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家品嚐着津沽的美食,耳朵眼炸糕、糖炒栗子、腐乳肉、十八街麻花、煎燜子、芝麻燒餅、水爆肚、果仁張、煎餅餜子、天津糕乾、叉子火燒等等。

這些美食讓我們暫時忘記了煩惱,甚至忘記了過去,舌頭享受着專屬於他們的時刻,我們也沉浸在這美好的瞬間。

除了味覺享受,我們有時還會進行視覺的享受,看泥人,看泥人的製作過程,以前學過一篇文章,泥人張,那時候就很好奇,泥人究竟能有多逼真?看了泥人制作過程之後,高手在民間,看他那嫺熟的手法,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人物在他手裏誕生,讓人讚歎不已,原來泥人張不只是存在於課本之中。

一週的時間裏留下了一段屬於我們兩人的旅程,作爲兩個人最美好的回憶,有了專屬記憶:一起吃東西時的甜蜜,你一口我一口的溫馨,一起看泥人從雛形到成品的那種喜悅,在火車站對面漢庭的兩人纏綿。

每個夜晚都是在杜穎美妙的聲音中度過的,“哦哦啊啊”的,期間有幾次被人敲門,但我們依舊活力四射,甚至有時候中午回酒店洗臉的空隙都會親熱,偶爾在街上走着走着,相視幾眼之後,就會很有默契的一起回酒店。

回到北京之後,感覺兩腿都有點發軟,儘管我自認爲自己身體素質不錯,但夜夜笙歌,白天也親熱,讓我出現了一點點小虛弱,杜穎更是嚴重,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一週的天津之旅,讓我們的關係有了很大的緩解和進展,我心裏也很滿足。

由於師姐的論文原因,我回來之後便忙於實驗,幫助學姐完成論文,通過一段時間的努力,論文終於發表了,一經發表就被一區頂尖的雜誌收了,在一區影響因子也很高,甚至在國際科學界上引起了不少的轟動,正是因爲這篇論文,國外很多頂級大學都向學姐拋來了橄欖枝,哈佛,牛津,斯坦福都想招收師姐爲博士生。

一時間,師姐竟然有點無措,其他人都是爲了上大學而苦惱,而她是爲了選大學而憂愁,一番思量之後,師姐選擇了世界第一女子大學—梨花女子大學。

臨走之前,師姐邀我一起吃飯,從宿舍出來,校園裏情侶成雙成對的,手拉着手,說說笑笑,有些拿着課本,有些拿着網球拍。我想給師姐講笑話,可是看到她陰晴不定的臉,我想着還是讓她自己先看看校園吧,畢竟要去異國學習了。

其實師姐心裏有種說不上的滋味,都說光陰似箭,以前總以爲是一句諺語,不懂其中滋味,今天才知道,這諺語承受的重量有多麼的沉重,腦海中還是以前兩人一起協作實驗的景象,偶爾夾雜着兩人開玩笑時的爽朗笑意,以前的一幕幕,一滴滴,在一瞬間都在腦海中閃現,可是回到現實,卻是對這種美好的告別,與君一別,再期不知何年?

以前我覺得覺得校園生活挺幸福的,可是融入之後才發現,這裏很單純,單純的在面對畢業時,會像個孩子一樣,或許那將是人生中最後的樸實時段,我以前在社會上混過一段時間,再來這裏學習,這裏顯得更加迷人,更加讓人珍惜,因爲沒有像小學那樣,和同班同學一起上課,下課。北大,我最美好的記憶就是師姐。

倆人各自懷着彼此的心事,沿着人行道慢慢前進,出了校門,來到了大街。

“我們去這家吃吧。”師姐指着一家西餐廳說到。

“好。”

進去之後,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服務員拿着菜單走了過來。

“大龍,你想吃什麼?”

