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傢伙人呢!?」

怒火繼續宣洩的眾位蘿莉,搜查起了惹禍的罪魁禍首:「既然觸手都不會解除,那就把那個魂淡丟進觸手裡邊,半個月後再把她放出來,另做處理好了!」

「同意!」

「必須的!」(未完待續。。) 最後,觸手無慘的鬧劇還是給制止了——儘管琳和斯卡薩估計都很想看,但眼下還是得先穩住這群即將失控的蘿莉法師才行。…,至於引發一系列問題的罪魁禍首?當看到數位同僚二話不說召喚出了一團團軟趴趴黏糊糊,還在不停蠕動蠕動的角蟲手的時候,便已經嚇暈過去了。

「我感覺到了這個世界滿滿的惡意。」

斯卡薩痛苦地揉著自己的太陽穴,那副架勢,簡直就像是想要把手指按進腦袋裡一樣。

「這下可怎麼辦?整個法師協會的高層直接就陷入了見光死的局面了……這種事情一旦被披露出去的話,我們不就要成為所有人的笑柄了嗎?」

協會儘管對外交流互動什麼的實在不多,但終究也是有的。斯卡薩想象了一下,一群平均身高就沒有超過一米四的蘿莉,出沒於那些重要場合,周圍還全是各界大佬什麼的……這瞬間就毀掉了協會的形象了呀!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意那些東西!我們呢!?」

陷入到無法轉變會原本樣貌的眾位大魔法師,紛紛表示著急到不行——接觸條件是進行男女間的啪啪啪活動,往大了說,是只要閉上眼睛心一橫就能搞定的事情,最多也就當成是被蚊子咬了下……可是,為了變回男性而要去被男人肛,不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嗎?

這完全是本末倒置了。

在座各位都是有著豐富人生閱歷(然而並沒有成家),社會地位更是不凡,走出去是能夠吸引無數尊敬目光的大魔法師。自尊心那是必須的。如果是為了達成一個目的,而去選擇了一個自己打心眼裡抵觸的途徑。這樣昧著良心的作為,和那些背叛了靈魂。將魔法的力量付諸於邪惡之上的黑魔法師,又有什麼區別?

「這讓我們如何見人?」

雖然都是死宅,但總有私人的交流圈的,想象著如今狀態的自己,套著一身非常不合身的長袍,偏偏還要做出與外表年齡極不相符的「成熟」舉動,在場的眾位蘿莉法師,紛紛心中一陣惡寒。

「要不,直接就說你們集體感染了某種千年難得一見的烈性傳染病?」

「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啊!而且,到底得是什麼模樣可怕的傳染病,會把一群大魔法師給全部放倒?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引起巨大恐慌的!別到時候為了阻止壓根不存在的疾病的擴散,協會被封鎖了才好!」

「沒關係,我會告訴大家,你們得的是流行性幼女症候群的……」

「這不是已經把最需要隱瞞的信息給說出來了嗎?而且,流行性幼女症候群……這是哪門子的史前奇病!?」

眾蘿莉徹底對於斯卡薩失去了信心。

果然拜託這個平時就經常翹班不干事,遇到需要處理的事務還要各種推脫各種甩鍋的空氣首席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實在不行。我可以解除娘化狀態,以我本來面目,來為各位排憂解難的嘛~雖然已經是幾百年前的古舊『武器』了,但是『性能』方面。沒有問題……」

斯卡薩話還沒有說完,便被琳按住了後腦勺,整個人被按趴下。一張臉都嵌到了桌板之中,暫時失去了反應。

「大家要記好哦。心懷叵測的怪阿姨,就是剛才那樣的嘴臉。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話。一定要小心戒備的哦,明白了嗎?」

「明,明白了……」

眾位蘿莉顫抖著,回答了琳老師的問題。當然了,雖然琳和可怕,很嚇人,但是斯卡薩被揍,果然是更加讓大家感到快慰啊。

竟然好死不死地把主意打到自己這些昔日的同僚身上,果然最危險的人,就潛伏在身邊啊。

「突然感覺下身有點涼涼的……好沒有安全感。」

「同意。明明沒有風,法師袍也還算保暖的呢……」

看到這些蘿莉法師,似乎是因為感受到了未知的威脅和壓力,而渾身不自在的模樣,琳的心裡深有感觸——自己當初,其實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吧?性取向正常的男性,驟然間被娘化了之後,安全感貌似不會因為本身實力強大就保持不變的呢。縱然這些蘿莉,都是本領高強的大魔法師,也一樣產生了不小的被害妄想誒……

可能其中也是有老紳士斯卡薩帶給他們的壓力大了一點的緣故?

