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層守護長老安盛和見到唐宋進來,有些意外,這一層的修鍊心得都被唐宋看了個光,而且他手裡還拿著先祖的修鍊遺筆,這小傢伙還來這裡幹什麼? 「小傢伙,你還要再挑選武技嗎?」除了武技,這第三層對唐宋已經沒有任何吸引力了。

唐宋點頭道:「我來看看。」

安盛和道:「我記得你之前選了一本火焰刀,難道已經修鍊完了?」

唐宋道:「差不多了。」

安盛和神情不滯,這小傢伙,什麼叫差不多啊?修鍊武技是可以用差不多來形容嗎?貪多嚼不爛的教訓難道他師父都沒有告訴過他嗎?

「唐宋,修鍊一門武技,就要精一門,不要弄得貪多嚼不爛,反而落了下乘。」安盛和還是覺得提醒一下唐宋為好。

唐宋道:「謝謝七長老,我明白這個道理,我就是來看看。火焰刀確實已經修鍊得差不多了,我現在都可以發出火焰掌刀了。」

這下輪到安盛和吃驚了,距離唐宋拿去火焰刀法不過才一個多月的時間,這就已經可以發出火焰掌刀了,這也太快了吧?

似乎猜到了安盛和心中的懷疑,所以唐宋直接一掌作刀,虛空一劃,一道火焰刀氣瞬間斬出。

安盛和無語了,這傢伙修鍊武技的速度,簡直就是妖孽。火焰刀修鍊到了這種程度,已經趨近大成之境,確實可以再選一門武技了。

揮了揮手,安盛和覺得和這個小傢伙聊天,對自己是一種打擊。

自己一門武技浸*幾十年都無法圓滿,這傢伙,半個月一門黃階中品的武技就已經大成了。

人比人氣死人!

為了自己的心臟不再受打擊,安盛和覺得還是少近閑事為妙,閉上眼睛,神遊去了。

武靈大圓滿的武者,想要突破到武宗之境,就得參悟意境,不參悟意境,永遠無法突破到武宗之境。

而意境是一種虛無飄渺的東西,是天地屬性法則的表現形式,只可意會可以傳言,所以參悟起來非常的困難。

無法武者卡在這一關而不得寸進。

領悟意境,不但可以晉陞到武宗之境,修為大增。而且因為有了法則意境的加持,所以一舉一動都蘊含了法則之力,戰鬥力飆升。

安家武靈大圓滿的武者十幾個,可是沒有一人能夠領悟法則意境,晉陞武宗,可見其難度。

且說唐宋進入三樓藏書閣之後,便直奔武技區。目標直指雷屬性武技,還別說,真的讓他找到了雷屬性武技的架子。

不過上面非常可憐的只放了一本武技,上書奔雷拳。

黃階中品武技奔雷拳。

不管什麼品級,唐宋拿起來就觀看起來。

奔雷拳,雷屬性武技,修鍊之後,拳力之中蘊含雷霆之力,而且每一拳擊出,都可以發出雷鳴之聲。

雷霆之力,世間最強大的毀滅之力,而在毀滅之中,又蘊含著生命誕生之力,非常的神奇。

要論破壞力,不管是最犀利的金屬性,還是暴發力最強的火屬性,都無法跟雷霆之力相比。

唐宋與正堂的雷屬性武者不同的是,他的雷霆之力屬於肉身之力,是肉身之力中蘊含著雷霆之力。

這種雷霆之力與雷屬性武者修鍊出來的雷屬性真氣,要更加的純粹,暴力。

以前因為修為低,所以雷霆之力有些雞肋。

可是現在,突破到了武師之境后,雷霆之力就成為唐宋的主力之一了。

至於兩儀真氣,到現在為止,唐宋更多的是用來施展三生輪迴秘法。

當然,如果遇到的對手不是太強大,也可以用兩儀真氣來對敵。只是到目前為止,唐宋都沒有遇到兩儀真氣配套的武技。

所以暫時來說,兩儀真氣最好的用處,就是施展三生輪迴秘法。

了解了奔雷拳的特性之後,唐宋立即決定,就修鍊這武技了。如此,本體以後在對敵的時候,也不至於老是要借用化身的武技。

而且日後化身可能離開本體,獨自修行,本體的戰鬥力,也該計劃計劃了。

安盛和對於唐宋的選擇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連話都懶得說了,直接揮手放行。

回到院子,唐宋便開始參悟起奔雷拳。

奔雷九式,唐宋從第一式開始參悟。

不過片刻功夫,便已經領悟到了奔雷一式的精妙之處。

院子里,唐宋站定,蓄勢之後,便一拳又一拳的施展開來,剛開始,沒有任何的動靜。不過幾圈之後,唐宋的氣勢便起來了,每一式擊出,都帶著強烈的風雷之聲。

彷彿雷霆炸響,雷蛇亂竄,院子里風起雲湧,聲勢駭人。

甚至於這風雷之聲遠遠的傳揚出去,連武院的老師和學員都給驚動了。

從古至今,修鍊奔雷拳有這等聲勢的,也就唐宋一人了。因為從古至今,就只有唐宋一人走狗屎運修鍊成了雷神之體。

雷神之體修鍊出來的雷霆之力,是最正宗的雷霆之力,只是現在還很弱小而已。

但是配合上奔雷拳這套本命式的武技之後,雷霆之力開始發揮出他應有的威能。

終於,奔雷拳第一式蓄勢已經圓滿,一式擊出,一條雷蛇從唐宋的拳頭竄出,直接竄向了地面。

風雷炸響,一聲震天的巨響過後,院子里多出來一個大坑。

唐宋倒吸口氣,這雷蛇的威力果然不凡,這要是打在人身上,會發生什麼效果?

