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及此,曾寬盤膝而坐,拿起那個絆倒了自己的桃子,用袖口擦了擦污漬之後又咬了一口,然後才氣定神閑地看着黑豬妖說道: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哎~稍微把小腹收一收,再抬一抬胯。」

「打一組軍體拳。」

「跳一跳第八套廣播體操。」

「再來幾個銷魂的姿勢……」

畫風旖旎,不堪入目。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曾寬看着累趴在地上的黑豬妖意猶未盡地說道:

「喬治,坐起來,本天師問你幾個問題,你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好的呢,天師大人。」

黑豬妖強顏歡笑。

「先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

曾寬一伸手,從正堂的供桌上又飄來一個蜜桃。

「本將軍……咳,小妖的妖籍本在幽州瞿水郡,因北戎頻繁入侵,當地連年戰亂又恰逢災年,以致民不聊生。小妖這才背井離鄉,尋到陳倉郡這方寶地棲身。小妖自知道行淺薄,平時也只是閉關修鍊,並……並不曾為禍百姓,還望天師明察。」

黑豬妖諂媚道。

「一派胡言!本天師問你,你剛才變化為新娘子時所言可是實情?那位被村正獻來的姑娘又在何處?」

曾寬咽下一口蜜桃,擦了擦嘴正色道。

「這……其實小妖也只是每年向村正索要一個姑娘,待……享用完之後均已平安送回,真的不曾害人。今年這位姑娘小妖尚未近身便被天師撞破,人現在被縛,藏匿於床下。」

黑豬妖低頭囁嚅著,聲音幾不可聞。

沒想到還是頭色豬……

「既然如此,還不去把那位姑娘放出來?」

曾寬指了指西廂房,屋裏的紅燭又在瞬間亮起。

黑豬妖不敢耽擱,急忙起身回到屋中,輕手輕腳地抱出一位昏迷不醒的姑娘。

姑娘身着嫁衣,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的年紀,卻生得粉雕玉琢,甚是精緻。

黑豬妖把那位姑娘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上,重重咽了口唾沫,然後站到旁邊垂手而立,眼中似有不甘。

「我再問你,方才你口中所說的『念力』為何物?」

曾寬搜索了一遍原主的記憶,發現大腦中根本沒有相關的概念。

「一般來講,只要是修行之人或者妖體內都會產生一種後天的法力,類似於真炁。當然,這種法力會隨着修行的深入和品級的遞升而日益精進,並與戰力相輔相成。據說一品之上的念力,便可憑空幻化以致隨心所欲,當真是妙不可言。」

黑豬妖抬頭目視天外,眼神中充滿無限嚮往。

「哦,你現在有幾品念力?」

曾寬挑眉道。

「小妖自脫離豬胎至今已有一百八十餘年,主修戰力。在念力一途資質愚鈍,現在只堪堪八品,移形換物而已。」

黑豬妖拱手道。

「那依你之見,本天師的念力能有幾品?」

曾寬自知戰力為零,要想在這個亂世混下去只能寄希望於自己的金手指了。

「依小妖拙見,天師的念力最差已達二品,目力或心意所及之處,萬物皆可化為己用。」

黑豬妖再次彎腰拱手。

「嗯,甚合吾意。」

曾寬還算滿意地點點頭。

黑豬妖見曾寬心情不錯,立即躬身道:

「既然如此,小妖就不打擾了,還請告辭。」

「慢著。」

黑豬妖聞言臉皮不自覺地抽搐了一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芳樹千株發,搖蕩三陽時。

氣軟來風易,枝繁度鳥遲。

春至花如錦,夏近葉成帷。

欲寄邊城客,路遠誰能持。

初夏時節總是讓人感到生機盎然之意,沒有盛夏的酷暑,也沒有晚夏的悶熱,一切都是那麼的奮發。

樹葉枝繁葉茂,河中魚游淺底,灞橋邊的柳樹倒映在灞河中,波

《姬唐》第三十八章一曲悠揚 三名長老面露震駭之色,他們並不知道瓷瓶裡面裝著的是什麼。

柳無邪打開的那一刻,一股狂暴的氣息,演繹出來一頭神龍虛影,咆哮而出。

浩瀚的龍威,不僅將三名長老震退,連遠處幾名行走的弟子,都無法倖免,直接被龍威壓迫的趴在原地。

柳無邪迅速將瓷瓶蓋上,他看到一滴厚重的精血,很厚重。

「這是神龍精血!」

柳無邪臉上的震驚之色逐漸退去,目光看向三名長老。

丁字型大小房間沒有食人谷選項,獎勵是完成歷練之後才送過來,裡面肯定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

