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要了我的命。」易辰黑著一張臉,前有厲獸,後有劍氣掃殺,他覺得自己陷入了險境,很難逃脫。

這道劍形印記在劇烈的掃殺,最終竟然幻化出一柄長達十丈的光劍,其上更有一道朦朧的影子,像是在注視易辰一般,發出一聲聲尖銳的咆哮聲。

「竟然有一絲真靈。」易辰心神發顫,這道劍形的印記竟然沒有被完全破滅精氣神,依舊有強者留下了一絲絲真靈。

「不可力敵,必須要趕快離開這裡。」易辰快速倒退,一刻鐘也不敢停留。

聖賢的留下的神兵寶物,沒有精氣神相助他還有點信心可以抗衡,而一旦蘊有一絲真靈,賦予神兵一點靈氣,這已經不是抵擋的問題,而是要如何才能安然的逃脫。


轟隆!!

像是驚雷炸開了,整個天地猛地一亮,易辰臉色發白,虛空中那一柄長達十丈的光劍在此時爆發出萬丈光,它的體型瞬間變大,像是一座銀色星河似的朝著易辰壓落了下來。


這不是斬殺,真的是要以絕度的實力碾壓了。

「麻煩大了!」易辰頭皮發麻,任誰見到這一幕都要失去抵擋的信念。

這是聖賢的文寶神兵,蘊有聖賢一絲真靈,它等於是聖賢重生,即使是最弱境的聖賢也不是凡俗之人可以匹敵。

這代表了一個境界,人間大地無數修士可望而不可即的一個境界,聖賢。

到了那個境界,念頭通達,天地間蘊含的道與理皆在心中,萬事萬物都敵不過聖賢一個念頭。

哧!!

血雨落下,易辰痛的差點要罵人了,他感覺自己像是被千刀萬剮,錐心的痛時刻衝擊著他的神經,連帶著心神都有一種被撕裂的感覺。

這是無數道劍氣劍芒灑落的結果,易辰渾身傷痕纍纍,血將他染成了血人,他無力抵擋,這種聖賢之威哪怕僅僅只有半絲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咻!!

易辰快速的逃離,不顧渾身的疼痛,雙掌劇烈的震動,掃出大片的仙光,阻絕了一些劍氣劍芒的掃殺,至於他真身早已離開了那柄像是幻化出銀色星河的光劍。

轟!!

就在此刻,易辰臉色更黑了幾分,他感覺自己身前的虛空猛地產生了一股波動,一道漣漪泛起,而後一截劍尖就這樣出現在眼前了。

「竟然不依不撓的追擊了過來。」易辰心神幾乎都要炸裂了,頭破發麻。

他認出來了,這是那柄劍的劍尖,相隔十幾里竟然依舊追殺了過來,這是不打算讓他逃離了。

鐺!!!

沒有辦法了,易辰深吸一口氣,眸子里光芒滔天,他自問自己不是善茬,但是很多時候卻也曾有顧忌,不曾真的瘋狂不顧一切。

但是如今這一柄劍讓他有了這樣的一種感覺,若是不拚死一搏,恐怕真的要隕落了。

「輪迴天道拳!!!」

易辰一拳打出,光芒萬丈,伴隨著山搖地動,一束可怕的光殺向這一截劍尖。(未完待續)。

…說實話,我沒想到還有人這麼支持我,從孫二晨到我叫張遠洋、柳州大都督,真的,沒想到你們在默默的支持我。

這段時間比較忙,都是晚上碼字然後自動發布,也沒有看書評區之類的,今天打開看了下感覺滿腔都是欣喜,滿滿的。

謝謝你們,真的謝謝。(未完待續。。)

… 庄思楠眉頭皺得更緊了,「不要。」

「你不試,怎麼知道他行不行?」貝佳急了,「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們是夫妻啊。看一下又沒有關係。你這也是關心他嘛。要是有問題,就早點去治。」

「越說越離譜了。」庄思楠喝著果汁,有些不太想接受她的建議。

貝佳長嘆一聲,語重心長,「寶貝,不是離譜,是真的很有必要。」

「沒有那麼嚴重。他就是自制能力很好,尊重我。」

「親愛的,一個男人在對你沒有衝動,你覺得正常嗎?難道,他心裡有別人?」

貝佳的話,驚了庄思楠。

她咬著吸管,想到了鄭意可說的話。

霍昀琛的前任,會是他不衝動的原因嗎?

