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望去,點點星光,猶如佈滿繁星的夜空,無比的炫麗。再有那晶瑩剔透的玉珊瑚,五光十色的魚羣,構成一副美侖美奐的景色。

巨大的石牀上,秦天雙目垂閉,雙手掐着印決。一絲淡淡的金光隨着他靈元不斷地吞吐靈氣,一亮一暗,看上去就像在呼吸一樣,十分的詭異。

自從把修煉場所從懸崖上移至河底後,雖然修煉量還是以前那樣,但是修煉程度卻大大的增加。

在水底修煉,秦天在修煉的同時還必須時刻分出一部分靈力抗拒強大的水壓。而且在水底的阻力極大,秦天在修煉技能的時候,所承受的辛苦是水面上的數倍。

加倍的苦修,使得秦天清秀的臉龐上多了一抹成熟的堅毅。原來看上去有幾分單薄的身體,也變地強壯了許多,白皙的肌膚,漸漸多了一層麥黃色。

有付出就會有回報,秦天用數倍於常人的苦修,換來了修爲的急速提升。

僅僅是三個月的時間,他再一次感受到那令人渴望的突破徵兆。

這樣的進步速度,若是讓其它弟子知道,非得妒忌到吐血。

要知道,不少弟子提升一重的修爲都要花上近一年的時間,這還是對於鴻蒙學院這些修煉的天才們而言,若是院外的普通弟子,則需要更多的時間。

鴻蒙學院是天才的聚集地,而秦天則是這些天才中的天才。


不過,這樣的成績不只是苦修就能得到的,這其中有一大部分的功勞要來源於那些蓄魔丹。

普通弟子,一枚一級的丹藥,恐怕一年都難於吃上一粒。而一些勢力比較強大的弟子,一個月勉強可以吃上一粒。勢力頂尖的,像瑜公主,聶少爺這等身份尊貴的人,也只是一個星期吃一粒靈丹。

然而,秦天則是每天至少要服一粒,有時爲了修煉,一天還不止一粒。

珍貴無比的靈丹對於他來說,就算豆子一般的廉價,而這一點,連當今太子都比不了。

朝庭供養的欽丹堂,每年所產的一級靈丹數量不過萬粒,這些靈丹要分發給全國修煉公會和王公貴族。能夠發放到太子手中的不會超過百粒,而這些一百粒靈丹,太子還必須拿了一部分賞給得力的手下,或是用來拉攏勢力。最後,他自己能夠吃到的,一年也不會超過五十粒。

由此可以看出,秦天的靈丹之充足。

不過,光是吃靈丹或是一味的苦修都是不夠的,只有將苦修和靈丹結合在一起,修煉的速度纔會迅速的提升。

“今天一定能夠突破到通靈七重——馭獸境!”

感受到那股突破的徵兆越來越強烈,秦天的嘴角劃出一抹堅定的神色。

在昨天的時候,他就隱約感覺到這股徵兆,可惜沒能抓住機會。這一次, 影帝盛寵:愛你不止兩三天

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激動,秦天手上印訣開始緩緩地變化。

隨着他手中印訣的變化,他身體四周的那股淡淡的靈氣開始流轉。

“靈氣不足於提升修爲所耗,天哥必須要服用一粒蓄魔丹,藉助丹藥中的魔氣,來完成突破!”噬魂玉感受到秦天身體內的變化,急忙飛了出來,提醒着。

她的目光十分老辣,一眼就看了秦天的問題所在。

突破之時,若是沒有足夠的能量支持,其結局必將是突破失敗。


第一次突破失敗的話,想要等下一次突破徵兆的信號,會更加困難。

聽到噬魂玉的提醒,秦天暗暗一驚,急忙取出一粒蓄魔丹,仍進嘴裏。

魔丹剛被他嚥下,魔丹中的磅礴魔氣瞬間釋放出來,化作一道濃烈的氣流,緩緩地注入到靈元之中。

有這粒魔丹的的補給,秦天可以順利地突破到通靈七重。

通靈境分九重,第七重爲馭獸境。

所謂馭獸,是指駕馭靈獸或者妖獸。達到馭獸境的修士,可以同妖獸或靈獸架一道溝通之橋,通過這道橋樑,可以將靈魂烙印打入妖獸的魂海。從此將它控制,讓它成爲修士的奴役。

但是有一點必須注意,在種植烙印的時候,一定要完全搭就溝通之橋,否則必然失敗。而且等級越高的妖獸,越難對其種植烙印,相反可能會被妖獸反種下靈魂烙印。若是這樣的話,修士將淪成妖獸的奴僕,也就是天陸上經常出現的獸奴。

