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自家兄弟,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現在風凌霄還不知道已經被那些奸如狐狸的教習給利用了,現在他正全神貫注的面對著圖方,根本沒有精力分心去思考這些。

「怎麼?不敢過來?慫了嗎?」圖方輕蔑的道:「既然你不敢過來,那就老子過去!」

「看拳!」

蘊含了兩種力量法則的一記重拳逼面而來,風凌霄呼出一口氣,他不能輸!他要贏!他不能讓這麼多弟兄跟著自己受辱!

「我一定會贏!」

風凌霄怒吼著一拳轟出,風雷之音齊動,發出陣陣轟鳴之聲,讓所有人一驚。

又是一種力量法則!是虎之力,看這威勢,儼然突破了亞神極限,天都神君和幾位教習緊皺著眉頭,山之力的強橫可以解釋,可是這虎之力究竟從何而來?難道真是圖方給他們開小灶?

雙方硬碰,如同兩座大山撞在一起,聲勢浩大,發出陣陣巨響,煙塵四起,狂風肆虐,讓人瞠目結舌,這真的是一路墊底過來的風十三?莫非重力的作用,真的就如此顯著?


片刻后,一道人影被推開,只見右手如鉤爪一般扣進地面,拖住四條數丈長的划痕才堪堪停下。

不出所料,這個人又是風凌霄,圖方依舊站在原地,手臂輕微的顫抖,心裡咒罵著,該死的小兔崽子,要不是他還有兩下子,整條手臂都差點被拳風撕碎。

天神層次的虎之力,已經可以做到這一步,如果風凌霄碰到的是其他人,可能已經贏了,可惜他碰到的是圖方,精通五種力量法則的變態。 雖然風凌霄被逼退,可是他的戰績,仍舊讓人震驚不已,他這一拳!竟然讓圖方吃了虧!

虎之力,也被稱為破之力,這種極其古怪的力量能夠撕裂對方的防禦,將力量殘留在對手體內無法驅除,被虎之力撕開的傷口如果沒有方法遏制,甚至無法癒合!圖方就是被虎之力打了個措手不及。

可是更加讓人震驚的,是風凌霄的虎之力同樣達到了天神層次!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有點意思。」圖方扭了扭右臂道:「看來不拿出真本事,還收拾不了你了?」

只見他手臂一震,一圈圈漣漪激蕩,發出一連串的音爆,讓所有人驚愕,第三種力量法則!

震之力!

風凌霄已經把圖方逼迫到使用第三種力量法則,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足以自傲了。

可惜,他註定要輸,因為他的對手是圖方。

圖方冷笑著衝出,兩人廝打成一團,拳拳到肉的打擊聲讓人熱血沸騰,而風凌霄也漸漸落入下風,讓風二等人心裡嘆息,原本就只有一絲希望,現在連這一絲希望都破滅了。

「看來我這條手臂又保不住了。」段飛自嘲的說著,一臉的苦色,不同上次,這次輸了將失去左臂千年,一千年,對他們而言太長了。

「這本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既然敢賭,就應該做好輸的準備。」雷弘傳音安慰道。

三支小隊的人心裡嘆息著,是啊!本就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從一開始就註定了他們會輸。

連他們都這樣想,更不要說其他人了,吳一他們已經站在了勝利者的位置,可是他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覺得,今天輸了,差距會越來越大。

「小子!覺悟吧!」圖方冷笑著一拳轟出,現在他動用的已經是四種力量法則,他要讓風凌霄在這一拳之下落敗!

「放心好了,老子可捨不得弄死你,你死了老子以後可怎麼辦?哈哈哈!看拳!」

周圍人沉默著,終於要結束了嗎?這可是四種天神級的力量法則啊!如果真有人在亞神階段達到這種層次,堪稱亞神第一人,他們什麼時候才能走到這一步啊?

又多了虎之力!風凌霄雙目眯起,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圖方的戰鬥風格萬年不變,始終都是直來直去,那是因為他的力量在亞神中無人可破。

或許,費點心思他還有贏的勝算。

「冷月斷魂!」

只見他大喝一聲,右手五指併攏,劃出一道清冷的月華,迎向了圖方那所向披靡的一拳。


「咦?」圖方輕咦一聲,這一招輕靈簡潔,是劍術?

「可惜,你手裡沒有劍,給我破!」

雙方攻擊近在咫尺,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著他們,風凌霄究竟能不能撐過這一記重拳?

風凌霄嘴角突然勾起一絲邪笑:「教習,你中計了。」

「什麼?」圖方大驚,他居然看到風凌霄的身形化作一連串殘影,這速度,是亞神的速度?開什麼玩笑?

人是劍!

心是劍!

一瞬間,風凌霄便施展出了六合劍的精銳,氣息變得空靈、縹緲,只是一閃便避過了圖方的拳頭,欺身而上,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難道他還領悟了速度法則?吳一等人心裡哀嚎,這混蛋是要創造歷史嗎?永恆神族第一個領悟速度法則的人?

