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這些都不能證明你的愛。」

「那你還希望我做什麼,我做什麼才能證明我的愛?」

「……我不知道。」袁月苓呆了一會,喃喃地說:「我怎麼知道?」

袁月苓的悲哀神色,讓周嵩想到了《夕聞道》裡面,被問到「宇宙的目的是什麼?」的排險者。

「……我想把你扔下去。」周嵩微笑道。

袁月苓也笑了起來:「好吧,我可不是在跟你作啊,就是探討探討。以前沒談戀愛的時候,覺得身邊的小姑娘都好作,總是覺得如果我談戀愛,一定不會跟她們一樣。」

「結果你自己談了戀愛以後化身作精。」

「對啊,我怎麼這麼討厭啊。」袁月苓故作輕鬆地笑著。

「袁月苓你看,」那個討厭的聲音又從她的耳畔響起了:「這萬家燈火。」

不用回頭就能知道,又是具現化的月之少女。

所以她沒有回頭。

「每一扇窗戶里都有一個平凡的人家,」月之少女的聲音繼續響起:「悲哀的,平凡的人生,做著自己不想做的工作,嫁給自己不喜歡的男人,生兒育女……」

袁月苓很想回頭打開艙門把她推下去。

……

「你還記得我們上次坐摩天輪的時候嗎?」周嵩在月苓的耳邊說。

袁月苓在周嵩的懷裡點了點頭:「記得啊,大一剛開學的時候。」

「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想帶你來這裡跨年。」

「我沒得失憶症。」袁月苓輕笑:「你以為,我為什麼不想來?」

「你……」周嵩組織著語言:「既然已經決定好一起面對未來了,你總不能……還把我們過去的回憶,當成什麼壞事吧?」

「沒有啊,我一直都沒有忘,」袁月苓陷入了回憶:「那時候的你……多好啊。」

「那時候的你也和現在不一樣。」

……

……

……

那是大一剛開學的時候。

2032年的夏天比往年的哪一個都熱,也比往年的哪一個都更持久。

雖然已經接近九月底,氣溫仍然超過30度。

這麼曬的天,周嵩卻被一幫深井冰同學拉出來,去什麼晉江樂園玩。

一個長發的少女連跑帶跳地從草地上經過,灑下一地笑聲:「周嵩,你快一點啊,就等你一個人了。」

少女在空中180度旋轉向後,面朝周嵩,她的兩隻手臂也自然而然地隨之擺動。

少女的上身穿著天藍色的短袖t恤,下身是一件洗到褪了色的中褲,沒有一絲贅肉的小腿在陽光的暴晒下顯出一絲小麥色。

「來了來了,累死了。」身材修長的清秀少年嘟囔著,手裡提著少女的帆布包,一步三搖地走了過來。

「喂!快點啊,過山車就要開了!」杜鵬飛在[u1]不遠不近處,一手摟著一個女孩,[u2]另一隻手朝他倆揮著。

「老杜!老范!你們帶大家上去吧,周嵩說他害怕,不敢坐!」少女將兩手放在嘴邊,朝他們喊道。

「???」周嵩擰目。

杜鵬飛和胖哥帶著其他大一新生,陸陸續續上了過山車。

「快點,快點。」袁月苓招呼著。

周嵩走到平台,沒好氣地[u3]把手裡的帆布包丟回袁月苓身上:「你才怕坐過山車呢。」

「對的對的,是我怕。」少女嘻嘻笑著,背好雙肩包,推著周嵩一起上了摩天輪。

袁月苓那一次也是坐在周嵩的斜對角,說是要維持「平衡」。

「摩天輪有什麼好坐的嘛,」周嵩癱在座位上:「一點都不刺激。」[u4]