「告訴我,食人谷是怎麼回事。」

柳無邪想要知道,難道是有人想要置於他死地,故意將他送到食人谷。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時間到了,離開玄黃塔吧。」

三名長老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竟然讓柳無邪趕緊離開玄黃塔。

這更是激發了柳無邪的好奇之心,不搞清楚肯定不會輕易離開。

「丁字型大小房間我看了,沒有食人谷這個選項,今日不說明白,那我們就去找高層來理論,到時候給你們一個失察之罪,別怪我沒提前提醒你們。」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笑意,一臉不懷好意的看向三名長老。

「柳無邪,你別不知好歹,這個獎勵,就算是玄黃塔七層,都不可能得到,你別不知足。」

右側長老有些不高興了,認為柳無邪不識好歹。

柳無邪懷疑有人要殺他,這也正常,畢竟那種環境下,換成其他人,早就死在食人谷。

「這滴龍血並非玄黃塔的獎勵吧。」

柳無邪笑了,既然連玄黃塔第七層都得不到這個獎勵,顯然是有人暗中送給自己。

僅僅從他們的言語之中,就能聽出來,這滴龍血,並非玄黃塔獎勵,而是另有其人單獨送給他。

僅憑他們三位長老,肯定不可能拿得出如此珍貴的龍血出來。

到底是誰送他的龍血,柳無邪必須要搞清楚。

「你到底想要知道什麼。」

周圍已經有很多弟子聚集過來,三名長老有些心虛,畢竟食人谷的事情傳出去,肯定對他們不利。

「告訴我,這個獎勵是誰送給我的。」

至於開啟食人谷,柳無邪倒不是太想知道,他只想知道,獎勵是誰送的。

很明顯,送獎勵的人是在幫助他。

他的真龍之軀,已經遭遇瓶頸,有了這滴龍血,可以讓他的真龍之軀,提升一大截。

這可不是普通的真龍精血,遠遠要高於柳無邪之前獲得的那些龍族血液。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以後不準再提食人谷三個字。」

中間長老最終還是妥協了,告訴柳無邪是誰送的獎勵倒是無妨,但是食人谷的事情,絕對不能暴露。

「我答應你!」

柳無邪答應他們,反正已近活著出來,食人谷的事情,可以不追究。

「龍長老!」

中間長老壓低聲音,以免被人聽到。

聽到龍長老三個字,柳無邪臉上竟然沒有一絲異樣,似乎已經提前猜到了。

能拿得出神龍精血,只有龍族後裔。

說完,三名長老迅速離開,一刻鐘沒有停留。

看著他們消失的背影,柳無邪陷入短

暫的沉思。

「龍長老為何要幫助我?」

柳無邪暗暗說道。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等有機會前去拜見一番龍長老,畢竟這滴龍血的價值太高了。

順著天梯回到玄黃塔第一層,將龍血收起來,等藏書閣事情結束之後,回去再煉化。

還剩下兩個獎勵,分別是藏書閣閱讀三天時間,以及混元境長老指點一次。

混元境長老指點,柳無邪沒打算去,因為指點他的人不多,去了反而浪費時間。

柳無邪身後還跟著一群人,剛才龍血的氣息,引起很多人注意,紛紛投過來不善的眼神。

龍血裡面蘊含極強的龍族法則,不論是修鍊真龍之軀,還是用來凝練肉身,都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剛踏出玄黃塔,迎面衝過來一群人,應該等他很久了。

「柳無邪,你終於捨得出來了。」

周辰當先一步,攔在柳無邪面前,身後還跟著五名男子,各個氣息強大,清一色化元八重。

進入玄黃塔之前,周辰想要搶佔柳無邪的位置,結果被柳無邪打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