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輕輕一笑,並不畏懼。

論武功,她相信這府上沒人是她的對手。

「得罪了,我只是要履行我的職責而已。」

王建忠還真有這想法了。

他寧願事後被島主懲處,也不願冒險把香囊的事情給敗露了。

兩相比較,還是得罪客人的罪名輕一點。

說完,王建忠直接命人就要去拉七七。

春蘭立馬護在了七七跟前,二話不說,直接把那些人給打趴下了。

春蘭許久沒動過手,能打一下,還是很過癮的。

不過,她都快生疏了。

雖然她在魅影閣學的那一點功夫跟小姐還差的遠,但是對付一些小廝,還是綽綽有餘的。

七七根本不用動手,只春蘭就讓外面的人嚇了一跳。

四個小廝,頃刻被打飛出去,這速度,嘖嘖,雲七七身邊的丫鬟竟然都是個會武功的,而且還這麼厲害。

諸葛琦和木頭也驚呆了,躲避一下,省的那四個人撞過來。

「木頭,七七身邊的丫鬟都這麼厲害,我。。。真是太崇拜七七了。」

諸葛琦恍惚一句,卻又一個緊張。

「鬧成這樣,不會有事兒吧?萬一島主爺爺回來生氣怎麼辦?」

木頭看著諸葛琦,感覺也只有這個丫頭還跟當年一樣單純,看了這麼久,難道都沒發現七七是故意拖延時間的嗎?

等的就是爺爺回來啊。

「沒。。。沒事。。。不會。。。有事的。。。。放心。。。。」

木頭結巴著安慰了一句。


他也好羨慕,表哥和表嫂身邊的人可都是不簡單啊。

雷風看到裡面動手了,也是一個氣憤,不過他並不擔心。

主母和春蘭的功夫他最是清楚,他們這些小羅羅,根本不是對手。

只是,他也沒想到一個管家竟然是這麼大膽的。

雷風只有堵在門口,防止其他人再進去,立馬讓自己的人把這裡給包圍起來了。 沈子齋一吮之下,只覺夏仲芳的唇瓣溫熱柔軟,帶著甘香,一時不足,舌頭早頂進她嘴裡,捲住她香舌,糾纏在一起。


夏仲芳嗚嗚叫著,捶打沈子齋的胸口,想要推開他,沈子齋卻是任她捶打,唇舌依舊留連在夏仲芳嘴邊,大手捧起她的豐盈處,摸得漸硬,知道漲奶了,這才低頭,用舌頭去舔她嫣紅處,一時又用手一擠,嫣紅處早滴下乳汁,乳白色的汁液滴在他舌尖上,甘甜無比。

「芳娘,芳娘!」沈子齋舌頭貼到夏仲芳豐盈處,卷在她嫣紅一點上,大手在豐盈處輕輕擠壓,另一隻手卻罩在她另一邊豐盈處,只是輕撫撩撥著。

夏仲芳渾身酥麻,不能自己,漲奶的豐盈處越來越硬,腰身卻軟下去,攤在沈子齋身上。

沈子齋舌頭卷了卷,這才一口含住夏仲芳豐盈處,大力吸吮了起來。

夏仲芳被一吸,全身抽搐起來,喘息著道:「王爺,王爺,奴家,奴家……」後面的話,低不可聞。

沈子齋大口吸著乳汁,耳朵聽得夏仲芳的低語,只覺春.情蕩漾,一隻手順勢而下,隔著裙子撫弄夏仲芳,待撫到小腹下,雖隔著裙子,依然感覺到溫熱一片,因吐出夏仲芳的豐盈,俯到她耳邊低低說了一句話。

夏仲芳大羞,捶打著沈子齋,候著沈子齋低頭,早把另一邊豐盈處喂進他嘴裡,只催著道:「快點吸,天晚了,奴家要回去安歇呢!」

「芳娘,本王想含著睡覺!」沈子齋叨在豐盈處,含糊說著話,吸吮間早發出「嘖嘖」聲響。

因著夜深人靜,這聲音特別令人獸血沸騰。沈子齋自己聽著聲音,幾乎想按倒夏仲芳,直接忽略方御醫的警告。

夏仲芳被沈子齋一撩撥,又一股熱潮湧出,不由呻.吟出聲,聲音婉轉嬌媚,令人聽了神魂半盪。

沈子齋大手一翻,已是迅速撩起夏仲芳的裙子,爬行到她裙內,一探,探得溫熱濕糥,便輕輕一捅,淺淺抽動起來,一邊抽一邊問道:「芳娘,這樣好么?」

「不好不好!」夏仲芳輕叫出聲,去推沈子齋,不想沈子齋順著她的手動著,一推一就之間,便變成夏仲芳拿著沈子齋的手在下面抽動,一時兩人皆喘息出聲,……

「王爺,王爺,別這樣!」夏仲芳去推沈子齋的手,沈子齋手指便退出來,候著夏仲芳一鬆手,他卻又用力進去了,一時越陷越深,手指陷在一片溫軟緊緻所在,只覺美妙無比,竟不捨得退出來,只打著旋兒,旋得夏仲芳又叫出聲來,幾乎軟攤成棉花,這才去噙住她芳唇,輾轉前進。

