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以後可不客氣了,這些東西要送到嫂子那裡嗎?那我幫你吧!」

雖然每一種都只留下了一樣,可是加起來也足夠多了,邢灝天也不覺得銘澤宇小題大做,最重要的是,銘澤宇一路上都在說魏紫是自己的女朋友,現在剛剛認了自己做哥,魏紫就晉陞為嫂子了,邢灝天心情十分的好。

沒錯,魏紫就是自己的女朋友,是自己的妻子,就算對方現在不承認,以後也必然是!

這一刻,邢灝天多少有些虛榮,想要炫耀自己有這麼一個好的女朋友的感覺,儘管他自己沒有感覺出來。

於是,銘澤宇的八卦之路,最終成功完成攻克邢灝天的任務,要見到那位神秘的強悍的十六歲女孩了!

這可是拿下了邢灝天的女孩啊,到底有多強大,他實在是太好奇了。

兩人一起上了青龍戰車,駛向了帝都最豪華的醫院,戰車上,終點站在醫院,讓銘澤宇一瞬間有些失態。

他怎麼忘記了呢?邢灝天有火毒,根據醫療院的人稱,所有和邢灝天XXOO的女人,都會被火毒入侵,輕則毀容,重則死亡!

他和對方還趕去醫院那種地方,那個女人,不是已經慘遭毒手,毀容了吧!

銘澤宇頓時暗道不妙,他會不會因為知道的太多了,被邢灝天滅口啊!

他突然覺得,八卦其實也有生命危險的。 此時,時間已經到達了晚上九點鐘,在醫院中,病人們早已經休息了。

醫院的走廊中,響起了腳步聲,一道穿著醫師的白大褂的身影走了過來。

何旭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兜裡面,那裡面,分別放著一個帶著乙醚的手帕,以及一個帶著胰島素的注射器。

胰島素是一種降低血糖的藥物,這樣的東西如果打得過多,就會引起低血糖,渾身顫抖,四肢無力無力,休克甚至死亡。魏紫如今的病情是由冰肌果引起的體溫降低,最好是有人在身邊保暖,但是通過攝像眼,何旭已經知道那個大人物沒有在房間里,這是他的機會。

胰島素的大量注入,會誘發魏紫體溫偏低,快速引起魏紫體無力抽搐,沒有其他人的溫度保持,她很快就會被凍死!

而且,等到她被發現的時候,胰島素會被分解,到時候,她只是死於低血糖造成的昏迷,體溫驟降讓肌體全部冷凍衰竭,診斷也只會說明是冰肌果的後遺症,這只是一場意外而已!

這樣神不知鬼不覺,何旭的計劃很好!

不過,就在他進入房間中的時候,魏紫一個翻身,卻並沒有睡。


「醫師?有事嗎?」魏紫看到有人進入,醫院的病房都是不鎖門的,為了給病人查房,魏紫十年傭兵,住院的經歷不少,很了解醫院的情況。

「例行查房,看你睡了沒有!」何旭盡量淡定的說道,但是語氣中仍舊有一絲彆扭,他沒想到魏紫沒有睡,那麼這樣的話,他兜裡面的另外一樣物品,就有了用處了!

只不過,很可能在事後被查出來痕迹!

魏紫的燈關閉了,可是此時走廊中一絲亮光,卻照射過來,恰巧讓魏紫看清楚了這個醫師的樣貌。

魏紫突然心中一凜,是那個何醫生,何小禾的表弟!

魏紫沒有說話,何旭卻走到了床邊,說道:「睡覺之前再測一下溫度。」

何旭從自己胸前的白大褂口袋中,拿出了一個溫度計,貼著魏紫的皮膚,幾秒鐘之後,發出滴的一聲,溫度測量完畢。

「病人,你現在的溫度不太好,還是有點低!」何旭像是公事公辦的樣子,魏紫的精神卻沒有放鬆下來。

這關係到她一輩子,上一世,自己就因為輕易的相信了魏東明和何小禾,吃了那頓豐盛的晚餐,最後呢?迎接她的命運是什麼?

這一世,出現了這個何醫師,誰知道是不是何小禾的劊子手!