天都神君和其他教習瞪大了眼珠子,速度法則?不對!不是速度法則,速度法則只是單純的快,而風凌霄的速度里,還摻雜了其他的奧義,這應該是一種秘術!

「看拳!」風凌霄大吼一聲,一記重拳朝圖方鼻樑砸去,化作了一團幻影。

風凌霄爆發出來的速度,讓圖方慌了手腳,不過只是一瞬便鎮定下來,抬起手臂護住頭部,突然感覺小腹劇痛,怒吼道:「臭小子,你唬我!」

「這是你教我們的,聲東擊西嘛,看腳!」風凌霄壞笑著抬起腳,從側面踢向圖方的腿窩。

虛招?實招?圖方差點抓狂,以往都是別人猜他的招數是虛還是實,沒想到風水輪流轉,今天輪到他猜了。

天都神君無力的搖搖頭,風凌霄憑藉著速度,把圖方帶到自己的戰鬥節奏里,不簡單啊!

「看拳!」

「看掌!」

「小心了,我要踢你的屁股。」

圖方勃然大怒,咆哮道:「有種你倒是踢啊!」

緊跟著,一股巨力從身後傳來,還伴隨著臀部的劇痛,讓他面色鐵青,往前一個趔趄,差點趴在了地上,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卧槽!你他媽的真踢啊!小兔崽子,老子饒不了你!」圖方咆哮著轉過身,頓時一團黑影遮住了他的視線。

只見風凌霄的雙臂環住了他的脖頸,右腳踢在他腿窩處,用盡全力將他往地面摔去。

轟一聲,煙塵四起,所有人獃獃的看著被撂倒在地的圖方,腦筋有些轉不過彎來。

「教習,你輸了。」風凌霄站直身,平靜的說著。

聞言,圖方立馬跳了起來,怒吼道:「放屁!誰說老子輸了!」

「圖方!回來!」天都神君冷冰冰的道:「輸了就是輸了,不必耍賴。」

一臉的不甘心,朝風凌霄擺了個割喉的姿勢,圖方搖頭晃腦的走到天都神君身旁,風凌霄咧開嘴笑著,毫不避諱的豎起中指:「老子不怕你了!」

圖方面色鐵青,咬牙切齒的看著他,其餘人神色木然,眼神獃滯,還沒有巨大的轉折中反應過來。

「我宣布!風十三獲勝!」天都神君往前跨了一步,一揮衣袖,數十道寒光飛出,化作匕首插在了吳一等人腳下:「作為輸家的懲罰,你們要留下左手!記住一句話,知恥而後勇!」

吳一彎腰撿起匕首,面色不停變幻,知恥而後勇?這就是魔頭真正的意圖嗎?

緊跟著,天都神君將五個黑色捲軸扔到風凌霄腳下:「作為贏家,你可以不必接受破壞規矩的懲罰,當做一考失敗處理。」

「你們要重新進行考核!五個任務捲軸,一人一個,沒有完成任務不得回到神魔營地。」

看著手裡的捲軸,風凌霄皺起眉頭,一人一個?不是五個人一起了嗎?

「還不滾!」 聽到天都神君的大吼,風凌霄朝他豎起了中指,氣得他臉都綠了,這才帶著風凌雲等人離開。

走出神魔營地時,正好看見一個青衣男子匆匆趕來,雙方擦肩而過,五人不由得一愣,扭過頭看著青衣男子的背影。


這名男子模樣一般,一套及腳踝的青色長衫,上有金絲綉瑞獸踏雲圖,袖口,衣擺,各以金絲綉著三圈咒文。

「這人是青雲衛都尉。」風子開口解釋道。

青雲衛都尉?風凌霄恍然,他跑來神魔營地幹什麼?不過這跟他們無關。

離開營地之後,五人慢悠悠的走著,風凌霄拉開一個捲軸,仔細看著上面的任務,看來圖方說的不是假話,難度確實是增加了,每一個任務都只能單人完成,時限三年。

四人仍舊大聲討論著剛剛幾位教習囧樣,尤其是圖方和魔頭,一想到的當時這兩人的模樣,他們的肺都快笑炸了。

風凌霄則是拉開了第五個捲軸,看到上面的任務內容,他愣住了,隨即將捲軸合上,塞進了懷裡,把剩下的捲軸遞給其他人:「挑一個吧,只能成功,不許失敗,明白了嗎?」


沒有多說什麼,四人各自抓起一個捲軸,看到裡面的內容,整張臉都綠了,這是報復!紅果果的報復!現在他們的底牌沒有了,給他們這樣的任務不是讓他們去送死嗎?

