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是不是真的,風聖人都被李雲奇擊敗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修鍊魔族身外化身大法的人也不是沒有,一般化身的實力比本尊要低上許多,哪有這樣強悍的,我不相信!」

「這李雲奇肯定是有很深的背景,不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魔教姦細那麼簡單,隱藏在我們天玄宗肯定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有人一時間全都震驚了,他們甚至懷疑自已是不是身在夢中,不相信這是真實的。要說李雲奇能擊敗煉神五重真人境的強者,還可以接受。但就連威名赫赫的風聖人,天玄宗真正壓陣的人物都奈何不了李雲奇,不但如此,還被打的吐血,這簡直就讓人有些抓狂,根本就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尤其是對李雲奇的身份更加產生了懷疑。


此刻的袁劍空與袁奉仙,更是驚愕到了極點,也恨到了極點,他們以為只要風百年出手立刻就可以將李雲奇擊敗,甚至擊殺。但另人大跌眼鏡的是,風百年都被他打的吐血,看來想要殺李雲奇難比登天。

對他們來說這就是一種極大的諷刺。就好像兩個小孩與另外一個小孩打架,打不過回家叫大人,沒想到大人來了也讓那個所謂的小孩打的吐血,這簡直就是丟人丟到了姥姥家。

「天魔化身果然威力無比,憑藉它的力量我完全可以擊敗煉神七重的人物了,只不過每催動一次都要消耗我的精血,修為都要略微有些下降,不能長久運用。」

一掌擊敗風百年,李雲奇心中大喜,雖然催動天魔化身要有一定的付出,但對現在來講也算不了什麼,能過得了這一關才是最為關鍵的。

「小畜生,你到底用了什麼妖法,居然打傷了我三弟,今天看來我不使出真正的本事是不成了!」

武千回說罷,手心一翻赫然多了一條九截骨鞭,這尊骨鞭通體晶瑩似玉,長三尺九分,粗如兒臂,居然也是一件下品靈器級別的法寶!

與之前李雲奇得到的那柄龍骨鞭不一樣的是,武千回的這尊九截骨鞭更加的粗大,周身上下寶光瑩瑩,一看就威力非凡。

就見他單手持鞭向上猛的一揚,砰的一聲,重重的抽打在骨魔神宮之上,把這座魔宮轟擊的滴溜溜旋轉,斜著飛了出去。

剛才他也是心有忌諱,必竟是對付門派之中的弟子,而且還是二打一,所以並沒有使出全力。此刻見到風百年都被打傷,自然不會保留,施展出真實實力。

一鞭抽飛骨魔神宮,武千回一脫手,九截骨鞭就化為一道精光,朝李雲奇天靈蓋擊打了下來。

他算是看出來了,對面的這個所謂的真傳弟子李雲奇,不但根基雄厚,而且手段和法寶極多,如果不注意還真容易就在陰溝裡翻船,就像是風百年現在這樣,所以必須要認真應對。

九截骨鞭一擊而至,在空中爆出一片片巴掌大小的晶芒,滿室飄飛,光華刺目,隨後宛如花炮爆裂的聲音響起,密集如雨。把一切聲音都掩蓋了。

這條骨鞭也是有一定來歷的,乃是武千回採深海之中一條煉神六重,天一境的黑鱗水蟒的骨骼煉製而成的,至今為止足足煉製了有五百餘年,才成功的將其晉陞到下品靈器的級別。

煉神六重,達到天一境界的黑鱗水蟒極其的罕見,先天修鍊圓滿之後,其骨骼晶瑩如玉,堅硬無比,密度又大。比同體積的鋼鐵要重上百倍,雖然不比龍骨,但也非常的難得。

尤其是揮動起來,能發出強烈光華。能使人暫時眼盲,只要被鞭擊中,立刻被打成肉醬。

而且這鞭上光華,也能刺激元神,加上武千回這樣渡過天劫的高手催動,能使空氣劇烈震蕩,那元神火候淺薄的,比如說煉神一重的人物。只一下,就被鞭震散,元氣大傷。

這武千回的修行特點,就是講究霸道,以力取勝,九截骨鞭施展開來,猛烈無比。法力催動之下,能在三十丈之內隨意出擊。雖無飛劍百里之內取人首級的功效,但鞭鞭都有數十萬斤以上的巨力,一套鞭法施展,三十丈內沒有一樣兒完整的東西。

