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身居高位的男人,甚至是讓天下蒼生都尊敬的男人為一個女子糕點,那麼只能說明一點,他是真的愛那個女子,愛到骨子裡!

許久,珈藍才伸出手拿起一塊糕點,放到了嘴前,才放到嘴前,珈藍就問到了那淡淡的花香味道。

那是三生花特有的味道,當初她從炎的身上問道,但是因為不知道三生花,所以一直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的味道!

後來還是她問炎,炎告訴她,她才知道的!

輕輕咬了一口,珈藍吃了起來。

不自覺的,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媚! 看著珈藍的笑容,神舞有些鬱悶,有那麼好吃嗎?

珈藍吃完一個,就伸出手拿了第二個,等吃完第二個,珈藍的心情完全就是大好的那種。

就在珈藍伸手準備拿第三個的時候,神舞突然伸出手,抓住了珈藍的手。


珈藍不解,抬眸看著神舞,疑惑的問道,「神舞,你幹什麼?」

神舞看了看那糕點,然後說道,「珈藍,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珈藍聞言,先是錯愕了一下,隨即就輕笑了起來,說道,「你吃吃就知道了!」

神舞搖頭,說道,「這可是帝君親手做的,而且是做給你的,我要吃了,回頭他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神舞說完之後,一道好聽的聲音響起。

「算你有自知之明!」

神舞回頭就看到鳳凰炎走了過來。

他的墨發只用一根髮帶綁著,有些落在了臉頰兩邊,俊美的容貌掛著淺淺的笑意,不在像以前那麼高冷。

神舞無語,看了看珈藍,又看了看鳳凰炎,說道,「帝君,屬下還有事情,先告辭!」

鳳凰炎揮揮手,說道,「走吧!」

聽到這句話,神舞立刻溜之大吉。

等神舞走遠了,鳳凰炎在珈藍的身邊坐下,然後問道,「傷口好些了嗎?」

珈藍聞言,笑著說道,「已經一個月了,傷口都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鳳凰炎看了看糕點,輕笑著問道,「好吃嗎?」

珈藍點頭,說道,「很好吃,我從來沒想過你居然會做吃的。」

聽到珈藍這麼說,鳳凰炎伸出手,寵溺的揉揉她的頭髮,說道,「以後只要是你喜歡的,我都會做!」

聽著這句話,珈藍只覺得一陣暖流流光,沉默了良久,珈藍看著眼前的鳳凰炎說道,「炎,你為什麼不恢復以前的容貌?」

鳳凰炎微微蹙眉,說道,「珈藍,我認識你是這偽裝出來的容貌,看到本體容貌你不會覺得不習慣嗎?」

珈藍搖搖頭,將糕點放進口中,吃了起來。

「不會,那個樣子比你現在的樣子多了几絲邪氣,我還以為天地孕育的王都是那種非常嚴肅的!」

鳳凰炎微微有些無奈,不過很快便說道,「既然如此,以後就恢復那個樣子了!」

珈藍點點頭,表示贊同。

吃完糕點以後,珈藍喝了一杯茶,突然間想到了那個宿體的事情。

眉宇深深的蹙起,珈藍說道,「炎,等我的傷好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就去虛無吧!」

「怎麼突然想去虛無了?」鳳凰炎並不知道莫離的事情,所以珈藍說去虛無的時候,他顯得有些震驚。

虛無那個地方不是一般人該去的地方,且不說那個地方更亂,那裡的人也更強大。

「我去見無心的當天,還有一個男人存在,但是那個男人只是宿體,在我和無心殺了那個宿體之後,天空之中出現一個虛影,那個虛影很有可能就是虛無的王,他說他在虛無等著我,並且要我在此之前不能成親,否則便殺光我所愛之人!」


————

我是親媽 說到這裡,珈藍的神色變得有些狠厲。

殺光她所愛之人?

她倒要去虛無看看,看看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看著珈藍突然變冷的神色,鳳凰炎微微蹙眉,伸手,撫摸上她的臉頰,替她撫平蹙起的秀眉,淡然一笑,「好,等你的傷完全好了,我們就去虛無!」

珈藍點點頭,也不在多說什麼。

半個月之後,珈藍看著手中的三色元素,火,水,土,微微有些鬱悶,不過想想也是,都這麼久了,還是這三色元素,剩下的還有風,雷,木,看來得加緊修鍊了!

「珈藍。」神舞看著站在大殿前面的珈藍,輕聲喊了一聲。

珈藍回頭,就看到一身白裙的神舞走了過來。

自從忘川常常出現以後,神舞就很少穿紅裙了!

