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所有的僧人也都和遠山一樣宣了一聲佛號。

遠山大師又說:「欣逢韋陀尊天菩薩誕辰,敝寺特舉辦法會,儀式開始!」

隨著韋陀寺僧眾的一聲長呼,法會拉開序幕。

剛才的鐘聲再次響起,還有鼓聲相和。院中有小沙彌吹響法螺。來自世界各地的高僧大德,穿著嶄新的袈裟,在遠山大師的引領下,浩浩蕩蕩地繞著寺院中法壇轉了三圈。

接下來,就是灑凈、誦經、上香、拜懺等程序,如果有虔誠的佛教徒在這裡,他們一定會看得心潮澎湃。只有郝仁這個堅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傢伙,才把這一切看得枯燥乏味。

獻供是這次法會的最後一個環節,之後,元山就請所有的高僧進入大殿。

此時,大殿中已經擺下了上百個蒲團,高僧們一個一個地走了進來,依次在蒲團上盤膝而坐。

遠山大師作為韋陀寺的住持,自然是這次大會的主持人。他先致詞:「佛門經典,浩如煙海,老衲愚鈍,難以解其萬一,故而召開此法會,冀望諸位能為老衲解惑。下面,有請五台山月蓮大師開講《華嚴經》第四卷!」


遠山大師說完,人群中有一個瘦高的僧人離開蒲團,走上大殿的主席台:「老衲五台山廣月寺月蓮,願做引玉之磚。如有訛誤,還請諸位師兄當面教誨!」

「荒謬、荒謬、荒謬之至!」突然,有人從蒲團上站起,大聲說道。 對於殷千愁的到來,洛珞顯得有些驚訝。

不過秦逸,卻是一副早有預料的樣子,做了個請的手勢道:「二位請坐。」

秦逸已經看了出來,這殷千愁,是達到了炎士境界的修道者,眼眸深處,火光吞吐,已經達到了要凝結本命金丹的邊緣。

那個陳掌柜,實力要稍微弱一些,但是至少,也是炎徒境界四五層的修道者。

「秦逸,我們就不說廢話,開門見山吧。」殷千愁望著秦逸道:「我想問一下,這枚萬靈朝聖丹,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秦逸朝許塵波望過去,許塵波解釋道:「客人您打賞的這枚萬靈朝聖丹,極為精純。萬靈朝聖丹根據純度,在我們萬寶貿易會,也是分為上中下三種等級的。」

「下等的萬靈朝聖丹,含有一定雜質,一枚下等萬靈朝聖丹,可以換取七十到九十九枚太乙元丹。」

「中等的萬靈朝聖丹,根據市價,可以兌換一百枚太乙元丹。」

「上等的萬靈朝聖丹,可以換取一百零一至一百一十枚太乙元丹。」

「可是……客人您打賞的這枚萬靈朝聖丹……」許塵波咽了口口水,顯得有些難以開口。

「我來說吧。」殷千愁擺擺手,介面道:「秦逸,你的這枚萬靈朝聖丹,可以說沒有哪怕一點雜質,精純無比,甚至超過了上等的萬靈朝聖丹。經過我的堅定,你的這一枚萬靈朝聖丹,至少可以換取一百二十枚太乙元丹!」

「一百二十枚!」洛珞驚訝得,眼睛都瞪大了,不敢置信地看看秦逸,再看看殷千愁,過了好一會兒,才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

之前看到秦逸擁有萬靈朝聖丹,洛珞就已經很驚訝了。

沒想到秦逸的萬靈朝聖丹,竟然精純到這種程度,連萬寶貿易會的主事人,都給驚動了。

要知道,以前項知秋作為天聖學院,除去院長的第一人,來到萬寶貿易會求見主事人,都要事先預約。

而秦逸,一出手,就把主事人給驚出來了。

被殷千愁灼灼目光望著,四周氣流,都彷彿凝滯,給人千斤壓頂的感覺。

普通人在這種威勢下,即便沒有全身癱軟,心中防禦,也已經潰敗,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心中秘密,全盤托出了。

