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聽雨樓又多了一名武宗?」這樣的猜測一時間在所有人心頭繚繞,但是顯然不會有人給他們答案,因為沒有人敢跑去聽雨樓打探。

如今的聽雨樓比之當初的十大傳承強大了不知多少倍,強者雲集,幾乎囊括了荒城所有頂尖高手。

特別是前段時間傳出話來,凡是巔峰武尊都有可能得到王動親自切出的帝魂丹,這樣的誘惑不可謂不誘人。

這也導致荒城原本孤傲,但是卻卡在巔峰武尊多年的高手們紛紛走出府門,投入了聽雨樓,一時間聽雨樓可謂風光無二。

他們自然不會相信所有人都可以得到帝魂丹,但是王動是高級鑒石師,手中有帝魂丹並非沒有可能,而且現在沒有並不代表以後沒有。

這些人已經卡在這一境界多年,只要有哪怕一絲希望,他們也願意嘗試一番,所以聽雨樓這一步棋下得可謂是絕了,這也是為什麼王動回去后發現突然多了這麼多頂尖高手的原因。

只不過他現在還不知道,若是知道聽雨樓對外有這樣一個承諾,估計當場得氣得翻白眼,他自己都還沒用上呢,帝魂丹又不是路邊的大白菜,那裡可能這麼容易就得到。

此時聽雨樓內一道身影聳立,模糊而強大,恐怖的刀氣波動令人無不敬畏,即便是紫一也露出了驚容。

「刀魂!」王動大呼,直覺自己心臟砰砰直跳,生怕出現什麼意外,從走出歸海宗,一路都是刀魂相伴,沒有刀魂就沒有他的今天,這是永遠無法割捨的牽絆。

那道身影微微一顫,而後刀氣瞬間收斂,而後緩緩睜開了雙眼。

「鏗」

目光如刀,閃過兩道幻影,那虛幻的影子終於再次凝實。

「小子,你真的辦到了。」刀魂白衣如雪,風度翩翩,掃了一眼王動,然後又打量了一下自己,目光驚嘆道。

王動眼睛卻有些紅了,一別兩年,他差點就和刀魂天人永隔了,所謂的三年之約只不過是刀魂給他的一個激勵,其實刀魂根本就撐不了三年,若非他提前踏足武宗境界,並且找來了還魂草,估計真到了三年之約,留下的唯有悔恨域遺憾。

刀魂目光觸及地下殘留的一葉緩緩草,一伸手將其撿了起來,而後一臉瞭然,道:「還魂草,我說是什麼東西,居然還可以將我從無底深淵中拉回來,估計也只有這東西了。」

「嘿嘿……道友,大恩不言謝!」刀魂說完,又沖著紫一拱手,居然沒有絲毫的架子,完全是在當一個同等的人在對待。

而紫一也是目光凝重,盯著刀魂看了很久,才道:「你以前很強。」

刀魂一愣,而後苦笑,打了個哈哈道:「往事已成殤,提它作甚,待以後做個了結,就再也沒有往事了。」

「往事已成殤?」紫一輕語,似有所悟,微微一笑,而後點了點頭。

王動聽不明白二人在打什麼啞謎,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刀魂現在的情況。

面對王動的擔心,刀魂卻是一臉的隨意,道:「小子,我既然醒過來了,而且還有還魂草的幫助,以後你可別拖我後腿。」

一旁紫一聞言點了點頭,王動一臉詫異,忍不住問道:「什麼意思?」

刀魂傲然一笑,紫一搖了搖頭,解釋道:「還魂草一個人一生只能用一次,刀魂本身為武魂所以沒有任何負面作用,也就是說從此以後他不僅傷勢全好,甚至連武魂的實力也會逐步恢復,直到與生平一般無二。」

「嘶!」王動倒吸一口涼氣,刀魂以前是什麼人?刀聖的武魂,也就說這樣下去刀魂會恢復成一名武聖,雖然只是武魂而已,但是這已經是他從來沒有想象過的境界了。

「那你現在什麼境界?」他忍不住問道。

刀魂攤開手掃了一眼自己,而後撇嘴,道:「時間太短了,區區武宗真是丟人啊!」

密室內其他人早已傻眼,特別是那些剛剛加入聽雨樓高層的武尊強者,一個個面面相覷,別的他們沒有聽見,但是卻聽見了武宗,丟人?

