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既然練成了五相封禁術,天劍道要進入我黑魔四國的事,就盡皆交給你負責。」南雲國主笑道,「你儘管去做,背後有我。」

「是,師傅。」東伯雪鷹點頭。

******

第二天。

「吼~~~」

通體黑鱗的魔龍發出一聲咆哮,蜿蜒盤踞在南雲聖殿的上空,在龐大無比的魔龍的背上,正站著一位白衣少年。

「走,去天劍道殿。」東伯雪鷹開口。

「嗖。」

魔龍一個遊走,迅速鑽入虛空。

很快。

在火炤國國都的另一處,天劍道殿半空中,一條龐大蜿蜒的魔龍從虛空中鑽了出來,懸浮當空。而一位白衣少年則是站在魔龍背上,直接俯瞰下方。

「還在建著呢?」東伯雪鷹一眼俯瞰下去,整個天劍道殿似乎完好無損,不過他卻看見有不少修行者分散在各處,正在刻印著法陣秘紋。要知道作為在國都的聖殿,法陣是要抵抗混沌境十層強者的。論威勢,足以媲美東伯雪鷹的那座『飛雪城』。

飛雪城當初建了近億年之久,主要是為了法陣。

天劍道殿本身建築建造容易,以混沌境強者手段,一夜間就能輕易建好,唯有法陣,需要大量材料、用心的進行刻印!

「那是誰?」

「敢在天劍道殿的上空?」

「你知道什麼,那一頭魔龍,價值就得超過十億宇宙晶,那白衣少年更是南雲聖宗絕世高手『應山雪鷹』。」

東伯雪鷹一出現,很快引起了周圍許多修行者關注,遠處半空中一些車輦都停下來遙遙看著,還好,修行者們的『視力』都極好。

「轟~~~」

站在龐大魔龍背上的東伯雪鷹猶如小不點,俯瞰下方,聲音轟隆響徹天地上億里:「我應山雪鷹挑戰天劍道高手,在此期間,還望各位勿要進出天劍道殿,以防被波及。」說話的同時,洶湧的空間波動便已籠罩了整個天劍道殿外圍。

虛空浪潮洶湧澎湃,怕是一般的混沌境八層高手來了都得被『赤雲領域』絞殺。

說的好聽『防止被波及』。

實際上乾的就是『堵門』的事!

很簡單。

有本事,擊敗我。要不然,你們就別收徒教徒了。這般恐怖的虛空浪潮下,也沒誰敢來摻和!東伯雪鷹做的已經很仁慈了,像昌蘇王他們當初可沒施展領域,反而等有弟子要進入南雲聖殿,才立即斬殺!讓一些不太清楚情況的南雲聖宗外門弟子丟了性命。

「哇。」

「堵門了。」

「應山雪鷹堵天劍道殿的門了,霸氣啊。」

「快來快來。」

「應山雪鷹乘坐魔龍,來堵天劍道殿的門了。」無數遠處的修行者立即一個個傳訊給自己的朋友,嘩嘩嘩,大批大批的高手連四處趕來,一些皇族、王侯子弟們更是乘坐豪奢車輦結伴趕來,個個都在遙遙興奮觀看著。

昌蘇王堵門,僅僅為了挑釁,畢竟那只是九層級數高手。

東伯雪鷹堵門!那才是雙方真正的碰撞。

……

外面熱鬧萬分,無數強者看熱鬧,要看天劍道和南雲聖宗的碰撞!畢竟這都是界心大陸十大宗派,代表宗派光明正大進行挑戰,為了各自臉面,派出的都絕對是實力極強的。畢竟戰敗,不是丟的自己臉。而是宗派的臉。

「他怎麼敢?他怎麼敢這麼做?」紫袍男子『雷霆王』莫潮震怒看著上空,「他即便學了赤雲戰法又如何?」

呼呼呼。

旁邊也有一道道身影出現,正是熾風殿下、雨塵行者、黑袍強者、百戰魔神『樊楚護』、水火二使等一個個,他們都抬頭看著。

「諸位說,該怎麼辦?」雷霆王莫潮看向身旁。

「別問我們。」熾風殿下連搖頭,輕聲笑道,「我們可不是天劍道弟子,人家挑戰的天劍道的高手,我們可不好出手。」

「我們沒法出手啊,我樊氏一族高手出手,算怎麼回事?」樊楚護也搖頭。

「我們也不行。」水火二使搖頭,他們託庇於天劍國主麾下,但修行的並非天劍道一脈。

宗派之爭。

光明正大的挑戰,得是自己弟子上。外人上,只會被笑話宗派沒人了。

「他保命厲害,身法也厲害,我擊敗不了他。」雷霆王莫潮皺眉,他是天劍道兩位護道人之一,混沌境十層高手中他也是大名鼎鼎,更又拜師眾界古國一位老祖門下當了記名弟子。可以他的傲氣,要麼不出戰,出戰就得獲勝。

