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反身往回走,才走出沒多遠,怪鳥就已經返回,接著又是沒過多長時間,那堆人馬再次折返!就十顆寶石,若是想要成為第一,那就要掌握至少三個!找尋到寶石就是不易,他們怎麼可能就此放過!

但令五人失望的是,再次返回的他們發現草窩裡那原本閃閃發光的寶石,已經不見了!

「可惡啊!一定是在我們引開怪鳥的這個時候,有另外的國家隊發現,拿走了寶石!」五人都憤憤不已,然毫無辦法,誰讓他們與你不好!

「太可惡了!明明是我們先發現的,要不是我們引開那怪鳥,怎麼會被別人得逞!」

「當初就應該留下一個人,也不會讓其他學院鑽空子。」

「當時那種情況,你敢留誰?我們這一次運氣有些差,白白便宜了別人。」


「呼……先走吧,這裡已經沒有寶石,再吸引了那隻怪鳥的注意力,我們得不償失。」

五人只能轉身離開,不斷盤旋的怪鳥也終於落下身子,趴伏在了草窩之上,靜靜的趴卧下,開始了孕育生命的過程。趁興而來敗興而歸的五人心中將那個拿走寶石的隊伍罵了幾十遍,若是以後有機會碰到,一定二話不說的搶過來!

游佳蘭這邊一枚寶石入賬,理查德很為興奮,賽德是最後一個入場,面對別人已經落下很多,能夠在入場這麼短時間內就找到寶石,的確是驚喜!理查德看上去心情不錯,一副都歸功於他的模樣,憐三人沒多說什麼,尤嘉身為隊長依舊擔負著開路的工作,憐和加里奧在第二排,剩下的兩個走到最後。

「學長,他們三個似乎不想和我們有過多接觸啊。」女青年開口,理查德呵呵一笑,「不接觸就不接觸,他們三個在前面開路,我們兩個只需要跟在後面,不必付出多少氣力,拿到的榮譽也少不了我們那一份。」有苦你們上,有好大家分,理查德的算盤可是打的劈啪作響。

女青年點點頭,這一次嘉德學院派他們兩人過來也是有原因的,就是想磕磣一下游佳蘭,我派的人實力不高不低,並不是最優秀的,你游佳蘭不是很能幹么,那就讓你游佳蘭大出風頭好了,我們的人不用出力,你們拼死拼活掙得的榮譽也少不了我們這份兒,穩賺不賠。

說到嘉德學院還是和聖修斯有點關係,嘉德學院的校長和聖修斯學院的校長是校友,嘉德學院的校長也是出自聖修斯學院,這一次聖修斯失勢嘉德學院也感覺到很可惜,同為校友,自然是要賣校友點面子,能給游佳蘭找麻煩,還是要找的。

若是贏不了第一,大主教也不會將過錯怪到嘉德學院的頭上,現如今大主教的希望可是壓在游佳蘭的身上,一旦失敗,大主教也會對游佳蘭失望,畢竟前兩次賽德王國的第一,聖修斯功不可沒!

只可惜憐的感覺太敏銳,這要是換做一個人,絕對不會有憐這樣的想法,再有下次直接驅逐,這是多麼膽子大的念頭!

「我們手上僅僅是一枚寶石,還是不能放鬆。」理查德趁休息的時候開口,「現如今已經兩天過去了,應該大部分的寶石都被找到了才對。」

沒有人迎合他,憐這邊的三人安靜的坐在一旁,有的閉目休息,有的在靜靜思考,理查德略微有些尷尬,眼神轉向尤嘉,「隊長,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

尤嘉將眼神移過來,「抱歉,我沒注意你說的話,再說一遍。」


理查德更為尷尬,「我剛才在說,十枚寶石應該都被找到了。」

尤嘉嗯了一聲,理查德盯著尤嘉,「所以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該進行搶奪了,隊長?」最後一個隊長著重強調,尤嘉冷冷看了理查德一眼,開口道,「急什麼?」