“你點吧,點什麼我吃什麼。”

“那我點自己呢?”師姐呢喃一句。

“嗯?”我不解的脫口而出。

“沒什麼,點餐吧,那我就自己點了。”

“好。想吃什麼隨便點。”

點完之後,我們各自把玩着面前的杯子,偶爾看一眼窗外的情景。

“你和杜穎現在還好嗎?”師姐突然冒出一句。

“我們還好。”

“哦!”

“小狀元,你怎麼愁眉不展,你可是我們的驕傲,此處應該有種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景象。還應該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遍長安花的壯志。”我覺得氣氛不能這麼繼續凝固下去。

“什麼壯志抱負的。”

溪風只願漣漪起,流水自顧東流去。

葵花靜仰慕金烏,怎奈白駒癡嬋娟!

吃飯的時候,心裏總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看着師姐一人默默的吃飯,拿刀叉的手甚至都有點微顫。

無聲中吃完了這頓飯,將師姐送回宿舍之後,我回到屋子,躺在牀上,想了很久,根據我的情況和目前的狀態,決定不再繼續學習深造。

第二天一早來到老爺子辦公室,老爺子正在戴着眼鏡閱讀一份資料。我知道他這麼入神肯定是看重要的資料,我靜靜地做到沙發上等待着……

過了很久,老爺子思考的時候,用手扶眼鏡的時候看見了我。“大龍,你什麼時候來的?”

“爸,來一會了,我看您正在忙,就沒打擾您。”

“哦,有份資料我得研究一下。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爸,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你說吧。”老爺子放下了資料,注視着我。


“爸,我不想繼續讀博了,我想去工作。”

老爺子看着我,摘下眼鏡放在桌子上,用手摁着太陽穴,緩緩說道:“你的事情,以你現在的資質和條件,繼續讀博根本不是什麼問題,你可以選擇繼續在北大深造或者去其他國家的任何學校去讀博。但人各有志,每個人的道路是不同的,也是其他人左右不了的。你既然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尊重你的想法,尊重你的選擇。“

“爸,我……”

老爺子打斷了我“這個別有什麼心理壓力,從這裏來說,我是你導師;從家裏來說,我是你爸。感謝或者對不起是不會用在我們之間的,而且你記住,不管你做什麼選擇,我永遠支持你,是你永遠的後盾。”

“嗯嗯,好的,爸!“我也沒說謝謝,老爺子說的對,一家人根本不需要說謝謝。

“既然你要選擇去工作,或許我可以幫你,我這邊有幾個企業,是跟我合作的,跟咱專業是沾邊的,你要是有想法我可以推薦你去,但如果你有其他打算。總之,你自己選擇。”

“好的,爸,我聽您的,這個工作也算是我專業,也算是可以用我的專業來爲國家做一點事情,實現自己的價值。”

“嗯嗯,好。”

“那您先忙。”

一天,我正在整理資料,老爺子突然給我打電話。

“大龍啊,來我這裏一趟。”

“好的,爸。”

我放下手裏的資料,便前往老爺子的辦公室。

進去之後,發現辦公室沙發上坐着一個人。

老爺子看見我來了之後,還沒等我敲門,“大龍,來,進來。”

老爺子隨後指着沙發上的那人說道:“這是我以前的學生,現在在中農上班,前幾天你不是說要去企業實習工作嘛,我想了一下,覺得中農還是很適合你的,那裏可以發揮你的才能,你考慮一下,跟你師兄好好聊聊,瞭解一下。”

“嗯嗯,好的,師傅。”我又轉身朝着沙發那人,那人此刻也站了起來。

“師兄好,我是任龍,還希望以後多多指導。”

“客氣了,我叫楊琪,剛聽老師介紹了,你能力非常強,非常適合我們企業,以後肯定有好的發展。”

“謝謝師兄。”我繼續問道,“什麼時候可以過去呢?”