而對方赤雲戰法,行蹤變幻萬千,早就立於不敗之地。去了,自己憑藉實力雖然不會輸,但也會被戲耍,面子上也不好看。

「國主。」莫潮傳訊聯繫天劍國主了。

「既然堵門了,那就唯有迎戰,你去吧,雖然無法獲勝,但是讓戰鬥場面好看些,別丟了臉面即可。」天劍國主傳訊。

「是。」

莫潮明白了。

沒辦法。

就像南雲聖宗明面上的十層級弟子就那麼些個,包括外在國度的,也就十個左右。天劍道同樣如此,真正的十層級數弟子很少。能和應山雪鷹打個不相上下的有,但是要擊敗的,還真沒有!《赤雲戰法》乃樊氏一族秘傳,自然有其道理。

……

體型龐大蜿蜒的魔龍盤踞上空,周圍虛空浪潮滾滾,在魔龍背上的白衣少年『東伯雪鷹』看著下方,怒喝道:「天劍道難道無人?都不敢應戰了?」聲音滾滾,響徹四方天際。

下方安靜了下。

「應山雪鷹,你也未免太狂妄。」終於一道怒喝。

一位紫袍男子飛起,他面容冷峻,懸浮當空。和在蜿蜒魔龍背上的白衣少年遙遙對峙。

「來了來了。」

「要交手了。」

「是雷霆王莫潮。」

「莫潮,那可是天劍道的兩大護道人之一,他可曾劍敗『石玉魔主』,聽說在眾界古國,還闖過了『十劫橋』,有了大機遇呢。」

各處議論紛紛。

能擔當這次進軍黑魔四國的主事人,雷霆王莫潮的確聲名遠播,便是熾風殿下等人也要給他些面子。

「你就是莫潮?」東伯雪鷹開口。

「竟然敢堵我天劍道殿的門,好大的膽子,廢話少說,接招。」莫潮猛地一聲怒喝,同時他身體立即化作了滾滾的雷電水流,化作一道隱隱虛幻的雷電水流身影,他手持一柄同樣水流般的神劍,一閃便已經直撲應山雪鷹。

「不自量力。」東伯雪鷹聲音轟隆,一翻手。

手掌陡然暴漲,五道蒙蒙光華也在手指表面,形成了一滔天大手掌,直接抓向了莫潮!

化作雷電水流身影的莫潮心中一顫,欲要逃竄。

可是滔天大手掌往下一罩!

五相封禁!

空間,封禁!

便是超遠距離傳送都逃不掉,什麼遁逃法門都無用,散發光華的巨大手掌一把抓住了莫潮。

「不,不——」莫潮絕望掙扎,只見手指縫隙有無數雷電霹靂閃爍。

「給我開啊!」

雷電霹靂,劍光耀眼。

看似東伯雪鷹巨大的手掌,手指間有縫隙,可實際上五相封禁術,整個空間都封禁,不留絲毫破綻。五種十層級數招數相輔相成完美結合,這威力足以讓其他混沌境十層高手絕望!整個界心大陸能破解這一招的混沌境高手或許有,但莫潮還差的遠。

「嗖。」

在無數圍觀強者目瞪口呆中,東伯雪鷹收回了手掌,他右手手腕上早就浮現了五相珠,五相珠都散發淡淡光芒,只見一拳頭大的空間迅速的朝其中一顆珠子飛去,那拳頭大空間裡面正有一雷霆人影持劍咆哮掙扎,劍招威勢恐怖異常,可依舊被五相珠的其中一個珠子給收了進去。

五相珠,任何一個珠子,都內含一個虛空世界,卻是最適合囚禁敵人。

東伯雪鷹覺得,囚禁活捉了,比殺了,對自己益處更大。

「這,這……」

遙遠天地,那一座座車輦上的皇族王侯家族子弟,以及其他無數圍觀修行者都蒙了,他們中許多都是實力頗強地位頗高,也清楚雷霆王莫潮是何等厲害的人物。

劍敗石玉魔主,闖過十劫橋,天劍道的兩位護道人之一!

