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木同等人都是躲閃那些混沌流光,根本就不敢硬抗,然而如今木同居然一刀就將其撕裂,完全讓其無法影響到眾人,再次震驚風雲獨秀四人。

「獨秀兄,接下來,那些從靈光盾轟擊而下的混沌流光,就讓我解決吧。」

腳步踏出,木同周身一陣陣裂金真意凝練的刀芒浮現,不斷劃過一道道光華,將轟然而下的混沌流光徹底斬碎,讓得五人更是安全。

先前還有些驚險的問道路,隨著木同和風雲獨秀的配合,變得輕鬆無比,甚至眾人有一種感覺,不需要在進入懸浮山峰,他們就能順利通過問道路了。

一路前行,再度過了數天。

凝視著前方的懸浮小島,木同嘴角浮現一抹淡然笑容,淡然道:「看來,問道路要結束了。」 轟。

一股驚雷猛然在半空炸響,一道手臂瓜般粗大的混沌流光,猛然撕裂蒼穹,張開那猙獰的嘴巴,如雷龍咆哮,怒吼轟然而下,直劈靈光護天盾凝練而出的守護膜,想要一擊將木同五人轟殺。

雷龍怒吼,天威浩瀚,那一道混沌流氓還沒劈到身前,就能感受到那不可匹敵的力量和凶威,讓風雲獨秀五人臉色一變。

「散開!」

不等風雲獨秀話語落下,那比之閃電都要快上一絲的混沌流光,狠狠撕裂風雲青雲下品真意防禦戰刃爆發出來的青木真意守護。

砰。

青木真意守護頃刻崩碎,化成漫天青光,消散在天地之間,再無法起到任何守護作用,甚至風雲青雲也是如遭雷擊,身影一頓,臉色剎那蒼白,嘴裡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然而生死一刻,風雲青雲咬著牙,周身青木真意如火焰沸騰,化成一道道青色藤蔓劍芒,將周身包裹,腳步也向著前方懸浮小島飛奔而去。

只要踏入懸浮小島,他們就算是通過問道路考驗,不會遭受混沌流光攻擊,絕對安全。

可,這一剎那,風雲青雲根本沒任何信心,能徹底穿越而過,化險為夷。

風雲雪劍周身一道道純粹的劍道真意月華洶湧,整個人仿若化成一道凌厲不可匹敵的劍芒,撕裂長空,直奔前方懸浮小島飛奔而去。

四月修為的戰力徹底釋放出來,身合真意,化身一柄凌厲強橫的劍芒,撕裂長空,劈向降臨而下的混沌流光。

嘭。

就在眾人周身氣息暴漲,身上真意月華洶湧而出,爆發出自身最強橫攻擊的剎那,絲毫沒減弱的混沌流光,狠狠和靈光護天盾綻放的守護撞擊在一起,一道沉悶的聲響在眾人耳邊響起。

依舊一擊轟碎,完全是不可抵擋的姿態,更是讓木同等人心驚膽跳。

砰。

靈光護天盾只是稍微抵擋片刻,就仿若之前青木真意防禦一般,響起一聲清脆的破裂聲,化成一股靈光縮回到風雲獨秀的眉心當中,徹底被攻破。

接連撕裂兩大守護,混沌流光氣勢為之一滯,然而威能卻沒減弱多少,依舊轟然而下,斬向

「殺!」

眼看著風雲青雲爆發的防禦被撕裂,混沌流光卻絲毫沒減弱,風雲獨秀眼眸精光炸開,玄妙真意從周身釋放而出,一股傲然從身上升騰,三種截然不同的武道真意月華洶湧,眉心一道褐色長槍掌握在手裡。

吼。

一聲如妖族蛟龍怒吼聲升騰,手裡褐色長槍剎那化成一道耀眼的光華,逆天而上,毫不畏懼迎向那轟然而來的混沌流光。

槍芒所過之處,長空撕裂,天地變色,如蛟龍升天,威能無以復加。


眾人頃刻爆發出強橫的攻擊,衝天而起,或是刀光,或是劍影,或是槍影,直奔砸落下來的混沌流光衝天而去。

嘭。

數道強橫的攻擊,轟然和混沌流光撞擊,一聲驚雷炸響,猛然間一股浩瀚真意波紋升騰而去,如同驚濤駭浪拍打而出,化成毀滅波紋,席捲向木同五人。

混沌流光雖然被轟碎,然而那席捲而來的能量也不容小覷,眾人面容都是驚變,周身武道真意月華化成一股股熊熊烈焰,將自身最強橫的守護爆發出來,徹底將自身籠罩起來,身影也不敢有片刻逗留,直奔前方懸浮小島而去。