這些人遠遠的望著談笑風生的刀魂,一個個只覺脊背發寒,比見到紫一時感覺還要恐怖。

而在密室角落裡,農己臉色也忍不住一陣抽搐,他在這一境界卡了這麼久都沒能踏足的境界,在這傢伙眼中居然是丟人?

「咯咯……」霓裳見到相公的表情不由得一陣偷笑,自從發現十方天一的蹤跡之後農己臉色幾乎就沒有什麼其他的表情,沒想到今天居然還能看見這樣一幕。

看著刀魂的表情王動既是好笑又是羨慕,刀魂的確有這樣的資格說這句話,既然武魂能夠恢復,那他的實力必將一日千里,到時候他即便是天級武魂,估計一樣拍馬也趕不上了。

刀魂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臉壞笑道:「小子,不要羨慕,我竟然恢復了過來,那你也不用按照我們以前安排的那樣修鍊了。」

「什麼意思?」王動一驚,他現在的修理速度一驚稱得上是逆天了,他無法想象還能比這更快的辦法,估計即便有也不是什麼好路數。

刀魂不以為然,反倒是將目光投向了紫一,邪笑道:「輪迴者,你說呢?」

紫一目光詭異,盯著刀魂半晌不語,兩人就這樣對視著,一股莫名的波動時強時弱,彷佛在進行一場無形的較量。

突然兩人都是一顫,而後相互看了一眼都多了一份凝重,刀魂再次開口道:「六道已毀,沒有接引人你還能夠回來嗎,除了王動這世上難道還有比造化武魂更加適合的接引人嗎?」

惡魔兒子霸道爹地

「你在猶豫什麼?」刀魂嘴唇上翹,永遠都是那副自信而風輕雲淡的表情。

紫一一聲長嘆,目光複雜的看著王動,喃喃道:「我在猶豫,往事還值得憶起嗎?現在想起來的就已經夠痛苦的了,何必自尋煩惱。」

刀魂倒是一臉詫異,道:「捨棄曾經?捨棄可能驚天動地的力量,能夠踏足輪迴的,可都是上古絕巔的強者啊!」

「呵呵……強又如何,統御天下又如何,該失去的還是失去了,想保護的依舊沒能保護,可以翻天覆地又能如何?」紫一聲音悲切,沒有人知道她憶起了一些什麼,但是卻知道那絕對是一段令人心酸的回憶,否則紫一不至於如此。


王動獃獃的注視著這一切,心中的震撼卻無與倫比,他曾經和刀魂在一起,刀魂就向他提過,只不過經過二人的對話才再次想起來。

所謂的輪迴者,是上古絕巔強者,在上古末世之戰中隕落, 重回地球時代 ,一朝蘇醒,他們將變得更加強大。

而顯然,紫一居然就是一名輪迴者,雖然早已懷疑,但是此時得到證實依然令他震撼不已,從未想過身邊居然真的會有如此強大的人物。

不過現在唯一的麻煩是無論是刀魂還是紫一,他們的力量都還沒有覺醒,這無疑是最為鬱悶的,雖然身邊有這兩大助力,但是若是對上大人,或者是十方天一,聽雨樓依然只有飛灰湮滅的下場,甚至還會連累刀魂和紫一。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聽雨樓密室,一群高層心驚膽戰,身為武尊,甚至巔峰武尊,在這裡他們卻發現自己根本連大氣都不敢出,即便樓主和那幾個人已經離開了,他們依然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那深深的震撼。

「樓主如此年輕就已經成為了武宗,身後還有這樣兩個恐怖的存在,難道真的要成為第四個大人嗎?」有人擦了一把冷汗道。

其他人一陣沉默,這已經不是猜測,而是正在一步步變為現實,現在的王動比之當年同一時代的大人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在很多方面都已經超越,要知道即便是三位大人也不是天級武魂,而王動卻是。