武千回以前倚仗這鞭闖蕩神州,別人用飛劍刺殺他,還沒等靠近,就被鞭把飛劍打碎了。

一般高手碰到武千回,都先祭出法寶護身,但一大半都抵擋不住無窮無盡的打擊,往往不出一刻,法寶還沒被震破,人就震死在寶光之中。

砰!砰!砰!武千回祭鞭而出,一擊而至,厲聲說道:「小子,只要你中我一鞭,就算你根基雄厚,魔功精妙,法身堅固,也要成為一團肉餅。」

面對著這一鞭的襲擊,李雲奇立刻覺得全身裹緊,動彈都困難,立刻精血催動他化自在天魔化身,黃雲一裹,再次把身形隱了去。

他心中暗暗驚道:「幸好自已祭煉成了這尊化身,要不然憑藉自身修為,還真躲不過去這一擊的滅殺。」

武千回一鞭打在黃雲之上,就好像是打了千層綿,自已兇猛的力道完全被化解。

「不要以為這樣你就可以逃脫了,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武千回的獨門絕技!」

「天玄歸仙,氣御萬物!」


武千回瞬間以氣御鞭,連連擊出數百下,強烈光華橫空,聲音嘈雜,長老堂大殿之中幾乎不可見物,擊打的李雲奇散發出來的黃雲都來回翻湧,爆炸不斷。

「好猛烈的攻擊,如果換是我,就算是風雨鍾護身恐怕也要落一個慘敗的下場,命能不能保下來都是個問題!」君無敵也在心中暗暗驚道。

「武千回,你以為憑藉蠻力就可以擊敗於我?你想的太簡單了,我李雲奇雖然出身低微,起步較晚,但是卻有上天眷顧,得到無窮奇遇,已經不是隨便就能被人滅殺的了,就算聖人也不行!今天看在你我之間並沒有什麼仇怨的份上,我也不給你難堪,你自已退去,如若不然,定教你與那風百年一樣吐血三升!」

黃雲之中透出李雲奇無比霸道的聲音,雖然他的話極為狂妄,但是現在誰也不這麼認為,因為他有這個實力,聖人都能打的吐血,還沒有這個資格嗎?

但是武千回是什麼人物,哪能被他這一番話就說的退卻,那樣他以後恐怕也沒法做人了,所以就算是知道不敵也能硬著頭皮往上上。


「廢話少說,我武千回何等人物,豈會怕你一個小輩,李雲奇,我知道你有諸多手段,來來來咱們大戰三百回合,看一看到底是誰更行!」

武千回以氣御鞭,發出更加猛烈的攻擊,把黃雲都要打的煙消雲散。

「三百回合?哪裡要用的那麼麻煩,恐怕一招你就要倒了!」

話音一落,突然黃雲猛然凝聚,再次化為一頭高大晶黃。宛如黃玉雕琢成,六臂雙角的魔神!這魔神發出陣陣嘶吼,六條手臂一起施為,結成各種印決,對著武千回當空壓下!

「我武千回以武入道,煉製成九截骨鞭之後,更是無堅不摧,萬法不破,豈會敗在你這等小輩的手裡!」

「破滅萬物!」

武千回手中骨鞭猛烈的迎了上去,砰!砰!砰!連番爆炸之聲響起,居然把那魔神的手臂都打爆了一條。

必竟武千回乃是真真正正渡過天劫的強者,而且有特殊的法寶在手,就算是遇到煉虛境的強者也能抵擋一招半式,不是這麼輕易就能被擊敗的。

「橫掃諸天!」

武千回再次爆發,砰!砰!又將那魔神的兩條手臂擊爆。

不過這並沒有對那魔神產生什麼影響,被擊潰的手臂再次化為元氣被那魔神吸收,餘下的三條手臂結成印決依然印下,到達了武千回的頭頂。

「給我躺下!」

轟隆一聲巨響,在無窮手印威力的壓迫之下,武千回就感覺好像有一座大山壓將下來,連忙雙手持鞭向上猛的迎架,硬生生的把天魔化身的魔印抵擋住。

他的實力比風百年要強橫許多,但是依舊與天魔化身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但也就在同時,被他一鞭抽飛的骨魔神宮飛了回來,正撞在他的右側身體之上,這一撞擊極為爆裂,把他撞的橫著飛出,轟倒在地上,手中的九截骨鞭都脫手飛了出去。

「聖人也不過如此!」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今晚00:05分準時開加精大會,老規矩,如果俺掉線或者網站延遲則順延至週一晚。另外希望大家點點推推。

—————————————————–

“冷靜!朋友,我說過了,我說的都是真的!好吧!好吧!” 武義神湖 ,退後了幾步說道:“坎帕伊魯,噢,我不知道它翻譯成中國話是什麼意思,不過對我們來說,那裏是‘天堂’!對,那裏是天堂!”

