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輕顫,下一刻,在王天期待的注視下!前方奇異的時空驀然旋轉,驟然出現一副畫面,並以極快的速度迅速放大起來!

畫面進入瑪雅神洲北部與真魔神洲交界之地,帶著王天來到此處的一座極為巍峨的山脈前,穿過了山前的濃霧,穿過了厚重的山體,然後進入了一處密室!

在那密室中,有數個黑衣人守衛!只是他們身上的氣息,讓王天雙眼頓時變成猩紅之色,身上煞氣暴漲,眉心的血蓮圖案更是大盛!

因為他們身上的氣息,與滅掉桃花村的黑衣人極為相似!

但是不等王天有何動作,畫面卻驀然穿過這處密室一角的傳送陣,進入了一處詭異的空間!


這裡一片烏黑,陰風怒吼,更是有無數冤魂惡鬼咆哮遊盪;而後畫面一閃而逝,便對著這片空間的某一處狂閃而去,剎那間王天便是看到一道身影,盤坐在不遠處!

王天面色激動,緩緩伸出顫抖的雙手,顫音喊道:「父親!!!」

王博文此時一身黑色鎧甲,渾身是血,好像剛經歷過一場生死大戰!而他旁邊有一隻巨大的怪獸,它外形如蛇,卻是詭異的擁有三個頭顱,吐著猩紅舌頭!在王天到來的時候,王博文突然睜開了眼睛,倆道凌厲的目光向四周掃視,緊接著便是眉頭緊皺!

「父親,是我啊!天兒!!!」王天撲到王博文身前,大聲疾呼,但是王博文根本看不到他!

王天又欲要大聲呼喊之時,卻是驚恐的發現周圍的畫面瞬間如同泡沫般破碎,他再次回到之前那處奇異的空間內!

「父親!是天兒啊!」王天閉目喃喃,隨後張開了眼睛,收起了這份在父親面前的柔弱,「父親身邊的那頭魔物現在只有三頭,父親的大劫應該是其九頭之時!」

王天眼中寒芒閃動,回想起剛才的坐標和方位,用力的咬了咬牙,似乎是要刻進心裡一般!

然後,他想起了下一個名字,此刻王天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顯示著他此時難以抑制的激動的心情!

「夏……靈芸!」

畫面再轉,依舊是瑪雅神洲北部與真魔神洲交界之地的那處巍峨山脈,只是畫面在穿過山前的迷霧時,便是驀然一轉,帶著王天來到後山的地底!

那裡彷彿是冰的世界,在那裡有無數冰雕森然而立,一股恐怖的陰寒之力從內爆發而出!王天眉頭微微皺起,隨之便是睜大了眼睛!

在他前方,在那無數冰雕環繞間,有一個女子,她身著紫色長裙,其臉頰略顯秀美,給人一種溫婉柔和的感覺;但是其臉上卻有濃郁的化不開來的憂傷以及淡淡的淚痕!!

「母親……」

王天喃喃,輕輕走到其母親的身旁緩緩坐下,顫抖間輕輕的偎依在母親的懷裡,似乎是想要回到母親的懷抱!

一個從小沒有母親的孩子,這一刻對他來說,幾乎成為奢求!!!

王天就這麼輕輕的偎依在母親的懷裡,許久,許久,直到畫面破碎開來!但是在其畫面破碎的瞬間,他突然看到母親身前的堅硬玄冰之上,赫然出現了倆個名字!

「王博文!天兒!」

「君家!!!給老子等著!」王天目中露出滔天的殺氣,直衝雲霄!

接下來,王天又接連喊出一連串的名字,他也在那奇異的時空之力下,王天看到了他們的情況!

夢昕瑤!

此時她在星空巨獸體內的一處大殿中,與人爭鬥,似乎處於劣勢,讓王天眉頭緊緊皺起!

林雪兒!

