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秦石答應了比試?」

「是啊,他以為我們副幫主好欺負,這下慘了。」

「正好,熊武副幫主可以替幫主出氣,也給我們巨龍幫出一口氣。」

底下眾人喧嘩起來,特別是巨龍幫的幫眾。他們本就對秦石之前的「豪言壯語」頗為反感,此刻有熊武這塊試金石,他們自然樂的開心,等著一會兒看秦石笑話。

南寧羽不知何時來到了司徒烈和花無傷的身旁,那微顯病態的臉上掛著一絲輕蔑,「司徒兄,還想著救人嗎?」他冷冷說道。


司徒烈一愣,緊緊咬了下嘴唇。南寧羽在他身邊,那秦石便有些危險了。

「生死決鬥,我可不會讓你輕易下手去救,一會等著給他收屍吧。」南寧羽冷笑道。

「嘭!嘭!」兩聲,熊武已經將護腕摘下,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這一次這大傢伙是動了真格。

「熊幫主也真是的,對付秦石這個小子,還要大動干戈嘛。」

「是啊,也太看得起這傢伙了。」

巨龍幫眾紛紛調侃起來,神色一片輕鬆。

「這一招,是剛剛才領悟,本想放到內門比試時才用出來。不過,面對你,只怕不得不用這一招了。」熊武沉聲說完,之後雙手真氣凝聚,漸漸發紅。

眾人看了立刻訝異起來,顯然是感受到這一招的巨大威力。

熊武凝聚著真氣,額頭青筋盡數爆了出來,他牙齒緊咬,全身微微顫抖。

「轟」的一下,真氣凝成,那拳頭之上的紅色猶如兩塊堅硬的鋼鐵手套,出現在那裡。

秦石一驚,忽然發現這一招和他的磐石盾微微有些相似,也都是凝氣成形。只不過這手套相對薄一些,沒有他盾牌的厚度。

但是盾牌是被動挨打,而手套則相對靈活,這一招與自己的磐石九重勁到底誰強誰弱,還不得而知。

「來了,這一招劈山炎龍嘯可不是隨便就能應付的,你自己小心吧。」熊武揮動雙拳,一前一後,猛的超著秦石而來。

「劈山炎龍嘯,好霸氣的名字。」 神秘山里漢:買妻種田,生個崽 ,身形一退,朝後退去。手指微微凝氣,一記天幽劍,朝著熊武打去。

熊武揮動雙拳,將這一下投石問路的光束隨手擋開,惹的周圍一陣叫好。

秦石大約知道這紅色手套的威力,此刻獸魂附身,右腳一踮,穩住了身形。隨後左手凝出磐石盾,右手持起天魔,朝前而去。

眼見這秦石忽然止住退勢,反向朝著自己而來,熊武心中大喜,雙拳捏的更加緊實。

二人速度都是極快,一眨眼間就幾乎撞在了一起。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一下,秦石若是硬拼,必敗無疑。可這秦石似乎不知道這情況,看那樣子,似乎是要硬碰硬了。

「轟……」二人相撞,電光火石見熊武的右拳已經移向了秦石的左肋。

「結束了!」南寧羽冷冷一笑,不屑的說道。

似乎是看出了這一拳的巨大威力,司徒烈和花無傷眉頭緊皺,可是南寧羽攔在前面,他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第一時間下去救秦石。難道看著他被活活打死?二人心中忐忑不安。

不遠處的司徒晴等人也是捂著嘴巴,驚愕了一臉,只有慕容幽似乎還有從容,臉上也頗為平靜。

卻見秦石左手一動,那磐石盾亮了出來,生生撞在熊武的右拳之上。這一下看似平手,可熊武的左拳隨即拍馬趕到,目標正是秦石胸前那一片無人防護的空檔之上。

「啊……」人群里司徒晴等人都大叫起來,若是這一拳被打中,秦石就算不死,也是重傷。

正在眾人驚呼只是,秦石暗中移動左手,猛的一格,將熊武的右拳朝著自己右上方而去。秦石的右上方,正好是另一個拳頭,此刻這四兩撥千斤的一下,頓時讓熊武的兩個拳頭,猛的撞在了一起,發出巨大的聲響。

「嘭!」

聲響過後,只見白光一閃,熊武的雙腳無來由的被冰凍在地面之上。待反應過來,秦石早已如鬼魅般的已經閃到了熊武的身後,一柄柴刀冰冰涼涼的架在了熊武的脖頸之上。 「嘩……」人群頓時嘩然,不管是哪個陣營,此刻都愣在那裡。

