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巴掌拍在雲墨的後腦勺,只聽見芸欣兇巴巴的抱怨。

雲墨揉著腦袋,委屈的轉頭:「芸欣姐,你輕點……」

「芸欣,小師弟也不是故意的,他剛剛回來,你就別太霸道了。」秦絡繹站出來替雲墨說話,他也知道芸欣是在關心師弟,不過這麼個白嫩瘦小的小師弟,她怎麼就忍心下的了手。

「好啦好啦……」樂萱萱笑著拉著雲墨的袖子,「芸欣姐剛剛是再問你,這幾****去哪兒了,怎麼都找不見你的蹤影……」

「我掉到了海里……」雲墨笑著跟著眾人往回走了兩步,忽然頓住腳步對大家說道:「秦大哥,我有些事情要辦,你們先回去吧……」

眾人一愣,項辰東最先開了口:「嗯,不過長老們還在等你,你要快些回去。」

雲墨點點頭:「我會的。」

眾人對雲墨說了一些囑咐的話,都默契的沒有問原因,先一步返回學院。

雲墨站在原地,看著前方消失的五個身影,這才轉過身,重新返回海岸邊。

岸邊,軒轅靜靜地站在突起的岩石上,修長的身形再次變得十分虛幻,海浪打上來,直接穿過了他的身體。

看著這一幕,雲墨忽然覺得,拿到修長的背影似乎有些失落,是因為他無法保持實體的狀態嗎?

雲墨輕聲嘆了口氣,卻依然被軒轅察覺。

他轉過身,看著雲墨臉上還未來得及斂去的惋惜,本想開口卻被身邊的動靜打斷。

一直稚嫩的小手突然扒在岩石上,接著,一個稚嫩的小正太跳上了海岸。

靈瞳一邊甩著身上的海水,一邊抱怨:「岸上的環境真差!」

周圍的魔元素稀薄,空氣也透著一股不習慣的怪味道。靈瞳嘟著嘴環顧一周,看著岸邊幾戶人家的房屋,撇嘴:就連房子也好奇怪!

經過一路上的適應,雲墨已經學會忽略靈瞳的任何不悅的反應,她直接面無表情的轉身帶路:「你跟著我,我先給你找個住的地方。」

靈瞳光著腳丫跳下岩石,跟在雲墨身後問道:「那你住在哪兒?」

「我住在學校。」

「這不是正好,你住哪,我住哪!」 「這不是正好,你住哪,我住哪!」靈瞳叉腰,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以前只聽師祖說過學校這種東西,卻從來沒去過,他這會兒正好奇著呢!

「不行!」雲墨板著臉直接拒絕。

「為什麼?」

「學校不允許陌生人進入。」雲墨認真嚴肅的看著靈瞳,然後不容拒絕的繼續說道,「我告訴你,陸地上的壞人可多了,你最好乖乖聽話。不然,不管被拐被賣,我可不管!」

「哼,怕什麼!」靈瞳傲氣的翹起鼻子出氣,「我可是師祖的徒孫,還能有誰欺負的了我!」

說著,靈瞳抬起右手,就往路邊一揮——

嘭————

頓時一道冰錐重重的砸進道路中,只留下一個巨大的土坑!

「……」雲墨直愣愣的看著突然出手的靈瞳,她不知道該震驚靈瞳超強的破壞力,還是該震驚這貨為什麼要出手……

「發生什麼事了?!」

這裡雖是郊區,但也有住著的人家。如此大的動靜,人們自然全都趕過來……

雲墨頓感不妙,立刻拉起靈瞳,施展鬥技——

光影幻象!

