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霧水的翻看後面的內容,毫無意外的還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無奈先將這本小冊子放到地上,再打開另一本。

看著看著,小寶發現這本與上一本似乎有些不同,因為這本小冊子上像是多了幾幅潦草的圖畫。

他之所以這樣判斷,是因為從大體輪廓上,貌似還能看出一些端倪,這應該就是幾幅不知含義的圖畫。

而圖畫上面所描繪的,倒好像是山山水水一樣。

難道這只是幾張山水畫?

但如果只是山水畫,那為何不畫在大一些的紙張上面呢?

小寶愁眉苦臉的盯著幾張草圖發獃,雖然絞盡腦汁,卻依然搞不懂圖畫上面的具體內容,和其想表達的最終意思。

小寶皺著眉頭使勁兒抓了抓臉蛋兒,有些費解的喃喃自語:「這,這畫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抱怨歸抱怨,可小寶卻沒有停下手中動作,依舊是一頁一頁的翻看著這本小冊子。

只見從圖畫上所描繪的路線上來看,要麼一會兒指向東面,要麼一會兒又指向西面,到了最後竟然還有越畫越遠的趨勢。

呼!這畫的如此跳躍,誰知道表達的是個什麼意思啊?

沒辦法,小寶只好將這兩本小冊子給揣進了自己的懷裡,想著先離開這裡,等一會兒找到孫婆婆再做計較。

心中打定主意,小寶正想喊小梅一起離開,豈料這時忽聽耳邊傳來一陣若有似無的哭泣聲。

小寶愣了愣,好奇的瞪著一雙大眼在院子里東張西望起來。

結果這一望之下,他忽然覺得天旋地轉、頭疼不已。

他用雙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腦袋,渾身顫抖著癱軟在地上不停的胡亂掙扎。

就在他倍感煎熬的時候,豈料那種疼痛感居然漸漸消失了。

小寶木訥的從地上爬起,他沒想到這種疼痛感來得快去得更快,等他恢復了一些意識時,才猛然發現眼前的環境居然又轉變成了亂葬崗。

茫茫然站在原地來回觀望,但此時眼前哪裡還有小梅和之前大槐樹的影子啊。

直到這時,小寶忽然自我懷疑起來,心道:不對啊!我剛才明明是和小梅站在自家老宅的院子里啊,可這一轉眼怎麼就變成了亂葬崗呢?

心中正驚疑不定,小寶忽然發現哭聲傳過來的地方,就是自己身後荒墳上站立的那個藍衣女鬼所發出的。

而那個藍衣女鬼此時正緊閉雙目,手上掐訣的站在墳頭一動不動。

她雖然像是木樁一般動也不動,但她的頭髮和身上的衣襟居然無風肆意飄擺,這副場景看起來著實古怪里透著一絲邪氣。

小寶瞧得怔怔入神之時,豈料那女鬼忽然睜開了眼睛。

見小寶正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看著,女鬼嘴角兒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淡淡笑意。

