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唐婉兒見林凡如此說,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之後,三人加上一個小苗兒一起回到了村子裡頭,得知林凡要給小苗兒講故事,唐婉兒兩女也一起來到了林凡住的地方,對於林凡腦中那層出不窮的故事,不止是小苗兒,就連兩女也是十分喜歡。

……

就這樣,平靜的生活又過了幾天,這天一大早,林凡便準備向喬木辭行,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在這住了半月有餘,是時候要離開了。

剛見到喬木,後者似乎知道林凡的來意,笑著說道:「你是打算來辭行的吧!」


愣了一下,林凡點了點頭道:「是的,村長,我們在這也打擾了大家半月有餘,是時候該走了。」

捋了捋花白的鬍鬚,喬木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以後若有時間,可以隨時回來,我之前說過,你是我們樹族最尊貴的客人這點是不會變的。」

點了點頭,林凡語帶感激地說道:「比起我所做的,村長給予我的幫助更為巨大,應該是小子向村子道聲感謝才是。」

「呵呵,我們也別相互推脫了,既然要走,那就趁天色還早趕緊起程吧,等到晚了,也不方便。」喬木笑著說道。

向喬木辭別之後,林凡和唐婉兒兩女簡單的收拾了下行裝,其實根本沒什麼東西,三人很快便來到了村口。

村子里的大部分樹人都集聚了出來,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對於林凡三個外來的人類,也是熟識無比,村子里的各個村民十分熱情的邀請三人一定要回來看看。林凡三人也是一一點頭答應。

不過讓林凡奇怪的是,平時甩都甩不掉的小苗兒,今天卻看不到她的影子,甚是奇怪。

又等了一會兒,三人見天色已經越來越晚,心中道是小苗兒怕是躲在一旁傷心的哭著,三人無奈的對視了一眼,再次向眾人話別之後,朝著村子外走去。

「你說小苗兒那丫頭,今天怎麼沒見到她?」林凡拉著一旁的唐婉兒問道。

後者看了一眼林凡,美眸白了他一眼,開玩笑地道:「怎麼,捨不得人家了?」

「……」

就在兩人交談之時,在前方林子里,突然竄出一道人影出來。


「你剛才是在說我嗎?」

……

———————————————————————————————————–

(第二更送上!還有四更!) 「你剛才是在說我嗎?」

聲音從前方的樹林傳出,打斷了林凡和唐婉兒的談話。

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一道嬌小的人影,斜靠在一棵大樹上,兩眼充滿笑意看著三人。

「小苗兒?」

「小苗兒?」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不過唐婉兒語氣中更多的是欣喜,而林凡的則是詫異。

說話的人正是三人等了一早上的小苗兒,原本以為這小丫頭怕是受不了分別,一個人悄悄躲起來哭了。沒想到會出現在這裡。

說來也奇怪,或許是和三人投緣,小苗兒和林凡三人格外的親熱,只不過是短短的幾天就像是相處了十幾年的好朋友一般。

「嘻嘻!看到我在這裡是不是很驚訝。」眨巴著兩隻皎潔的大眼睛,小苗兒三兩步來到三人面前,眼神中充滿著調皮。

「你怎麼會在這?」林凡奇怪地問道。

旋即,他發現,小苗兒一身行頭,身後還背著個小布包,一副要出遠門的打扮,心中頓時有些明了。

果不其然,小苗兒隨即說道:「當然是和你們一起出去啦,村長爺爺說了,以後要你照顧我,你要是敢把我丟在這裡,我回去告訴村長爺爺,讓他教訓你。哼哼!」

唐婉兒一聽,也沒覺得什麼不妥,開心的拉過小姑娘,隨後還有碧兒三人,開心的聊了起來。

林凡有些無奈的抓抓頭,對於村長的這番舉動十分不解,他自然知道,如果不是村長同意,小苗兒根本不可能自己偷跑出來。不過算了,既然已經來了,自己只要盡量保證她的安全便可。其他的事情,相信以後自然會清楚。

但是,話說回來,小苗兒的實力,即便不用他老保護,相信也沒幾個人是她的對手。這一點,早在幾天前,他便已經領教到。

記得那天,喬木村長帶著小苗兒一起來到後山,原本林凡以為是叫她過來從旁學習的。沒想到喬木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林凡吃驚地張大嘴巴。

「林凡,今天就讓小苗兒陪你打,好讓我看看你這幾天的進步。小苗兒,等下下手輕點,不要又控制不住力道,把林凡給打傷了。」

這一句話頓時讓林凡一口氣沒緩上來。

面前這個一向給人感覺惹人憐愛的小丫頭,難道是個高手?