這些獸奴因爲靈魂中有妖獸的烙印,從此泯滅人性,嗜血好殺,比魔教更加兇殘。

天陸的歷史上,不乏一些修爲極高深的修士,在馭獸的過程中,被妖獸反噬,成爲冷血無情的獸奴。這些修士在妖獸的控制下瘋狂殺人,引起天怒人怨,最後逼得修士們一齊將之剿殺。

因此,馭獸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等級低的修士都極少敢這麼做。除非是從小就被修士馴養的靈獸,那就另當別論。

例如吳雨的那隻花斑彩蟒,就是一隻從小馴養的戰鬥型的靈獸。

這隻靈獸被吳雨馴養後,吳雨只要達到通靈七重,就可以十分輕鬆地將靈魂烙印打入它的魂海中。

只要將靈魂烙印打入這隻靈獸的魂海中,從此以後,這隻靈獸將永遠聽從她的命令。就算以後成長爲比吳雨要強大數倍的靈獸,也不敢對她的命令有絲毫的違背。而且一人一獸靈魂相通後,戰鬥力可以提升一倍不止。

所以,吳雨若是將修爲提升到通靈七重,她就能發揮出那隻二級八階的花斑彩蟒的全部威力,到時候恐怕秦天施展靈魔共體,也未必能夠取勝。

出於這個擔心,秦天不得不盡快提升自己的修爲,增加自己的實力。

現在,秦天最缺少的就是時間,時間對他來說顯得無比珍貴。

此刻秦天體內,不斷地有魔氣從魔丹中釋放出來,被靈元吸收。隨着魔氣釋放的越來越多,那枚魔丹的大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縮小。

而秦天的靈元,因爲魔氣補充的越來越多,吞吐之間,威勢變地越來越強悍。秦天身周的那股靈氣被魔氣取代,比之前的更加濃密,閃爍之間,充滿了力量。

終於在某一刻,秦天感覺到自己體內那枚蓄魔丹轟隆一下,碎裂開來。魔丹中殘餘的魔氣徹底釋放,化爲了一股強大的能量,在體內奔騰咆哮,匯聚成了一股青色的氣芒,射入靈元之中。

至此,那枚魔丹中的魔氣完全被靈元吸收,秦天靈元也達到了個飽和的狀態。

正在此時,一股極其強烈的突破徵兆猛然出現,秦天心中一怔,緊接着狂喜!

這個徵兆來的正是時候!

手中印訣倏然加快數倍,秦天的臉上出現前所未有的嚴肅。

隨着秦天手中印訣的加快,靈元吞吐魔氣的數量也一下子增加。


呼,呼,呼……

魔氣被靈元吐出,然後遊入五臟六腑,一遍又一遍地衝刷着秦天的肉身百脈。

秦天手中印訣越來越快,靈元吞吐的魔氣越來越多,沖刷的力度越來越大!

砰!

終於,體內一聲輕響,靈元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劇烈的吞吐一下子就緩和下來。

隨着這個聲音響起,秦天的身體猛地一陣顫抖,全身骨骼像炒豆子一般發出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

喝!

吐出一口濁氣,秦天的眼睛猛然睜開,漆黑狹長的雙眼中,兩道銳利的精光急速掠過。

嘩啦!

秦天突然站起身來,在河底掀起一股強大的暗流,將四周的魚羣驚地四處逃竄!

微微一楞,秦天臉上浮出一抹微笑。

下意識的,秦天催動靈元,魔氣瞬間流轉全身,登時身體自內向外的散發一股強大的魔威!