咻,咻,咻。

在混沌流光化成的驚濤駭浪之下,浩然的力量衝擊而下,五人身影仿若流星劃破天際,狠狠砸落到懸浮小島上,嘴裡鮮血狂噴,衣衫襤褸,氣息都衰弱到極致,臉色黯然無光,仿若乞丐般狼狽不堪。

呼。

風雲獨秀見眾人雖身負重傷,卻並無太大問題,不由鬆了一口氣。也不疑有他,直接盤膝端坐下來,將數枚療傷武丹和聚元武丹吞服下去,運轉武道功法,恢復自身的消耗和傷勢了。

這一道流光,是他們遭遇最強橫,也最讓眾人接近死亡的攻擊,饒是死裡逃生,眾人都是一陣心有餘悸。

也幸好那等浩瀚的力量,無差別的攻擊,在強橫的真意月華火焰洶湧之下,威能也減弱不少,不然的話,這裡根本就沒人能順利抵擋下來,將會徹底被轟殺。

第二關考驗就如此兇險,眾人也不敢有任何怠慢,趕緊恢復自身傷勢和消耗,再打算踏入遠古武府第三關的考核了。

「遠古武府,果真兇險!」

心裡一陣感嘆,木同抹了抹嘴角溢出的鮮血,不著痕迹地望了望風雲獨秀四人,感覺到四人的狀態,眼眸不由浮現一抹寒光,然而轉念一下,也將心裡殺意收斂起來。

這等趁人之危的事情,木同做不出來,況且風雲獨秀四人和他也算是夥伴,並沒有生死之仇,自是沒必要下殺手。

況且,他若想出手,早就在之前就下殺手,怎會等到現在呢?

旋即,木同也如四人一般,盤膝端坐下來,靜然恢復。相較於風雲獨秀等人,木同身體有著天炎真火守護,傷勢並不是很嚴重,傷勢自是很快就恢復過來。

良久,眾人才緩緩睜開緊閉的眼眸,周身混亂的真意月華壓制下來,紊亂的氣息也逐漸恢復平穩,戰力也恢復*成了。

從地上一躍而起,木同拍了拍骯髒的衣衫,淡然望了望風雲獨秀四人,詢問道:「我們走吧。」

聞言,風雲獨秀四人互相對望一眼,點了點頭,旋即走向懸浮小島中央的混沌漩渦。

眾人踏入漩渦,只感覺到一道道混沌光華綻放,仿若一朵朵美輪美奐的花朵,隨後就是腦袋旋轉,天地扭曲,空間轉移。

等眾人睜開眼睛,已經來到遠古武府另一處考驗之地。

眼前,一片金碧輝煌,四周空空如也,不時有著一道道擎天柱般的柱子衝天而起,支撐起這一片看不到盡頭的世界。

數萬米前方,一扇數百米高聳如山嶽一般的古銅色大門緊閉著,滄桑亘古的氣息散發出來,仿若一頭巨獸匍匐,震駭人性。

古銅色道門四周,鐫刻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和麒麟五種遠古神獸,五種遠古神獸不斷地糾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玄妙萬分,匯聚在大門之上,凝練一道細微的混沌光華。

五大遠古神獸雖說只是雕刻,然而卻瀰漫著一股真正神獸的氣息,讓人心驚膽顫,不敢靠近半步。

「遠古傳承之殿?」

眼眸充滿敬畏地凝視著那一扇散發著亘古氣息的大門,木同心裡震撼異常,差點沒有驚呼出聲。

這就是遠古武府最核心的傳承殿堂,乃是遠古武府最核心所在!