「這樣吧,晚上給你打一針,保持體溫,要是晚上突然發生體溫降低,很可能有生命危險!」何旭說道,淡定的拿出了胰島素的注射器。

魏紫臉上寒冰湧現,那裡面是什麼她不知道,但是絕對不是讓她保持體溫的東西。

她有十年的傭兵經驗,此時,這位何醫師從氣息中蔓延出來的緊張,帶著一股殺氣,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不用了,一會邢將軍會來跟我一起住,那樣體溫就能上來了!」魏紫說道。

「邢將軍?」何旭的手突然頓住,將軍?

「對啊,邢灝天將軍,難道你沒見過他嗎?他一直在照顧我啊!」魏紫說道,想要以此嚇退何旭,只要過了這一晚,她會離開,就沒有危險了!

「原來那個人是邢灝天!」何旭心裡猛的向下沉,恍然想起各路專家圍著的那個男人,居然是邢灝天將軍,那可是華天國現在最有潛力的將軍了!

這魏紫,居然不知道怎麼的,榜上了這樣一尊大樹。

何旭頓時心中萌生了一股退意。

「這樣啊……」何旭將手中的注射器緩慢的收了回來,眼神陰晴不定,他的確不敢得罪邢灝天,那可是一個國家的將軍,還是一個S級的強者!

他還沒有動作,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可是他又突然想到何小禾答應他的五百萬,以及很多長遠的東西。

比如說,魏紫真的榜上了這樣一個大樹,也許未來真的可能得勢,那麼,她第一個報復的恐怕就是何小禾和魏東明,這是害死她母親和氣死她外公的罪魁禍首。

到那個時候,他還能享受現在的生活嗎?還能沾著何小禾的光,繼續留在這家帝都最好的醫院嗎?

還可能擁有榮華富貴的生活了嗎?

很顯然,不能了!

而他現在下手,消滅了魏紫,卻也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只要那個將軍不知道!

想到這,何旭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猛的將沾有乙醚的手帕捂向了魏紫!

魏紫早就防備著他,頭猛的一偏,手帕被按在了枕頭上,一股刺鼻的味道傳來,是乙醚。

「哪跑!」何旭怒道,作為一個強壯有力的男人,連一個才剛剛成年的十六歲的女孩子也制服不了,那他也太廢物了!

他揮動手臂,顧不得在魏紫身上留下痕迹,想要給魏紫一個巴掌,打蒙對方,大不了做不出意外,就毀屍滅跡!

不過,魏紫可不僅僅是一個剛剛成年的女孩子,她還是一個剛剛覺醒了特殊玄能的玄者!

魏紫快速掐動玄決,玄核旋轉,玄符文從魏紫的身上漂浮而出,在虛空中構造而出,快速形成了一片盾牌。


這一刻,奇妙的事情發生了!

一瞬間,周圍溫度速降,一個巴掌大小,由放大了的雪花形成的透明盾牌,出現在了魏紫的身前,緩緩飄動。

寒氣盾!

這是從冰肌果的符文中領悟的玄符文,組合在一起獲得的完整的玄術,雖然只是一級玄術,可是卻能夠輕易的對抗普通人。

「碰!」何旭的一巴掌,本來是打在魏紫的臉上的,但是寒氣盾在下一刻,卻恰好出現在了魏紫的面部,阻攔了這一掌。

寒氣盾的符文顫動,一陣熒光隨著劇烈的攻擊而被擊散,寒氣盾的光芒暗淡了少許。

魏紫畢竟剛剛覺醒了玄核,修鍊的時間太少了,她召喚出來的寒氣盾盾雖然是一級玄術中比較稀有的防禦類玄術,卻因為自己的實力低微,幾乎抽空了她的玄力,防禦力自然大大減少。

但是,這卻給了她反抗的機會!

她猛的一翻身,跳下病床,因為狼狽,還撞到了病床旁邊的柜子上,上面的水杯水壺嘩啦啦的掉在了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音!