全身,充滿了無窮無盡的爆發力,秦天的嘴角不由地挑起了一抹驚喜。

“通靈第七重,馭獸境,終於達到了!” 修爲提升一重後,秦天感覺身體內的力量猛然增加了一大截,自信也重新回到了身邊。

除了這種力量的增加,秦天還發現,自己的魂海擴充了一大片區域。不僅如此,魂海中隱隱生出一道彩虹般的東西。

“這就是溝通之橋,用於連接修士與靈獸魂海的橋樑,通過這個橋樑,可以將靈魂烙印打入到靈獸的魂海中。”秦天望着那道彩虹,心中一動,已猜到那就是溝通之橋。

噬魂玉點了點頭,道:“有了這座溝通之橋,天哥就可以進行馭獸。”

想到典籍中經常提及的馭獸失敗的例子,秦天搖了搖頭。暗暗提醒自己,馭獸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可不能隨便去幹。

“憑我現在力量,再結合斬塵劍,施展魔靈共體的恐怖一招,足可以將二級八階的妖獸斬成兩半!”

咧了咧嘴, 妖豔舞娘的腹黑總裁

在提升之前,秦天心中還忐忑不安。但是現在修爲提升後,秦天心中的信心一下子強大起來。

“現在,吳雨和古箭想要不聲不響地擊殺我,絕不可能!”揚了揚眉毛,秦天開始在心中分析。

“如今危機解除了,但是吳雨已經把他弟弟的死懷疑到了我的身上,我是絕不能再讓她活在這個世上。不過,現在還沒有想到好的辦法來擊殺她,只能按兵不動。”

想罷,秦天從懷裏取出一張二級的困靈符,這張符紙是噬魂玉沒事的時候畫的。使用這張符不僅能將靈元困住,還可以用於壓制自己的修爲。

輕輕一捏符篆,秦天猛然感覺到體內靈元一窒。

不過,他沒有將符篆的威力全部釋放,所以秦天的靈元並沒有完全被困死。 三萬代人類(紫檀進化系統) ,這樣從外表感應的話,秦天修爲還只是通靈六重。

這張符篆可以瞞過靈王境以下的修士,秦天這麼做就是爲了麻痹吳雨,讓她以爲,自己的修爲一直沒有提升。然後在關鍵的時候,展露出自己全部的實力,將她斬殺。

再修煉了一陣,秦天躍出河面,外面的天色已經是深夜。

不知不覺間,秦天已經在河底修煉了一整天。

索索聲響,月光下,一個金影從樹上撲了下來,穩穩地落在秦天的肩膀上。

“吼,吼!”

金毛抱着一大堆的野果子,嘴裏塞地滿滿當當的,還不忘大方地招呼秦天一起享用。

秦天笑了笑,修煉一整天,肚子確實有些餓了。挑了兩個火紅色的果子,洗淨後吃了起來。

這些果子都是金毛摘的,秦天不用擔心裏面會有毒。相反,秦天知道,金毛口味極挑,能夠入它的猴眼,這一些都不是一般的野果子。

果然,秦天一口咬下去,滿嘴生津,香飄四溢。

果肉鮮嫩,果汁飽滿,香甜可口,隱隱有一絲靈氣,秦天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吃完了一個。

只吃了一個,秦天便感覺飽了。

回到宿舍,秦天發現屋裏依舊燈火通明,不由地有些好奇。

這個時候,他們三人應該都早就休息了纔對。

“瑜公主?”

推開門,秦天發現,大廳中除了聶少爺三人外,還有一位客人。

“秦天,等你回來真不容易。”瑜公主微微一笑,臉上並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公主殿下,找我有事麼?”秦天沒想到,瑜公主三更半夜的會來找自己。

點了點頭,公主殿下道:“的確有些事情想請教你,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吧。”

說罷,她站起身,和九五宿舍的三人告辭。

那三人都莫名其妙地看了秦天一眼,然後各自回到自己屋裏。

秦天也感覺到莫名其妙,隨瑜公主出了宿舍,兩人朝陣符分院的方向走去。

“秦天,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和你談論一件事情。”突然,瑜公主在河邊停下了腳步,似乎有意要在這裏和秦天說事情。

轉過身,瑜公主從懷裏取出一個傘狀的法寶,口中唸唸有詞。不一會兒將法寶朝空中一揚,登時法寶迅速漲大,直變地有方圓四五米大小才停止變化,然後像一隻巨大的碗倒扣着,將兩人罩在下面。

“寂滅傘!”秦天微微一驚,這已是他第二次見到這件法寶。

第一次是在青木宗突破通靈境的時候,吳長風長老祭出這件法寶替秦天護法。寂滅傘能夠屏蔽一切聲音和音波攻擊,是一件十分稀有法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