很快的,當小苗兒出手的那一刻,林凡便有了答案,只不過才幾十招之後,林凡便已經徹底招架不住,如果不是最後一下,小苗兒及時的收手,想必他定是要受到重傷。

到了這個時候林凡才從喬木那得知,原來小苗兒的實力和現在人類中的天階巔峰鬥士差不多,只不過由於先前誤吞了風之本源,把自己弄傷了,至今實力也還未完全恢復,只停留在天階中級的階段。

想到這裡,林凡又看了看面前人畜無害,正和唐婉兒兩女開心的聊天,一臉笑嘻嘻的小丫頭,不禁十分汗顏。

……

「村長大人,您這樣做合適嗎?」樹族部落的村子,喬木的屋子裡,一個同樣年紀上長老者不解的問道。

另外一邊,又是一名老者,同樣擔心地問道:「是啊!村長大人,小苗兒可是我們樹族幾千年來,第一個經過大地之母的眼淚洗禮的族人,萬一有什麼閃失,我等豈不是成了樹族的千古罪人。」

「我又何嘗不知道小苗兒對我們樹族的重要性,我曾經預測出,只要我族出現一名能接受大地之母眼淚洗禮的族人,那我樹族將會受到庇佑。但是我昨天晚上又為小苗兒預測了一次,但是卻是什麼都看不到,後來,我嘗試著用了自己百年的生命力去預測,卻也只能預測出小苗兒未來的路會和林凡這個少年密切相關。」喬木有些嘆氣地說道。

「百年的生命力,族長您……」

一旁的兩人聽得喬木的話,紛紛大驚失色,不過喬木卻是揮揮手說道:「放心吧,我也活了快上萬年了,區區一百年的生命算不了什麼,最重要的還是我樹人一族未來的路。現在只能將這些寄托在那個少年身上了。」



其他兩名老者聽到后,皆是露出憂心的神色。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雖然樹族的繁衍能力十分弱,但也不至於向近些年來,基本沒有產生新的樹人,如此長久下去,樹人一族早晚會滅絕。為此,喬木不惜多次耗費心神,企圖預測出樹人一族以後的道路。

而小苗兒便是他們這些人的希望!

……

剛剛被林凡三人帶出密林的小苗兒自然不清楚這些事情,此刻她可是開心無比,猶如剛脫離籠中的金絲雀般,周圍的一切對她來說都是那麼新鮮,那麼好玩。

林凡此行來此的目的,即便是風之本源,雖然一路下來有些波折,但好在最後還是得到了它。加上又有喬木村子的幫助,使得自己的實力又有前進,此行可算是滿載而歸。

三人商議了下,決定先是回迦納城一趟,至於接下來的行程,目標自然是帝都。林凡可是知道,在帝都中,一些與他熟識的人正為他的死感到難過。如今已經在樹族部落耽擱了那麼多天,是時候該回去了。否則讓那麼多人擔心自己,實在是一種罪過。

回去的路上,有著小苗兒歡快的聲音,眾人也不覺得無聊,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再次回到迦納城裡,小苗兒可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城市,眼睛更是處處透出興奮的神色,林凡和唐婉兒見狀,也就陪著她一路逛下來。

沿路的人見到小苗兒,也是紛紛流露出和善的笑意,小苗兒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那麼的親切、自然。讓人無法對她產生半點邪惡的念頭。

於是間,只不過是逛了一條街,小苗兒手上已經裝滿了各式各樣的小玩意,小嘴裡也塞了兩根類似冰糖葫蘆的小甜品。原本林凡見她沒有存儲戒指,想要幫她拿點,誰知除了一開始的包裹,其餘的東西她硬是要放在身上,一副十分喜愛的模樣,林凡也就不在強求。

原本是陪著小苗兒逛,到後面卻是連唐婉兒和碧兒兩女也加了進去,三女一路興緻勃勃,東看看西瞧瞧。只剩林凡一人走在後面,身旁是同樣可憐的小金。

「小金啊!為什麼無論哪個地方的女人,不分大小,都是那麼喜歡逛街?」林凡發著牢騷道。

小金疑惑的抬起頭,兩眼無辜地看著林凡,嘴巴砸吧了兩下,低聲吼叫了兩聲,示意自己不明白林凡在說什麼。

而林凡也只是伸手摸了摸小金身上柔順的皮毛,一路無聊的跟著前面三女。

這時,隱藏在林凡身後不遠處的兩人,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隨即其中一人對著另外一人說道:「你快回去向上面報告,說發現了目標,我繼續跟著他們。」