「這是什麼招數,竟然能凍住對方的雙腳。」

「不可能,才一招,熊幫主就……」

巨龍幫眾顯然有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那秦石的實力充其量不過是煉脈期二層,可是如今對陣煉脈期四層的熊武,不僅絲毫不落下風,而且竟然一招制敵,這實在讓人難以想象。

南寧羽臉上非常難看,眼神之間的那一絲鄙夷和不屑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絲驚訝,和滿滿的嫉恨。

這秦石不知道踩了什麼狗屎運,晉級速度如此的迅速,想當年自己入學的時候也被所有人稱為天機學院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可是如今自己和這秦石相比,似乎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

「哼,這種事情明眼人一目了然,分明是那熊武故意詐敗。」李雷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南寧羽的身後,他語氣戲謔,陰陽怪氣的在那裡不停說道。

「他們兩個早就眉來眼去,之前我差點就可以殺了秦石,就是被熊武破壞了最好的機會。」李雷道。

「你說什麼?」南寧羽轉託,沉聲問道。


李雷一看南寧羽的目光,渾身便是一顫,只是他立馬冷靜下來,「幫主,這事情我稍後和你說,你只要看著,秦石最後肯定不會殺熊武,甚至連碰都不會碰他一下。」


南寧羽眼神閃爍,口中卻沒說話,只是轉過頭去,盯著秦石那處。

此刻的秦石有些威風,被巨龍幫壓了這麼久,如今總算揚眉吐氣了一番。烈盟和石頭門的眾人,雖然臉上也有些疑惑,但是看著秦石的目光大多是滿滿的佩服。

「殺了我把。」熊武無奈閉上眼睛,淡淡說道。

秦石笑了笑,收回天魔塞進懷裡,「一人一次,我們扯平了。」

熊武搖了搖頭,神色黯淡道,「這一次怪我自己用了不純熟的功法,不過輸了就是輸了,我不會多找借口。雖然你這次放過我,但是我一定會再次向你挑戰。」

這話相當於就是認輸,也讓巨龍幫那些分不清狀況的嘍啰終於絕望。

「副幫主竟然認輸了?」

「才一招,一招就認輸了,這秦石究竟是何方神聖?」

嘆息聲中,熊武轉頭朝著南寧羽而去,眼神里滿是愧疚。南寧羽卻沒理他,他微微捏了捏拳頭,輕咳兩聲,走在了熊武的前頭。

一看兩個老大走了,身後嘍啰紛紛跟上,十多個人,猶如一支部隊一樣浩浩蕩蕩朝著遠處而去。

巨龍幫的離去,現場的氣氛終於輕鬆了下來。

眾人一臉興奮的盯著秦石,不停誇讚著。

「秦石,好本事啊。」花筱霜笑嘻嘻的走上來,用力拍了一下秦石的肩膀。

正要再說些什麼,卻聽到「噗!」的一聲,秦石口中忽然噴出一大灘鮮血,隨後他雙眼一閉,癱軟地上。

「啊……」花筱霜大叫起來,甚至忘了去扶秦石,任由他筆直倒在地上。

「嘭……」剛戰鬥過的地面,因為秦石的落地,微微揚起了一些塵土。

「秦石……」司徒晴和慕容幽幽幾乎是同時喊出了這兩個字,二人急忙上前,其他人也圍了上來。


慕容幽幽似乎稍通醫術,急忙伸手去探知秦石身體。

幾乎所有人屏氣凝神,不敢有隻言片語。少頃之後,慕容幽幽縮回那素白小手。

「怎樣?」司徒烈第一個開口問道。

慕容幽幽臉色有些難看,她咬了咬嘴唇說道:「經脈都沒事,但是胸骨斷了好幾根,這是純硬傷,只怕使用丹藥並不能快速癒合。」

司徒烈等人大驚,之前熊武那一拳其實還是打中了秦石的胸口,只是他卻強忍住疼痛一招制敵,然後還故作瀟洒了那麼長時間,這忍痛能力真的叫人不得不佩服。

「如今怎辦?」司徒烈一臉著急的問道。

慕容幽幽道,「先抬回去再說吧,我找找有沒有什麼治癒外傷的仙草,只是好的也不會特別的快。」

司徒烈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石頭你這又是何必呢,現在弄成這樣。」

秦石躺在地上,此刻已經睜開了雙眼。他輕輕咳嗽了兩下,卻疼的咬緊了牙齒。

「在那王八蛋面前,怎麼能服軟。」秦石疼的直喘氣,卻也不忘罵那南寧羽一句。

