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moon小姐在台上對觀眾說的話都是假的?」

陸晚初笑了,她拿過來合同翻了翻頁,「我簽合同必須要經手我的助理。」

「moon小姐說的是小冰妹妹?正好我加了她聯繫方式,我這就讓她過來。」郁孤風有模有樣地拿出來手機,好像下一步就要撥號出去了。

郁孤風不愧是謝雲澤的心腹,陸晚初着實佩服。

「不用麻煩了,我給她拍個圖片過去。」面具下精緻的小臉此刻表情精彩地很,陸晚初鬼畫符一般在合同上籤了自己的名字,甩手把合同放在了一邊。

歇爾夫瞧著兩個人你來我往,不禁發出疑問,「你們之前…是認識嗎?」

陸晚初心頭一驚,大腦跟着變得格外清醒,她抬頭看向謝雲澤,和謝雲澤的視線撞到了一起,她在男人的眼底看到了捉摸不透的笑意。

「不認識。」謝雲澤雲淡風輕地斂下眼睫,悠悠晃動紅酒杯。

「不認識啊,你們兩個看起來氣場挺搭的,moon小姐,你和謝總合作一定不會吃虧的,謝氏集團的聲譽很好。」

「我知道了,謝謝。」陸晚初扒拉了幾下炒飯,吃了幾口就沒有心情再繼續下去了。

她把手機悄悄拿到桌面下面,手指靈巧地按鍵,過了大概半分鐘,就有電話打了進來。

陸晚初心底一喜,拿起手機站起來,向歇爾夫打了個招呼,「歇爾夫先生,我先出去接個電話。」

「好,我們等你回來。」歇爾夫給陸晚初的杯子裏添了一些葡萄酒。

陸晚初比了個ok的手勢,起身快步離開了包間。

「喂,小冰,啊,這麼嚴重啊,那我這就回去,你等等我。」陸晚初掛了電話嘴角挑着笑,終於有借口先撤了。

她剛轉過身正要回包間,一架輪椅擋住了她的去路。

「moon小姐也不吃青豆?」謝雲澤微微擰著眉頭,凝望着陸晚初的眼睛。

陸晚初被他忽然出現嚇了一跳,還沒穩住心神立刻聯想到了她的米飯碗裏挑落下的青豆……是她把這事忘了……

「也?難道有人跟我一樣不喜歡青豆?」陸晚初沒有急於否認,天底下不吃青豆的人那麼多,偶然的巧合應該不至於謝雲澤確定她的身份。

「嗯,我的夫人。」

夫人?還真是大言不慚,那麼翟青在他眼裏又算什麼呢?

陸晚初笑了笑,「那祝你們百年好合。」

她繞開謝雲澤頭也不回地進了包間,和歇爾夫告別之後就離開了,謝雲澤還在走廊,他盯着女人離開的背影,緊皺的眉頭久久不能舒展開。

「阿風,你覺得她和晚初像嗎?」

「澤爺,您最近可能太累了,少夫人和moon小姐是兩種不同的人,而且moon要瘦高一些,聲音也比少夫人粗了點。」

「我要知道她成為moon之前是誰。」謝雲澤的視線轉到落地窗,moon戴着精緻的面具走出了酒店的大門,纖痩的身體薄地像紙片人一樣。

陸晚初鑽進車裏,握著方向盤不自覺出了神,謝雲澤已經開始懷疑她了嗎……她必須儘快想個辦法讓謝雲澤徹底對她的身份失去興趣。

女人一把順滑地倒車出庫,踩油門出了酒店的院子,樓上落地窗已經看不到車輛的影子了。

「moon小姐那麼瘦小的一個人,開車挺漢子的。」郁孤風感嘆了一句,沒有發現謝雲澤臉上微小的表情變化。

「代言儘快落地,封陌回國了嗎?」

「今晚凌晨下飛機。」

「直接讓他去公司等我。」

「好。」

郁孤風推著謝雲澤離開,出了酒店才給歇爾夫打了個電話,歇爾夫的語氣有些生氣,「我想請你們吃個飯,一個兩個地都走,是不是不給我面子?」

「歇爾夫先生,您千萬別這麼想,我們還打算邀請你做我們的品牌經理呢!」郁孤風笑臉賠了不是,又抬舉了下歇爾夫,歇爾夫的氣才消了下去。

當天晚上,陸晚初在剛成雛形的工作室召開了緊急會議。

「您要找替身?」

「對,一些需要露面的事她能夠幫我完成。」

「可是我們在國內沒有資源啊。」

「這個我有,你們不用操心,你們只需要篩選合適的人。」陸晚初拿起手機給趙曼打了電話。

趙曼正忙着加班,接到陸晚初電話劈頭蓋臉一頓罵,「你回來了還讓我給你管着你的網紅公司,你知道這兩年公司規模擴大到了之前的多少倍嗎?我年紀輕輕還沒找到男朋友就要在工作里陣亡了。」