只是一瞬,忽然自女鬼眼中飛射出一道陰寒之意,這目光落在小寶身上,霎時凍得小寶渾身直打哆嗦。

小寶被凍得瑟瑟發抖之際,豈料站在墳頭上的藍衣女鬼,緊接著又對小寶所在的位置輕輕吹了一口氣。

這看似不起眼的一個動作,卻讓小寶眼前憑空竄出了一陣極為濃烈的白色霧氣來。

這霧氣飄散的速度極快,只短短瞬間便將小寶包裹在其中,使他渾身僵硬動彈不得。 冷。

出奇的冷。

小寶此刻內心的感受就只有這些。

他現在的情形絕對不容樂觀,不禁渾身上下布滿了寒霜,就連體內的熱血彷彿也在一瞬間被冰寒的霧氣所凝滯。

瞧這情形,不消片刻恐怕小寶就會被凍成一坨結結實實的冰疙瘩。

與此同時,站在藍衣女鬼對面的孫婆婆也不比他的狀況好到哪裡去。

只見孫婆婆因為寒氣侵襲,早已導致鬚髮皆白。

一開始發現這藍衣女鬼的時候,孫婆婆本想速戰速決,但奈何這女鬼極為狡猾,每次都是左閃右避,導致孫婆婆每一次的攻擊都落了空。



好不容易將這女鬼困在原地,可哪曾想到她這一手噴散寒霜霧氣的妖法著實有些難以應付,就連孫婆婆這個**湖也有些吃不消。

可即便如此,她依舊毫不畏懼的雙手結印,不斷朝著面前墳頭上的藍衣女鬼發出攻擊。

一人一鬼僵持之下,孫婆婆倒也暫時無暇顧及小寶這邊的動靜。

時間在靜悄悄的流逝著…

四周的溫度開始變得越來越低,霧氣也變得更加濃郁。

每當霧氣濃郁一分,空氣的溫度也會隨之跟著下降一些。

孫婆婆在一呼一吸之間,口、鼻中很快就會噴出一股濃重的白色霧氣來。

這霧氣漸漸在她眼前氤氳開來,搞得她睫毛上也連帶著掛上了一層寒霜。

好冷!

心中無聲地嘆息著,孫婆婆強自穩住心神,右手掐訣再次向女鬼發動了攻擊。

眼瞅著孫婆婆那道金黃色的指決,馬上就要擊中女鬼面門,豈料女鬼只是隨手揮動衣袖,便擋下了這次攻擊。

幾次交手之後,孫婆婆對女鬼的實力已經有了大致的判斷,這次攻擊未果,她並不感到意外,也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

渾身上下不經意的顫抖了一下,孫婆婆心說:沒想到數日不見,這藍衣女鬼的道行又精進了不少,看來這些日子她是有意隱藏起來忙著修鍊邪術去了。

瞧眼下的情形,我竟然有隱隱要落敗的跡象,別說收服她了,搞不好一會兒極有可能就會被她給活活凍死了,若是長時間與她虛耗下去實在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哎!如果今日不能除卻她,看來以後要想將她徹底收服就更是難上加難了。