等神舞走到自己的面前,珈藍淡笑著問道,「神舞,你和藍情打算什麼時候成親?」

聽到珈藍這麼問,神舞有一瞬間的驚訝,隨即說道,「成親?」

珈藍點點頭,沒有說話。

神舞有些沉思,看著遠方許久才說道,「珈藍,你應該知道,在你和帝君沒有成親之前,我和藍情是不可能成親的!」

因為藍情以鳳凰炎為主。

聽神舞這麼說,珈藍也知道原因,沉默了許久,珈藍說道,「神舞,我和炎打算前往虛無,可能要很久才能回來!」

神舞聞言,也沉默了起來。

就在此時,忘川的身影漸漸從遠方走來,他的身邊還有星辰的身影。

看著他們兩人到來,珈藍有些意外。

等走到珈藍面前之後,忘川停下腳步,看著珈藍說道,「珈藍,我和星辰和你一起前往虛無!」

聽忘川這麼說,珈藍有些震驚,還來不及回答忘川,鳳凰炎就從神界大殿裡面走了出來。

紫袍飄動,墨發飛舞,三生花的味道裊繞在鼻尖,讓人一聞便能安下心來。

看了看忘川和星辰,鳳凰炎微微蹙眉,說道,「你們要去虛無,事情安排好了嗎?」

忘川聳聳肩,說道,「我已經加持了河壁的封印,短時間內不會出現什麼事情!」

鳳凰炎聞言,將目光放到了星辰的身上。

星辰見此,淡漠的說道,「魔界已經交由阿修羅打理,風西國已經交給十月,無殤會前往風西國,而我,不是因為珈藍,而是必須前往虛無!」

因為那裡是他所亡之地……

聽星辰這麼說,珈藍微微蹙眉,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讓阿修羅打理魔界,大哥前往風西國,這完全就像是沒有打算回來一樣!

「既然如此,我們就走吧!」鳳凰炎看了看神舞,說道,「神舞,藍情暫時代替我處理神界的事情,你……!」

後面的話,鳳凰炎還沒有說出來,神舞便說道,「帝君,我明白。」

鳳凰炎微微蹙眉,最後點點頭,說道,「走吧!」

珈藍伸出手,緊緊握住鳳凰炎的手,朝著神界外面而去。

出了神界,珈藍抬頭,看了看白凈的天空,呢喃道,「無心,一定要好好的!」 不遠處的大樹後面,一抹身影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那女子微微抬起的側臉。

髦站在無心身後的不遠處,微微有些無語。

這半個多月來,無心基本沒有去什麼地方,都是去的他不知道的地方。

但是他知道,那些地方對無心而言,有著不一樣的價值。

只是,既然已經打算放手,又何必還要跟在她的身後?

「她是要去找那個男人,無心,你還是打算跟著她嗎?」髦蹙眉問道。

那天,那個男人說的話他在場,自然也聽到了。

殺光她所愛之人。

那個男人的口氣倒是不小……

不過能夠製作出宿體,由此可見,有囂張的本事!

「恩。」無心看著那幾道身影消失之後,便從大樹後面走了出來,然後跟了上去。

前往虛無之境需要開啟虛無和蒼穹大陸的連接大門。

不過那大門不是很固定,所以一本的人根本就找不到,但是鳳凰炎不一樣,他是天地孕育的神王,對於大門那種事情他非常清楚。

河流上方,鳳凰炎雙手結印,強大的力量朝著空無一物的地方而去。

金色的力量打在一個地方,漸漸的,一條道路出現在了那裡。

看著那出現的道路,忘川幾人都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快速跟了上去。

就在幾人進入虛無之後,兩道身影飛快的閃過,也跟了進去!

從外面進入虛無,珈藍的神色滿是震驚。

眼前,那小橋流水,開滿各種花朵的地方就是傳說中的虛無,這是珈藍怎麼也沒想到的。

星辰也微微蹙眉,大楷是覺得虛無不該這個樣子吧!

落到地上之後,鳳凰炎便說道,「這是秀山,也是虛無的最無盡之處,要到真正的虛無,必須要從最後面的城池拿到令牌,才可以進入下一座城池!」

聽到鳳凰炎這麼說,星辰微微蹙眉,問道,「不能直接前往王城嗎?」


忘川搖頭,說道,「虛無和蒼穹大陸不一樣,凡是從外面進來的人,以你的實力來看,你的實力有多強,可以到第幾個城池,你就只能在那個城池住下,除非等你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可以到往前面的城池時,才能前去!」

珈藍伸出手,揉了揉眉心,簡單的說道,「也就是說要重重闖關,如果實力不行,就只能在那個關卡處卡住?」

忘川點點頭,「就是這個意思!」

珈藍無語,卻還是說道,「既然如此,我們走吧!」

四人都沒有在多說,而是往第一個城池而去。

至於這虛無到底有多少城池,他們也不知道!

第二天午時,幾人才看到了第一個城池。

這一座城池因為靠近秀,所以叫秀城。

秀城,城如其名,秀美異常,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清秀之氣。

手持的有許多侍衛,看見珈藍他們並沒阻攔,而是就讓他們進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