雖然王動是天級武魂的秘密幾乎已經公開,但是每次想到這裡他們都忍不住一陣激動,整個暗黑大陸就這樣一個天級武魂,而這個人就是他們的樓主。

「既然已經進來了,即便今後要和那三位站在對立面,我也在所不惜。」終於,有人眉宇突然展開,而後一臉輕鬆的走了出去。

很快,很多人表情都變得輕鬆起來,這就是武尊,他們不僅在境界上遠遠高於常人,在抉擇上也是異常的冷靜與果斷,一旦下定決心就很難再改變了。

清老頭淡淡的看著這一切,微微一笑,如今依靠帝魂丹他已經站在了武尊巔峰,突破只是才遲早的事情,到時候聽雨樓又將多一名武宗,那個時候恐怕連東嶺那位大人也會坐不住了。

「嘿嘿……該來的總會來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清老頭冷笑著輕語,如今荒城聽雨樓一家獨大,整個荒城幾乎都在聽雨樓的掌控之中,這絕對不是那位大人希望看見的,雖然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東西,但是荒城畢竟是他的後院子,誰也不希望它擁有第二個主人。


不過王動早已表態,荒城可以讓出,但是聽雨樓的根基永遠不會動搖,在以前看來這樣的決心是何等的無力,但是現在他卻開始變得響亮起來,不再只是一個無力的宣言。

聽雨樓高層散去,而王動和刀魂還有紫一卻來到了御獸宮中。

「小子,你現在擁有一個機會,真正一飛衝天的機會,但是同樣,機會與風險並存,到時候一旦失敗,死的不僅僅是你,還有我,還有紫一。」刀魂突然嚴肅道。

紫一也很少有的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道:「刀魂只是武魂,即便真正恢復到武聖境界,碰到真正的武聖也只有慘白的下場。而我前世墮入輪迴,必須要找一個當世的人結成生死同輝才能重生,也就是兩個人誰死另一個人都將無法活下去。」

看著王動依然一臉驚駭,刀魂繼續解釋道:「其實往簡單了說就是一命三屍,從此你將擁有兩個武魂,還有一個寄托在你身上避開天機的另外一條生命。」

「抉擇在你自己,這樣的事情我相信也是從未有過,後果到底如何沒有人知道,但是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從此以後修鍊一途你將暢通無阻,晉級速度會嚇著自己。」

王動駭然,心頭猛跳,他自然聽懂了,刀魂和紫一都選擇了自己,他不知道這樣是否真的可行,但是卻也知道,在兩個修鍊已經遠遠超出了這片大陸的老古董的幫助下,所謂的一日千里萬里都將成為現實。

「我再考慮一下吧。」王動感覺自己心中很亂,這的確是一個機會,但是同時肩上的壓力也太大了,從此他將背負的不是自己一個人的性命,而是刀魂和紫一一起的,自己死可以,但是他從未想過要連累到身邊的人。

王動離開了,留下刀魂和紫一面面相覷,不知道面對如此誘惑的條件,王動為什麼猶豫了。

不過很快他們又理解了,感受到王動身上那股猶豫的氣息,他們能感受到王動為什麼猶豫,頓時不由得一陣溫馨。

「嘿嘿……我說吧,你不會選錯人的。」刀魂得意道。

紫一卻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王動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時候輪到別人來跟她說了?

之所以一直沒有這樣做,她的擔憂和王動其實是一樣的,一旦道行恢復,她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什麼,她更加不想因此而連累到王動。

不過現在卻不同了,他們個個修為逆天,雖然現在實力降下來了,但是境界依然站在那個高度,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片大陸已經到了風雨飄渺的最後日子。

紫一對此感受更加清晰,現在的暗黑大陸像極了她那個時代末世之戰的前夜,雖然一切都平靜如常,但是眼望著這片天空,腳踏著這片土地,卻能清楚的感受到淡淡的殺氣,那種內心的不安。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下定決定,因這樣的方式讓王動能夠擁有足夠的能力自保,同時也提升自己的實力來幫助他。