“你收拾完之後隨時可以,這是我名片,到了之後,隨時給我打電話。”

接過名片看了才知道,原來是技術主任。


“好,麻煩師兄了。”

“應該的。”

之後我便開始收拾行李。

第二天,和老爺子辭行之後,直奔華夏農業科研基地。

到了科研基地,站在門口,就給楊琪打電話,打了幾次沒人接,繼續打,被掛斷了幾次,我估計他可能在開會。

便在樓下繼續等待,這裏來來往往的人都是西裝革履,神采奕奕,這也將是我以後的生活了,以後自己也會是這裏的一員了。

一會之後,又打了過去,這次終於接了。

“您好。”那邊楊琪說話了。

“楊主任您好,我是任龍。”

“任龍?”楊琪好像有點疑惑。

“就是在北大張老辦公室見過的那個。”我補充道。

“哦,哦,我想起來了,你準備過來了?”

“我現在已經到公司樓下了。”


“行動這麼迅速,我還尋思你過幾天才能到呢,現在我剛好有點事情,這樣,你直接去人事科,我給他們說一下。”

“好的,謝謝主任。”

“沒事。”楊琪說完便斷掉了電話。

我步入公司,詢問之後,來到人事科。

“您好,我是任龍,是在這裏報道的。”

“任龍,沒有接到通知啊。”人事科的人一臉茫然。

“楊琪主任,就是技術科主任讓我來這邊的。”

“他沒說啊,要不你先等等。”說完便給我倒了一杯水,讓我在沙發上等待。

一杯水喝完又去上了廁所,終於有人過來了。

“你是任龍?”

“對,是我。”

“聽說你實驗方面比較擅長?”

“嗯嗯,對,之前一直在實驗室。”

“哦,這樣,這裏有個崗位,有一點銷售性質,也屬於實驗,不過,這也是對你的一種鍛鍊嘛,實驗和銷售結合,對你以後幫助很大的。”

“那具體是做什麼呢?”

“負責東北水稻系列的產品對接農場的土壤檢測,配合科研基地的大區經理,協助他在東北地區的工作。”

“要去東北嗎?”

“對,在北大倉一代,雖然有點遠,但你還年輕,多跑一跑,對你以後幫助很大。”

“那行吧,我現在就去嗎?”畢竟是第一份正經工作,我便沒有推辭。

“對,現在也行,明天也行,有時間直接過去就可以了,到時候那邊會安排的。”

“行,謝謝。”

出了大樓,想給杜穎說一聲,但是電話一直打不通,各個地方找了之後也沒有找到她的身影,心想先去那邊安頓下來之後,再回來找她。

踏上去北大倉的路程。

以前的北大荒,現在的北大倉。

說起這個北大倉,以前是女真族的棲息地,後來努爾哈赤統一女真各族,皇太極又改爲滿州族,揮兵入關,建立了大清王朝,那時候迷信龍脈,清朝統治者爲了鞏固大清龍脈,嚴禁漢人進入東北地區,這使得邊境千里人跡罕至,半個世紀之前,這裏荒野茫茫,人煙稀少,森林茂密,沼澤遍佈,林間野獸出沒,低空百鳥飛翔。

新中國成立之後,北大荒進入了大規模的開發時期,王震將軍帶領的轉業的十萬官兵以及現役軍人、城市知青、農民一批批的前往北大荒,就這樣人跡罕至的“北大荒”,被建設成了美麗富饒的“北大倉”。這裏裏屬於三江平原區,黑龍江一瀉千里,松花江九曲十折,烏蘇里江溫和恬靜。三條水脈在平原深處幽然相會,東流到海。這裏水資源豐富,地表江河縱橫,地下水量可觀,大氣降水充盈,而且這裏土質肥沃,是世界三大黑土帶之一,有“捏把黑土冒油花,插雙筷子也發芽”的美稱,生長季較短,以盛產小麥、大豆、玉米、水稻等糧食作物,馳名全國。

現在這裏的建設者以農場的形式存在繼續建設着這塊黑土地,2號農場,1號農場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