孫婆婆咬咬牙,顯得很是心有不甘,但受制於眼前困境,又不能讓她在繼續猶豫下去,所以她開始在心裡暗自琢磨怎樣才能儘快打破這種死局。

無奈下,孫婆婆動用全力猛地朝著藍衣女鬼狠狠打出一掌。

只見這掌攜帶著淡淡火光之威,掛著絲絲風聲直奔藍衣女鬼面門再次攻來。

藍衣女鬼很快就感受到了這掌中蘊含的凌厲之威,她也不敢託大,慌忙抬起雙手在面前布置下一層耀眼霧氣作為防禦。

抓住這段空當,孫婆婆迅速從腰間解下一串銅鈴,拿在手中搖晃的叮噹作響。

與此同時,孫婆婆保持專註開始單手結印。

最終,伴隨著一串音律複雜的銅鈴和咒語聲齊齊停止,孫婆婆整個人的氣勢瞬間暴漲,她額前蒼白的幾縷白髮和周身衣襟被自身氣勢震蕩的呼呼作響,顯得威風凜凜。

搖身一變的孫婆婆,顯得甚是莊重威嚴,其自身隱隱還有一層極為強大的威壓,不斷鎖定前方的藍衣女鬼。

藍衣女鬼剛剛擋住孫婆婆一擊,猛然抬頭卻瞧見孫婆婆好似忽然之間換了一個人一樣,心裡頓時忍不住暗自稱奇:呵,沒想到這死老太婆還真有兩下子,到叫我小瞧了她啊。

就在女鬼暗自吃驚之際,孫婆婆早已手握桃木劍布置成了一道強勁的陣法。

陣法一成,孫婆婆迅速雙手持劍高喝一句:「火焰蓮花,復甦生機!」

單單幾個字,卻如清晨洪鐘,直震的人耳膜生疼,魂魄不穩。

藍衣女鬼動用周身之力,將將穩住體內生魂不被震散,豈料下一秒之後,周圍原本冰寒的土地上居然猛地竄起一股無名之火。

這股火焰衝天而起不說,竟還有越燒越大的趨勢。

藍衣女鬼吃驚不小,後退幾步打算避開炙熱火焰,孫婆婆豈肯任她逃走,眼中發狠的重重跺腳:「怒龍降世,焚盡諸邪!」

此語一出,忽然從剛剛竄出火焰的地面上,依次炸裂開來,「砰砰砰砰砰……」

火焰威力極大,震得地動山搖,將那些碎土、亂石彈射的一片狼藉,就連空氣中也跟著揚起一片一片的褐色煙霧。

氣勢驚人的諸多火焰不斷遊走,最終迅速連成一圈之後,方才止住爆裂狀態。

藍衣女鬼眼帶驚駭的來回張望,她發現這一圈火焰能量著實巨大,而有了這些火焰的加持,周圍溫度迅速回暖,瞬間讓之前那些濃重霧氣消散殆盡。

很快空氣中夾雜著的陣陣灼熱氣浪,開始不斷吹向小寶臉龐和其周身位置。

他的手指微微的顫動了一下,接著腳下不自覺的也跟著晃了晃,而後他的全身也跟著不停搖晃起來。

瞧這樣子,小寶馬上就要從冰凍之下解禁出來。

藍衣女鬼最先注意到了小寶的異樣,只是蹙眉盯著他看了一眼,卻不料孫婆婆突然怒喝一聲,跟著左腳再次狠狠踏在了地面之上:「引雷決!」

說話間,一柄桃木劍在孫婆婆手中極靈活的開始變化,她的劍法超群而玄妙,使用之快讓人眼花繚亂。

不多時,自桃木劍上隱隱閃現出類似於符文的印記,這正是道家秘術『引雷決』最重要一環,每當出現這種符號,就意味著天雷即將穿破天際融合於桃木劍之上。

直至孫婆婆最後一個動作結束,結印已然完成。

「轟隆隆!轟隆隆!」

天空之上風雲變色,雷聲不斷炸響,很快就從孫婆婆頭頂位置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

這旋渦好似雷公一張大口,開始不斷吞噬周圍一切力量,還時不時有閃電穿破雲層匯聚於此。


藍衣女鬼駭然抬頭:「老太婆,你這是要與我同歸於盡?你瘋了嗎!」

「呵呵呵呵…」

孫婆婆面露猙獰,臉上的皮肉不時跳動,她雙手緊握桃木劍,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面前藍衣女鬼。

就在藍衣女鬼錯愕的眼神當中,一道天雷自半空中迅猛落下,很快與孫婆婆融於一體,其周身也因為這股強大能量,而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威壓波動。

隨著她狠命一劍揮出,那道飽含雷霆之怒的天雷便直奔藍衣女鬼面頰飛馳而來。

「瘋婆子!我與你勢不兩立!」


藍衣女鬼從喉嚨里發出一聲極其尖銳且悲憤的嚎叫,接著趕忙動用全身妖法在面前鑄起一道堅固的冰霜護盾。

「嘭!!!」

耀眼的光芒自護盾外圍而起,只不過就算藍衣女鬼毫無保留的動用了所有妖法,可還是沒能擋住這迅猛的雷霆一擊。

很快護盾開始破裂,「嘶嘶嘶嘶…砰砰砰!」

當護盾全然被天雷擊潰,藍衣女鬼也不能倖免。

「噗。」

一口粘稠的綠色血液自藍衣女鬼口中噴出,她此刻已經被天雷打的四分五裂。

女鬼爆體,很快從她身上飛射出無數陰寒的冰錐,這些冰錐漫無目的四處飛射,搞得孫婆婆有些措手不及,手持桃木劍左擋右支,可還是硬生生被數根冰錐戳穿腿腳。

此刻小寶也才剛剛緩過神來,他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卻發現迎面飛射過來無數冰錐。

「我的媽呀!這是咋回事兒?」

面對著突如其來的無數冰錐,小寶只能狼狽的一頭趴到地上,抱著腦袋動也不敢動一下。

女鬼雖然爆體,但卻化成星星點點的諸多熒光。

她在半空中匯聚成一張臉孔,十分陰邪的睜開雙眼,死死盯著不遠處的孫婆婆:「老太婆,這次你我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你可千萬不要死的太早,否則我定要挖你的墳,將你的屍骨挫骨揚灰,讓你永世不得安生!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