靈瞳只覺得周圍的光影有一瞬間的扭曲,接著便聽見雲墨嚴肅的叮囑:「別說話!」

人群已經趕過來,大伙兒圍著巨坑議論著,卻絲毫沒有注意到雲墨兩人。

靈瞳好奇的看著雲墨,剛想要開口詢問,卻被制止。

雲墨拉著靈瞳跑出人群,這才解除了鬥技,綳著臉拉著靈瞳趕路。

「喂!」靈瞳跟著雲墨急匆匆的腳步,問道:「剛才那個鬥技,是你在宮殿里使用的障眼法對不對?」

靈瞳不笨,很快就想起了在宮殿中他被欺騙的那次。

雲墨也不否認:「沒錯,這個鬥技名為光影幻象,光系鬥技。可以通過扭曲光元素,達到隱身或是一定時間內保留影像的能力。」

這個鬥技是雲墨在學校中學到的,森羅學院對鬥技的限制並不強,只要不是太珍貴的鬥技都藏於圖書館中。

雲墨在準備考試的兩周,幾乎將全部時間都花在學習鬥技上,所有系別的鬥技,她都有所涉獵,而像「光影幻象」這種十分實用的鬥技,雲墨自然不會放過。

「原來如此……」靈瞳了解的點點頭,隨即又抬起頭道,「不過你可真奇怪,居然能是全系鬥氣!」

雲墨腳步一頓,靈瞳一個失神,直接撞在雲墨背後。

「你個女瘋子,又怎麼了?!」靈瞳捂著鼻子抱怨道。

雲墨看了看四周,還好此處並沒有太多人通過,雲墨綳著臉對靈瞳叮囑道:「記住,第一,在這裡,我是男人,不是女人!第二——」

雲墨走近一步,壓低了聲音:「我擁有全系鬥氣這件事,不能對任何人說,至少現在不能!」


雲墨很清楚,她現在還太弱小,即使有軒轅這幾乎外掛的存在,但她必須預防一切危險。

韓雲墨那樣的悲劇,就是因為她不懂得收斂鋒芒,這一世,是她雲墨在主宰,她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 “滄溟,你休息夠了沒有?”石遠這時候想起了滄溟,畢竟離族比大會只剩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就算實力暴漲,但不能離開死地的話,一切都是浮雲。


“咯咯咯,你終於想到我了。”滄溟的聲音在石遠腦海裏響起來,似乎很激動,精力十分敬佩。

看來他的靈魂能力已經恢復了,那就好!石遠頓了頓,繼續問:“知道死地是什麼地方嗎?”

“自從我甦醒之後,一直在研究……幾天前我終於弄明白這是什麼地方了。”

“什麼地方?”石遠聞言一喜,有希望。

“傳說,大能者能創造一個獨立於十三州世界的小世界,便是所謂的方寸世界。方寸世界的大小, [綜武俠]歸途漫漫 。方寸世界的所有生靈都要受到大能者的控制!便是說,凡是進入方寸世界的所有東西,都要服從於創造它的大能者!”

“這便是破碎虛空?!”石遠聞言一驚。“創造小世界不是要打破現世的空間嗎?”

“不是。”滄溟回答得很果斷,“打個比方,如果把十三州世界當成汪洋大海,方寸世界便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珠。方寸世界存在於十三州世界中,只不過是藉助了十三州的世界創造出來的,本源還是一樣的。還沒有達到打破原來的世界的地步。”

“嗯,我明白了,方寸世界包含於十三州世界,並非是平行存在的。”石遠點點頭,但心裏又一陣慌,“ 三夫四君 ?”

“咯咯咯……這個你不用擔心。”滄溟的話顯得自信,“難道你沒發現嗎?如果一個世界充滿生機的話,那麼這個世界應該出現萬物生輝的情景。但是這裏除了女人統治的地方種植着農作物之外,其他地方都是死氣沉沉的,沒有任何生機可言。”

“莫非這個方寸世界逐漸走向衰亡?”

“是的,必定是在很久之前,有什麼原因讓方寸世界的創造者死去了,於是這個方寸世界再也無人管理,開始逐漸走向衰亡。我估計,按照這種程度發展的話,大約再有三四百年的時間,這個死地的空間將完全破碎,這裏生活的所有生靈也會隨着死地的破碎而死亡。”

“你有什麼辦法能讓我離開這裏嗎?”

“我以前的肉身還在的時候,力量沒有達到能製造方寸空間的地步。或者製造死地的主人如果還活着,我也沒有辦法離開。但現在呢,咯咯咯……這個死地已經逐漸走向死亡,再給我一點時間便可以推算出這個方寸空間的出口,到時候我就有辦法幫你離開這裏。”

“太好了!”石遠聞言一陣激動,轉而面色凝重的對滄溟道,“那我趕緊吸收完昇天花剩下的精華,距離石家三代族人比試大會的時間已經所剩多了,加上我擔心孃親和林鳶妹妹的安危,必須儘可能的提高實力!我打算不計後果的修煉,一旦我經脈受損,請你幫我控制妖雲修復我的經脈!”

“放心吧!加油!”

“謝謝了。”石遠得到滄溟的承諾,便安心下來,繼續投入修煉中。

深吸一口氣,果斷加速明讓功的修煉,一波波的元氣在經脈中流動,然後又有一波波的新生元氣涌出來。因爲速度太快,密度過大,產生了經脈的摩擦,灼熱的痛苦立馬刺痛了神經。之前石遠曾經強行控制妖雲產生過走火入魔,那時候產生的灼熱感要比現在疼幾十倍,所以現在的灼熱刺痛對石遠來說不算什麼。

力量!我需要力量!