這是她故意的,以她現在的身體,正是在恢復時期,體力根本跟不上,玄術是勉強催動出來的。

製造出聲音,來人查看,她就能逃脫險情。

而此時,何旭也是被逼急了,他想著快點殺死魏紫,沒想到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

今天翻看了前面四章,發現很多地方有錯別字這次都給改過來了,以後發稿子之前一定好好檢查,之前是想著發到網上,再看著檢查,但是碼字老忘記,一些細節都改動了,關於魏紫的年紀,初始的時候訂的是18歲,但是背景設定只有一個初級啟蒙學院,就覺得18歲有點太老了,就改成了16歲了,比邢灝天小了10歲左右,萌萌噠!結果稿子里居然還有遺漏,讓我很無奈,還有關於邢灝天,之前失誤寫了家教兩個字,實際上邢灝天的設定是孤兒~,大概內容就是這些了。下面要進行例行感謝啦~

感謝書友初曉打賞的100書幣。

感謝書友42235717打賞的588書幣。


感謝書友彌斯打賞的1888書幣。群么么噠! 何旭猛的抓起一個椅子,狠狠的攻向魏紫,擊中在寒氣盾上,想要擊碎那盾牌。

他想抓住魏紫,甚至將她推下樓,偽裝成跳樓自殺的樣子。

如果他真的成功了,那麼很可能,魏紫真的會被抹除,畢竟,剛剛被強暴,就跳樓自殺,有情可原。

然而,就在寒氣盾碎裂的那一剎那,病房的門,居然被推開了,

「你們在幹什麼?」一聲怒吼,猶如火山爆發,噴射而來。

轟!

一個火球撞擊過來,作為華明國的將軍,邢灝天第一次不是想著保護人民,而是殺死入侵者,對方,已經威脅到他心上人的生命力。

何旭本就是背對著門,將魏紫堵在房間內,此時更是被邢灝天一個火球命中後背,發出「啊」的一聲慘叫。

這個火球,還是邢灝天怕傷到魏紫,手下留情釋放的,儘管如此,也瞬間將何旭點燃,眨眼間,就燒穿了心臟,何旭連多餘的掙扎都沒有,就倒在了地上,發出一股焦糊的臭味。

魏紫看著何旭倒在地上,只覺得一股眩暈傳來,寒氣盾瞬間潰散,身體無限疲憊,都無法在站立了。

她眼前一黑,向後仰去!

「魏紫!」邢灝天狂奔而來,最終在魏紫暈倒在地前,抱住了對方。


魏紫實在是太虛弱了,剛剛覺醒玄核,又和邢灝天的火毒拼了一頓,本就是靜靜修養的時候,居然還為了躲避何旭的迫害而戰鬥,現在實在是堅持不下去,徹底昏迷過去了。

邢灝天一把抱起魏紫,和看得目瞪口呆的銘澤宇一點頭,說道:「銘澤宇,麻煩你幫忙處理一下後事,可以嗎?」

「沒……沒問題!」銘澤宇結結巴巴的說道,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不過,剛剛邢灝天氣息攀登到S級的時候,實在是太嚇人了,他在對方身後,差點沒跪在地上,聽說S級玄者真正爆發,方圓百米都會變成岩漿之地,整個城市都可能被點燃。

果然啊,他才是安靜的美男子,像邢灝天這種,實在是太暴力,太嚇人了!

當然,他現在更好奇的是,到底誰要殺死邢灝天心尖上的人,居然還敢在這個時候下手,簡直是老壽星上吊,找死啊。

一切事情交給了銘澤宇,邢灝天小心翼翼的抱著魏紫,心下一片懊悔。

原本魏紫都說了,自己惹了一些小麻煩,需要自己的庇護,可是他居然這麼粗心大意,沒有放在心上,離開了魏紫的身邊了?

萬一魏紫出了什麼事情,萬一魏紫真的被……

這一刻,邢灝天只覺得心臟都要裂開了一般,撕扯的疼痛,不能,魏紫絕對不能出事!

邢灝天抱著魏紫登上了青龍戰車,隨後戰車自動駕駛,直接進入了華天國帝國軍區的大院!

醫院根本不安全,現在,只有將魏紫帶入自己的住所,他才可以安心。

邢灝天看著魏紫憔悴的臉龐,心中還是充滿了擔憂,最終拿起通訊器,撥通了一個人的通訊!

「邢將軍!」對面是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帶著金絲框架眼鏡,雖然現在時間已經是夜晚了,但是對方的樣子,卻並沒有休息,而是還在忙碌。

「薛院長,請派人來我的住所,我需要一個醫師!」邢灝天說道。

「邢將軍,你的身體出現問題了嗎?」薛峰碩立刻緊張起來,邢灝天對於華天國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的身體,直接關係到華天國接下來幾年的軍事的走向。

而他作為帝都D21區軍區醫院的院長,其實是直屬於邢灝天軍隊的管轄,負擔邢灝天的治療的。

當然,很多消息,也需要上報給政府和總統的,薛院長對於邢灝天現在的生活狀況,也感到十分抱歉,是因為他將報告提交上去,造成了所有女人都對邢灝天避退三舍的!