可是秦逸,卻鎮定自若,甚至給人一種,完全無視這種壓力的感覺。

他還端起茶杯,吹了吹氣,喝了一口暖茶,滿口是香。


看到這一幕,殷千愁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一絲欣賞。

陳文浩和許塵波,則是敬佩地看著秦逸。

在他們的記憶里,能夠在殷千愁目光下保持如此鎮靜的人,屈指可數,特別是秦逸的境界,才只是剛剛突破了炎徒境界,比殷千愁相差了,足足十多個層次。

他們都不知道,秦逸在剛剛那電光火石的功夫里,悄無聲息地竊取了一部分殷千愁的威勢,投入了吞天大墓。

殷千愁實力目前高過秦逸,將他的威勢煉化,對秦逸的實力提升,很有幫助。

「殷老闆難道是懷疑,我手裡萬靈朝聖丹的來歷?」秦逸放下茶杯,體內蛟龍氣息,攪動風雲,轟然而出,整個雅間里的傢具,上下顛簸顫抖,竟然硬生生,抵住了殷千愁的威壓。

「身為萬寶貿易會的主事人之一,難道不知道,尊重客人的重要性嗎?」秦逸冷笑連連,「還是說,威逼客人,這就是萬寶貿易會的待客之道,生意之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恕我告辭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秦逸每一個字,都擲地有聲,猶如一記記重鎚,狠狠敲打在四周凝滯的氣流上。

殷千愁的真氣,如同桎梏生靈的牢籠。

而秦逸的真氣,剛猛凌冽,如同上古戰象,巍峨不屈,力定蒼穹。

天欲亡我,我便滅天的氣勢,指天踏地,萬千鬼神,都要在他面前,潰不成軍。

轟轟聲響中,凝滯的氣流,硬生生被他砸得鬆動。

殷千愁的臉色,頓時變了,陳文浩和許塵波,眼中露出驚恐神色,望著秦逸,瑟瑟發抖。

誰都沒有料到,秦逸竟然僅僅靠著真氣,就能夠撼動殷千愁。

殷千愁朝許塵波使了個顏色,許塵波壯著膽子,來到秦逸面前,很恭敬地道:「客人請息怒,我們老闆,絕對沒有懷疑您的意思,我們萬寶貿易會,口碑傳遍御風大陸和四獸大陸,只要是客人的要求,我們都會盡量滿足,絕不會做出店大欺客這種事情。」


「哦?」秦逸扭頭,望向殷千愁。

殷千愁朝秦逸抱了抱拳:「秦逸你是天聖學院的學生。天聖學院在御風大陸上,威名遠揚,我是絕對不會對你,有一絲不尊重的。只是最近外面風傳,天聖學院出了一點意外。」


「所以你覺得,原本連太乙元丹都很少的御風大陸,出現這麼精純的萬靈朝聖丹,所以就不正常了嗎?」秦逸冷哼一聲,「我有仙緣,得到萬靈朝聖丹,難道還需要向天下人彙報?」

「絕對不是這個意思。」殷千愁擺擺手,道:「秦逸你手裡,能夠擁有這麼純凈的萬靈朝聖丹,連我都被震驚了,所以我現在代表萬寶貿易會,想問一下,你手裡還有多少萬靈朝聖丹,我們萬寶貿易會想要收購,並且給你的價格,絕對要比外面所有的兌換所,要優惠許多!再者,我用我殷千愁的名譽作擔保,絕對不會泄露萬靈朝聖丹,是從你手裡收購的這個信息。」

聽到殷千愁的解釋,秦逸的臉色,這才稍微緩了一點。

洛珞這時候,也豎起耳朵,想聽聽秦逸手裡,到底有多少萬靈朝聖丹。

畢竟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就算是一百枚萬靈朝聖丹,都能在天聖學院,引起小範圍的轟動。

而從秦逸剛剛打賞許塵波,出手就是一枚萬靈朝聖丹的大方來看,他手裡的萬靈朝聖丹,恐怕不是一個小數目。

秦逸這個時候,心思也在翻轉。

萬寶貿易會是御風大陸上,首屈一指的交易會。

如果能和萬寶貿易會打好關係,就意味著以後可以源源不斷得到珍惜的法寶、材料、丹藥,甚至隱秘的消息。

這些東西,對秦逸而言,都是極為重要的。

看到秦逸還在猶豫,殷千愁朝許塵波丟出一塊令牌,道:「拿著我的令牌去長老會,給秦逸準備一張鑽石貴賓卡。」

「鑽石貴賓卡!」

許塵波、陳文浩,一下子都驚呆了。

就連洛珞,都睜大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 看秦逸一副莫名的樣子,殷千愁微微一笑,解釋道:「我們萬寶貿易會實施有貴賓制度,會員可以享受我們單獨提供的優惠和服務。」

「貴賓的等級,一共分為青銅貴賓、白銀貴賓、黃金貴賓、寶石貴賓、鑽石貴賓。貴賓的等級越高,享受到的優惠和服務,也越多。」

「比如鑽石貴賓,可以在我們萬寶貿易會任何一處分會,不需要提供任何保證的情況下,提取五百萬太乙元丹使用,並且只需要在一百天內償還,就可以了。」

「手持鑽石貴賓卡,在我們萬寶貿易會,就是最尊貴的客人,無償享受最好的房間,最好的美食,任何修鍊房、煉丹房,都可以免費使用,並且在萬寶貿易會,無論是兌換還是購買,都不需要支付服務費。」