「好!」另外一人點頭應了一聲,隨即快速的朝另外一個方向跑去,眨眼就消失在街道的盡頭處。

此時的林凡一行人,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跟蹤了,仍舊玩得不亦樂乎。

……

————————————————————————————————————

(有事耽誤了,這是第三更,半小時後有第四更!第五更和第六更要到半夜了!等不及的朋友,可以明天早上再看!求點票票,行不?拜託了!) 儘管三女玩得還有些意猶未盡,但是天色卻是已經逐漸晚了,夜幕悄悄地升到眾人的頭頂之上。

林凡帶著三女找了個地方打算休息,而當一行人正準備離去之時,街道的兩旁突然傳來一陣躁動。

接著,人頭攢動,無數人馬快速朝林凡這邊圍了過來。轉眼的時間,幾人便被團團的包圍起來。

林凡警戒的打量著這些人,發現這群人身上衣著統一,竟是迦納城的守衛。林凡不解的是,這些守衛不去守衛迦納城,為何跑到這裡來抓人,而且抓的是自己,自己貌似也才剛到迦納城,並沒有做過什麼事情。

就在林凡不解的時候,從守衛中走出一個人來,看其裝扮,應該是這批守衛的統領。

「上,將眼前四人全部抓起來,男的實力不弱,大家小心點。」守衛統領揮了揮手,冷冷地發出命令。

聽得命令,一群守衛紛紛抽出腰中的武器,準備上前。

見這架勢,幾人也知道來者不善,林凡面色一下冷了下來,道:「既然你們要抓我們,總要有個理由吧?否則你們怎敢在大庭廣眾之下亂抓人?」

守衛統領冷笑一聲,似乎在笑林凡的話很無知,語氣略帶嘲弄地說道:「也好,讓你死得明白,你得罪了少城主,今天在這迦納城,誰也幫不了你們。」

「少城主?」林凡仔細想了下,發現根本不認識此人,和唐婉兒對視了一眼,後者也是一臉疑惑。

不過片刻之後,唐婉兒出聲說道:「會不會是之前那個被教訓了的夏洛特?我們在迦納城貌似只和他結過仇。」

「看來一定是他了。不過即便叫了一堆人過過來,又如何?如今我的實力已經完全恢復,自然不懼這些人。」林凡語氣頗為自信的說道,正好經過喬木的指點之後,他還沒來得及找個對手試試手。正好那這些人來開刀。

這些人雖然是迦納城的守衛,但是其實力參差不齊,其中有三分之二還只是黃階鬥士,而剩下的三分一最高的也就是眼前的守衛統領,玄階七級鬥士。即便是林凡這邊最弱的碧兒,也要比他強上幾分。

面對這些人,林凡幾人自然不放在眼裡。而臉上自然也是流露出一副輕蔑的神色。看得對面的守衛統領,一陣大怒。

就在眾人打算動手之時,守衛後方又是一陣聲響,緊接著分開人群,從後面緩緩的走上來幾個人。為首的林凡三人自然認得,赫然便是之前剛被林凡教訓的夏洛特,而他身後則是跟著四個人。

「果然是你?怎麼,上次的教訓還不夠,還打算再來一次?」林凡見到夏洛特走了上來,雙手交叉抱在身前,對著後者戲謔地笑道。

「小子,別得意,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我並沒指望這些守衛能夠抓住你,今天我請來了幾名高手,他們足夠對付你了。」夏洛特的臉又恢復了原本面貌,不在是之前那一副被林凡揍成豬頭的樣子了。

「說來你的消息還真是比狗靈通,我才剛回到迦納城,就被你找上門了。看來你真的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你以為就憑你身後那幾人,就能奈何得了我?」林凡不屑地說道。

