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克,三百三十五。一年級三階。」白若老師說道寫入本子之中。

此時一些學生已經開始交頭接耳了,甚至有的開始大喊出聲。

「老師儀器壞了吧?」

「怎麼可能?三百多?」

「有問題啊老師。」

白若老師說道:「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沒有任何問題。」

「怎麼可能,一個廢物打出三階。」

「七歲三階怎麼可能。」

「老師儀器一定是壞了。」

白若老師看著眾人輕笑:「你們做不到不代表別人不行,放學散了吧。」

眾人都沒有離開還在吵吵嚷嚷,高麗此時也看著小金金思考著什麼但沒有出聲。

白若老師看了一眼眾人沒有想走,只能無奈的說道:「這樣吧,你們不相信就派一個人來。比試一下,就知道了。」

白若老師說完,眾人沒有一個站出來。雖然明白眼前是班裡的倒數第一,但三百點也是親眼看見。

正平一步向前:「你們不敢,讓我來。」

正平被高麗險些超過心裡非常不舒服了,現在班裡的倒數又打出三百多點。心裡滿是質疑,怒氣暴漲。

白若老師看了一眼小金金和正平詢問道:「可以吧?」

小金金點了點頭,正平拱了拱手。

眾學生給兩人留出了一個寬闊的位置。

白若老師笑著說道:「點到為止,出手別太重。」

正平大喝一聲,跑向小金金。

一個比自己高一個頭又無比壯實的大個子撲了過來,小金金向後一滾。

正平雖然撲歪,但沒有停止。小金金開始念動最簡單的引導魔法。

隨後幾個躲閃全部躲開了正平的攻擊。

正平憤怒著叫道:「小個子,你有本事別躲躲閃閃。」

正平脫口而出,小金金直直的站在正平不遠處剛好念完咒語說到:「來啊,比比誰更厲害。」

看見小金金不再躲閃,正平跑向小金金一躍而起,雙手高舉憤怒的砸向小金金。

小金金不躲不閃,眾人看著撲下的正平覺得勝負已分。

藍色光芒此時鋪滿小金金手臂之上,小金金怕威力太大打傷正平,等到光芒即將消失之時,一拳才遲遲打向撲來的正平。

對撞之間,爆炸之聲傳出。

正平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小金金則原地站立著,眾人又一次目瞪口呆。

正平吃力的站起身子,一口一口的喘著粗氣。雙手疼痛感油然而生,酸麻無比。

「我服了。」正平緩緩說道。

金克開心的笑著,眾人看著這一幕無話可說。

小金金跑向正平,吃力的將他扶起。片刻正平身上的酸麻感才逐漸消失。

白若老師平靜的說道:「大家可以散了吧?」

人群開始四散,白若老師取下了鐵柱之上的五階魔獸內核裝入鐵盒。

拍了拍小金金的腦袋:「回寢室吧,過幾天就可以去內院找你李叔叔了。」 小金金聽聞高興的回到了寢室,白若則帶著表格去了內院辦公室。

白若老師進入辦公室一如既往的上交表格,審核員也同樣的觀看起來,饒有興緻的與白若進行著交談。

審核員笑了笑:「這高麗不錯啊,這麼快就打到階了真是想不到,按這個速度說不定五年級就能上三階了吧?居然還沒用鬥技。」

白若老師無聊的看著天花板,「嗯。」了一聲並未插話。

「這個正平也不錯,身體素質很贊。達到一階理所當然,估摸著五六年級也能達到三階了。其他人馬馬虎虎吧,看來沒什麼機會了。」審核員一路細細的看著表格里的人名。

白若老師則是等待著審核。

審核員再次說笑著:「不過可惜了,那個劉高卓。要是不出事,我們這一屆三班就有三名三階了。」

直到審核員驚訝的指著表格上的最後一名震驚的說道:「白若老師,你沒看玩笑吧?倒數第一的哪個金克?今天三百三十五點到了三階?」

白若老師笑了笑鎮定的說道:「名副其實的三階,其他學生也都看見了。」

「等等,還是沒用鬥技打出的?」審核官此時已經目瞪口呆。

「看著像一種鬥氣外放吧,細節我沒看清楚。」白若老師再次平淡的說道,看著審核員的表情不禁心裡暗笑。

「鬥氣外放?你確定看見鬥氣外放了嗎?」審核員看了一眼白若。要知道鬥氣外放是三階的入門的標準,鬥氣外放經過訓練后能憑空外放則需要到達四階。

「確實是鬥氣外放,只是不是很明顯。」白老師若說道。

審核員對著白紙思索了很久,緩緩的說道:「好吧,那我就將這個金克上報。明天就會有專人來帶金克去內院長老哪裡進行測試。」

白若老師點了點頭告別審核員,從內院辦公室走了出來。

七歲一年級三階,百年來沙鷹武館最出色的學員也是四年級的時候到達了三百點的,這一對比就明白了裡面的不可思議。審核官立馬拿起表格去了長老院。

大長老正襟危坐在房間內看著急急忙忙遞上表哥的審核員,接過表格看了一眼。

「這是白若教給你的?沒有修改過?」大長老緩緩問道。

「沒有,我也問過。白若老師還說看見了金克鬥氣外放。」審核員急忙說道。

「鬥氣外放?有意思。幫我去叫二長老和三長老過來。」大長老面帶笑容。

審核員立馬答應跑出長老辦公室。要三位長老一起審核這位金克?這陣容著實不小啊。

一晚很平靜,白若回到寢室沒說什麼。反而是小金金開心了一晚上,白若則是叫小金金早點睡覺。

第二天一早,小金金還在上早課。教室的門被兩位穿著內院校服的年輕人敲打著。