「沒錯,你急什麼。」加里奧也說了一句,理查德一副我為什麼不急的樣子,「比賽是有時限的好么!只有七天時間!現在已經過去兩天了,你們是有多自信,能夠說出不急啊!」

「寶石不見得現在就會被全部找到,若是全部找到,也不可能一支隊伍獲得更多的寶石,應該都只擁有一枚。」

「擁有一枚你們就安心了?若是不積極主動一點,賽德王國怎麼拿第一!大主教可是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們身上,指望游佳蘭可以再奪一個第一。」理查德說道,憐輕呼一口氣,「我是無所謂奪第一,只要儘力就好。」

「是啊,奪不了第一又沒什麼。」加里奧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尤嘉沒有開口,他也不是熱血青年,參賽就一定要爭第一,理查德驚訝的看著三人,游佳蘭學院竟然是這種態度!這算什麼!大主教若是知道,一定後悔讓游佳蘭的這三人參加比賽!

「你們……!」理查德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憐挑眉,「我們怎麼了?」

「你們怎麼了?你們到底明不明白賽德王國的榮譽都壓在你們身上,你們有點自覺行不行!」理查德有些火大,這三人怎麼一點奮進的念頭都沒有!預選賽上不是聽說他們很猛么!怎麼現在看上去一副無賴模樣啊!

「哈哈哈。」萊德森站在一旁,笑的很為暢快,這小子有點意思,自己沒幾分實力倒還惦記著要為賽德王國爭取榮譽。

「二十支隊伍現如今都抱著和你一樣的想法,寶石的尋找依舊繼續,但爭奪不可避免。」尤嘉站起身,「還是以尋找為主吧,若是碰到其他國家隊,再考慮出手的問題。」

「我同意。」憐開口,加里奧也跟著站起來,看了看理查德,「若是有誰迫不及待的想要打架,盡可以自己衝出去,相信你會遇到對手的。」

理查德臉頰泛紅,只能暗自咬牙切齒,好囂張的三個人!實在是太囂張了!不就是一個飛快崛起的游佳蘭,到底有什麼好囂張的!

賽德王國國家隊再一次踏上旅程,這片沼澤的空間並不是很大,二十支國家隊碰到的幾率也不低,但賽德王國國家隊一次都沒有交戰過,也不知道是純屬運氣問題,還是尤嘉的帶路引導。

「看見了么?」走在最後的理查德壓低聲音說了一句,隊伍已經走到了沼澤深處,周圍寂靜無聲,除了偶爾青蛙的聲音傳來,尤嘉一愣壓低聲音說,「看到什麼?」

憐微微眯起黑眸,現如今他們五人所走的地方布滿一層潮濕的霧氣,導致周圍的景象有些朦朧,甚至部分被霧氣遮蓋,一道隱隱約約的光線在白霧中閃爍,那光芒看上去極其像極了寶石!

「那是寶石啊!」理查德沖了上來,雙眼發亮的看著那光亮,隱隱約約勾的人心痒痒!理查德二話沒說就要衝上去,尤嘉手中的巨斧將他的腳步攔下!「上一次,你還沒吸取教訓?」

理查德愣住,將自己的腳步縮回來,「那你們上啊!」

尤嘉皺眉,他並不想這麼冒險上前,白霧將可見度下降了很多,除了那隱約的光線之外,根本再也看不到其他東西,萬一是誘餌、陷阱怎麼辦?「我們再等等。」尤嘉低低開口,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理查德忍不住低吼,「還等什麼!周圍這麼安靜,根本就沒有別人!」

「安靜並不代表沒人。」憐冷冷開口,「你能閉嘴么?」

理查德還想張嘴,但最終沒敢出聲,憐的眼神抬舉威懾力,讓他……有些嚇住了。

白霧之中的光亮仍舊若隱若現,連位置都沒有動,在那裡散發著誘惑的光芒,憐這邊按兵不動,雖然理查德很想衝上去,但對上次心有餘悸,也只能乖乖的呆在原地。

「嗯?他們怎麼還沒有動靜?」白霧之後,一枚閃閃發亮的寶石被摔在一根箭矢之上,被舉到空中,寶石之下幾個人也在耐心等待,等待對方上鉤落網。


「耐心點,只要他們上千就會落入我的陷阱之中!到時候就是任由我們宰割的份兒了!」弓箭手低聲笑笑,將手中的箭矢再舉高一點,團隊的其他四人也心照不宣的笑笑,對面的隊伍再如何也想不到,這是一個陷阱吧。

等待了好一會兒,周圍還是很寂靜,一點聲音都沒有,尤嘉再三確認之後也點點頭,理查德一個箭步就要衝上去,卻被憐一隻手給『拎』了回來!