琳又抽空瞅了一眼整張臉卡在桌板里的斯卡薩——儘管她也喝下了娘化藥劑,不過看她身穿的服裝,很明顯是經過了一些「加工」的,不能說暴露吧,但也有意無意地展露出來了一些凸顯女性魅力得設計……斯卡薩這隻老狐狸會不明白這些設計的用途,傻愣愣地就穿上去嗎?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

「人和人之間的差別還真大呢……」

琳發覺斯卡薩好像稍稍有那麼一點點危險啊——不過想想也是,她的年齡在這裡最大,而且靈魂還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比別人要更加悶騷一些,也完全說得過去嘛。

「我先問一下,你們是真的不願意通過和男性發生關係這個方式,來解除這個藥劑的持續性效果嗎?」

「要是變回男人的代價就是要被肛,那還不如不變呢!」

這個回答得到了廣大蘿莉法師們的一致贊同。

「反正我們也沒有妻子啊戀人啊女友啊炮友啊什麼的……變不回去那就變不回去吧!之所以執著於男性身份,也不過是因為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一點感情而已。如果真的犯衝突的話,我想,大家應該都是以自己的好惡為優先的。」

「……」

仔細想想還真是令人悲傷的事實。

「說的沒錯!我連處男的身份都沒有擺脫,居然要先一步摘掉『處女』的帽子……開什麼國際玩笑啊!」

的確……活了一把年紀都沒有享受過和戀人之間的溫存,到老還是一名童貞**師。卻要先一步體驗一把被人開苞的經歷,這實在是太讓人跳腳了。

至於為什麼這些法師。對於捨棄掉男性的身份,似乎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抵觸……拜託。巫妖這種存在是怎麼來的?為了能夠延續自己的生命,繼續探索熱衷的領域,那些法師連活人和死人的區別也可以拋棄,只是換個性別,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只不過這裡的這些大魔法師,並不願意接受轉化為巫妖而已。轉化為巫妖,就意味著和活人的世界決裂,所帶來的交際圈的變化,絕對是翻天覆地的——和這個相比。變成個蘿莉,所造成的影響,還真比不上之前那個。

——破罐子破摔了!

這是這些可憐的蘿莉法師們的一致想法。反正她們也沒有做什麼反人類的行為,導致這個結果的,只是一次實驗事故而已。撐死了,以後自己等人的經歷被記載下來的同時,提醒一下後人,不要隨便把龍骨灰和鳳凰尾羽放一起配用嘛。

「不過這麼一來……大家不覺得有些微妙嗎?整個協會高層,就斯卡薩這一個老傢伙是男性。聽起來,不是有一種開後宮的趕腳在?嘖,這麼一想,渾身不舒服啊……」

「對哦。這傢伙可是能夠順利變回去的……好不爽……好嫉妒……」

那話怎麼說來著?不患寡而患不均……現在,整個協會的高層,就只有斯卡薩一個人「幸免於難」。這無疑讓在場眾蘿莉非常非常的不滿。

「那藥劑還有嗎?要不我們趁著現在,給斯卡薩灌下去……」

喂喂!

即使是出於嫉妒。也不能這麼來啊!

幸運的是,並沒有剩餘的永久蘿莉化藥劑了。而唯一知道具體的添加配料的人。現在也還在昏迷中呢,一時半會兒,雖然大家興緻勃勃,但卻沒有找到突破口給斯卡薩使絆子。

「先不說這個了,你們既然決定了,打死也不願意採取那種極端措施來解除藥劑的效果,那就得做好打算,以後該用何種面目,去面向這個社會——話說你們有這個心理準備了嗎?」

眾位蘿莉面面相覷。

「難道還有什麼需要特別注意的東西嗎?」

果然是一群童貞**師!絲毫沒有意識到,當一名女性是有多麼的辛苦!