經歷先前烈焰寒冰、混沌流光和問道路三層考驗,他們才能抵達遠古武府傳承之殿,擁有搶奪遠古傳承的資格。

隱約,木同感覺那五大神獸浩瀚威壓背後,隱藏著一絲玄妙,身體丹田內的五大武脈真意似乎輕微的顫抖了一下,那淡漠的土黃色光華猛然一躍,差點就要撕裂禁錮,覺醒出來一半。

「難道,這遠古武府主人和五行真意武脈,有著淵源不成?」

察覺到身體微妙的變化,木同眼眸更是駭然,甚至大推演級別領悟力也不自覺地運轉,想要藉此感悟出一些玄妙。

「風雲獨秀,想不到你們才剛到。本王還以為,你們死在問道路上了。」

可不等木同從五大遠古神獸雕刻中感悟到什麼,一道陰冷的聲音從不遠處升騰而起,眾人才留意到,殿門之前已經聚集了不少月華境天才。

通過三大考驗的天才們,都按照各自的家族勢力,涇渭分明,各自佔據一個位置,等待著大殿開啟。

目光望向魔武門方向,三人的隊伍如今只剩下羅剎王,然而其四周卻聚集了數名武道世家天才,讓得木同不由一驚。


四名五月境巔峰天才,外加羅剎王,足以成為一股威脅到他們性命的存在。

大楚皇朝韓家數位天才,如今也只剩下兩三人,然而其也聚集了皇朝內數個武道世家的絕世天才,同樣形成一股勢力。

大周皇朝如此,神武帝國如此,才會讓得聚集在大殿之前的天才,分成數個勢力。

先前那陰冷的話語,正是韓家領頭的天才,韓無雙所言。

聞言,風雲獨秀冷冷地望了望一眼韓無雙,絲毫不落下風:「你韓大太子都順利抵達,我們又怎麼可以落後呢?」

韓無雙聽到風雲獨秀的挖苦后,臉色更顯陰沉,眼眸閃過一抹森然殺意,周身一股股陰冷的真意月華瀰漫而出,眉心一道寒光浮現,隨時準備斬出。

然而,最後韓無雙還是忍耐下來,並沒有選擇在這個當口出手。

這裡可是遠古武府的傳承大殿,即將就要抵達傳承之處,若是在這時候出手,落得一個兩敗俱傷,讓別人撿便宜,可就得不償失了。

他們可都是奔著遠古武府的遠古傳承而來,怎麼可能會因小失大,造成不必要損失呢?

風雲家族和大楚皇朝的皇室有著仇怨,似乎很多人都知曉,看到風雲獨秀和韓無雙的爭鋒相對,都沒人出來阻攔,只是隱藏在一旁看熱鬧。

「木同?」

遠處,羅剎王那一雙霸道眼眸看到風雲獨秀身旁的木同,一股殺意毫不掩飾洶湧而出,直奔木同碾壓而下:「一個小小二月,咦,居然突破三月了?那又如何,今日本王會讓你徹底隕落在遠古武府。」

面對著羅剎王那毫不掩飾的殺意,木同周身一股凌厲刀芒閃過,瞬間將其撕裂,眼眸毫不退讓凝視著前者,冷然道:「羅剎王,今日你難逃一死。」

聖風學院和魔武門之間的恩怨,乃是不死不休,如今再次對上,自是沒任何掩飾,完全釋放出來,差點就沒直接動手了。

神武帝國和大周皇朝等人見到木同風雲獨秀等人,不但和大楚皇朝韓家對上,更是和魔武門對上,眾人嘴角都不由浮現一抹看熱鬧的笑容,心裡恨不得三方人馬趕緊動手,弄一個兩敗俱傷,然後他們撿便宜。

感覺到木同眼眸的輕蔑,羅剎王那霸道殺意都凝練成實質,一柄血色戰刃浮現在手裡,周身真意月華不斷翻滾,差點沒直接出手。

可轉念一下,若是在這一刻和木同杠上,縱使他能斬殺木同,也勢必會有不少消耗,在遠古傳承搶奪當中,將會陷入不利。

「等著,本王暫且讓你多活一會。等遠古傳承出現后,定將你斬於刀下。」

他可是奔著遠古武道傳承而來,若是臨門一腳痛失的話,那足以讓他懊悔萬分,衡量輕重,自是暫時放棄斬殺木同的打算了。

見羅剎王居然不動手,木同也沒理會,畢竟他們都不想在遠古武府開啟前動手,更不要說周圍還有如此多月華境天才,真要動手,自會被人坐收漁翁之利,沒半點好處。

隨後,木同五人也不再理會韓無雙和羅剎王,隨意尋找了一處地方,盤膝修鍊起來。

諸多武道世家在前面三關考驗,都有不少的損失,或者是都有人留在前面兩關,等待著遠古武府傳承開啟之時,將他們傳送出去。

哪怕三大皇朝帝國,也是有所損失,能抵達這裡的,無一不是天才中的佼佼者,堪比妖孽的存在。

相較於人類武者的損失,妖族強者更是損失慘重,原先穿越烈焰寒冰接近四十位妖族強者,如今只剩下十二頭,隕落了大半。

妖族武者雖強橫,戰力比之同等境界的人類武者都要強上一絲,然而沒各種各樣的真意戰刃,只能憑藉自身的強橫,還有身體去硬抗,自是比人類武者損失要慘重多了。

可,如今能一步步穿越三關,抵達遠古武府這混沌大殿之前,都絕對不是泛泛之輩,每一個都是五月巔峰武者中的強者,甚至不少還擁有媲美日輪境巔峰武宗的戰力,甚是強橫,都是武道驕陽的存在。