「還能說話,就是死不了。」司徒烈笑道,秦石也是象徵性的咧了咧嘴,卻不敢笑出聲。

慕容幽幽嗔道:「還笑的出來,這一拳頭若是偏了幾分,只怕我們現在都在全力救你的性命了。」

秦石也不說話,胸口雖然是劇痛,但是出了一口惡氣,總覺得渾身舒服。

司徒烈看了看四周,隨後轉頭朝著身後瘦小女子說道:「阿蓉,去找點材料來,做個擔架吧。」

「是,盟主。」那阿蓉之前看著司徒烈,眼神充滿著崇敬,此刻一聽差遣,急忙朝著不遠處樹林跑去。

烈盟的其他人也都跟了上去,想儘快搜集完材料,司徒烈等人便守護在秦石身前。

這時候,小龍忽然跑了上來。一跳一跳,手中捧著一個金色的小圓球,不住玩弄。

秦石轉頭,看到那金色小球有些熟悉,好像哪裡見過,可是自己卻又說不上來是什麼。

「小龍,你這東西是哪裡來的呀?」慕容幽幽一把揪住小龍的脖子,開口問道。

小龍與慕容幽幽玩過好長一段時間,二者關係也算不錯,一聽她問話,就乖乖點了點遠處的鐵甲犀角獸。

「從那凶獸上面來的?」慕容幽幽沉下臉微微一想,忽然一把抓過那金色小球,細細打量起來。

小龍一看這慕容幽幽竟然搶了它的玩具,頓時大怒,揚起兩隻小拳頭,不停捶打起來。慕容幽幽才不理他,研究了一陣,忽然像是恍然大悟,急忙挖開秦石嘴巴,將那顆金色小球扔了進去。

「慕容姑娘,你這是做什麼?」司徒烈急忙問道。

卻見秦石身上忽然盪起一股子淡淡的金黃氣息。那金黃氣息慢慢縈繞,猶如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正在纏住秦石的身體一般。而秦石臉上那痛苦的神色,也漸漸化開,變的平和起來。

「石頭,你……」司徒烈想開口詢問,但是見到秦石皺著眉頭,好似修鍊一般,卻硬生生將口中的話吞下了肚去。

正看著,卻見秦石忽然坐了起來,嚇的眾人紛紛後退了一步,猶如見鬼了一般。

「你……你沒事了?」司徒烈大驚,獃獃看著秦石。胸骨碎裂,若是普通人起碼三四個月的時間才能稍稍活動,武者雖然身體強大,恢復能力也強,但是沒有個十天半個月,也極難痊癒。

此時離秦石被打不過一刻鐘時間,可他竟然站了起來,而且好似沒受傷一樣。

「我怎麼不痛了,胸口骨頭也好了。幽幽,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東西?」他一邊說話,一邊猛的動了動手腳。

慕容幽幽笑了笑也沒回答,只是說道:「傷好了就好,問那麼多做什麼?」


二人的表情就猶如鬥嘴的戀人一般,看的眾人有些疑惑。司徒晴眼神哀怨看著秦石,想上去說些什麼,卻依舊沒有開口。

「既然石頭你沒事,那麼我們回去吧。」司徒烈喊回了遠處的阿蓉等人,朝著學院方向走去。

一路上,秦石心中始終好奇,便纏著慕容幽幽定要問個明白。慕容幽幽也被弄的煩了,便小聲耳語道:「其實這東西便是獸魄金丹,你別張揚,省的別人覬覦你的寶貝,大家又鬧了矛盾。」

「原來這東西就是獸魄金丹!」之前秦石送給師父的那一枚金色的小球正是獸魄金丹。這東西據說非常稀有,可如今自己卻再次遇到了一顆,還吃了下去。

想到這裡,秦石心中有幾分得意,便笑著問道:「這東西有什麼作用?」

「這獸魄金丹是比血紋魔核還要珍貴百倍的東西,能快速修補武者身體,治癒外傷。幸好你剛才那一拳打傷的只是骨頭,並沒有傷及內臟和經絡,不然光是靠這獸魄金丹也沒用。」

「原來是這樣!」秦石微微點頭,記在了心上。

慕容幽幽看了看秦石,繼續說道:「獸魄金丹有持續效果,今後你受外傷都能很快痊癒。但是時間長了,或者晉階到煉魂期都會使它失去作用。」

秦石一閉上眼睛,就能能夠感受到自己丹田之處一股火熱的金黃氣息,此刻濃濃散發著強大的生命力量。這獸魄金丹能治癒所有外傷,對於秦石這種使用威猛功法的人非常珍貴。有了這東西,他就能和人以命博命,就算受傷, 超時空評測

「只是可惜到了煉魂期就沒有效果了,有些可惜。」秦石嘆息搖頭。

慕容幽幽笑道:「你也真是的,獸魄金丹的功能若是能長久存在,並且能夠跨階的話,那就變成了連上天域都十分稀有的東西了。」

「上天域?」秦石立馬驚愕的轉頭,「你知道上天域的事情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