……

和貝佳分手后,庄思楠回到雍景府。

她坐在花園裡的椅子上,細想著貝佳說的那些話。

真的有問題嗎?

是身體的問題,還是心理的問題?

現在細想原先鄭意可說的那個前任,對霍昀琛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


心底的秘密?

車子的聲音讓她暫時斷了想法。

她看過去,男人停好車,下車一回頭就跟她的視線對上了。

那一對視,他的眼神就變得格外的柔和。

他走向她。

庄思楠看著他靠近,逆著光緩緩的朝她走來。

身姿頎長,矜貴俊逸,讓人移不開眼。

她膚淺的已經被他的容顏所折服,為之傾倒。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霍昀琛笑著站立在她面前,「很好看?」

「好看。」庄思楠笑。

霍昀琛坐到她身邊,「有心事?」

庄思楠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嗯。」

「說給我聽聽。」

「可以嗎?」她抬頭望著他。

他笑了,「當然可以。」

「鄭意可說,你心裡有人。」她專註的凝視著他的眸子。

「嗯。」他點頭。

那雙眼睛里,帶著無比的真誠,誠懇。

明知道會有一半的機會是這個答案,也做好了心理準備,可聽到后,又是另一種心情。

她低下了頭,隱藏著眼裡的那抹失落,「哦。」

輕甩著腳,輾著地上的草。

心情有點不爽,悶悶的。

「不問我是誰?」霍昀琛感覺到了她瞬間陰沉的情緒,不忍心讓她心裡不舒服。

「不問。」問了,也是給自己增添煩惱。

霍昀琛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讓她跟自己平視,「我心裡的人,是你。」

怦!

怦怦!

庄思楠清楚的感受到心臟的跳動越來越快,越來越強烈。

她看到他眼裡的真誠,「我心裡的那個人,是你。」

「……」她不信。

「不信?」霍昀琛看到她的質疑,「哪個男人會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人?」

怦怦怦!

他這意思是說,愛她?

愛……這麼偉大的字,他就這樣輕易說出來了。

「我愛你。」霍昀琛靠近她,低聲表白。

全身如同電流襲過,驚得她不知所措,無法反應。

她像個木頭人,失去了表情,忘記了呼吸,獃獃的坐在那裡。

他說,他心裡有人,那個人是她。

他說,我愛你。

幾分鐘前,她還在懷疑他。

幾分鐘后,她心裡的那點懷疑,被這兩句話給衝散了。

大概女人都是感性動物,總是輕易的就被一兩句好聽的話給收買了。

心裡的那點虛榮心,得到了滿足。

「還沒有回過神來?」霍昀琛在她面前擺手,「很意外嗎?」

庄思楠才知道自己剛才有多失態。

有些局促的拿開他的手,低下了頭,「你,為什麼會愛我?」

短短的幾個月,他怎麼能說愛?

「愛了就是愛了,哪有為什麼?」霍昀琛握住她的手,「因為愛你,所以娶你。娶了你,是為了更好的愛你。」

像是在說繞口令,偏偏那樣的深情款款。

庄思楠在他的眼裡看不到半分的摻假,有的只是真誠。

他好像,愛她很久了一樣。

「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如果不是,他何來這麼強烈的情感?

霍昀琛遲疑了片刻,點頭。

庄思楠驚了。


他們真的見過!

難怪,他見她時,那樣的自然。

也難怪,他會娶她。

既然不是陌生人,自然就不存著說是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娶了她。

「我們……在哪裡見過?」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樣優秀的男人,她要是見過,一定會記得。

霍昀琛低頭將手指穿插進她的指縫裡,和她十指相扣,「我們的見面,並不算太美好。你記得得我,正常的。」

「你這樣帥氣有型的男人,我要是見過,不可能不記得。」庄思楠越加好奇。

「或許,你見我的時候,我並不帥氣有型呢?」霍昀琛笑了。

庄思楠搖頭,「一個人的氣質,是變不了的。」

她要是見過,絕對能記得。

「當時,根本沒有什麼氣質。」霍昀琛的眼神有些悠遠,凝視著前方,似在回想著往事。

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抹憂鬱氣息,庄思楠強烈的感覺到了。

如果他們相遇的時候不是發生過什麼,他不會有這樣的眼神。

幽深而陰沉。

他的手,很有力的握著她的手。

似在隱忍,在壓抑。

面上,卻淡然。

她隱約覺得,在H集團崛起之前,發生過什麼事。

他的身上,有很多故事。

比如,他們是在什麼情況下相遇。

比如,為什麼沒曾聽起過他的父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