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眾旁觀者此刻都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除了剛才那蕭焱以外,這又是一個可以硬抗元嬰老祖的金丹期修士!」

「一群怪物!」

「玄門天宗,竟然強到這個地步?」

張海的神色也變了,深吸一口氣,突然取出一支墨筆,沉聲道:「易少爺,必須承認,你讓我吃驚了,但這也愈發堅定我的信念,一定要帶你回侯府!」

林鋒見狀,笑了笑,伸指一彈,一道白色雷光融入朱易體內:「小易,你便放開手腳,跟你家這位大總管好好過兩招。」

朱易精神一振,面對張海毫不畏懼,正面迎了上去。

另一邊,於千山拖住苗世豪,讓於萬峰放開了手腳,於老六盯著小不點,雙目凶光閃動,二話不說,直接撲了過來。

颶風真君冷哼一聲:「你玄門天宗如此不知進退,今日該遭此劫!」一邊說著,也催動九天無相罡風攻了上來。

一眾於家修士和風神宗弟子,也都跟在各自老祖身後,向林鋒等人發起進攻。

林鋒悠然一笑,轉頭看向蕭焱等人:「如此鍛煉機會,你們可要珍惜。」


蕭焱豪笑道:「正好讓世人見識我玄門天宗弟子風采,要感謝他們才對!」

「說得好。」林鋒笑著,再次屈指一彈,一道土黃光芒落在蕭焱身上,蕭焱放聲大笑,毫不客氣迎上颶風真君。

小不點速度比他更快,身上青光閃動間,人已經消失在虛空中,下一刻便出現在於萬峰面前。

烏雲良目瞪口呆,同蒙超然對視一眼,都相顧駭然:「這玄門之主好強的自信,竟然讓自己一群金丹期弟子同元嬰期修士交手?」

蒙超然視線注視著林鋒:「他為什麼自己不出手,對膝下弟子如此放心?是真的不屑一顧,還是另有原因?」(未完待續。。) 「七七覺得呢?」

沐北冥其實主要是考慮到了七七。

再怎麼說,雪爾的確是岳母的救命恩人,七七心腸仁慈,怕是不會如何。

「雪爾這件事做的不厚道,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但是,九叔叔,拋開雪爾救了娘親這件事不說,以雪國如今的情況,怕是咱們也殺不得他啊。」

七七還真是有些為難。

不做處置吧,有些不甘心,為九叔叔感到憋屈。

做處置吧,雪國如今的情況,要如何處置?總不能真的殺了他吧?

雪國的皇帝重傷在身,整個雪國都要靠著雪爾去主持大局,若是此刻雪爾再出事,雪國豈不是要大亂?

大亂之後,爭奪皇權之爭,對百姓來說是雪上加霜,本來從地動中活下已經是不容易,總不能又喪生在內鬥之中吧?

雪爾的性命事小,他可是關乎整個雪國百姓啊。

七七想的很透徹,沐北冥看七七已經很明白,輕輕點了點頭。

雪爾殺不得,不是他忽然有了仁慈心,而是出於人道主義。

「怎麼處置他,就看他的態度了。」

沐北冥嘴角微勾,這個雪爾如今在他眼中,已經什麼都不是了,更是無關緊要的一個人了。

至於如何處置,只能走著看了。

「嗯,希望他能認識這個錯誤,主動承認。」

七七也覺得現在雪爾的問題已經無關緊要了,重要的是現在雪國的事情解決,而且或許以後他們跟雪國可能再無交集了。

所以,雪國未來如何,雪爾又如何,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過,我覺得還是不能這麼輕易就算了,對了,九叔叔,我看雪國這黑石油挺好用的,不如敲他一筆好了。」