一直以來,他對於雷霆之力的應用,都只是浮於表面,現在他才真實的體會到了雷霆之力的毀滅威能。

雷霆之力,才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毀滅之力。

物極必反,任何物質到了極致,都會產生相剋的物質。雷霆之力,毀滅性到了極致,便產生了生機。

無與倫比的毀滅之中,蘊藏著一絲生機,這便是真正的雷霆之力。

當然,現在的唐宋距離這個境界太遙遠了。

現在的他,追求的只是毀滅的極致。

這聲巨響將全武院的人都驚動了,甚至連秘境高塔九層守護者,安家現在輩分最高的存在都驚動了。

武靈級別之上的高手,都是靈識一掃,便明白了這是有人在修鍊雷霆武技。

但是那些還沒有達到武靈之境,沒有凝聚靈識的武者,則是只能順著聲音過來瞧瞧。

不過唐宋所居住的地方沒有允許,學員是不能進的,所以能夠靠近唐宋院子的,只有老師。

老師們確定聲音是從唐宋的院子發出來的之後,很想進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可是看著蹲在院子門口,沖著他們眼睛泛綠光的疾風狼,老師們很明智的選擇了在外面圍觀。

造成這麼大的動靜,唐宋總會出來解釋一下吧!

剛剛那一下,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天降雷霆,要毀滅武院呢。

可是他們失望了,唐宋完全沒有要解釋一下的意思,任由他們在外面脖子都伸長了,也不露面。

最後還是武院的總教官安茂林出面,將大家都給勸回去了。

待大家都散去之後,安茂林看著唐宋的院子,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個傢伙,簡直就是妖孽啊!

唐宋去藏書閣借閱了奔雷拳的事情,他身為總教官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他沒想到,這麼快唐宋就已經修鍊成了奔雷拳,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奔雷拳到了唐宋的手上,威能憑空提升了n倍。

靈識感應到裡面那個巨坑,安茂林暗暗咋舌,這哪是奔雷拳應有的威力,這完全就變成了另外一種武技了。

很快,安茂林也走了。

唐宋鬆了口氣,這個根本沒法解釋啊!

很顯然,這不是奔雷拳應該有的威能,而是雷霆之力的加成。

有了第一式的教訓之後,後面八式的修鍊,唐宋變得很謹慎,只是參悟,不進行實際的練習。


晚上的時候,唐宋再次離開武院,進入了城外的山脈之中。

這一次唐宋不是來找大力莽牛的,而是來試驗一下練習奔雷拳的。

造成的動靜太大,不適合在武院里練習,所以他把練習場挪到了山脈之中。

在這裡,就算鬧出再大的動靜,也不會有人注意。

經過一天的參悟,唐宋已經把九式奔雷拳給套路完全記在了腦海里。現在,他就要身體力行的把這些套路變成肌肉記憶。

從第一式開始,唐宋一招接著一招的施展開來,不過速度不是很快,也沒有動用雷霆之力,只是純粹的練習熟練度。

從第一式到第九式一遍打完,唐宋身上有了些汗珠,不動用雷霆之力,對他的身體還是有些負擔。

休息了一刻鐘之後,唐宋再一次的練習起了奔雷拳。

這一次他的速度有了提高。

第三遍的時候,他的速度再次提高。


打完三遍,已經非常的熟練了,所以第四次練習的時候,他加入了雷霆之力。

每一式打開,雷霆滾滾,天雷轟轟,嚇得山脈之中的妖獸都懵了。


本來還想著出去獵食的妖獸趕緊往回跑,生怕自己的頭頂什麼時候出現一道雷霆。

妖獸精靈修鍊,最怕的就是天雷和雷霆之力,可以說是他們的剋星。

妖獸精靈修鍊,要經過三災九難,這些災難都要經歷雷劫。比人類武者修鍊,難度要大得多了。

所以一但雷霆降臨,妖獸的第一反應就是躲起來。 不過今天晚上唐宋來山裡,一個是練習奔雷拳一到九式,再一個就是找一頭妖獸來試驗一下這奔雷拳的殺傷力。

從武院那個巨坑來看,一般的妖獸很顯然難以試驗出奔雷拳的真正威力。

看著四周一片狼藉,唐宋覺得還是去找大力莽牛比較合適。

三生輪迴之後,體內的真氣可以輪迴成任意屬性的真氣,所以施展奔雷拳倒是不用擔心。

打定主意之後,唐宋直奔煙霞山腹地,大力莽牛的老巢。

大力莽牛因為之前雷霆陣陣,所以躲在老巢之中觀望,他是三階巔峰妖獸,已經經歷過一次雷劫,煉化橫骨,所以會說話。

親身體驗過天雷的威力,對雷霆的了解明顯比其他的妖獸更深刻,直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而煉化橫骨是妖獸的第一劫,只能算是三災九難之中的小難。

雷霆剛響的時候,他就知道,那雷霆之中蘊含著一絲天雷之力。

大力莽牛的第一反應是有妖獸在這裡渡劫,只是他想不通到底是誰。煙霞山方圓十萬里,要渡第一劫的妖獸不少,可是敢跑到他的地盤來渡劫的,應該沒有。

正在大力莽牛迷茫之時,唐宋出現了。

對於這個人類小子,大力莽牛記憶深刻,恨得牙痒痒。

哞!


大力莽牛一聲怒吼,一個野蠻衝撞向唐宋奔襲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