“你們知道嗎?在我們那,能擁有到坎帕伊魯去的資格,對我們來說那是無上的榮譽!每一年,我們都會爲了這個資格努力地拼搏,哈哈,今年終於我得到了!”吉爾的臉上迸射出了異樣的光彩,絲毫不像作僞。

“難道,你的意思是說,你的頭兒讓我們去坎帕伊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當然!我們羅姆人是不會撒謊的!”吉爾驕傲地喊道。

“哦?呵!吉卜賽人不會撒謊?” 超級犯賤系統

“好吧,你繼續說下去。”

“但是,到坎帕伊魯的路並不是好走,那是一個神祕的地方,只給了你們地圖你們並不見得會找到,而且即使找到了也可能半路上會被殺死!所以,只有我!才能過帶你們到達那裏!偉大的羅姆人!我!”最後幾句這個人幾乎狀若瘋癲,一股狂熱的神情將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

“會死?哼哼!”釘子的臉色陰沉下來,雖然不信這個傢伙的話,可是釘子想了想,和聶如龍咬了一下耳朵,之後大家就把這個煩人的傢伙帶在了身邊。雖然不知道他的話是真是假,但是終歸這是別人的地盤,萬一是真的也好有個人幫忙。退一步說,即使真的是假的,把他帶在身也好觀察,有了什麼異動更方便防衛。

在印度北部丘陵間一個羊腸小路上,一行六人,五男一女邊說邊吵着朝着北方那個神祕的坎帕伊魯前進着。

行了兩天,一路無事,揹包裏的食物和水已經消耗了大半。這一天下午,日漸西斜。

“吉爾!停下!”聶如龍神色不善地將吉卜賽人攔住了,看着面前一座突然出現的巨型巖山,聶如龍沉聲說道:“你確定我們要從這裏過去?”

“是的,沒有問題!” 吉卜賽人信心滿滿地說道。“相信我!”

指着面前橫在面前的巨型巖山,四眼急了。因爲這座巖山幾乎將前進的道路封死了,而這條路到了這裏已經消失了,道路兩旁也是兩座山,前無去路的情況這個吉卜賽人竟然還說是從這裏走的,怎麼能讓人相信呢?

“不信你們可以看看你們手裏的地圖,OK?”吉卜賽人喝了一口水,居然有說不出的閒適。

“不用看了,也許這裏真的能過去。”釘子在一邊說話了,將圖揣進了衣兜裏。

“嘿嘿,跟我走吧!先生們,還有……這位女士。”吉卜賽人說着,當先直直地朝着那一座巨大的巖山走去!

剩下的幾個狐疑地在後邊跟着他,眼看着這個傢伙的鼻尖已經撞上了巖山山壁,只見吉卜賽人絲毫沒有停步,只是右手似乎隱藏在胸前不知做着什麼。

“龍哥哥……”嫣嫣的紅脣忽然湊上了聶如龍的耳朵,“注意,運用你的‘靈’,仔細看他的動作。”

“哦?”聶如龍此刻依然不知道如何運用“靈”,但是想到之前的遭遇,抱着姑且一試的心思運起了引龍訣。剛剛運到一半忽然想起來,昨天最後一次運用引龍訣的時候不是遇到阻塞嗎?怎麼現在居然沒有絲毫滯塞?時間不容多想,引龍訣瞬間運轉周天,轟!一陣強大的力量忽然從胸口放出!

一旁的嫣嫣的竟然被衝擊得身體一晃!聶如龍身體周圍沒有絲毫的白芒,甚至連青芒也消失不見了。此刻他的體內連一向運用自如的引龍真氣竟然也消失殆盡!剩下的只有一層層一束束的淡金色光芒繞體旋轉,如果旁邊的釘子、四眼等人也會運用“靈”的話,他們就會看到,聶如龍身體周圍帶着強烈的氣場! 馴服我的隱形女友

金色的“靈”環繞身前,聶如龍眼中的世界忽然變得多彩多姿!眼前的山岩似乎並沒有放大,可是聶如龍竟然連山體上一絲絲的巖縫都清晰可見,稍微用力凝神的話竟然可以看到山壁內部!吉卜賽人的身體周圍和那天的金髮男子一樣,飄着淡淡的白芒,尤其是他隱藏的胸前的右手邊,凝聚着相當強大的“靈”!在他的右手剛剛接觸到山體的時候,奇蹟發生了!