「你做什麼!」理查德惱羞成怒,狠狠瞪著憐不敢大聲說話,憐扯扯唇角,手腕一抖,一條很長的繩子出現,尤嘉眼睛一亮,已經明白憐要做什麼。面前的白霧依舊存在,就算確定沒有威脅,但也不是百分之百安全,這時候倒不如用遠程工具試探一下,若是可以再上也不遲。

尤嘉和加里奧連忙讓出位置,憐握緊手中的繩子,手腕很很用力,繩子在空中甩動起來,「呼呼!」繩子在空中再次轉動幾圈,隨著憐手掌一松,繩子的一端有如長蛇,探向了白霧之中的閃光!

「嗯?」高舉箭矢的弓手感覺到了不對勁,箭矢上似乎被纏了什麼東西,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力量自箭矢的上端傳來,他只覺得掌心一陣發麻,箭矢直接從手中拖走!

「不好!」弓手眼睜睜的看著箭矢被力量拖走,連帶著那上面綁著的寶石!

「嗖!」憐用力一拽,只見到一根箭矢自白霧中被拽了出來,憐伸手接住,看著箭矢上面綁著的發光寶石,嘴角緩緩上揚,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這是……!」尤嘉驚訝的睜大眼睛,寶石可以理解,但這跟箭矢……難道說!白霧之中有人在埋伏!

「又一枚!」理查德興奮喜悅,還沒等他說下一句話,幾道身影急速自白霧中衝出,白霧也在很短的時間內消散,對面的五人之中,站在最中間的矮個女青年,紛紛的指向五人,「你們卑鄙!」

憐挑眉,手指將箭矢上的寶石拿下,明顯看到對面五人的表情一個糾緊,加里奧開口道,「卑鄙的應該是埋伏在白霧之中的你們吧。」

「就是你們!你們怎麼能……!」矮個的女青年氣的滿臉通紅,她實在沒有言辭,他們為了更加迷惑對方,所以用的是真的寶石,可是、可是誰能想到他們竟然用剛才的方法,直接將寶石給拽走了!連交手都沒有,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拿到寶石,憑的是本事。」尤嘉淡淡開口,一臉嚴肅,更是讓對面的五人感到難堪,那可是他們唯一的寶石,就這麼被奪走了,怎麼能罷休!

「上!將寶石奪回來!」女青年一聲令下,「不僅要奪回,還要將他們的寶石也奪來!」對面的五人懷著滿腔的憤怒就此動手,憐這裡則是迅速將寶石收好,戴在她身上最安全,不是誰能輕易搶走的。

尤嘉雙手亮出巨斧,神情嚴肅,渾身的肌肉也跟著噴張起來,加里奧一聲高呼,「速度祝福!」一道光芒將尤嘉包裹,戰士的進攻速度雖然沒有弓手快,但在祭司的能力加持下,爆發出的高傷害還是非常恐怖的!

憐則是拉開距離,這一次她擔任的是元素師角色,近戰方面就全全交給尤嘉好了!

嘉德學院的女青年當下拿出自己的召喚之書,剛要招呼就被理查德拉到一邊,「你急什麼?游佳蘭學院的三人既然這麼強,也不用我們上場,在後面看好戲。」

女青年由於了幾下最後點點頭,兩人乾脆直接退到後方,不打算有任何支援!

憐的餘光掃到兩人動作,心中冷笑,不急,將對面的五人解決完就是你們兩個!

萊德森站在一旁看著站在後方不打算出手的兩人,神情冷峻,若換做是他,或許出手的要比這丫頭更早。只是可惜他身為聖殿強者不方便出手,不然也會幫這丫頭將這兩個處理掉。

「喝!」尤嘉一聲怒吼,速度奇快的沖了上去,憐在同一時間亮出魔杖,一團綠色光芒自魔杖周身集結!

這是……毒系本源!萊德森有些驚訝,這丫頭竟然已經完成了元素變異,哼,不用說一定是那老傢伙教她的!萊德森冷冷一哼,若是這丫頭肯從頭再進入戰時這一行,他保證也會將她教的很為優秀!肯定要比那老傢伙強!