七七猛然想到這個,眨巴了一下眼睛。

沐北冥這邊忍不住輕笑了,沒想到七七竟是和他想到了一塊。


其實賣給雪爾這個人情,也是有用處的。

雖然說以後可能跟雪國來往不多,但是也難免會有用到的時候。

抓住這個把柄,雪國以後也算是能為他們所用。

「好,就按七七說的做。」

沐北冥點頭答應,眸中閃爍,七七真是越來越會考慮問題了。

臨近天黑,他們才繞了一半的路程,因為七七他們想早點回去,而且這半道上也沒地方可以住,白熊是連夜趕路,只希望能儘快把他們給送出去。

卻不想剛到了這邊拐彎處,他們竟是又遇到了最大規模的雪崩。

好在他們離雪崩的地點還有點距離,及時奔跑躲避,七七也趁機把所有人和獸都弄進了空間里。

從空間里依舊可以聽到外面的動靜,而且好像不止一次的雪崩,呼啦啦的到處都是石頭滾落的聲音。

這聲音持續了很久很久,久到空間里的兩個人和四隻獸遲遲都沒有動彈,皆是滿臉的震驚。

「這。。。。雪崩也太厲害了,怎麼持續這麼久?」

七七想想都覺得后怕,真是慶幸自己有這個鐲子,不然這一次怕是真的無法脫險了。

「這都是一連串的,幸好。。。。。。」 於氏家族和風神宗的一眾修士,也都跟在各自老祖身後,向林鋒等人發起進攻。

他們不敢招惹蕭焱幾人,更不敢去直接挑釁林鋒,那些怪物還是交給自家老祖對付。

一群築基期修士,在以舒閑時為首的少量金丹期修士帶領下,向著汪林等人撲來。

汪林神情冷然,沒有吭聲,但他一身法力波動洶湧,滾滾黑氣從體內湧出,直接就進入黃泉滅境的狀態,今天他要大開殺戒了。

身旁的岳紅炎動作比他更快,丈二長短的黑焰戰戟捲起漫天黑色氣焰,筆直殺入人群之中。

汪林眉頭微微一挑:「小師弟他們還真沒誇張,這麼兇悍的女子,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不過,說到鬚眉……」

他扭頭向另一邊看去。

楊清望著衝上來的人群,深吸一口氣:「我要報答前輩大恩,除死無大事,沒什麼可怕的。」

話是這麼說,但楊清自己昔日宗門雲水洞,在於氏家族和風神宗面前,連小蝦米都算不上,楊清與對手交鋒鬥法,就總有些放不開手腳的感覺。

他本來就不擅鬥法,如此一來,更是將這個缺陷成倍擴大。

汪林眉頭微蹙,也不回頭,一指點死一個風神宗修士后,沖楊清說道:「放開來打,你很強的。」

楊清一愣神的功夫,風神宗金丹期修士舒閑時已經殺到他的面前,看到楊清釋放出的太陰真水,頓時眼熱:「如此異寶。落在你手裡簡直暴殄天物,給我拿來!」

正說著。突然眼前紫光閃動,光輝中噴薄出狂暴火焰。

舒閑時怪叫一聲:「紫符?!元嬰符籙!」匆忙架起九天無相罡風想要逃走。卻已經被火焰吞沒。

汪林甩了甩衣袖:「廢話真多。」他看向目瞪口呆的楊清:「放開了打,打不過就拿符籙砸,師父賜給咱們符籙,可不是留著下崽的。」

楊清精神有些恍惚,但隨即心情安定下來,目光也漸漸有神。

他面前一群於家修士沖了上來,有人祭出玄冥真水朝他攻來,楊清沉著應對,太陰真水出擊。碧綠水流將深藍冰魄一卷,那於家修士立刻感到自己的玄冥真水失去了控制。

太陰真水,以水御水,乃萬水統帥,以多對少的情況下,就算其他五種至強真水,也一樣可以操控。

楊清法力境界不一定有對手高,但架不住他吸收了當初昆崙山中一整條太**脈,此刻洪流一樣的太陰真水卷過。於家修士的玄冥真水紛紛投敵,聽他控制。

楊清雙手捏起法訣,玄冥真水反攻敵人,頓時將十幾名於家築基期修士全部凍成冰雕!

被玄冥真水冰封。連神魂都會被凍結,註定了他們死亡的命運。

汪林看著楊清沉靜中隱藏著瘋狂殺意的表現,微微挑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他自己隨手一指,黃泉路出現。路面下萬千白森森的骨爪衝出,將成片敵人拖下去。埋葬於輪迴之中。

這一幕幕落在圍觀者眼中,已經讓部分人產生絕望的感覺了:「築基期弟子也這麼兇殘,當真是同境界無敵嗎?」

雖然子侄死傷慘重,但此刻於萬峰卻顧不得他們了,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撲殺小不點身上。

但可惜,小不點比他想象中更強。

身體同青銅虛空鼎相合的小不點,藉助這件法器的幫助,可以跟於萬峰一樣,在短距離內穿梭空間,根本不怕於萬峰元嬰期修士封鎖破碎空間之力的威脅。

這使得他同於萬峰之間的實力差距大大縮小,於萬峰此刻勝過他的,除了更多的戰鬥經驗外,便是元嬰期修士幾乎可以碾壓金丹修士的磅礴法力。

小不點卻不慌:「你法力勝過我,可你有些地方,差我太多。」

話音未落,小不點身形一閃,破開空間,已經來到於萬峰面前,一拳朝他打去。

於萬峰不屑地冷哼一聲,正要凝聚法力,突然發現不對勁。

小不點這一拳的速度,遠遠超過平時!

狂暴的力量如同疾風驚雷一樣,快到了極致,同時力量也強到了極致!