文課的莎莎老師打開教室門,與兩位年輕人交談了幾句。得知是內院點名找金克,隨後招手叫金克出來。

小金金被帶出了教室,跟著兩個年輕人前往了內院,在兩間外院前中間的大廳上。

此時大廳上站滿了不少人。前排很清楚的站這三位老人,長相年邁卻十分有精神。周圍兩側則站滿許多年輕人。

仔細一看非常明顯,左邊的年輕人每隻的身旁都跟了一隻鳥系魔獸。而右邊的年輕人則沒有,一區分就發現左邊都是馭鳥士而右邊都是戰士。

三位長老,中間的威嚴肅立。左側這是長老則帶著一隻巨大的雪雕。右側的長老則握著一把關刀通紅著臉滿是鬍鬚。

小金金細細的看向左邊,但人群里並沒有看見李青。

中間的老人開口說道:「你就是七歲的金克?」

聽見此次進入內院的男孩才七歲,眾人交頭接耳起來。

小金金點了點頭,看向眼前的老人。

老人笑了笑:「我是內院的院長也是大長老,大家都叫我劉老。身邊拿關刀的是戰士院院長,也是內院二長老關老。身上有著雪雕的這位是馭鳥院院長,也就是三長老張老」

小金金看著三位長老也笑了笑說道:「劉老、關老、張老你們好。」

大長老見小金金如此禮貌笑了笑,舉起了自己的左手感知了一下小金金的身體狀況。片刻,臉色微變說道:「你昨天測試打出了三階是嗎?」

大長老此時內心震驚不已,資質如此之差的男孩居然可以達到三階。

「嗯。」小金金回應道。

「那好,你能再打一次嗎?」大長老面帶笑容。

「嗯,這次要我打哪?」小金金看了一眼四周。並未發現測試用的鐵柱。

大長老幾步到了小金金面前從容的說道:「你就打我吧。」

小金金看著大長老疑惑的說道:「真的可以打嗎?」

大長老站摸了摸小金金的腦袋,再次確認了小金金的身體狀況。直著身子說道:「我準備好了,用你最強的攻擊打我。沒有三階威力可進不了內院哦。」

小金金看了一眼周圍,只能照做。嘴裡開始輕聲念叨著什麼,擺好架勢。

大長老見狀觀察著小金金的一舉一動。

小金金右手淡淡金色光芒快速浮現,隨後藍色的光芒開始噴薄而出。吞噬了整隻手臂,整個手臂在眾人眼裡化成了藍色光芒。

隨後小金金一拳向上,死死的打向大長老。

大長老並未躲避,食指中指輕點。指向全力一擊的小金金,輕輕點了過去。

雙方接觸,藍色光芒從高漲到消散,就被大長老的手指全部擋了下來。

全場都在竊竊私語,小金金打完一拳氣喘吁吁。

親眼見證七歲三階,這些本來就心高氣傲的年輕人此時無比感嘆。

大長老帶著笑容轉過身,大聲的好似特意說給眾人聽的喊道:「金克通過測試加入內院。」

眾人鼓掌之聲傳來,剩下的兩位長老面色從容的談著。

「關老,看見了嗎?」

「嗯,不像鬥氣。」

「你能看出具體的嗎?」

「不太清楚,需要問問劉老。」

大長老想著另外兩位長老走去,笑著說道:「加入內院后可以選擇成為馭鳥士或戰士,當然不管你選擇什麼,內院都會給出一份禮物。想好了嗎?想成為戰士還是馭鳥士?」 「我要當馭鳥士。」小金金毫不猶豫的大喊著。

「年少有志,今天起你白天繼續在外院學文課,下午就來內院學武。張老,這位現在就是你的弟子了。」大長老拍了拍三長老的肩膀。

站在左側馭鳥士學院的院長,也就是三長老張老聽見開心的笑著:「總算讓我們馭鳥士學院又撿了個寶,金克是吧,你過來吧。」

小金金一愣開心的跑向一旁說話的三長老。

「平時叫我三長老就好了。金克你一年級三階,年少有為啊。」三長老一把抓住小金金的小手拉著走向內院,三長老的雪雕隨即跟上。

三長老剛走,大廳左側的十幾名年輕的馭鳥士全部跟隨其後。

留下大長老和二長老。

「劉老,剛剛金克的鬥氣有古怪。」

「關老,這麼遠你也看出來了。」

「四階的鬥氣外放,卻只能打出三階傷害。不奇怪嗎?」

「這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孩子太小了吧。畢竟只是七歲的孩子,你見過七歲孩子的鬥氣外放嗎?弱應該是相對的。」大長老說道這裡向著馭鳥士學院走去。

「等等,劉老你這是要去看看?」二長老驚訝的說道。

「如此年輕有為的孩子,你不去湊湊熱門?」大長老停下腳步。

「得了吧,我這輩子不會再踏進馭鳥士學院一步了。」話語至此戰士學院的二長老向著戰士學院走去,身後的十幾位戰士學院的年輕人隨之跟上。

大長老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還在生氣李青的啊。」

。。。。。。

小金金被三長老帶著走向馭鳥士學院。

馭鳥士學院上空,一些鳥系魔獸盤旋著。

小金金不禁目光看向這些鳥系魔獸。

三長老看見小金金抬頭開心的說道:「金克,不用羨慕。我現在就帶你去找你的鳥系魔獸。」

「我的鳥系魔獸?」小金金疑惑的看著三長老。

「當然啦,當馭鳥士怎麼可能沒有鳥系魔獸。」三長老摸著小金金的腦袋。

「像李叔叔的大鳥鳥嗎?」小金金笑著說道。

「李叔叔?」三長老被問傻了。

「李青,李叔叔呀。」小金金說道。

「哦?你居然認識李青。」三長老思考著什麼。

「那麼,我什麼時候能有鳥鳥。」小金金樂開了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