嚴絲合縫的山岩在他的“靈”的碰觸下竟然緩緩朝四周裂開,吱嘎吱嘎的聲音悶悶地從地底傳了出來。不大一會兒工夫,一個兩米多高,一米多寬的拱門竟然出現在了大家面前!原來,運用“靈”的能力,竟然是開啓這個神祕通道的“鑰匙”!

“嘿嘿……”吉卜賽人帶着一絲得意的神色轉過身來,看着已經驚得目瞪口呆的中國人。“來吧,坎帕伊魯歡迎你們,中國朋友!”說着,右臂一引,做了個請的手勢。

“呼——”聶如龍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過了剛剛開始的驚訝瞬間,他對自己的“靈”的體會已經沒有那種陌生的感覺,那就像是原來的真氣,運用起來能感覺得到它的溫潤和清涼,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竟然能同時出現在身上,不能不說是個奇蹟。但是同時又和真氣略有不同,具體是什麼聶如龍還說不出來。

通過“靈”的敏銳感覺,聶如龍發現洞裏傳來一種異常強大的力量,不知道代表着什麼樣的未知。看看其他人,聶如龍一馬當先走進了洞裏,四眼和包子一左一右,保持着一個三角形的小組合,嫣嫣跟在後面,最後是吉卜賽人和釘子,每個人的距離都保持得恰倒好處,既不會拉得很遠以致失去聯繫,又保持着一定距離以便遇到事情能有緩衝的餘地。

蓬!在最後的釘子剛剛進入山體內部的時候,後面的拱門如同開始張開一樣突然,發出一聲巨響之後,再一次合得異常嚴密,如果不是親眼見到這一幕,想破腦袋也想不透這裏還會有如此奇蹟。

“嗨!中國朋友,喂!聶!”吉爾忽然叫起排行第一位的聶如龍來。

“什麼事?”聶如龍冷靜地問道。

“看看這個!”吉爾帶着炫耀的神色把左手攤開,這時候四眼幾個人也循着聲音走了過來,目光灼灼地盯着這個傢伙,現在身處黑暗之中,鬼知道這個傢伙安着什麼心思。“我說,中國人都是這麼不相信朋友的嗎?不要用那種眼神看着我。” 吉卜賽人竟然好像可以看到這些人的表情一樣,表示略微的不滿。

擁有“靈”的聶如龍和嫣嫣看向他的左手,吉爾的左手平攤,空空如也。不過在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經被吸引過來時,吉爾忽然神祕地一笑。 武千回的實力無庸置疑,絕對是強悍,如果單憑李雲奇本身的實力,絕對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但是李雲奇的手段卻是繁多,天魔化身本身就能與他抗衡,在加上玲瓏金塔之中有冥浩宇等諸多高手相助,也能抵的上一尊煉神七重的強者。

所以,也就等於是兩尊聖人境共同打他一個,武千回自然要落入下風,吃虧也在所難免。

「我天玄宗居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天才,有如此驚人手段,我真的不知道是應該興奮,還是應該感覺到不幸!」

這時,天玄三聖之中的老大呂萬破走了出來,站到李雲奇的面前。

李雲奇感覺到這呂萬破的修為深不可測,雖然與風百年武千回同為天玄三聖,但是實力卻不是同一檔次。就算是風百年武千回聯手也不如他的一半的實力深厚。

「這呂萬破應該是和春秋門的靈隱尊者一樣,都是煉神八重的強者,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要知道煉神八重的人物乃是渡過二次天劫的強者,爆發出來的戰力就算是煉虛境的強者也不敢小窺,李雲奇要想戰勝他幾乎是不可能。就算是天魔化身與玲瓏金塔盡出,也只能是勉強抵擋,能保住性命不怕擊殺就算不錯了。

「呂萬破呂聖人,想出手就直接出手吧,即然我得罪了天玄三聖,就知道不會有善終,肯定會遭來報復。所以,也沒想這麼容易就解決,話不多說,還是手上見真功吧!」

李雲奇運轉全身功力,與玲瓏金塔合而為一,準備全力迎戰呂萬破。雖然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憑藉他的手段,也不是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至少不會輕意就被人擊殺。

但是另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呂萬破並沒有要和他動手的意思,而是對他說道:「動手就算了吧,我相信你並不是什麼魔教姦細,而是我天玄宗真正的真傳弟子。正如掌教至尊所說,你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打拚所得。」