「當然有!而且還有很多!」作為一名「過來人」,琳面對這些「晚輩」,可謂是在做著諄諄教導了。她隨手一指,指向了其中一名蘿莉,說道:「你!知道自己現在這幅模樣,對於廣大男性而言,是多麼具有誘惑力嗎!?」

被琳指出來的那名蘿莉法師,此刻正「大大咧咧」地叉開腿,毫無防備地走在了地上。


「這般坐姿!根本就是在誘惑周圍的男性!換成我是一個男人,面對你這樣的姿態,是會選擇性遺忘掉你其實原本是個老頭的事實,全神貫注於意淫面前的可愛女孩的行為之中!這種行為,會給協會的形象,帶來很大的影響的!」

被琳指名的乖寶寶,立刻糾正了自己的坐姿。

「其他人也是一樣!從現在起就給我改正自己的坐姿!女性的骨盆和男性是不同的,並腿坐對男性是非常彆扭非常吃力的一件事,但是現在的你們,是不需要去強行忍耐這其中的不適的——你們要做的,就是要把這個習慣,改過來!忘記過去身為男性的習慣!」

「一百多年的習慣,好難改過來的……」

嘗試了一下,發現雖然不像過去作為男性的時候,並腿坐著要分出相當的力氣,但是眾位蘿莉,還是感到很不自在。畢竟她們的實際年齡都不小了,長久養成的習慣,豈是一朝一夕之間就能夠改過來的?

「那也要努力改正呀——叉腿坐可是很不雅觀的,這不但會導致走光,還有著一種隱晦的性暗示意味在……你們也不會希望,被人在妓女和娼婦間畫上等號吧?」

「妓女!?」

「娼婦!?」

基本就沒有逛過紅燈區的眾蘿莉。腦海里不由地浮現出了自己搔首弄姿,故作姿態的模樣。雖然她們幻想的形象。其實大多是上了年紀的媽媽桑,高檔一點的「從業人員」。怎麼說也會「綠茶」一些……但是並不妨礙眾蘿莉對此產生深刻的認識。

她們集體搖了搖頭,表示絕對不想要被人當做是那類特殊行業人群。

「沒錯!就是這樣!」

就像是頭一次去學校的小學生,會報以十二分的熱情在課堂上端正姿勢,眼前這些蘿莉,雖說多少也會感覺不太適應和舒服,但還是認真地糾正了自己的坐姿。

看著她們這彆扭的姿勢,琳感覺非常有趣。

總覺得可以將她們調教成自己期待中的模樣啊……如果她們對自己這麼信任的話。

此時此刻,琳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做一件非常不得了的大事情啊——法師協會有著怎樣的能量。琳非常清楚,而現在自己就有一個機會,可以將整個法師協會的高層,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進行影響誒……

微妙的犯罪者的快感的說。

「身為一名女性,需要注意的不止是坐姿!男性的侵略性目光是無處不在的,有時候,甚至於同性的視線也非常危險——所以在保證自己的儀容儀錶的同時,如何從那些對你心懷不軌的好色分子面前,保護好自己。也是一門大學問!「


話說,這種發言,由一個基本上就沒有怎麼經受過男性的騷擾,一直處在愛莎保護下的人來說。合適嗎?

「這個……有必要嗎?我們可都是大魔法師誒……」

「大魔法師又怎麼了?痴漢痴女可是不分場合的,不分種族,不分善惡的!那些野生的陌生人。如果對你顯露出了痴態,自然。打一頓就好了——可是,如果對你做出越界的表現的人。是你的親近之人呢?朋友、學生、同僚……都有可能的!」

蘿莉們集體陷入了沉默。

顯然她們也是想通了其中最關鍵的一點——她們現在這幅姿態,在她們過去的交際圈之中,在她們親近的那些人之中,究竟是怎樣的形象,怎樣的感受?

過去一切都正常,那是因為和他們交流的,是一個怎麼樣都無法讓人提起「興趣」的過氣老頭。可是現在,只要照照鏡子,這些蘿莉自己都能陷入到自身的魅力之中,經由魔葯特效而極大增長的女性魅力,融合了她們自身的魔法師的神秘氣質,所帶來的破壞力,那是壓倒性的。

「歐擦!我記得我的學生……好像對小女孩很有興趣來著……」

「我們的那個好像也說過一些很糟糕的話來著——小女孩真是太棒了什麼的……」

「……誰知道貞操褲怎麼做嗎?」

居然全體陷入了危機意識之中了!?

琳一臉獃滯地目睹著這些蘿莉,一個比一個緊張,聽她們口中的話語,敢情這幫子人身邊全都被蘿莉控所侵佔了呀!話說這都是個什麼樣的交際圈!

