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團火焰圍繞靈識體緩緩流動,還有一把古樸自然的九龍大刀。如果仔細看的話,有一絲淡淡的雷電之力夾雜在玄黃之氣的一個角落裏。

“你家辰爺爺四年之後,回來了!哈哈。”

“對了,眼下還是找尋火炎液要緊,回到陸上纔是重中之重。”

之後,林辰從朱雀天火的意識裏發現了火炎液的下落。

炙熱之力鋪天蓋地,火靈之力濃郁成紅色的霧氣漂浮在空中,林辰二話不說,直接祭出星辰戒,強大的靈識之力直接夾帶火炎液周圍的一切,包括泥土,岩石,岩漿,全部裹帶入了星辰戒裏,兼職就是一絲不留。

貌似,留在這裏也沒有什麼大的用處。

地底裂痕之行也走到了終點,一路坎坷,一路危險,可爲了心中摯愛,這一切,在林辰看來,只有一個字:值!

朱雀天火收服,得到火炎液,靈識凝聚爲實體,境界修爲連連突破,還得到了一具涅磐之體,此行的收穫,可謂是鍋滿瓢禹。

可一切都是用生命和魄力,果敢換來的。

林辰朝下來的裂痕縫隙一路而上,踏上了迴歸的路途。

朱雀大陸之上,暗流涌動,赤血聖教大肆擴張,已經對姬家和風離王朝的勢力造成了困擾,不僅如此,赤血聖教還以鐵血手段收服了一些不入流的門派。

所謂人多力量大,赤血聖教的教徒,源源不絕,已經突破到了十幾萬,比得上一隻帝國軍隊了。


孟仙城,孟家曾經的都府城池,此刻雖然也在蓬勃的發展,可比起風離王城,還有姬水城的發展,就不算什麼了。

孟家的一大片建築羣裏,孟不凡神采奕奕,最近幾月孟家的人員也逐漸的增多了起來,似乎又燃起了爭霸人類第三大勢力的野心。

孟家的變化,自然也在姬家和風離王朝的注意,可眼下,雖然弱肉強食的道理萬人皆知。


當初孟家主動讓出領地勢力,算是自保,如果姬家和風離王朝還趕盡殺絕的話,就違反了道義和大義,就會讓手下的人有想法,這樣不僅不能凝聚家族凝聚力,還會讓一些人爲把柄,吃力不討好。

所謂一個家族的統御力,就如同一個朝代一般,順民心者天下久,逆民心者天下失,在這修煉界!也是如此。順道義者勢力強,逆道義者觸天怒。

孟家建築羣的下方,血氣還是一如既往的濃郁,如同一個屍血煉御一般。

孟家,一座密室裏,兩個人,訴說着什麼。

“孟家主,我們一統大陸的時機就要來臨了!辛苦籌劃了幾年的偉大計劃,將要實現。”一道似曾相識的聲音迴盪在安靜的密室裏。

“左長老,不,現在應該叫你左教主了,赤血聖教能在朱雀大陸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展,的確加快了我們的一統計劃,可也讓姬家和風離王朝有了猜測之心!你看如何是好?”孟不凡淡淡的說道,看着眼前的人,真是孟楠當年的師傅,孟家的第一客卿,左木,也是現在朱雀大陸上風生水起的赤血聖教的教主。

“孟家主無須擔心,就是用赤血聖教的發展勢頭來吸引它們的關注,讓孟家下面的赤血大陣繼續的運轉,造就更多的赤血教徒,這樣,我們有了足夠的赤血教徒,何愁大事不成。”左木狼子野心的說道。

“妙哉,妙哉!還是左教主看的遠!”孟不凡眼睛一亮,自然是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入夜,孟家地底之下,源源不斷的有一些全身散發血氣的人走出,也有源源不斷的修煉者,或者平凡人,進入,進行着不爲人知的勾當。 三天後,火焰裂橫的深淵地底,出現了一個額頭飽滿,精氣神凝練無比的人影,在火焰之中縱橫捭闔,如同白駒過痕,速度奇快,只是一瞬,就超着深淵上方而去,後面跟着一頭全身瀰漫火焰的妖獸,從其氣息來看,一看就不是凡品。

此人,真是歸來的林辰,此獸,真是天地的寵兒,天麟神獸。

“只要出了這地底深淵,就是幽冥皇的領地了,四年多未見,不知幽冥皇見了你這妖族皇血,是什麼模樣!”