夏仲芳不能自己,不知不覺夾緊了腿,把沈子齋手指夾在緊緻處,自己輕輕扭著腰兒,喘息著喊道:「奴家受不住了!」

沈子齋卻是退出手指,轉而吮住夏仲芳豐盈處,又吸了起來,吸盡最後一口乳汁,這才放開夏仲芳,低啞道:「天晚了,你回去罷!」

夏仲芳滿臉春.色,爬起身整理衣裳,一邊暗咬唇,只覺自己輕浮,不經挑逗,一時又羞愧,一次兩次數次這樣,自己將來真的離得開沈子齋,真的還能嫁人?

待回了房,夏仲芳泡到熱水中,還有些回不過神來。青竹默不作聲侍候她沐浴,待見她身上的吻印,更是篤定,夏娘子將來肯定要當側妃的。

夏仲芳這一晚睡得不好,第二日起來,便遲了一些。待青竹進來侍候,便問道:「什麼時辰了?」

青竹答了,笑道:「夏娘子昨晚勞累了,只管好好休息唄!」

夏仲芳臉一紅,忙忙起床,待得洗漱完畢,用了早膳,青竹又進來稟報道:「琮哥兒來了!」

「怎麼又來了?」夏仲芳話音才落,王琮已進來了,手裡拿著一卷棋譜,笑道:「今兒不用上學堂,阿爹准我逛園子,我逛一會兒沒意思,過來找王爺討教棋藝,順道過來看看芳姐姐。」

夏仲芳只得讓王琮坐下,問他上學都學些什麼,可學會了。

王琮一一答了,因聽得夏仲芳不會下棋,不由詫異萬分道:「芳姐姐不會下棋?哪平日都做些什麼呢?」

「都在做針線。」夏仲芳笑著說起自己小時候的事,一時憶起夏父夏母,不由略惆悵。

王琮聽得夏仲芳小時候沒有上學堂,只跟著哥哥認幾個字,詩經也沒看過,還是現下才開始看,一時道:「可憐的芳姐姐,小時候竟然過著這樣的苦日子。」

夏仲芳一怔,以前一直沒覺得自己過得苦,現下被王琮一說,突然也感觸起來,以前好像是挺苦的。可那會每一日都是那樣過,沒有好日子比較著,便不覺其苦。

王琮說著,便要教夏仲芳下棋。

夏仲芳反正閑著,倒來了興緻,便讓青竹去找來棋盤,真箇和王琮下起棋來。

王琮第一次為人師表,極是興奮,一邊教夏仲芳如何下棋,一邊偷笑。

青竹倒是會下棋,這會在旁邊觀棋,也不禁笑出聲來。

夏仲芳自是聰慧,只下了幾盤,便摸得一點規律,拿起棋子擺下去時,不再聽到王琮和青竹的笑聲了。

青竹見他們下棋忘記時間,一時提醒道:「琮哥兒,午膳時間快到了,你可得回去前頭,若不然,一會兒又有人找來了。」

王琮一聽,這才依依不捨起身,告辭而去。

王瑜卻是找不著王琮,待見王琮回房,自是拉住問道:「又跑哪兒野去了?看這滿頭汗的。」

王琮脫口道:「並沒有去野,是去教芳姐姐下棋了。哈哈,芳姐姐居然連棋也不會下。」

王瑜臉色一變道:「哪個芳姐姐?」

王琮「咦」一聲道:「還有哪個?就是玄哥哥的姐姐啊!」

「夏仲芳?」王瑜沉下臉,瞪著王琮。

王琮見王瑜神色不好,雖摸不著頭腦,卻是答道:「就是她。」

「好不要臉,連這麼小的孩子,她都……」勾搭兩個字,王瑜沒有說出來,一時對王琮道:「以後不許和她玩,知道么?」

王琮不解,問道:「為何?芳姐姐人很好啊!」

「你是小孩子,不知道人心險惡之處。現在阿姐讓你不要跟她玩,你就不要跟她玩。」王瑜道:「她不是好人。」

王琮疑惑了一下,一時顯現夏仲芳親切的笑臉,總覺得王瑜說的,不一定是對的,一時決定,還是去問問阿爹阿娘,若阿爹阿娘也說不能跟芳姐姐玩,那才不跟她玩。

王琮心裡有計較,待午膳后,候得王瑜不在身邊,便把自己跟夏仲芳玩,王瑜不許他跟夏仲芳玩的事跟王星輝和韋清眉說了。

韋清眉一聽,怔了怔道:「瑜娘倒越來越小性子了。自己和芳娘不和,倒又不許弟弟和芳娘去玩。」

王星輝卻不知道王瑜和夏仲芳有矛盾,因問道:「好好的,怎麼不和了?」

韋清眉一時有些嘆氣,只讓王琮下去,這才跟王星輝道:「瑜娘也十八歲了,可該配人了。」

王星輝一聽,一時明白了過來,因道:「莫非是為著王爺?」

韋清眉蹙眉道:「淑妃娘娘令蘇玉葉住在王府中養病,兼著幫郡主打理府中事務,明明白白是要告訴別人,齊王妃之位,非蘇玉葉莫屬了。只瑜娘不明白罷了,居然為著王爺親近芳娘,對芳娘冷言冷語的。我還得尋機和她談談才行。」