「大師!請告訴我們,如何渡過這個難關!」

「……」

琳痛苦地捂住了額頭——情況和她想的大不一樣,原來這些蘿莉法師,都是有著迫切的自我保護的需要的嗎?本來琳只是隨口一提,為後邊做鋪墊的……這下好了,被這麼多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琳就算想要打馬虎眼都不行了。

如何應對身邊的痴漢痴女,這個琳其實自己也沒有多少經驗。

但是,自身沒有經驗,可以借鑒別人的嘛——比方說,黑子的案例就非常具有代表性,完全可以拿到這裡來作為模板來用。

「首先,你們要認識到一點——壓制自己的魅力,對於你們而言,是很難的。」

琳瞅了瞅面前這些蘿莉法師的儀容……說真的,相當贊,相當棒!魔法師的知性完美地融合到了蘿莉的青澀之中,雖然可以感受到她們的身上存在著一種知識沉澱之後才會有的「智慧」氣息,但偏偏本人給人的第一感官卻是獃獃的。兩種矛盾的氣質有機融合統一到了一起,其中的魅力,別說是蘿莉控了,只要性取向正常的男性,基本都會欲罷不能的。

樣貌可以扮丑,但是心靈和氣質,卻是遮不住的。

「所以這時候就需要用到『誘導』戰法了!」

「誘導戰法?」

「沒錯!既然無法避免,蘿莉控們對你們傾心的事件發生,那就應該把他們多餘的精力,向著『無關緊要』的方向去引導!相信你們也不會希望,那些糾纏著你們的傢伙,整天向著的就是如何把你們抱在懷裡啪啪啪吧?」

眾位好學的蘿莉,紛紛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

琳這時候,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起來。明明是在笑,明明笑的很溫柔,卻讓在場的蘿莉們,感受到背後一陣微微的涼意。

「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抖m嗎?」

……

當斯卡薩昏昏沉沉地恢復了意識的時候,她被房間里的雷光所嚇了一跳。

「電擊的度和量,大家要自己掌握,實際使用的時候,是因人而異的!」琳作為被眾人所信服的「大師」,還在給現場的蘿莉們講解著電擊的「精髓」,「在維持著給人造成痛苦,同時又不會造成直接性的損傷的方面,雷電一系的魔法,是最有優勢的!」

「啊啊啊啊啊我錯了啦!」

眾蘿莉的實驗道具,便是那位闖了大禍的可憐法師——在眾蘿莉的折騰下,她已經連續失禁了三次了。

但是周圍的同僚們,臉上不但沒有露出絲毫的愧疚,反倒是……

越來越興奮了。(未完待續。。) 「作為一名成年人,我受到了很大的震撼。」

斯卡薩看到一群和自己再熟絡不過的傢伙,蘿莉化之後集體陷入了狂熱狀態,狂熱化的方向,還是非常微妙的……抖s向?

的確,蘿莉是不太適合揮皮鞭,亦或者踩高跟鞋……不過換成電療就沒有問題了!

那些工口向的女王做派,認真說起來,未免是有低俗的嫌疑,但是換成「電擊療法」,這逼格立刻就蹭蹭蹭上去了……斯卡薩甚至於都有些小期待,被這群蘿莉的電擊「刺激」一下,會是怎樣的感覺了……

因為是蘿莉啊!

哪怕知道這幫子外表萌力驚人的蘿莉們,內在是個什麼鬼樣子,可是僅僅就外表這一點,便已經足夠了!種族阻止不了紳士,性別也是一樣的——對於大紳士而言,男孩子只要可愛,關了燈一樣可以肛,區區性轉換蘿莉又算得了什麼洪水猛獸?

「你現在的樣子還真是……唉,長期沒有愛情滋潤的悶騷,最後會變成這幅模樣嗎?」

現實給琳上了一課——斯卡薩這樣怎麼看都能算是成功人士的男人,就是因為長久以來光棍一條才會導致如今這幅扭曲的心理(斯卡薩:喂!),遙想當年,這傢伙肯定也是一名意氣風發的年輕俊才吧,到老了之後……

「為什麼突然看著我就嘆氣了!?」


斯卡薩不知道琳究竟想了些什麼,但是想來……是一些很失禮的想法。

「……只是突然覺得,您老一輩子都打了光棍。不是沒有道理的呢……」

不管一臉吃了翔一樣苦逼的斯卡薩,琳再次整理了一遍給諸位蘿莉法師檢查之後得到的數據。確認無誤,沒有問題之後。將其交給了斯卡薩。

「給我這個有什麼用?」

斯卡薩很是疑惑地看著琳,換來了琳看待9一樣恨鐵不成鋼的目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