噬夢仙尊


對面的五人擺開陣型,力量型的兩人直接衝到前面和尤嘉硬碰硬!剩下的三人站在後面進行遠程支援!箭矢和元素齊齊襲來,加里奧站在最遠的安全位置不斷給尤嘉進行能力祝福,尤嘉很是給力,一對二,竟然可以頂這麼久!

而憐這邊,也是一對二的局面,對面的弓手和元素師所有的攻擊都招呼到她身上,可想而知,面對憐來說,這樣的攻擊也僅僅是不痛不癢!騎士的身體素質可不是說說而已!

「怎麼回事,對面的元素師我們到底有沒有打到!」弓手狠狠皺眉,他的箭矢力量足夠,要擊敗柔弱的元素師還是可以的!但對面的元素師卻有著詭異的閃避速度,竟然將他的箭矢全部閃開了!

「不知道……應該,打到了吧。」元素師更是納悶,他和弓箭手兩人合力攻擊,對面的元素師竟然還依舊堅挺在那裡,那綠色的元素是什麼?是元素的附加屬性嗎?

毒系元素呼嘯而來,並沒有讓對面受到什麼傷害,而是如雨一樣灑在對面五人身上,不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對面五人很顯然將憐視為菜鳥一個,連像樣的元素攻擊都用不出來,還來參加什麼學院爭霸賽啊!

「可惡,我們轉移目標,先滅了那個祭司!」弓手和元素師發現攻擊憐吃力不討好,兩人迅速改變目標,下一發集中火力想要秒了加里奧!

「咣!」尤嘉手中巨斧狠狠一揮,將和他纏鬥的兩個戰士全都頂了出去!

「靠!搞什麼!還沒解決掉對面的祭司!」兩個戰士狠狠皺眉,意識到尤嘉的實力很為棘手,他們二對一都沒佔到什麼便宜,果然不能再這麼拖下去了!

憐看著對面五人完全無視她的態度,冷冷一笑,「也是時候開發揮作用了。」

手掌狠狠一握魔杖,瞬間魔杖被毒系元素包裹,用肉眼可以清晰的看見五條綠線自憐的魔杖這裡,直接連通到對面五人的身體之中!

「這是什麼!」對面的矮個女青年驚恐大叫,其他幾人也一頭霧水,這詭異的綠線是什麼啊,什麼時候連接到他們身體之上的!竟然拉不出來!

萊德森笑眯眯的看著這一幕,他的學生就是厲害啊,毒系本源,若是他遇到一個毒系元素師,也是夠頭疼的。要知道毒系元素師可是最犯忌諱的敵人,在不知不覺中你就會走向失敗甚至是死亡!

「尤嘉,回來吧。」憐開口,尤嘉臉上也出現笑意,當下撤回,對面的兩個近戰二話不說就要追上來,然憐的手指輕輕一動,一陣詭異的麻痹之感直衝腳底,兩個近戰被完全釘在原地!

「這是什麼!」兩個近戰用吃奶的力氣也擺脫不掉麻痹感,他們如今的行動全都無法自己,就如任人宰割的綿羊一樣!

「這該死的到底是什麼!」矮個女青年憤怒大吼,現如今只有臉部的五官可以活動,身子已經完全麻痹到沒有知覺了!

「隊、隊長,這、這會不會是毒系元素!」有個人提出大膽假設,其他幾人都瞪圓了眼睛,「你瘋了!毒系元素?那可是變異元素,學院爭霸賽上怎麼可能有魔導士存在!」若是真存在,豈不是要逆天了!是哪個國家有這麼逆天的天才!