如今雪兒已經長大了,竟然是在混亂之地的一處城市裡,似乎還混得風聲水起!在那裡王天還看到了師傅無名,二師兄諸葛式以及三師兄羅辰!畫面破碎之時,王天在此城的中心處,看到四個大字「光明神教」!

小黑!

小黑身在一處奇異的空間內,看不清楚,那裡似乎存在著某種規則之力阻擋著時空之力的滲透,而克瑞斯不知去向!

羅可馨,羅無恨!

他們仍然在軒轅宗內的「天宮」之內,羅可馨似乎已經從那段感情經歷中走出,此刻卻是坐在王天的雕像前發獃!此時的羅無恨與徐勝龍似乎在收拾行李,貌似要出門的樣子!歐陽達與趙劍在其身旁,甚至在天宮內,王天還看到了馬妙兒和小六子,讓他疑惑不解!

最後看了一眼身前極不穩定的漩渦,王天面色緊張,嘴唇抖動間喊出了一個名字:「乾坤珠!」

忽地,異變突生,身前的漩渦急速旋轉起來,到最後幾乎化作異常風暴,似乎「乾坤珠」三個字讓其無法承受一般,不等其形成畫面便是轟然爆開!

王天身前的空間頓時變得支離破碎起來,霎時間,他便感到一股濃郁的排斥之力,將他生生擠出那片空間!

「砰!」

一個踉蹌,王天險些跌倒在地!

抬起頭,看到眼前熟悉的一幕,王天突然有種仿如隔世的感覺!

此時的巨大石柱,或者說星空巨獸的獠牙之上的煞氣隱隱淡了數分,應該是因為通天老師化作的血界消散的緣故!

這般想著,王天心中擔憂夢昕瑤,腳下金光爆閃間,向著前方爆射而去!

前面是蜿蜒的長廊,自上有無數怪石般的突起在眼前極快的閃過!

「這星空巨獸當真神奇,死後軀體不休就罷了,居然化為堅硬的岩石!若不是被通天老師告知,很難知道如此巨大之地,竟然是一頭妖獸的屍體!

而且上古之人當真神奇,竟用此獸的軀體建造藏身之地!這大千世界,果然無奇不有啊!」

很快,王天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一處寬廣之地,此地極為寬敞,其上更是被古人用不知名的寶石鑲嵌,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抬頭看去,只見前方有無數蜿蜒的走廊,從巍峨的建築物中竄出!這裡的建造物頗為精美和古樸!不過此時卻是已經變得斷壁殘垣,到處是打鬥的痕迹!

「看樣子,昕瑤應該在大殿!」

王天喃喃,腳步不停,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化作一抹流光射出前面的通道,他此時的速度,若是被旁人看到定會驚掉下巴的!王級高階的王天,穿上乾坤戰靴,全力運轉之下,速度已然驚人!

以王天全速前行下,約莫十幾分鐘左右,那宛如沒有盡頭的通道,終於變得寬敞起來,轟隆隆的巨響聲以及喧嘩吵鬧聲,也是化作滾滾聲浪傳來!

王天眉頭微皺,緩緩停下來,身上的煞氣漸漸收起,其血紅長發與猩紅的眼眸也逐漸恢復如常!仔細的打量了下自己,王天才緩緩的走出通道!

通道之外,是一片極為遼闊,類似廣場的大殿,大殿四處有數條直達此處的通道。此時大殿之上,已是有著不少身影^H小說,粗略看去,恐怕足有百人之多!之前人族的各大勢力以及魔族的人赫然在列!

「轟隆隆!」

這時,場面已經亂成一團,應該是魔族與人族的勢力起了衝突,互相爭鬥起來!

王天的目光看了一眼遠處的夢昕瑤,她正在和倆個面色猙獰的魔族爭鬥;本來以夢昕瑤的實力單打獨鬥不該落下風,但卻不知為何被倆個魔族圍攻!

而且王天心裡一直有一個疑惑,「我到底在血界呆了多久?」

王天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除了夢昕瑤外,只有遠處的綠衣魔族女子,頗有深意的盯著他看個不停!