「不,不是我的身體,是另外一個人,總之,派一個人來吧!」邢灝天說道。

「好的,不過正好我有時間,邢將軍你還是做一遍例行檢查的好!我會帶人去的!」薛峰碩說道。

邢灝天沒有拒絕,因為和魏紫發生的事情,他最好也要檢查一下,起碼,他不希望發生什麼隱患,以後他還要和魏紫在一起,起碼要為了X福著想一下。

青龍戰車在軍區大院門口停下,華麗而霸氣的青龍讓警衛員都愣了一下,沒緩過神來。

「抱歉,請出示你的身份證明!」警衛員一愣之後,快速恢復神色,但是心中卻在乾嚎,居然是青龍戰車,實在是太霸道了!可是邢灝天將軍今天走的時候可不是開著這輛車的,別是哪個不法分子偽裝的。

邢灝天露出了面容,他的臉就是最好的身份證明,不過魏紫需要檢查一下,這裡是帝都軍事要人的住所,怎麼可能輕易放人進去。

好在,魏紫的資料實在是太清白不過了,本身也是帝都的人,門口的警衛只掃描了一下魏紫的通訊器,就放任兩人進入了。

在寸土寸金的帝都,軍區仍舊使用的是聯排別墅的樣子,只有兩層,但是內部一應俱全,邢灝天將青龍戰車駛入自己的住所,輕柔的抱著魏紫,下了戰車。

大門在邢灝天進入的時候自動打開,別墅中燈光自動亮起,邢灝天跨著穩健的步伐,進入了自己的卧室。

但是很快,他皺起了眉頭。

因為自己火毒的原因,床鋪已經變成了寒冰玉床,對於冰系玄者來說可是非常好的,但是這個床十分硬,他作為軍人已經習慣了,但是魏紫小小年紀,才剛剛成年,現在的女人都是嬌生慣養的,怎麼可能睡這麼硬的床呢!

邢灝天小心的暫時將魏紫放在了沙發上,然後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客房,這裡只是邢灝天的住所,其實他一年到頭,只有十分之一不到的時間能在這裡休息,但是有警衛員幫忙打理,客房的傢具都是全的!

他將床鋪的墊子一把抗了起來,返回到自己的卧室,盡量將自己的大床鋪得柔軟舒適,更適合魏紫居住。

「上次從大滅山脈圍剿的不滅金蟬,好像應該吐絲了,要弄一床被子來!」邢灝天說道。

這話要是被別人聽到,絕對下巴都能掉在地上,不滅金蟬是什麼?那可是傳說中上古留下來的生物,幾乎要滅絕了,還是邢灝天上次無意間遇到一個,給抓了回來,研究院的人差點給邢灝天跪下了,才把這個不滅金蟬要到手,當然,只是寄養在研究院當中,邢灝天也不會養,這才拿出去的。

因為這個,研究院的人和古生物研究所,還有玄術所的人差點沒幹起來。

而且,金蟬吐絲都是非常稀少的存在,邢灝天居然還想拿出來做個被子,做個床單都不可能的。

當然,除了不滅金蟬,邢灝天的東西也實在很多,只不過這裡面,不滅金蟬是最珍貴的而已。

對於邢灝天來說,他的女人,自然要使用最好的東西了! 等到將床鋪弄好,邢灝天才將魏紫轉移了過來,這頓折騰,魏紫也沒有清醒過來,讓邢灝天提心弔膽起來。

好在,薛峰碩很快帶人來了。

「這位是趙醫師,現在是我的助手!」薛峰碩介紹了一下他身邊的醫師,這個醫師年紀大概二十四五歲,這個年紀,應該是剛剛從醫療學院畢業的博士,能當上薛峰碩的助手,應該專業知識相當優秀了!

「邢將軍你好,見到你很高興,你是我最崇拜的將軍!」趙倩略有些興奮的說道。

邢灝天卻顯然沒那麼多熱情,點點頭,說道:「這邊來!」邢灝天帶著兩人登上二樓,進入卧室內,他自然而然的放輕了腳步,跟在後面的薛峰碩和趙倩,也有些小心翼翼了。

真不知道,是邢灝天的什麼人,能被他這般照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