王星輝沉吟一會道:「我已起複,料著過些時候,自然有人上門來提親的,到時再幫瑜娘擇一位夫婿罷!」

韋清眉點點頭,一時提及夏仲芳,倒是道:「芳娘既然是王爺的奶娘,將來只怕還得嫁給王妃當側妃,若不然,憑她這樣的經歷,怕是再難找到好夫婿的。」

王星輝也嘆息道:「瞧著,芳娘倒是好性子好相貌,可憐遭際堪憐。希望她能得個好歸宿。」

夏仲芳這一天待在王府中,卻是難得的清閑了下來,一時便讓青竹和她下棋,想學些棋藝。

青竹這一批婢女,本是蘇良教導出來的,本要讓她們服侍沈子齋的,琴棋書畫自略略通曉。青竹的棋藝雖不算十分精通,但教導夏仲芳下棋,卻是綽綽有餘。

兩人午膳后,便下棋下到傍晚。待用過晚膳,夏仲芳沐浴完畢,過去喂沈子齋喝完奶,簡木玄便來接她了。

一時回到簡府,太傅夫人卻是喊了夏仲芳過去說話。

夏仲芳行完禮,才坐下,便聽太傅夫人道:「今日收到信,你養父養母,已到了離京城不遠的一處小鎮中,度著後天就能進城的。」

夏仲芳一聽,驚喜道:「這麼快?還以為須得再等十天呢!」

太傅夫人道:「一路快馬加鞭,且又順風順水,自是比預定的日子快了幾天到達。」

夏仲芳說著話,看看太傅夫人,終是問出聲音道:「哪,奴家的生母呢,可尋到人了?」

太傅夫人搖頭道:「去尋的人送了信回來,說是她本來嫁給一位江南富商為妾,那時懷孕,富商外出做生意,留她在別院中。那富商家的大婦兇悍,卻是趁機把她趕走了。此後,再沒有她的消息。」說著看看夏仲芳的神色,又道:「自然還要再尋的,總要尋著人才罷。」

夏仲芳低了頭,暗暗想像那位生母的模樣,有些茫然。

作者有話要說:三更!!! 「哼,敢對我主子動手,今日誰都別出來,也別想進去,非要等島主回來說個明白不行。」

雷風威嚴一句,其他人嚴陣以待,包括陸銘也是一片憂心,卻又一片決然。

他自然是維護七七的,可是鬧成這樣,他又有點擔心。

不過,想到七七也不是那不明事理的人,鬧成這樣一定也是有原因的。

屋內的王建忠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看起來柔弱的一個丫鬟,竟然如此彪悍。

看雲七七的神色,絲毫也沒害怕的樣子,那眼神卻突然變得凜冽,感覺很是深不可測。

不知為何,他這心裡卻是一個咯噔,感覺直發毛。

為何他有種想要跪拜的衝動。

這雲七七隻隨便坐在那裡,竟是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貴氣逼人。

他覺得這一次他是真的踢到了鐵板上。

又聽到外面的吆喝,王建忠一個大駭,走出門一看,雲七七的人竟是直接把這裡圍了起來。

這。。。。

太不像話了!


成何體統!

王建忠一個惱怒,回頭對雲七七道:

「君夫人,你們這是想幹什麼?這是沐府!不是你們家!你們想要造反不成!」

王建忠很是憤怒,同時又覺得君夫人這樣做真是大錯特錯,反而又有點竊喜。

一會兒等島主回來看到這陣仗,不氣暈才怪。

看到這情況的島主還過問什麼香囊的事情,敢派人圍在島主的房間,這雲七七死定了!

王建忠突然覺得自己這一招還是挺管用的,這一下,不用愁了。

看王建忠的表情竟是突然緩和,七七也是納悶了,他怎麼突然就不著急了?

「誰說我不是沐家的,這本來就是沐家,而我也是沐家的人,倒是你一個管家,在這裡指責主人的不是,這才成何體統!」

「雷風,給我看好了,今日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也不許出!我還不信了,誰敢說我是偷東西的!」

「我真要用什麼東西,我用得著偷嗎?我都直接明搶了!更何況,我夫君可是這沐家未來的繼承人,我是繼承人的夫人,有必要搶東西嗎?」

七七算著時間也差不多了,還真是飛揚跋扈起來。

「你,放肆!土匪!」

王建忠也差點氣暈了,一句話幾乎要吐血。

還沒見過這麼跋扈的女人,特么的是土匪啊,還要明搶,這麼理直氣壯的。

不對,她剛剛說什麼。

王建忠瞪大了雙眸,回味著剛才她說的話,感覺太不可思議。

若不是真的,她怎麼可能如此理直氣壯。

「你。。。剛剛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