「砰!」

眼中寒光閃動,王天腳下用力,頓時出現道道殘影,向著夢昕瑤風向飛掠而去!夢昕瑤看到王天到來,似乎鬆了一口氣,緊緊皺起的眉頭也為之一松,彷彿放下偌大的擔子一般!

「吟!!」

王天來到夢昕瑤身前,喚出戮仙劍迎向攻向她左側的魔人!那名魔人赫然是個體修,手上帶著一雙黑色圈套轟然打向王天的寶劍!

「嘿!」

王天冷笑一聲,陰力猛然注入,戮仙劍忽然煞氣暴漲,光華大盛!

那魔人臉色大變,想不到突然冒出的小子有如此戰力,想也不想,大吼一聲,全身突然冒出烏黑的元氣,在其周身形成一個黑色鎧甲,其上有猙獰怪獸圖騰滿布!

他的雙拳之上更是有無數毒蛇幻化而出,隨著他一拳打來,咬向王天!

「小天,當心!」

剛才夢昕瑤與那魔人交戰,深知其功法詭異和恐怖異常的力量,如今她看到王天竟與那魔人硬抗,叫她,如何不驚!


【倆更送上,求幾張票子!】 對面那魔人面色驚恐中透著殘忍之色,手上的力道更是加了數分,就連其身側的毒蛇亦是身形隨之暴漲起來!

感受到那狂暴的能量波動,周圍的無數修者臉上盡皆露出驚訝的表情,那般威勢,就算是尋常的王級大圓滿強者,都只能避其鋒芒!

「哼!」

而王天卻是面色不變,冷哼一聲,體內元力涌動,手中戮仙劍再次一顫,濃郁的黑芒在劍尖匯聚,幾乎形成一股風暴,而後直接是狠狠的刺在了那魔人的黑色拳頭之上!

「轟!」

倆者硬碰,天地震動,一股驚人的能量波也是自碰撞處暴涌而出!

解封的戮仙劍鋒利了何止數倍,幾乎是瞬間便是刺破那魔人的拳套,進入他的血肉之內,王天嘴角邪邪一笑,便是猛然一攪,抽身而退!

而後他手中血劍舞動間,滿天黑蛇竟齊齊發出一聲恐懼的尖鳴,在空中直接爆裂開來!

在看那魔人,只見他臉色大變,忍不住連連後退,抬頭看向王天的目光,如避蛇蠍!

「蛇魔,回來!」

一旁抱著雙臂,一副看熱鬧模樣的綠衣魔女,眉頭微皺,深深的看了一眼王天!

那被喚作蛇魔的魔人此時戰意全消,面色蒼白,似乎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恢復過來,他在聽到那綠衣女子暴喝的時候,一愣間,急忙退到魔族的陣營中!

可是不等他來到魔族隊伍中,在他身側突然冒出一個黑^H小說影,不等蛇魔反應過來,其中突然射出一道黑光對著他的右手掌饒了一圈!

「啊!!!」

一道凄慘的叫聲響起,眾人紛紛望去,卻見那蛇魔的右手竟被生生割掉!

「鬼老,你,你……」

蛇魔臉上汗如雨下,面色猙獰,卻是不敢發作!

「哼!丟人現眼!」

鬼老盯著遠處的王天看了許久,沙啞的聲音從黑袍內傳出,道:

「這位公子當真是人族軒轅宗的弟子嗎?我看你怎麼如此惡毒,我們魔族都尚且不如呢?」

此時,幾乎所有的修者都是停下手中的動作,好奇的看了過來!

「啊!這,這!!!你……」

蛇魔剛要詢問鬼老,雙眼一撇間,卻猛然看到他掉在地上的手掌,已然烏黑一片,而且傷口的部位早已腐爛!