“估計會亮瞎了他的眼,況且我天麟神獸從此也不再需要它們的保護了,憑藉我此刻的修爲,在朱雀大陸也可以橫掃一方,只要突破到十階的修爲,就會化形,從而修煉我靈魂之中的煉血法則,凝神獸精血。”

“時間在走,我們也在逐漸的強大起來!”林辰有些感慨的說道,心裏也不知道外想什麼。

當年出身一個三流門派的林辰,一段艱難無比的修煉之途,離奇的身世讓他揹負着血海深仇,一段段奇遇,一段段造化,都在改變着他,塑造着他,按照冥冥之中的命數進行下去。

“我已經壓制不住身體裏的力量,看來神獸的天劫似乎要降下來了!”天麟神獸氣息突然時強時弱,顯然,在星辰戒的虛空之中,沒有天道法則和雷霆意志,自然不會降下雷劫,可出了星辰戒的空間,天麟神獸強大的氣息就吸引了天劫意志的注意。

修煉界之中,強大的力量會遭到天妒,就會降下劫難開磨礪力量持有者,只要天道意志認可,便成爲了真正的強者,如果度不過劫難,就會化爲塵土,似乎,冥冥之中,有神祕人在操控準這一切。

“這到是忽略了,天麟,那你有把握度過雷劫嗎?”林辰淡淡的看着後方的天麟神獸。

“老大,相信我,我可是神獸血脈,必須過,不然怎能統領百獸,成爲百獸之王。”天麟神獸擡起大大的麒麟頭顱,天凰翅振動,散發着強大的氣息,似乎是想在林辰的面前表現一番。

林辰還是淡淡的看着天麟神獸,眼神也似乎沒有要挪開的意思。

“沒看見我是用相信的眼神看着你嗎?”

“我只感覺你的眼神好猥瑣!”

“……”

“離開火焰深淵,找個隱祕的地方準備渡你的雷劫吧!”

三個時辰過去了,林辰和天麟神獸也順利走出了深淵,真正意義上的回到了朱雀大陸之上。

天麟神獸剛剛踏上朱雀大陸,天空就一陣陰暗,狂風四起,頭頂之上,剛纔還是晴空萬里,此刻卻是狂雷怒吼,魔雲翻騰,散發出雷劫要降下來的氣勢。

“看來你的雷劫的確是壓制的太厲害了,根本沒有時間選擇隱祕的地方了,那就在這裏渡過天劫吧!我爲你護法!”林辰臉色有些濃重。

天麟神獸的天劫!不是一般修道人的天劫可以比擬的,當初在無盡海,天麟神獸所渡的天之異象,方圓十里都是雷劫漩渦,現在如此強大的天麟神獸,天劫威壓可想而知。

“就是不知你的天劫威壓何其強大,肯定會驚動附近的妖獸四散而開,造成妖售狂潮,還有一些強大修煉者的窺探!不知我是否可以抵擋得住,順便也可以檢驗洗一下自己的實力成長到了什麼地步。”

“這裏是幽冥皇的領地,我渡雷劫他可能會感應到,到時候,就算有人打擾,也足可以應付了,況且還有千年玄龜王!”天麟神獸緩緩說道,全身氣息如同被天道意志鎖定一般,根本無處可藏。

“也對,準備渡雷劫吧!”林辰淡淡的說道,看着天空之中正在慢慢成型的漩渦,心裏面隱隱有些擔憂。

一個時辰後。

“我擦,這什麼雷劫啊!怎麼還沒有出現!”林辰鬱悶了,天麟神獸碉堡了,天空之中,方圓幾十裏都籠罩着烏雲,形成一個陀螺般的烏雲之狀。

兩個時辰之後。

“媽的,怎不來,老子可走了!”