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面對這樣世人夢寐以求的力量,王動卻猶豫了。


「哎……等吧,現實會讓他回來的,大亂將起,僅僅靠一批武尊還有幾名初級武宗可以立足的。」刀魂輕嘆,而後盤坐了下來,一呼一吸間吸收的竟然不是靈氣,而是星辰的力量。

紫一看了一眼同樣盤坐了下來,呼吸之間聽雨樓上空灑下的月色都黯淡了下去。

王動心煩意亂,坐在聽雨樓大殿中呼吸深沉,但是還來不及待他理清頭緒,就有武尊一臉凝重的走了進來,道:「樓主,那位大人派使者來了。」

「大人?」王動心頭一跳,該來的果然還是來了,聽雨樓獨霸荒城,這位幕後的主人終於是看不過去了。

「走,去見見。」

王動長身而起,一掃之前的意亂之氣,一股凌厲的氣息瀰漫開來,令得下面的武尊渾身一顫。

當王動來到接待大廳的時候看見的是一個陰陽怪氣的少年,正一臉淫笑的在奴夕身上上下其手,奴夕雖然一臉憤怒卻在極力忍耐。

「哼,哪兒來的登徒子,敢到我聽雨樓來撒野?」王動揮手就是一道柔力將那陰陽怪氣的少年擊飛,而後還不待人開口就繼續呵斥道,「還不快快將其趕出去,一會兒那位大人的使者來了,看見這一幕成何體統?」

殿內之人面面相覷,心中卻是一萬個委屈,還有害怕:「樓主您難道看不不出來被您踹飛的那位就是使者嗎?我們真要趕出去?」

「王動……你,你……」陰陽怪氣的少年臉色紅一陣白一陣,氣得說話都在打顫。

「你什麼你,驚擾了大人使者大駕,殺你一百次也不足以贖罪。」王動一見正好,上去劈頭蓋臉就是一陣痛批,批得大義凜然,浩然正氣,更是對大人的使者表現得極為推崇,彷佛真的怕這小子驚擾了使者大駕一般,看得一旁的護衛們甚至都認為這傢伙可能真的不是大人使者了。

「王動,你……你好大的膽子,連本少爺也敢毆打,莫不是反了不成?」陰陽鬼阿奇的少年終於喚過了起來,刷的跳起來趾高氣揚大聲呵斥道。

王動卻是冷冷一笑,道:「王某身為聽雨樓樓主,不知道造得是誰的反啊?」

在那黑大陸,雖然各位大人都有統御的地盤,但是生活在上面的人也都是自由的,從來沒有一位大人宣稱那些人都是他們的臣子,因為三位大人相互制約,這種擴張勢力的事情是大忌。

但是此時陰陽怪氣的少年一氣之下卻是肆無忌憚的嘶吼了出來,聽見王動的反問,更是一臉譏諷道:「樓主?」

「哈哈……笑死我了,大人閉關,你還真當你個什麼聽雨樓就是荒城的主人了嗎?簡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看看荒城到底是誰的。」

陰陽怪氣的少年字字如珠,生氣凜然,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如同他就是大人一般,口中的唾沫星子吐了王動一臉,說完之後更是長舒了一口氣,一臉的得意。

王動斜眼飄了一眼幾乎都快爬到自己頭頂的少年,微微一笑,道:「這麼說你真是大人的使者嘍?」

「當然,我乃大人使者,東方辰。」陰陽鬼怪氣的少年陰陽怪氣道。

王動撇嘴,心中暗道真是白瞎了這名字,但是表面上卻是一臉的歉意,連連道:「誤會,誤會,真是天大的誤會,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呸,誰和你一家人了,想和大人一家人,你還真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東方辰一臉鄙夷,看著王動充滿了不屑。

「你……」奴夕大怒,欺負她可以,但是不能侮辱王動,當時就要暴起活劈了這個小白臉,卻被王動一個眼色使了回去。

不過東方辰倒是不見外,一臉淫笑道:「小美人兒,怎麼了?想換個主子,今兒就跟著小爺走,這種廢物樓主也想跟大人比,真是給他臉了還。」

東方辰肆無忌憚,身後帶著的兩名武尊護衛也是一臉譏諷,卻完全沒有注意到,聽雨樓內個個面色冷漠,越發的陰冷。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 聽雨樓內東方辰指點江山激揚文字,趾高氣揚好不暢快,更是將聽雨樓貶得一文不值,連聽雨樓外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更別說是聽雨樓的人了,這些人哪一個不是殺人不眨眼的精英刺客,但是此時卻都被王動一個眼神定在原地,心中無邊的憤怒也只能忍住。