王天走向夢昕瑤,站到她面前,冷冽的目光掃射全場,最後盯著那被喚作鬼老的人,冷聲道:「如果不是看在故人的面子上,我要的不是他的一隻手而是他的命了!動我王天的女人,就有被殺的覺悟!!!」

話落,王天身上的煞氣,肆無忌憚的釋放而出,恐怖的威壓威懾全場!他的修為也許在大殿中不算什麼,但是他的氣勢中透出的無邊煞氣與驚天的意志,卻是令人膽寒!

「哼!小師弟,什麼時候學得這麼張狂與惡毒了,張狂是需要資本的!」

便在此時,一道極為陰冷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王天冷目掃去,原來是嚴天鴻!

「我們的賬很快就要算算了!」王天心裡冷笑一聲,一把抓住夢昕瑤的玉手,向著一旁走去!

此時夢昕瑤臉上紅撲撲一片,再也沒有冰山美人的樣子,心裡只為那一句話而醉了!

「動我王天的女人,就有被殺的覺悟!」

「誰是你的女人了?」夢昕瑤低語一聲,卻是沒有掙脫王天寬大的手掌,只是臉上的紅艷又勝了一分!

王天如此肆無忌憚,引起許多人的不滿!

「哼!狗男女!」元殊看到王天與夢昕瑤的樣子,冷哼一聲,轉過頭去,只是眼裡卻有危險的光芒閃動!

「不要臉!哼……」

就連那魔族的綠衣女子不知何故亦是冷哼一聲,撅起了嘴巴,隨後似乎是發現自己的樣子太過女孩,繼而又恢復了高高在上的樣子,高聲喊道:

「我們如此爭鬥下去也沒有結果,這封印內有什麼尚且不知,只是傳言其內有重寶!我們不如先破去這封印,之後各憑本事吧!」

這魔族的女子似乎在魔族陣營中有著特殊的地位,她的話說完之後,其餘的魔族之人竟然齊齊來到她的身後,一副唯命是從的模樣!


而人族這邊,軒轅宗,九清門,玉女宮的領頭人對視一眼,皆是苦笑一聲,點了點頭!

「想不到這次魔族勢力,如此強大!」

見倆大陣營沒有意見,那些散修就更不用說了,一時間,剛才還大打出手的一群人,立刻結成了一個臨時同盟!

只是這同盟,卻是脆弱的有些可笑!

「轟轟!」

隨著臨時同盟關係的確認,陸續有人向著大殿正中的光罩轟去!剎那間,大殿之上,轟鳴聲不絕,一道道雄渾的攻擊落在那光罩之上,令得那光罩上有一層層漣漪,不斷的蕩漾而出!

王天的目光掃了一眼那層模糊的光罩,便是看向了身旁的女子,這個讓他心動,這讓他願意用一生來守護,這個讓他朝思暮想的女子!

「昕瑤!」

「嗯!」

夢昕瑤感受到王天目光的火熱,一時間更是嬌羞難耐,忍不住深深的低下頭去!

王天剛要說話,神識一掃,卻是發現夢昕瑤體內存在著不輕的傷勢,面色一冷,雄渾的元力猛然注入夢昕瑤體內,而後才關心的問道:「是誰傷的你?小紅呢?」

夢昕瑤聽到王天的話,心裡一暖,眼角向著玉女宮的方向看了一眼,低聲說道:

「沒事,小紅……,它受了點傷,陷入沉睡了!」

「傷你的人好重的殺氣!絕對不是那魔人!昕瑤,告訴我,我是你男人!」

王天感受到夢昕瑤體內殘留的元力,柔聲說道,只是任誰也能聽到他聲音中,流露出的滔天殺意!

「是血殺,血魔之徒!在進入這處大殿前,我們打了一場!最後,我贏了!」

夢昕瑤想了想,嘴角蕩漾著溫柔的笑容,如同小女孩般!也許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女人永遠都是個孩子!

「血殺?你們為什麼打架?」王天感受到夢昕瑤的溫柔以及手掌間的溫度與柔軟,心中不由一盪,柔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