這次,換天麟神獸鬱悶了,足足等等了兩個時辰,雷劫還是沒有能夠降下來。


方圓百里都是烏雲籠罩,一股壓抑的氣息四處溜達,這裏的動靜,已經超過了林辰的意料,方圓百里的一切妖獸,都朝着遠處狂奔而去,想躲避接下來的一切劫難。

以此同時,一座黑色石殿裏,幽冥皇的眼睛如同虛空裂開一般,幽幽睜開。

“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波動,勢頭是什麼人在那裏渡劫,在老夫的地盤上渡劫,讓我的妖獸驚嚇狂竄,哼,你問過我幽冥皇了嗎?”

老者冷哼一聲,虛空自動裂開,一下踏入虛空消失不見…

以此同時,山谷裏的千年玄龜王也感應到了天麟神獸的雷劫氣息,踏入虛空,消失不見。

天空之中,烏雲遮天蔽日,烏雲之中,不時發出一聲聲沉悶的雷霆之音。

天麟神獸此刻也凝練念頭!小心翼翼的看着天空上的雷霆漩渦,隨時都可能降下雷霆,天劫之威,不是兒戲。

林辰也在十里以外,神識密佈方圓百里,一切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靈識捕捉。

聖器霸火刀在手,此刻林辰才感覺到聖器的威勢和力量,之前自己境界不過,不能全力催動聖器力量,自然感受不到聖器力量的強大。

身體之上,一件散發着淡淡光暈的鐵甲,正是當初空老所贈的玄鐵靈甲,當年大鬧孟家之時被破碎,也解去了封印,是一件聖器戰甲,防禦力無可取締。

林辰身上兩件聖器,足以讓許多人眼疼不已。

“轟隆!轟隆隆!”

一道震天的聲響迴盪開來,一道閃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接劈天蓋地的衝向了天麟神獸。

天麟神獸早就凝練念頭,一幅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心態。

一聲同樣巨大妖獸之聲迴盪開來,只見天麟神獸逆天而上,天凰翅激烈的抖動,虛空都在扭曲,直接硬扛雷電一擊,全身火焰瀰漫,還有無數的閃電透體而過,震撼,霸氣。 (求收藏嘍!沒收藏的小夥伴們速速收藏哦,本書以後開始爆發,每天萬字更新,歡迎支持!拜謝!)

天麟神獸終天地造化而成,乃是兩大神獸血脈的終極融合,更不是一隻養在溫室裏的小獸,一路隨林辰苦戰強敵,磨礪心性體魄,早已經脫胎換骨。

天劫威壓覆蓋方圓幾十裏,林辰在十里之外的虛空,抱劍而立,一雙眼睛如同***的槍口一般,那裏有風吹草動,就會毫不留情的把槍口對準,隨時準備殺戮。

雷蛇舞動,虛空一片扭曲,無盡的天劫威壓鋪天蓋地,天麟神獸本體顯現,睥睨一切,周身被雷電包裹,火焰裹藏,吼叫連連,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壓迫。

最終,第一道雷電之力被天麟神獸順利的承接了下來,周身不時的閃動雷電,虛空之中,佈滿了雷電元素之力。

林辰知道,天麟神獸比起以前,已經不再是需要自己出動九龍刀來化解雷霆劫力了,而是一個正在茁壯成長的妖王至尊,終會征服這天地法則意志之力,破碎虛空,成就無上大妖帝尊。