「可是、可是我們如今……」

「我們極有可能是中了對方的圈套,不要看到綠色元素就往毒繫上靠!」矮個女生低吼,其他幾人都默不作聲,現在這種情況說什麼都沒用,他們已經輸了!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憐將魔杖一揮,五根綠色細線全部斷開,對面的五人鬆口氣因為可以動了,但依然和雕像一樣站在那。

「對面的!我們認輸還不行!快給我們解開!」女青年憤怒大吼,憐將魔杖收起,慢悠悠的走上前去,挨個人搜了一遍,當確定他們身上再沒有寶石之後,這才停手。

「我們就只有一顆寶石,再多沒有了!」女青年紅著臉,憐點點頭,女青年惡狠狠的看著憐,「你們是哪個國家隊?出手還真是陰險!」

「賽德國家隊。」尤嘉嚴肅開口,女青年一愣,「竟然是賽德?哼,看來這一次爭霸賽你們又有機會奪冠了?」

憐輕聲一笑,轉身離開,尤嘉思索了一會兒,「也不一定。」

女青年一愣,不一定?這什麼意思?「你這是在嘲笑我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還有兩個人沒出手!」女青年紅著臉僵著身子低吼,尤嘉皺眉,「有和沒有一樣。」尤嘉轉身,女青年大吼一聲,「給我們倒是解開啊!」

「再過一個小時,你們就可以動了。」憐背對著他們揮揮手,將對方的寶石笑納,對面的五人也只能眼睜睜看他們離開,想要守株待兔的是他們,事先設置好陷阱的也是他們,結果被搶奪的人,還是他們。

「恭喜,恭喜了。」理查德連忙上前,笑呵呵的說了一句,剛才他站在後面將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三對五,贏了!他有點後悔剛才的不出手,這三個都不是好惹的主兒,他似乎現在才明白過來,所以收起了剛才的態度,再度變得恭敬謙和,但早已不吃他這一套了。

「不想被我毒死,就自己滾出去。」憐神情冰冷,話語中沒有任何餘地,理查德一愣,「這、這是什麼意思……」

「聽不懂?就是要你們滾蛋走人。」加里奧十分憤怒,剛才的那場戰鬥,這兩人竟然躲在後面看戲,一點出手的意思都沒有!繼續和這樣的人做隊友,他是腦子壞掉了!

「你們、你們要我們兩個走?這怎麼行!」理查德傻了,「你們不能主動驅逐我們,我們可是一個隊伍的!」

「一個隊伍?你有臉如此說?」加里奧反問,「剛才隊友你出過手了?在後面看戲看的爽么?」

理查德神情尷尬,「不是,剛才我只是沒來得及,你們三個太厲害了!我還沒來得及出手。你們就已經勝利了!真的,你們太厲害了!」另一個女生也連忙恭維,很後悔聽從理查德的話,她最開始是想出手的。

「你若是不走,也不要跟著我們。」尤嘉冷冷開口,理查德等等眼睛,「你是隊長!怎麼能在這個時候讓隊員離開!大主教若是知道你們如此行為,是不會同意的!」

「哼,剛才那場戰鬥證明,有你們沒你們根本沒有區別,既然我們三個就可以,要你們有什麼用?擺設嗎?」加里奧說話毫不留情面,理查德被堵得說不出話來,憐冷冷開口,「我已經給過你們一次機會,現在,你們沒有機會了。」

「等等!不就是出手晚了點嗎?你們至於這樣!」

「至於,很至於。」尤嘉神情冷硬,理查德怒吼道,「游佳蘭!你們別太得意!真以為可以憑著你們奪取冠軍嗎!你們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永遠三對五能贏,若是你們三個有高等以上的高手,我還能信,就贏得了一場勝利而已,你們驕傲什麼!」

憐輕挑眉峰,高等以上?你眼前的還真有,還不止一個。

「你們以為如此決定大主教會同意嗎!你們輸了,以為自己扛得起這個責任?!」理查德繼續吼道,「讓我們兩個離開?好啊!你們三個還能翻出什麼花兒來!你們既然這麼厲害,就三個人好了!若是拿得回冠軍,我管你們叫爺爺奶奶!」

「好啊,就這麼說定了。」加里奧連忙開口,理查德冷冷一笑,「好啊! 她就是豪門 ,就跪在地上叫我爺爺!」

「可以。」憐淡淡開口,理查德哈哈一笑,「好!誰反悔誰是狗,學狗叫!學狗爬!我們走!」理查德氣瘋了,帶著女青年頭也不回的離開,這還是學院爭霸賽上第一次出現如此嚴重的內訌,五人隊伍直接踢掉兩個,按理說剩下的三人不管多全能,也很難在眾多五人隊伍中取得勝利。但游佳蘭這邊,可是有著不為人知的魔導士存在,三對五? 剩女的代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