對上任何一個,木同恐怕都需要拿出最巔峰的戰力,才有絕對把握,將其斬殺,畢竟對方能一連通過三關考驗,定然有一些保命手段還有絕招,讓他們傲視同等級別的巔峰武者。

從東方浩然那裡得知遠古武府的秘辛,木同就猜測出,進入到這裡,風雲獨秀四人定然會不惜一切代價,都會將遠古武道傳承搶奪到手。

那可是能讓這些武道驕陽,擁有成為天南大陸第一武宗潛能的武道傳承,縱使死亡也值得去拼。

「無論如何要奪得一份遠古武道傳承!」

凝視著那高聳入雲的古銅色大門,風雲獨秀眼眸充滿瘋狂的熾熱,周身一股股玄妙真意月華也不自覺地洶湧,隨時準備爆發,搶奪這遠古武道傳承。 遠古武府,傳承之殿。

隨著木同獨孤鳳雲五人抵達,雖說濺起一些漣漪,然而最後卻沒人動手,場面一再恢復靜寂,針落聞聲。

諸多天才武者盤膝端坐,各自修鍊,場面再度恢復壓抑,諸多天才武者只是看了一眼熱鬧,見都無法打起來,自是不再厲害,依舊閉目靜養,等待著遠古武府最後的傳承大殿開啟。

諸多萬年武道世家或者是獨修者,在見到三大皇朝帝國諸多天才的強橫后,都不由聚集在一起。

雖說他們都不知曉遠古武府內有著怎樣的天材地寶,然而感覺到諸多大勢力天才眼眸的熾熱,都知曉一定有著足以讓他們瘋狂的寶貝,不然絕不會讓三大皇朝帝國不惜一切代價要爭奪。

從烈焰寒冰開始,到混沌流光,再到更加兇險的問道路,不少天才武者從懸浮山峰中得到真意戰刃,乃至一些武道秘法。

可想而知,遠古武府最後的傳承之殿,究竟會隱藏著這樣的奧妙,甚至傳說當中的極品真意戰刃,乃至道紋戰刃,或許也能得到。

道紋戰刃,那可是蘊藏著道紋的最強橫的戰刃,傳說每一件都有滔天威能,綻放出來的攻擊都足以撕天裂地,斬殺萬物的存在。若是月華境巔峰武者得到,能藉助戰刃鐫刻的道紋,一舉凝練武道戰紋,衝擊傳說的日輪境武宗。

武宗,那可如道紋戰刃一般,擁有毀天滅地,移山倒海的大能手段,無一不是高高在上,受人頂禮膜拜的大能者。

無論是遠古武道傳承,還是傳說當中的極品真意戰刃和道紋戰刃,都足以讓所有天才武者瘋狂。

空地內,所有人都盤膝靜養,等待著傳承之巔開啟的一刻。

時間悄然飛逝,數天再次悄然過去。

轟。

一陣驚雷轟然在混沌漩渦當中升騰而起,漩渦當中一股微弱的光華散發出來,空氣都稍微一陣震蕩,讓得所有人不由從靜修中清醒過來,眼眸都不由凝視著直通問道路和行傳承大殿的混沌漩渦。


驚雷炸響后,混沌漩渦緩緩縮小,最後化成一道混沌光華,消失在眾人視線內,徹底展露出整個空闊大殿。

「混沌漩渦消散,看來最後傳承之殿就開啟了。」

不知究竟是哪一個天才武者說了一句,讓得諸多天才武者眼眸睜開,一抹光華閃爍而過,周身一陣陣真意月華升騰而起,眉心不約而同閃過一抹寒光,身體作出最巔峰的應戰狀態,想要在那混沌殿門開啟的一剎那,率先進入其中。

誰要是能率先進入,就能獲得第一個機會。

木同身旁的風雲獨秀,眼眸的熾熱變得更是濃郁,周身氣息不斷升騰,五月巔峰的氣勢爆發出來,腳下一陣陣光華閃爍,隨時準備衝出去。

見風雲獨秀如此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木同思量了一下,旋即提醒道:「獨秀兄,等一下進入到傳承大殿,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傳承大殿內雖有不少讓人眼紅的寶貝,但都擁有非常厲害的武道禁制,就算半步日輪境巔峰武者,一時半會都休想解開封印。

獨秀兄,等一下我們精光起邊,看看哪些寶貝的武道封印減弱,再行動手也不遲。那樣的話,把握也大很多。」

隨著木同話語落下,風雲獨秀眼眸的熾熱減淡小許,望了望前者,想到其實力和聖風學院絕世天才的身份,點了點頭。

「感謝木兄告知,等一下,我等定不會輕舉妄動。」

隨著混沌漩渦消失,所有人的眼眸都集中到鐫刻著遠古神獸的混沌大門上,絲毫沒理會其他,眼眸就只有遠古傳承。


遠古武府傳承之殿,即將要開啟。

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