石遠便是抱着這樣的信念強行提升修爲。

元氣因爲運行過快超出了經脈可以承受的極限,經脈很快開始變薄,之後破出一些小洞來。此時的痛苦幾乎可以比擬之前走火入魔的時候了,石遠忍着沒有昏迷過去,滄溟也感知到了石遠的險境,趕緊指揮妖雲修復石遠受損的經脈。

因爲還可以源源不斷掠取昇天花的精華化成妖雲的能量,所以滄溟並沒有受到什麼壓力,短時間內便很順利的修復完石遠受損的經脈。度過了短暫的痛苦,石遠連一口氣都不喘一下,就馬上繼續投入修煉中。

怪男人已經觀察石遠很久了,發現這個問題少年一會兒面孔痛得扭曲,又一會兒一副舒爽的摸樣。一會兒元氣綻放光芒,有一會兒元氣像放鞭炮一樣的啪啪響。一會兒五孔滲血,有一會兒恢復了正常……怪男人曾經一度懷疑他在夢中,但掐了掐臉皮發現很痛,便確定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那小子怎麼可能這樣啊?換成其他人的話,不死也得殘廢了。

臉皮一陣抽動:不管怎樣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小子的修爲正用一種可見的速度節節攀升!


一週後……

明讓功等級已經修滿了第八重,抵消傷害8%!

在修爲境界上,石遠已經達到了八品武者的巔峯!

昇天花的精華還剩下三成左右,足夠了。

開始衝擊境界瓶頸!

爲了趕時間,爲了李氏和林鳶的安全,石遠打算拼了!

這次石遠衝擊瓶頸不再有所保留,直接將全身元氣彙集的推到境界瓶頸上,不去動它們,然後繼續運轉明讓功繼續產生新的元氣。

產生新的元氣後,再把新元氣統統推到瓶頸上。

與先前的方法不同,先前的辦法是將全身元氣彙集到瓶頸附近,便一次次的衝擊瓶頸。好比將水注入容量固定的瓶子裏,再把裏面的水倒出來。

而這次的方法好比是一個氣球,不斷的往裏面充氣,勢必要把氣球吹大,吹到瓶頸氣球無法承受的極限,最後就會啪的一聲破碎!

這種辦法是非常痛苦的,因爲每一次失誤都會使修煉者經脈破裂死亡!

石遠是有滄溟控制妖雲修復經脈纔敢這樣做的!

我是爲了誰?

爲誰要承受這些痛苦?

爲誰要不斷變強!變得更強?

爲誰在和時間賽跑?

爲了我的親人!

爲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爲了讓我敵人統統去死!

十三州世界就是這樣殘酷,修煉者要與天爭,首先要與人爭!往前一步海闊天空,退後一步便是跌落無底深淵!

做人,不能退縮!

“啊!!!”石遠的眼睛佈滿了血絲。

瓶頸附近的空間已經無數次的膨脹了,但最終還是達到了無法承受的極限!

剎那間,地牢裏陣陣烈風吹起,石遠的頭髮全部乍起,褲衩呼呼的響着。

“他……”怪男人猛的站起來,不住的後腿着,臉上冒出了汗水,最後咚的一聲靠在了鐵欄上才發現已經不能後腿了。 「今晚你就住在這裡,不許亂跑,也不許破壞任何東西!」雲墨桌在桌前,給自己倒了口水喝,「我明天會來看你的。」

「可是我不喜歡睡床,我想睡在水裡……」靈瞳一臉不滿的指著客房裡的那張大床。

「我讓店小哥給你備桶水。」

「可是我想要海水……」

「我給你灑包鹽。」

「可是……」

「沒有可是!」雲墨「噌」的站起來,綳著臉將更多莫名其妙的要求扼殺在搖籃中。

靈瞳皺了皺鼻子,一臉勉強的點了點頭,把未說完的話咽了回去。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能不低頭啊……

一來二去,待雲墨終於從客房中走出來的時候,她才長長的出了口氣,沒想到這小子這麼難對付。

「小公子,您還有什麼吩咐嗎?」

見到雲墨下樓來,店小二熟絡的打了一聲招呼。

因為雲墨選的客棧,正是她之前居住過的那件偏僻小店,當初住了三天,和店小二倒是挺熟絡了。

「不用了,小二哥,麻煩你了。」雲墨客氣的打了聲照顧,便趕緊往學校趕回去。

她可記學校還有一群長老在等著她呢……

雖然雲墨十分奇怪,為何自己的失蹤會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導致她回來還有人迎接,不過這些疑問,今天應該可以解答了吧……

***

森羅學院的內院處於學院的最中心地帶,高牆將內院與外院完全阻隔,唯一能通過的內院大門,也是有專人看守的。

雲墨對著守門的外編老師出示了黑牌之後,便暢通無阻的進入了內院。

這是雲墨第一次進入內院,讓雲墨意外的是,內院的構造完全不同於外院,與其說是學院,這裡更像是世外桃源。

散落在四處的竹屋小樓,隨意種植在屋邊的各種靈草,到處都透著閑逸、優遊的氣氛,就連空氣中魔元素的濃度,也比外界要濃郁許多。

雲墨所知道的提高魔元素濃度的方法,便是啟用聚魔陣法,不過聚魔陣法不僅造價十分昂貴,所使用的許多材料更是有市無價。

雲墨卻沒想到,森羅學院居然有能力將整個內院全都覆上聚魔陣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