「股份都給你了,是你的公司,親愛的。」陸晚初笑了笑,「忙歸忙,你得幫我一個忙。」

「我快24小時無休了,你讓我幫你什麼忙?我的姑奶奶。」

「找替身。」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趙曼長嘆了聲氣,「黎姿走秀雖然我沒有去現場,但是我看了回播,現在你的腰細地哦……找到合適的替身恐怕得耗費不少精力。」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

「喂你……」

陸晚初毫不猶豫把手機掛了,抬頭掃了一眼幾位小同事。

小冰幾個人面面相覷,最終小冰忍不住心中的困惑詢問,「姐,你當明星那麼大的流量,為什麼忽然轉行當模特啊?」

「人各有志,小冰,等你經歷了一些事之後你就明白了。」

一旁楊浩然聽着陸晚初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翻了個白眼,無語地搖了搖頭,「小冰,你別聽她的,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哦……」

此刻,陸晚初的電腦響了一聲,是郵件的來件提醒,她坐下點開彈出來的畫面,謝氏集團竟然讓她明天就去試鏡做前期準備工作。

她咬緊后槽牙,資本家用人真是卯足了勁壓榨。

「怎麼了?誰把你氣成了這樣?」楊浩然湊過來看了一眼郵件,神色立刻凝重下來。需要指出的是,「五層套娃宇宙」模型在當前階段並沒有足夠強有力的證據去證明它是正確的。它更像是對於當前階段情況唯一具備合理性和邏輯性的一個解釋。

當前階段,只有這個解釋具備合理性,符合邏輯性。所以,它是正確的可能性最大。就像過去一些雖然未曾得到實際觀測或者試驗證實,但完全具備數學和物

《星空之上》第一百三十二章統一宇宙模型 「又回來了?我說你這個老師怎麼當的?怎麼能把自己的學生禍害成這個樣子?」

醫務室的小護士們此刻都是斥責的,看着沈明,王建民今天受的傷可不輕。還好明珠法師醫務室的這些護士們都是治癒系魔法師,雖然只是初階,但也足夠了。

沈明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這件事他做的的確有些極端,但卻不後悔。既然蕭校長讓他培養出真正能獨擋一面的學生,就絕對不能按照尋常的套路。還不到20歲,要面對着生死,對於這幫學生來說是有些殘忍了,可如果想有大的成就,始終是要面對這些的。

沈明一開始就給了他們選擇的機會,既然留了下來,就得面對!而不是指責他傷天害理!再說了那兩個人本來就該死,端木給他的資料上已經寫的很清楚了,兩人的身份是如何偽裝的。將兩個無辜的家庭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而代之!就應該下地獄去!

「麻煩你們照顧好他了……」

沈明留下一句話,隨後就走出了醫務室,他沒有返回一號決鬥場,而是前往了蕭校長的辦公室。

之前戰鬥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這老頭子就走了,沈明現在也要過去彙報情況了。至於那些人到底有幾個留下來,沈明倒是並不在意。那個女生應該會選擇留下,再加上王建民兩個人也不錯。

他原本挺看好那個李天明的,不過這次倒是讓他有些失望了,沒想到自己的眼光竟然這麼不準。

……

辦公室的門沒鎖,沈明直接就開門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也不見外,往那沙發上一坐,就跟回家一樣。

「喲呵,轉性了嗎?我還以為你這次又要踢門而入呢!臭小子……玩的夠花的,你就不怕給他們造成什麼心理陰影?我給你找的這幫人可都是大二的好少,雖然不如你和莫凡變態。但如果誰都像你們兩個變態,那還用得着明珠學府來教?」

蕭校長雙手合十,臉色十分難看的瞪了一眼沈明。他雖然沒有直接干預沈明的行為,但還是對此十分的不滿。

這跨越太超前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得了的,一旦真的造成了心裏陰影,那可能一輩子都逃不出來。

「是您讓我教,現在又怪我?我不可能像尋常老師那樣按部就班,講究的是效率。40個人篩選出一兩個是我的預期……多了也照顧不過來。」

沈明抓起了桌子上的一個蘋果,稍微擦了擦,然後就啃了起來,一副無賴的模樣。

「實際上,這一次是有意外收穫的……也不知道您老知不知道。」

沈明看了看蕭校長,眼神突然一亮。天從雲劍的事情,蕭校長大概就是不知道的。畢竟審判會的人要是知道了,端木絕對不會把這兩人交給自己處理。連審判會都不知道,蕭校長大概率也不知情。

「哦?」

蕭校長神色微變,他知道能讓沈明感興趣的事情不多,這小子又發現了什麼?總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傢伙什麼時候能消停一點?