被林凡這一番連諷帶刺的嘲笑,夏洛特臉色憋得通紅,正想對身後四人說話之時,從他身後走出一名年紀比他大上許多的中年人。

這名中年人在聽得林凡那番狂妄的話,瞧得眼前的少年似乎看不起他們四人。不由怒火中燒,隨即不等夏洛特開口,便站了出來。

「小子,你是什麼人?竟敢口出狂言,未免也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

循聲望去,只見一名三十齣頭,一臉粗狂的中年男人,身穿黑色布甲,手中握著一把長劍,兩樣帶著怒意看著林凡。

先是打量了一番來人,林凡感覺此人的實力有著地階初級的實力,隨即又看向身後,除了其中一名年長的老者之外,其餘兩人皆是和這名大漢實力相差無幾。

而那老者的實力,林凡認真細看起來,發現竟然有這地階八級的實力。不過,即便這樣,林凡依然不懼。

見到林凡不說話,大漢更怒,道:「小子,為何不說話,難道你以為不說話,我便會放過你嗎?不說你得罪迦納少城主,就你剛才那句話便已得罪了我們四人,今天不給點顏色瞧瞧,他日豈不是讓人恥笑我艾家的人沒用!」

「艾家?」林凡愣了一下,疑惑地說道。

聽得林凡提起艾家兩個字,大漢心中冷笑不已,口中輕蔑地說道:「小子,原來你也知道艾家,今天你們得罪了艾家,我勸你還是束手就擒的好,免得讓我出手,到時多受皮肉之苦。」

隨即看向林凡是身後,頓時發現了唐婉兒三女,眼中頓時發出一道亮光,頭也不回的問向一旁的夏洛特,說道:「少城主,你看上的便是這小子身後的三個女子?」

夏洛特一聽大漢問他,急聲回答道:「不!不!我只是看中了中間那名穿白衣服的女子,其餘的兩女我並沒看上,如果艾大哥喜歡,儘管拿去便是。」

「那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大漢淫笑地點了點頭。

似乎已經將眼前的唐婉兒三女當成囊中之物。

而聽到兩人是無忌憚的談話,唐婉兒三女氣得小臉發白,一旁的林凡更是臉色陰沉得可怕。雙拳緊握,身上一股清風隨即散出,站在對面的幾人竟是毫無差距。

「你們要為所說的話付出代價。」

話音一落,林凡身形啟動,一眨眼便奔向了大漢身前。

「好快!」

周圍人的不約而同的驚呼道。

而一直站在最後面的老者,原本沒有任何錶情的臉龐,突然浮現出一陣震驚,同時開口大喊道:「小子,你敢傷我族人!」

隨即,身影連閃,快速朝林凡襲來。

「哼!不自量力!」林凡此時怒火中燒,出手十分狠辣,速度再次提升,趕在老者貼近之前,拳頭快速的轟向大漢。

大漢反應不慢,在稍微驚訝過後,顧不得許多,體內鬥氣急轉,身形連連退後,同時雙手齊出,試圖擋住林凡突如其來的攻勢。

「砰!」

林凡的拳頭狠狠的和大漢打在大漢的手臂之上,強大的力量將大漢震得連連後退,體內也被林凡凌厲的攻擊震得無比凌亂,鮮血止不住的不斷湧出口中。

兩眼駭然的看著林凡,心中萬萬沒有想到,眼前如此年輕的少年,竟然擁有如此實力。

就在林凡一擊得手之際,身後的那名老者也即使感到,地階八級的強大鬥氣透體而出,直逼林凡而來。而後者不慌不忙,一腳踢在之前的大漢之上,借力改變自己的身形,沒有躲避對方的攻擊,反而朝著對方急速爆射而去。

「既然都是艾家的人,那就去死吧!」

林凡口中大喝一聲,渾身肌肉暴漲,拳頭緊握,驟然一記四重勁,快速朝老者轟去。

當林凡的拳頭和老者凌厲的鬥氣一接觸的剎那,拳頭竟是直接破開對方的鬥氣,猶如一把無堅不摧的大斧,將鬥氣攪碎成兩半。

拳頭沒有任何阻隔的逼向老者。

老者眼中大駭,急忙調回體內所有鬥氣,倉促的形成一道防禦,勉強阻擋了林凡的拳頭,不過即便如此做,也不過是延緩對方攻擊的腳步,而並沒有完全的阻擋下來。

「嘭!」


拳頭砸在了老者的右肩之處,發出一陣沉悶的響聲。這還是老者最後關頭,勉強將自己的身形移開的,避免自己的要害被擊中的結果。

旋即,老者被林凡的攻擊,震得倒退了十幾步,方才在另外兩名艾家人的幫助下,穩住身形。

「你到底是誰?」老者臉色大變地低喝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