就這麼被一巴掌給抓住了?

「五相封禁?」在天劍道殿內的那位熾風殿下臉色一變,「五相封禁術,怎麼可能,五相封禁術出現了?」

「竟然練成五相封禁術?一個混沌境,能練成五相封禁術?」百戰魔神樊楚護也抬頭看著,這一門秘傳上一次看到,還是第二次古國戰爭時吧。

******

三更完畢!看的滿意,請投月票支持下番茄!

*

*(未完待續。) 「熾風殿下。」一旁沉默著的雨塵行者,卻是難得的傳音提醒,「趕緊封禁空間。」

「好。」

熾風殿下手中出現了一捲軸,催髮捲軸,立即蒙蒙空間降臨籠罩住了整個天劍道殿。在場的百戰魔神樊楚護、黑袍強者、雨塵行者、水火二使個個都心中一定,雖說東伯雪鷹如果要施展五相封禁術對他們動手,以他們一群高手聯手之力是能抵抗的。

可怕就怕,東伯雪鷹出招夠快,單獨對付一人!

必須得承認,在場這些混沌境十層高手,任何一個,一對一都絕非那位應山雪鷹對手,差距還大的誇張!

「真是可怕,五相封禁術,他都能練成!在混沌境就練成了。」雨塵行者很是孤傲,可此刻也驚嘆道。

「是可怕。」驕傲如熾風殿下抬頭看著高空中蜿蜒懸空的巨大魔龍,看著魔龍背上的那白衣少年,第一次產生對了對這位應山雪鷹的仰視感!修行者的世界,非常簡單。雖然背景來歷都值得驕傲,可『實力』才是根本!當實力上完全被超越時,一般都會敬重強者。

這是對實力的敬重!

「五相封禁術,如果我將《三世法》完全練成,方才有望凌駕他一頭吧。」熾風殿下暗暗道,「可是我吃盡苦頭也才僅僅練成《三世法》中的過去卷,我那位族兄,那般驕傲自信,修行成了過去卷,又去修未來卷……迷失在未來,完全瘋掉了。」

過去卷,最容易。

未來卷,有迷失之禍。一旦迷失在未來,就真瘋了。

最難的就是『現世卷』,三世合一,難度極高。歷史上導致瘋了、自殺的都有好些,所以面對《三世法》都是談之色變,一般都是成為宇宙神后才逐漸修鍊未來卷,甚至在宇宙神第二層次才敢涉足『現世卷』,一旦三世合一……

戰力就恐怖了。

不在過去,不在未來,不在現在,敵人攻擊都甚至碰不到自身。這種手段,不亞於虛化極致圓滿。戰鬥威能更是了得。

「這種恐怖秘傳,雖然被創出,可一般都是宇宙神才敢真正修鍊的啊。」熾風殿下感慨。

五相封禁術!

三世法!

以及其他一些類似的極為恐怖的秘傳,一般都是達到『無敵』之境的,如樊祖這一等存在們,他們已經達到極致,回過頭來研究自己的道路,比如推演混沌境層次,創出了極致的手段。這是理論上可以完成的。

比如『五相封禁術』,理論上,混沌境是可以做到。可又有幾個在混沌境,就能將不同五條道路都達到極致?

都是『理論』上可以。實際上完成可能性極低。

而那些站在界心大陸真正最無敵行列的,他們可不管後輩能不能練成,不管怎樣,先創出來!法門在這,有本事就去修鍊。

「有多強實力,就得承受多少磨難。」熾風殿下抬頭看著,心中有著羨慕,練成雖難,可一旦成功當真是橫掃同層次。

……

東伯雪鷹俯瞰下方,看著天劍殿內那一眾混沌境十層高手都嚇得施展秘寶隔絕空間,這讓他嘴角也微微上翹,隨即朗聲道:「我應山雪鷹在此挑戰天劍道高手,這莫潮實力一般,連我一招都未曾抗住,難道天劍道就這等實力?」

聲音如浪潮,滾滾朝四面八方傳播。

挑釁。

打臉!

東伯雪鷹就是要藉此大大打擊天劍道的名氣。

……

天劍道殿內。

熾風殿下等人可不會感到難堪,他們可不是天劍道弟子。

「五相封禁術,光明正大的對戰,天劍道哪裡有弟子是他對手?」百戰魔神樊楚護搖頭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