前沈初在薄家的時候,他身為薄暮年的秘書,就處理過好幾次沈初和薄慕青的糾紛。

見薄慕青這次是真心關心沈初的,林朝陽也沒有瞞著:「自從接到林湘悅的簡訊之後,薄總就從臨城趕來救您,而傅總趕去青城救沈小姐了。」

聽到這裡,薄慕青鬆了口氣。

只是她這口氣還沒松完,就聽到林朝陽又說道:「我和薄總趕到斷風崖的時候,發現您被一顆大石頭壓著的繩子掉在懸崖下。但是傅總去了青城那邊,一直到現在,我們都還沒有沈小姐的消息。」

薄慕青臉色一變:「沈初她,她那麼聰明,她不會出事的。」

薄慕青長這麼大,第一次生出愧疚感。

如果她哥選擇的是沈初,那沈初是不是不用死了?

可是她也想活著,她想活著,也不想沈初死。

薄慕青發現,林湘悅真的好狠,將一個永遠都沒有正確答案的題目放在了薄暮年的跟前。

。 第325章阮湘雨挑撥離間

不過隨著夜晚到來,街市上的燈都亮了起來,這大家閨秀便也多了起來,不過大多都戴著面紗,只有蘇招娣跟阮清霜,如今知道那件事的下人們都被清理掉了,故而沒人告訴過她們阮清霜其實早就被換過一次了。

蘇招娣的餘光下意識的朝屏風看了一眼,隨後輕笑。

「三妹妹這是聽誰說的,大姐姐一直都很端莊知禮的。」

阮清霜坐在屏風後面,跟阿若交換了一下眼神,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看來這個老三是來挑撥離間的。

阮清霜看得出來,蘇招娣又如何看不出來,只不過她沒有拆穿她而已。

阮湘雨仔細打量蘇招娣的神色,想要確定她這些話到底是真心,還是故意說給她聽的。

可是觀察了蘇招娣一番,她卻還是根本看不出來蘇招娣的真實想法,但她想當然的認為,蘇招娣跟阮清霜不過是表面看起來和睦的姐妹罷了,面對進入星月書院的機會,她就不相信她的這位二姐姐會不動心。

「二姐姐說的有理,我不過也是聽下人說的,但有一點她們卻是沒說錯的,那就是二姐姐不管是樣貌,還是才能,可都比大姐姐強多了,而且我還聽說二姐姐還會醫術,如此本事,進星月書院才是應該。」

蘇招娣抬抬手。

「三妹妹喝茶,喝茶。」

阮湘雨又道,「二姐姐,你可要早做打算,可別到時候名額下來,那母親肯定是給嫡女的,但父親疼你,你還是能爭取一下的。」

蘇招娣若有所思的點頭,眼神也終於流露出一絲情緒,阮湘雨覺得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便起身告辭。

蘇招娣趕緊站起來相送。

「三妹妹慢走,還是要多謝三妹妹來告知,二姐我很感激。」

阮湘雨上前握住蘇招娣的手,用一種很是真誠的語氣說道。

「二姐姐,你可要多長個心眼,我們是庶出,在府中終究是沒法跟嫡出的小姐比,別看大姐姐如今跟你關係不錯,你可得多留心著點兒。」

蘇招娣挑眉,「哦?三妹妹認為大姐姐對我不是真心嗎?」

阮湘雨立刻道,「我可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心疼二姐姐而已,你可是我們阮府這些姐妹中最出色的,不希望你被埋沒了。」

蘇招娣乾淨點頭道謝,「實在多謝三妹妹了,你的話我記下了,這外面天兒冷,三妹妹回去小心著些。」

阮湘雨見蘇招娣如此信任她,心中很是得意,帶著丫鬟鳶露便離開了梅園。

直到看著她們走出大門,蘇招娣臉上的笑意便收斂了,她轉身快步走到屏風處,把阮清霜叫了出來。

阮清霜握著她的手急切說道。

「二妹,阮湘雨的話我知道你定然是不信的,可是我還是要給你表明一下我的態度,若是我們府中女子真的只能有一個名額的話,那我不去,我肯定讓給你。」

蘇招娣驚訝,趕緊道,「你可別這麼說,我不用的,我再想辦法吧。」

阮清霜卻堅持,「二妹你相信我,我肯定不會跟你爭,我的命都是你們救回來的,沐然書院再好,也不如我的命重要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