沒有絲毫花巧,除了力量就是速度,除了速度就是力量!

比疾風更快,比雷霆更猛!

肉身武道,風雷天動!

小不點結丹之後,自八卦諸天大道藏中領悟自創的第二門神通!

此刻他尚未完全發育成熟的身軀,卻充滿了震撼人心的力量。

全身上下的肌肉筋骨都是噼里啪啦的一陣狂跳,每一個穴道,每一個毛孔,都在不停的流動著絲絲電光,發出滋滋滋滋的聲音!

小不點周身衣服毛髮都被電流激的發出簌簌的輕響,但他所屬這一方界域,連空氣中的浮塵,都被強大的電流牢牢定住,動彈不得!

於萬峰大驚之下,來不及細想,玄冥真水飛快聚集成盾,擋住了小不點近在咫尺的一拳。

「轟!」轟鳴聲中,玄冥真水所化湛藍冰盾,竟然被小不點這裹挾天地風雷的一拳強行轟碎。

於萬峰本人雖然無礙,但臉色鐵青,他清楚知道,這一拳若落在自己身上,他必死無疑。

小不點法力上確實不如他,但肉身武道,強過他太多!

雙方在肉身力量上的差距,甚至比於萬峰相對小不點法力上的優勢還要大。

於萬峰一臉鬱悶的同小不點交手,另一邊颶風真君的心情也糟糕至極。

得了乾坤鏡相助的蕭焱,徹底放棄了防禦,八卦崩解,幽冥邪煌,太陽真火。所有力量一股腦狂轟濫炸,全部用來攻擊颶風真君。把這一位元嬰期老怪打得灰頭土臉。

颶風真君心中的憋悶就別提了,他風神宗的法術神通。特點就是其疾如風,凌厲迅猛,所以自然也就善攻不善守。

可是偏偏蕭焱有乾坤鏡的中央戊土神光護身,直接無視他的攻擊,然後自身神通攻擊力卓絕,打得不擅防禦的颶風真君反而到處亂竄,躲避其攻擊。

颶風真君模樣不過十三、四歲的少年,黑髮垂髫,面如冠玉。相貌清雅,透出絲絲書卷氣。

但實際上他已經是奪舍轉生過一次的人了,壽命早有數千歲,現在卻被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輩逼得狼狽不堪,颶風真君再也淡定不了。

他雙掌猛然一合,捏了一個古怪法訣,頓時上百道九天無相罡風融合在一起。

本來無形無相的罡風,層層疊疊擠壓在一起,形成一道數十丈長短。幾丈寬,近半丈薄厚的巨劍!

這柄巨劍懸於天穹之上,流光溢彩,就算是普通人都可以用肉眼看到其存在。完全放棄了九天無相罡風無影無形的特質,但卻透露出一股無堅不摧,凌厲至極的力量。

風神劍罡!

此劍一出。所有人都為之側目,颶風真君這一手法術。攻擊力和破壞力,幾乎可以媲美孔暢的離凶劍器。

這一劍。乾坤鏡絕對抵擋不住!

蕭焱見狀,嘿然笑道:「你也接我一劍!」乾坤鏡和太陽真火全部收起,一柄寬如門板,厚重黑鐵尺模樣的無鋒巨劍出現在他手中。

邪煌霸劍!

蕭焱高舉邪煌霸劍,無窮無盡的藍紫色火焰遍布整個天空,將本已經是深夜的天空,渲染地越發幽深晦暗。

藍紫火焰中所蘊含毀滅一切的意境,比天空中的風神劍罡,更加凶戾殘暴。

熾焰分天斬!

蕭焱結丹之後,自八卦諸天大道藏中領悟自創的第二門神通。

大喝聲中,蕭焱一劍斬出,同劈向自己的風神劍罡對撞在一起!


夜空中留下一道暗紫色的痕迹,彷彿整片天空都被一分為二。

四散的氣流直接在荒原上掀起一陣沙暴,晦暗的夜空也被這一次劇烈的風火碰撞照得明亮起來。

一瞬間,其他戰鬥中發出的聲音都低沉下去,眾人耳邊只能聽見火焰和罡風的對撞聲。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看著天空中高舉邪煌霸劍的蕭焱,颶風真君全力一擊的風神劍罡,竟然也沒能奈何他?

蕭焱、朱易、小不點,三個金丹初期修士,硬抗颶風真君、張海和於萬峰三個元嬰老祖,不落下風!

「玄門天宗的崛起,勢不可擋!」

一直冷眼旁觀的烏雲良這時突然長長出了一口氣。

他身旁的蒙超然轉頭看過來:「大師兄,你決定了?」

烏雲良點點頭:「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得,可是雙方結下的人情,錦上添花也遠遠無法同雪中送炭相提並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