「可以靜下心來,欣賞美麗的風景呀。」袁月苓笑著說。

周嵩看到少女的足上沾著一片草葉,沒有多想,俯身為她捻去。

「謝謝。」少女下意識地把腳縮了回來,臉紅到了耳朵根子上。

她的腳趾在絲襪里不安地扭動了一下。

那一天,袁月苓穿了一雙淡色的搭扣塑料涼鞋,和晶瑩剔透的透明短絲襪。

因為在草地上走過的緣故,襪子上沾了一些泥土,還有濕潤的痕迹。

老實說,周嵩17年來並沒有見過有人這麼穿過。

在背後,他也聽別的同學嘲笑過袁月苓「土到掉渣」。

當時,他還把人家給懟了。

「謝什麼?」周嵩淡淡地說,把目光投向舷窗外。

「上次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為了我,跟別人吵架。」袁月苓抿了抿嘴唇。

「哦,那個啊,好朋友嘛,應該的。」周嵩有點不好意思:「最討厭在別人背後說壞話的人了。」

「不要和同學吵架嘛……尤其是……」

「哦。」

「還有,謝謝你今天能夠陪我出來玩![u5]」袁月苓嘻嘻笑道。

「我,我又不是因為你叫我才出來的,是為了多參加集體活動!」

「好的好的,我知道。」袁月苓捂住了嘴巴。

「挨嘿嘿……」周嵩到底沒能繃住,傻笑了一聲。

接著,是長達數分鐘的安靜。

袁月苓記得,那個摩天輪很小,跟「魔都之眼」一比就是個弟弟。

「老袁,你為什麼非要坐摩天輪啊?那個旋轉木馬其實也挺好玩的。」

「你以為我是怕坐過山車?小瞧人。」

「女孩子怕高,怕那種刺激的,不用不好意思,我能理解。」

「我就是想登高俯瞰才坐摩天輪的,我的家鄉沒有什麼高樓。」

「這……魔都比這摩天輪高的高樓太多了,你這是捨近求遠啊。」

「我去過,可是沒有證件只能被困在電梯廳里,在沒有窗戶,四面封閉的電梯廳,無論是地下162米還是地上632米,都感受不到任何區別。」

「你沒有坐過飛機嗎?」周嵩脫口而出

[u6]「……」

「呃,坐飛機其實啥也看不見,連雲都不多,想要從空中俯瞰這個世界,摩天輪的確是最好的選擇。」自覺失言的少年有億點尷尬,連忙找話題找補。

此時摩天輪的艙位已經到了11點鐘位置,距離地面估計有80米高。

「周嵩,你從高處往下看的時候,有沒有那種迫切渴望一躍而下的衝動?」袁月苓似乎也沒有在意周嵩的失言,她把腦門貼在舷窗上,眼睛直盯著下面的地面。

「沒有!」周嵩聽聞心裡一緊,趕緊起身坐到了袁月苓旁邊,同時挽住了少女的胳膊。

「我會有,不過現在,在不太高的地方,已經很少再出現那種感覺了。」

袁月苓微微笑了笑,把胳膊從周嵩手裡輕輕抽出,起身坐到了少年的對面。

「太熱了。」袁月苓補充了一句,雙手把長發攏成了一個馬尾,用手腕上的皮筋扎了起來。

……

「別看了。」袁月苓低下頭去,嗔道。

「啊?啊!沒有沒有!」周嵩如大夢初醒一般:「你,有沒有想過學跳傘?」

袁月苓的眼睛一亮:「這邊有嗎?」

「魔都,國際大都會,魔都,什麼沒有?魔都,還有什麼沒有見過?」周嵩學著電視里的語氣說。

「可是……我沒有錢。」袁月苓忽然想到什麼,眼神黯淡了下去。

「跳傘俱樂部年滿18歲就可以報名,價格也不是很貴……應該不是很貴啦。不行我請你唄?」

「不用了。」少女搖搖頭:「等我打工賺到錢,你再陪我一起去吧?」

「我……報不了。」周嵩忽然想到什麼,有些吞吞吐吐。

「害怕啊?害怕才要面對啊。」

「我……還不夠年齡。」

「哈,看你挺大個子,原來是個弟弟啊,來,叫姐姐。」

「我就是生日小而已,我看你也不大啊,沖什麼大輩?」

「姐姐我是2014年屬馬的。」

「瞎說,你明明也是15年的。」

「你怎麼知道的?……啊,姐姐我是上戶口晚,小地方跟你們這城裡不一樣。」

和周嵩有一搭沒一搭地斗著嘴,摩天輪到達了最高點。

灼烈的陽光直射到了袁月苓的臉上,眼前的一切都有些不清晰。

周嵩看向舷窗外,鼓起了一邊的腮幫子。

袁月苓覺得他有點可愛。

「怎麼了?」周嵩覺察到袁月苓在看他,轉過臉來。

「你出汗了。」少年露出溫柔的神色,滿臉寫著關心,伸出手掌來,為她呼扇著風。

少女的心臟別了一下,漏跳了一拍。

終於找到了,袁月苓的心臟砰砰直跳。

她一直在尋找這個,對周嵩怦然心動的時刻。

「周嵩,我和你說件事。」袁月苓的表情嚴肅了下來。

她走到周嵩跟前,乖巧地蹲下。

「什麼事啊,這麼一本正經的。」少年嘻嘻笑著。

「你可能會覺得我腦子燒壞了,但是我沒有太多時間解釋,」袁月苓緊張地說:「我是兩年後的袁月苓,按照原有的軌跡,過不了多久,你就會向我告白。」

「啊?」

「而我會被你嚇壞,粗暴地拒絕你,然後拉黑你,連朋友也不和你做了。

「所以,你一定不要首先跟我告白,等別人先告白。

「我剛才已經對你第一次心動了,你就慢慢地追我,不要心急,不要急躁,慢慢地等水到渠成。

「你去買兩本書,《指男針》和《謎男方法》,裡面有對付我這樣的女孩子的方法。

「你要講衛生,好好學習,做一個優秀的男人。

「這樣,我就會是你的。周嵩,你說話呀。」

周嵩沒有說話,周圍的一切都凝固了下來。

摩天輪停止了轉動,蟬鳴聲也瞬間遭遇了休止符。

7017k 古靈看着自己的手機屏幕,心中隱隱升起怒焰。

一個小明星,被自己玩兒過甩了,他竟然這麼不知道好歹,敢來威脅自己。

以前在星語傳媒的時候,他不是挺安分守己的么,也沒暴露出這個屬性來,怎麼現在就……

「我去下洗手間!」

古靈說完,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看也沒看唐越一眼,就朝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