「秦、秦逸……」洛珞的聲音,都有些乾澀,「你知不知道,慕容習師姐,只不過擁有萬寶貿易會的青銅貴賓,就算是大師兄項知秋,傳言也只不過是寶石貴賓……我曾經聽人說過,在黑市上,就算是一張青銅貴賓卡,都至少需要兩百萬太乙元丹,並且還有市無價!」

「鑽石貴賓卡的身份,我們都是保密的,不過我可以透露兩點消息給二位。」殷千愁神秘笑道:「整個御風大陸上,擁有鑽石貴賓卡的客戶,絕對不超過一掌之數。天聖學院,現在擁有兩張了。」

秦逸此刻徹底明白,鑽石貴賓卡有多珍貴了。

洛珞則是徹底驚呆了,漂亮的眼睛,瞪得圓圓,她自然明白殷千愁話里隱含的意思。

項知秋在天聖學院,身份僅次於院長.

既然項知秋都沒有資格拿到鑽石貴賓卡,那麼除去秦逸這張卡,剩下那張卡的主人,不言而喻,就是正在閉關的院長!

秦逸現在在殷千愁眼中的地位,竟然和天聖學院的院長,同一級別!

「還有一項服務,只有鑽石貴賓,才能享受。並且我保證,這項服務,也只有我們萬寶貿易會,才有資格提供。」殷千愁滿臉是自信笑容。

「秦逸,我敢相信,只要我把這個條件說出來,你絕對不會再認為,我剛剛的態度,是對你的不尊重。並且你也一定會選擇,把萬靈朝聖丹,在我們萬寶貿易會兌換。」

「你說說看。」其實在殷千愁說出前面優惠的時候,秦逸心裡,已經意動。

聽到還有服務,並且還如此神秘,洛珞趕緊收斂心神,凝神細聽。

「手持鑽石貴賓卡的客戶,無論他受到了什麼樣的遭遇,只要他來到萬寶貿易會,尋求萬寶貿易會的保護,我們都會……」殷千愁頓了一下,臉上笑意更濃,「無條件、無償地保護他的安全。」

「什麼!」一向淡定的洛珞,一下子站了起來,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

她原本以為,自己的心臟,已經鍛煉得足夠堅強,山嶽崩於眼前,而面不改色。

而今天她知道的消息,一樣比一樣震撼。

特別是這最後一條,簡直就是——沒有人可以拒絕!

掌柜陳文浩和小廝許塵波,此刻臉頰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他們在萬寶貿易會的地位,根本沒有資格知道鑽石貴賓卡所受的優惠。

今天知道,彷彿是晴空一道霹靂,幾乎把他們,給劈傻了。

此刻就連秦逸,心中都震撼不已,兩手緊緊握住桌子邊緣,努力深吸了兩口氣,才勉強平靜下來。

但即便如此,心中依舊掀翻驚濤駭浪!

「這項服務,就等於無償、無條件充當客戶的後台、背景。」秦逸心中,雖然被萬寶貿易會的口氣震驚,但是依舊,保持了旁人少有的冷靜。

「你說僅僅保護,但是不提供殺人,是不是?」秦逸望著殷千愁道。

殷千愁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深意,望了秦逸一眼。

秦逸的表現,深深出乎了他的意料。

按照殷千愁的估計,秦逸應該像其他人一樣,被震驚,被震撼,然後激動地接受下這張鑽石貴賓卡。

因為這張鑽石貴賓卡,所能提供的服務,根本沒有人能夠拒絕。

但是秦逸,卻是殷千愁所見到的人裡面,最冷靜的!

冷靜得讓人都忍不住,開始懷疑他的年齡。

「真是一個可怕的傢伙,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心機。」殷千愁心裡感嘆的同時,也更加有了,要和秦逸交好的念頭。

殷千愁雖然看上去,才四十多歲的樣子,但是這隻不過是,修道者駐顏有術。

其實他的年齡,已經兩百多歲了。

秦逸此刻的表現,讓他這個數百歲,見慣三教九流的人,都感覺背後,一陣陣發冷。


「是的,我們僅僅提供保護。在客戶要遭受生命危險的時候,幫他解除危機。並且服務的對象,僅限於客戶一個人。」在秦逸的注視下,殷千愁道。

「這樣的話……」秦逸的手指,敲擊著桌面。

一下一下,清晰的聲音,彷彿鼓點,敲打在眾人心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