倒是當事人王動一直陪笑著,連連點頭稱是,讓東方辰更加的得意忘形了。

王動卻是不動聲色,小人得志不過如此,他一邊笑著一遍問道:「你剛剛說大人在閉關,那不知道是誰派您過來的呢?」

東方辰正得意,一臉囂張道:「還用人派?一個小小的聽雨樓還能驚動了大人清修不成,這種事情我們下面的人自然就擺平了,否則還怎麼對得起大人?」

「原來如此。」王動微微一笑,臉色很快就垮了下來,而後頭也不回的朝著殿外走去。

東方辰一愣,隨即大怒,道:「王動,小爺話還沒說你就敢走,給臉不要臉是吧?」

「嘿嘿……給臉?」王動冷笑,頭也不回的遠去,道,「我王動算不上什麼人物,聽雨樓也不是什麼天道宮,暗黑幽冥這樣的大勢力,但是也不是隨便一隻阿貓阿狗就可以來我聽雨樓吆五喝六的。」

「我,我阿貓阿狗?」東方辰氣急,他是大人的使者,從來不是走到哪裡被人擁護到那裡,連咳嗽一聲都有人上來攙著,什麼時候受過這等氣,居然還被人稱為阿毛阿狗,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當即衝過去就要賞王動耳光。

但是他本身不過只是一名武尊,又如何能近得了王動的身,王動冷冷一笑朝著身後吩咐道:「今有瘋狗,冒充大人使者,有辱大人門風,打斷腿以儆效尤。」

「是!」

聽雨樓內眾人聞言大喝,心中怨氣終於宣洩,等著這一聲不知道多久了,一個個衝起來夾住東方辰根本不顧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頓暴打。

這還不算,東方辰後面原本還有兩護衛想要上來幫忙,奈何這些人平時威風慣了,又那裡是這些成天刀口舔血的人的對手。

一時間大殿內鬼哭狼嚎,路過的人無不側目,聽雨樓一向低調,什麼時候搞出過如此大的動靜,所有人都忍不住圍了上來,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如此大的膽子。

但是當這些人看著拖著一條腿走出來的人的時候卻一個個倒吸涼氣,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有的人更是嚇得直接癱軟在地上。

「東……東方辰?」這個名字他們並不陌生,這個人他們更是熟悉,甚至不止一次見過,每次出現在荒城,那一次不是各大家族家主陪同,即便是當初的昆族和靈族,甚至城主都會出來迎接,但是現在這是怎麼了?

「這不是東方辰嗎?怎麼被人扔出來了。」

「沒錯,就是東方辰,好像還瘸了條腿。」

無數驚呼聲響起,作為荒城的人來說,這個人就是代表的大人,代表了無邊的威嚴,什麼時候想象過東方辰會有這樣一幅尊榮,實在難以想象。

這一聲驚呼不要緊,卻是引來了更多的人,一時間聽雨樓前被堵得水泄不通,但是聽雨樓前兩名武尊鎮守,卻也沒有人但敢放肆。

不過也有人從中嗅到了一些別樣的氣息。

「聽雨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連大人的使者都給打了,而且還打斷了一條腿,真是夠狠的。」

「話不能這麼說,你沒有看見嗎?王動來到聽雨樓並沒有幾年,根本不認識東方辰,告示上寫著此人冒充大人使者,為了表示對大人的尊敬,特打斷此人一條腿以儆效尤。」


「我靠,道友你沒事吧?這話你還真信啊,騙鬼去吧,他王動不知道,難道東方辰自己就不說嗎?東方辰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指定是言語上衝撞了王動,王動少年得志,若是按年齡來算,比之當年的大人不遜絲毫,心高氣傲又如何受的了東方辰的侮辱,這才有了這一出。」一名老修者摸著鬍子分析道。

不少人聞言連連點頭,如今的王動的確強勢無比,其天賦之高,修鍊之恐怖聞所未聞,聽雨樓在樓主不出面的情況下一個人就帶著聽雨樓抗過了大亂,更是事後成為了除大人外最大的贏家,這樣的天驕又怎麼可能受的了東方辰那張出了名的嘴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