收起捲軸,風凌雲仰天長嘆,將目光投向風凌霄,詢問到:「十三,你的任務是什麼?」

風凌霄笑笑,一臉輕鬆的道:「我拿了最簡單的。」

聞言,四人一臉的鄙夷,豎起一根中指以表達他們此刻的心情,齊聲罵到:「禽獸!」

風凌霄只是笑而不語,凝視了他們很久,開口道:「都出發吧,三年之後,我們再聚。」

四人沉默了下來,回頭看著距離不過數百丈的營地大門,眼眶漸紅,他們想再回來,必須要三年以後。

「老大,這是千山圖,你拿著。」

接過風二遞來的畫卷,風凌霄笑道:「千山圖給我了,那你怎麼辦?」

千山圖,不僅是永恆世界的地圖,還是一件神將級飛行秘寶,是風二手裡最值錢的東西。

聞言,風二咧開嘴笑了:「裡邊的東西大部分我都記下了,而且飛行秘寶我還有一件,已經不需要了。」

風凌霄也沒有再推辭,把千山圖收了下來,他現在的確很需要一件飛行秘寶,風子眨了眨眼睛,腆著臉湊到風二身旁,嬉皮笑臉的道:「老三,就沒什麼東西給我的嗎?」

「對啊,我可是一個窮鬼,老三,我們之間的感情,應該不止一件飛行秘寶吧?」

「唉,此一去天各一方,三年不能相見,臨別前如有一份禮物,日後望月懷遠時,能夠睹物思人,此生足矣…」

風二和風凌霄哭笑不得,這三個小子太不要臉了!

不過說到睹物思人,風凌霄沉默了下來,拿出一片赤色的楓葉玉雕遞給風凌雲,傳音道:「如果這次我回不來,幫我把這個交給訾偌。」

扔下這句話,風凌霄便轉身離去,讓四人錯愕不已,風凌雲獃獃的看著他的背影,出神的道:「十三說挑了最簡單的,你們信嗎?」

「我不信。」

「我也不信。」

「如果我先挑,我也會把最難的任務拿走。」

四人的眼圈通紅,眼中瀰漫著水霧,風凌雲仰起頭,小聲道:「放心好了,我會幫你帶到的。」

走出很遠,風凌霄重新拿出任務捲軸打開,面色也不復之前的輕鬆。

「小子,你覺得去了那裡,你還能活著回來嗎?」老六坐在他左肩,悠哉悠哉的說著。

「應該可以吧。」風凌霄有些不確定的說著,的確,他拿了最難的一個任務,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難度極大。

他需要潛入人皇宮,打入上古人族內部,探聽上古人族的虛實,歷時三年。

上古人族,是曾經主宰神界的強橫種族,正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即便是沒落,上古人族也有著讓神王忌憚的資本。

而他一個永恆神族,以亞神修為打入上古人族內部,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老六嘆息一聲道:「那你知道人皇宮在什麼地方嗎?」

「知道,在千山圖裡有。」

「那是假的,只是一個幌子罷了。」

風凌霄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這都可以是假的?那他的任務怎麼辦?

「放心好了,有爺在,保證你安全到達人皇宮。」老六咔咔的壞笑著:「我知道你接下這個任務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想去見她對吧?」

「沒有,你想多了。」

「死鴨子嘴硬。」老六一臉鄙夷的看著他,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變得激動起來,神采飛揚的道:「聽爺的安排!沒什麼問題,等你到地方了,爺給你兩個驚喜!大大的驚喜!」

風凌霄抓了抓後腦勺,他怎麼感覺老六比他還要激動呢?莫非是錯覺?緊跟著將千山圖拋向空中。

千山圖迎風暴漲,化作了一張十丈長的飛毯,風凌霄一個縱身跳了上去,老六指著前方激動的大吼:「目標!大荒山!出發!」

風凌霄扶住額頭,剛從蠻荒之地出來,現在又要回去,他這是造了哪門子孽?

一片荒原,亂石林立,一座荒山孤零零的佇立其中,荒山後邊,便是聞名遐邇的龍脊山脈。

微風輕揚,吹動零星的幾根枯草,一個紅衣少年出現在這裡,彷彿融入了這片荒原,沒有流露出一絲氣息,好像他一直就站在這裡,從未離開過。

少年兩手空空,腰前掛著一塊環形玉墜,整齊的一寸短髮,清秀的面龐,看著前方的荒山出神。

荒山高三千五百丈,光禿禿的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痕迹,少年不由得問到:「老六,這裡真是大荒山?」

「錯不了!」老六側躺在他肩頭,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道:「你不信爺的話,也該相信千山圖吧?」

「相信千山圖?」風凌霄嘴角一陣抽搐,如果相信千山圖,他跑到這裡來幹什麼?

只是這樣一座山,真的住著人?他們住著哪?山洞裡? 看著眼前的大荒山,風凌霄遲疑了一會兒,隨後輕嘆一聲,雖然他很好奇山裡的人,可惜時機還不到。

「小子,磨磨蹭蹭的幹什麼呢!」

聽到老六的催促,風凌霄點點頭,拿出一張金色面具戴上,頓時氣息驟變,整個人都散發著寧靜、慈悲之意,如果仔細看,就能夠發現面具上刻滿了比螞蟻還小的字,半邊是梵文,半邊則是神文。

劇老六所說,這是一張很有來頭的面具,結合藏鋒秘術可以掩蓋他永恆神族的身份,成為他混進上古人族的保障。

拿出一面銅鏡,看著鏡中的自己,風凌霄沉默了一會兒,詢問到:「這樣真的可以瞞天過海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