說罷,他又轉身對門派之中眾人說道:「現在我就要為李雲奇平反,以後對於李雲奇魔教姦細一事不要在提,他以前擊殺門派之中諸多長老也是出於自衛,並無過錯!」

「呂聖人!」

「大哥!」

風百年與袁劍空等人聽到呂萬破這麼一說,不由的目眥欲裂,眼晴都快滴出血來,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

到此刻為止,天玄宗真正的高層,天玄五真人,與天玄三聖大部分人物都與李雲奇交過手了,全都以失敗告終,可以說是老臉盡失,本以為呂萬破出手可以拉回一些顏面,沒想到他居然還要為李雲奇平反,這讓這些人根本就不能接受。

袁劍空上前一步說道:「呂聖人!我兒袁一子被他殺也就殺了,但這李雲奇還擊殺了這麼多門派中人,尤其還有風聖人之子,風雲長老,最可恨的他還得罪了斗神大陸,為我天玄宗引來無窮災難,怎麼可以就這麼放過他?還承認他為門派弟子?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風百年同時憤然的說道:「大哥!我兒風雲是你一手**起來的,和你情同父子,難道說你就一點情義都不念嗎?還要幫助殺他的仇人?」

武千回這時也說道:「此人絕對不只是魔教姦細那麼簡單,甚至在他的身上還有更大的秘密,不能就輕意的放過他,否則後患無窮啊,大哥!」

「對,必須要把他滅殺,大家一起上,就不相信他真的那麼厲害!」

袁奉仙與鄧雷等人躍躍欲試,想要一起出手,擊殺李雲奇。

「好要殺我?可以!袁劍空,袁奉仙,風百年,武千回你們一起上吧,看看到底能不能奈何得了我!」

李雲奇上前一步,魔功強力運轉,立刻魔雲滾滾,氣勢飛揚。

「好了!都不要在說了,我呂萬破決定的事情誰敢反對?」

呂萬破一聲怒斥,強橫的法力散發出去,立刻鎮壓當場,就連李雲奇都向後退出三步,袁劍空等人更是被震的沒有了聲音。

要知道在天玄宗裡面,除了天玄二祖之外,就只有這呂萬破的實力最為高深了,沒有誰在比他更有威信。

「煉神八重的實力的確是強橫,看來我還是要提升境界,要不然僅憑外力,還是上不了大檯面。」李雲奇暗暗決定道。

他現在雖然可以與呂萬破這樣的高手一戰,但是只能自保,根本就沒有戰勝對方的實力,而且如果對方有壓箱底的殺手鐧的話,弄不好自已都要被他拿下,甚至擊殺。

剛才李雲奇之所以能把風百年與武千回擊敗也是借用了他化自在天魔,和玲瓏金塔冥浩宇等人的力量,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如果他們真要以死相博,李雲奇也不一定能夠抵擋住其威力,煉神七重,渡過天劫的人物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殺死的,就算是死,也能拉他一起墊背。

「我們天玄宗並不是王者大派,門派之中只有這麼多的人物,如果還勾心鬥角,那恐怕也離被滅派也不遠了,所以必須要上下一心,才能使門派振興起來!好了,現在大家都各自回去修鍊吧,只有提升境界才是王道!」

君無敵也圓場道:「呂聖人不愧是呂聖人,果然境界高人一籌,無敵無比佩服。」


說完他轉身對門下眾人說道:「諸位還是先各自離去吧,即然有呂聖人做主,那此事就此過去,以後誰也不要在提,如若不然我君無敵決不姑息,定會出手鎮壓!」

這時他散發出自已的威能氣息,頭頂隱隱有天劫的氣息涌動,顯然煉神六重的境界就要圓滿,馬上就要渡過一重天劫,成就聖人了!

這樣的修為對風百年與武千回來說雖然不算什麼,但是對於天玄五真人卻有絕對的震懾力。

「哼!」

風百年冷哼一聲,眼神之中充滿了惡毒,顯然他肯定不會就這樣放棄。不過此時也只能這樣,與呂萬破,武千回一起離去。

袁劍空袁奉仙也對李雲奇怒目而視,心中極不甘心,但見風百年都走了,也不好在說什麼,帶著他們那一派系的長老也共同離去,若大個長老堂之中也只剩下君無敵風行烈等一干人。

李雲奇這時過去把趙雲宗等人的禁法都解開,放眾人從裡面出來。

「紅衣以為,以後在也見不到公子了。」

「公子,青凌就知道你在關鍵時刻一定會回來救我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