「那兩個二貨間諜欺負我不懂日語,一不小心說出了連審判會都不知道的秘密任務。原本我是打算告訴端木的,不過那傢伙太耿直,我不太確定審判會內部有沒有問題,所以選擇告訴您。」

沈明沉聲說道。

「你小子就別和我賣關子了,有屁快放。」

蕭校長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這傢伙什麼時候也喜歡糊弄玄虛了?

「不知道校長聽沒聽說過天叢雲劍和八岐大蛇!」

「天叢雲劍?八岐大蛇?」

蕭校長神色微變,喃喃自語的一句。前者他還真的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好像是日本神話中的東西,不過對於後者……雖然同樣是神話中的產物,但當年在富士山頂他們見到的怪物屍體倒好像真的符合日本傳說中的八岐大蛇形象。

「這裏是魔都,又不是富士山,哪來的天叢雲劍?又哪來的八岐大蛇?」

蕭校長不準備將這件事說給沈明,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雙方早就有協議。之前閎午強行闖過富士山十二天關也只是為了取一顆神樹的果實。卻從來沒想過動那怪物的屍體和那神樹。一國重寶,誰都不會去輕易拿這些開玩笑。

沈明聽到這裏突然笑了,這老頭不打自招了。

「我說校長,你是當我傻嗎?我什麼時候提過富士山了?」

蕭校長微微一愣,你才發現自己語言中的漏洞,剛才心裏想着,沒想到說了出來。不對呀……自己怎麼突然降智了?看着沈明那欠揍的笑臉,蕭校長突然感覺哪裏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自己不應該犯這種低級錯誤,可剛才那一瞬間竟然沒反應過來。

沈明笑着不說話,的確是他做了些手腳,動用了一部分傲慢的能力。影響了蕭校長,情緒系的力量琢磨不透。對付大賢者梅若拉那種心智不堅定的傢伙也就算了,想要控制蕭校長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但也能潛移默化地略微影響一下。

「我說過富士山嗎?你開玩笑的,沒那回事!你這麼容易被人騙的嗎?你怎麼知道啊?他當時不是為了活命,才說這些騙你?」

蕭校長打死也不承認,沈明這小子到哪裏哪裏就麻煩不斷。要是被他知道了富士山頂還有一處神秘空間,裏面藏着驚天的寶物,還不知道要鬧出什麼么蛾子。

「您既然不說那我也沒辦法,不過我倒是挺好奇的,小日本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魔都呢?奇怪……天叢雲劍如果真在魔都的話,恐怕會有不小的麻煩。」

沈明無奈的搖了搖頭,蕭校長不肯說他也不能強逼着。

「你說天叢雲劍在魔都?你怎麼知道的?」蕭校長皺了皺眉頭,沈明憑什麼做出這樣的判斷?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可能真的會出些事端。

他雖然沒見識過天從雲劍,但這種神話中的東西如果真存在,絕對不弱,而且類似於精神信仰的物品在日本人的心中地位也非凡。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顧蘿蔔內心狂呸,我還不知道你是魔尊?只是怕被你認出我,沒拆穿你罷了。

「魔尊?」顧蘿蔔裝模作樣。

身後的眾人卻是真的沸騰了起來。

看到顧蘿蔔來時,放下的武器,這時又都拿了起來。

這人既是魔尊,那他們就絕對是被他弄過來的了。

「果真是你把我們弄到這的。你這個混蛋。」

「仙界的叛徒,混蛋……」

……

眾人竟開始罵了起來。

瞿長夜冷笑。「你們儘管罵好了,反正再等一會你們就都是屍體了。本來想讓你們好好將東西給我的,可你們這些人啊,都非得逼我殺人。」

說著瞿長夜的眼睛危險的眯起來,周身的氣息更加的可怕。

瞿長夜既然祭出了長槍,顧蘿蔔自然也不能再用極品長劍和他打了。

收了長劍,顧蘿蔔將似雪召回到了自己手上。摩挲著熟悉的夥伴,顧蘿蔔難得的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

「你要找笛子,它現在就在我手上,只是恐怕你沒那個能力拿。」

顧蘿蔔道:「不知道被魔氣侵蝕了的聖器能不能再和我這神器一戰呢。」

瞿長夜瞳孔一縮,這笛子竟是眼前這個男子的。

難道旭陽真的易主了嗎?那西樓呢?她在哪?

「你說它是你的,真是好笑,他剛才吹響的時候你可並不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