幽冥皇當初的魔鬼訓練,雷池吸收的煉化雷電,給林辰和天麟神獸都帶來了莫大的好處。

林辰的身體之中,已經種下了雷電種子,只要有造化,就可以掌控這天地之間最爲剛猛霸裂的力量,雷霆神力。

同樣,天麟神獸的身體之中,也留下了真正的雷電印記,有了雷電印記,渡過天劫的勝率也就高了許多。

此刻的天麟神獸,正是在吸收第一道雷霆力量的洗禮之力,借這剛猛霸裂的力量來最大程度的開發身體潛能和血脈之力。

林辰的心中,也隱隱有些期待自己接受天劫洗禮,這樣,自己的體魄也就可以更加的強大,靈識也會蛻變,自己的力量更上一層樓。

第二道雷電之力兇猛而至,更加的狂暴,帶着一絲毀滅的氣息,絲拉一聲,直接衝向了半空之中的天麟神獸,狂暴的雷電之力,直接把有些陰暗的虛空都照耀的如同白晝一般。

雷蛇狂舞,天麟神獸震動天凰翅,瘋狂的攪動雷電,整個身體佈滿雷電,閃爍不停,如同一個雷電光球一般。

林辰不時的目光看向正在接受雷電洗禮的天麟神獸,同時又嚴密注意周圍的一切情況,防止一些小人的打擾,讓天麟神獸陷入爲難,成爲劫灰。

天麟神獸似乎有意讓雷電加身,煉體閥髓,煉血磨骨,這狂暴剛猛的力量,這是煉體之絕佳。

第二道雷電,足足在天麟神獸的身體上停留了三刻鐘之久。


煙消雲散,雷蛇亦失。

天麟神獸身上的火焰越發的厚重和凝練,身體裏的靈氣更加的飽和和強勁,這是雷電之力的作用,讓靈氣更加的醇厚,實屬天之造化。

天劫就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固本朔源,用得不好,灰飛煙滅,死無葬身之地。

天麟神獸身體上的一些鱗片都在渝血,說明天麟神獸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這剛猛霸裂的雷霆之力了,如果再不抵抗,就會被天劫滅殺。

“兩道雷電之力已是身體極限,不能在吸收了,第三道之後的雷電你必須進行反抗了!不然你只怕會被天劫打殺!”林辰靈魂傳音。

“的確,身體,血肉,經脈,經過洗禮,更加的強大了,之後的雷電劫力,就是我反抗了!”

又是一刻鐘過去,天地之間,肅殺,滅世的威壓狂暴不已。

天空轟鳴,大地亮閃,虛空一道白光閃過,震耳欲聾之音迴盪,一道大腿粗般的雷電咆哮而下,如同一道雷蛇,又像一頭雷龍。

天麟神獸說是遲,那是快。

天凰翅呼嘯而過,直接圍攏而開,把身體都包裹在裏面,雷電呼嘯而下,天麟神獸被直接轟下虛空幾裏,樣子頗爲的狼狽。

迅速翻身,天凰翅展開,一道麒麟吐息,大嘴之中,快速飛出一道光柱般的火焰,衝擊着雷電。

力量的對轟,雷電之力,剛猛霸裂,五行火焰之力,炙熱毀滅,針尖對麥芒,半斤八兩。

雷電如同被賦予了靈識一般,久久不散,和天麟神獸僵持不下。

最後,天麟神獸不負衆望,終於破碎雷電,成功渡過第三道雷電之力。

天劫五雷,已過其三,只要調理了神獸順利渡過最後的兩道雷電之力,就是真正的高階妖售,與天地爭雄。

天麟神獸此刻已是全身散發出血液,觸目驚心,第二道雷電之力久讓鱗片如同受到錘壓,第三道雷電更是傷上加傷。

天地肅殺,烏雲密佈,陀螺漩渦凝練不散,虛空炸雷沉悶,如同千軍萬馬奔騰而過,神魔難敵,周圍百里的妖獸都是瘋狂逃竄,大地震動,一片片樹林毀一一旦。

天麟神獸乃爲九階實力巔峯,恢復力驚人,此刻正抓緊時間恢復,以備後兩雷。

天地轟鳴,一道水桶般大小的雷電俯衝而下,直接把虛空之中的天麟神獸轟下虛空。威壓席捲周圍幾十裏,林辰速度奇快,瘋狂的逃竄而出,不然雷電以爲他是渡劫之人,必定加以更狂暴的力量來對付。

林辰雖想接受雷電洗禮,可如此的劫雷,不是純粹找死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