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奧列洛帝國的女孩子們,何止是外向啊,絕對已經是狂放了……一路上走來,林攸被拋了無數個媚眼,還有各種東西朝著她的腦袋砸來,出來前已經被傑西普及過的林攸自然不會去接那些東西,不時的偏過腦袋躲過去,只是她雖然躲過去了,卻還是會對那些扔東西的女孩子們微微一笑……

少女情懷總是詩嗎,林攸理解,雖然她從來沒有過……

「為什麼趕路還要買烈焰酒啊,那個酒鬼……」林攸嘀咕著,走進了一家酒肆。

「老闆,來兩瓶烈焰酒。」林攸站在吧台那裡喊道。

老闆扭頭,看到了林攸,眼前一亮,「尊貴的魔法師大人,這就給您拿,請問你還需要別的什麼嗎?」

「不需要了,多少錢?」

「盛惠100金幣,給您打八折,80金幣吧。」老闆笑眯眯的說道。

林攸拿出錢袋,卻沒有立刻付錢,「老闆,跟你打聽個事,厄多城最近有沒有拍賣會什麼的?」

「那您可趕巧了,明天就有一場拍賣,城裡最大的拍賣行舉辦的,聽說會有稀世珍寶,奧克城的大人物也會過來呢。」老闆熱心的說道。

點了點頭,林攸付了錢,「多謝啦,閑來無事去長長見識也是好的。」林攸拎起裝著酒的袋子。

「哎喲,您可真會說笑,以您的身份,一定會在拍賣會上遇到心儀的東西的。」老闆收了錢,笑著說道。

離開酒肆后,林攸直接去了一家飯店,要了個包間,在等菜的時候,她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戒指。

裡面可以拍賣的東西並不多,在地球時曾打劫的鑽石還有不少,囊石也有一些,但是不可以賣,崑崙功法更不可以,就算她想賣,這裡的人也學不會。

剩下的……移形換骨丹還有幾粒,這玩意倒是可以賣,以前抽獎抽到的春*葯或許也可以……

還有什麼?找了半天,林攸發現自己真的窮的可以,同樣是修道,為什麼她一直都這麼窮!天材地寶呢!無敵的武器呢!尼瑪和人打個架都害怕自己的劍崩斷啊!還有沒有天理啊!

腹黑王爺的絕色棄妃 越想越悲劇,林攸氣的差點沒用頭撞牆……

等等……她還在角落裡找到了一小堆血珠……

那玩意對現在的她來說,已經增強不了多少實力了。更何況以她現在的情況,也使用不了,而這玩意要是拍賣,絕對會火遍整個大陸,蟲族既然是宇宙生物,大宇宙內通用的血珠,在這裡,應該也是可以的,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林攸還是決定晚上回去讓傑西先試試。

吃完了飯,順便給傑西打包了一份,林攸看了看天色,太陽已經落山了,不知不覺,她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半個月了,回去的路,依然遙遙無期。

回到旅社,一進房間,林攸就看到讓她差點沒氣死的一幕,那顆龍蛋正泡在一盆水裡,瑩白如玉……

肯定不是傑西突然好心給龍蛋洗澡,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趁著林攸出去時用熱水燙龍蛋了!

林攸趕緊把東西扔在了地上,跑過去看,觸手還帶著溫熱,水卻冰涼了。

傑西一臉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她看到林攸的動作,有些心虛,更多的卻是煩躁,「別摸啦,它沒事……簡直奇葩,它到底是不是龍蛋啊!」

「傑西,我生氣了。」林攸冷著臉,直言道。

傑西從床上坐了起來,走過去自顧自的吃飯,「那就生氣吧,誰還沒氣過一樣,你搶了我的白精靈我說什麼了嗎?」

林攸一時語塞,只能無奈的嘆息了一聲,把龍蛋從盆里跑了出來,擦乾淨水,放在了床上。

「吃完我有東西要給你,關於我們能不能一夜暴富的重要東西。」林攸坐在床邊,對傑西說道。

傑西咽下了一塊肉,「你終於願意賣了白精靈了!」

正在擼著白精靈的毛的林攸翻了個白眼,「死了那條心吧,永遠別想了。」 既然不是賣白精靈,傑西顯然失去了興趣,她才不信林攸能有一夜暴富的本事。

吃完了飯,她意興闌珊的坐在窗戶邊,遙望著夜幕下的城市,「說吧,什麼事?」

林攸假裝從背包里掏出血珠,然後拿著幾顆走到了傑西的身邊,「這是我偶然得到的,發現可以直接吸收增強自身的力量,你是劍士,體內應該有鬥氣,你試試能不能增加鬥氣。」

傑西古怪的看了眼林攸,然後捏起了一顆和她小拇指指甲蓋大小的珠子。

她能感覺到這顆珠子里蘊含的能量,可是,真的可以如同林攸說的那樣,能被人體直接吸收?

「用鬥氣去接觸它。」林攸說道。

傑西的掌心發出淺白色的光芒,下一秒,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那顆血珠竟然在她的掌心緩緩融化,隨即消失。

與此同時,一股奇異的能量湧進了她的體內,和鬥氣相結合。

和林攸想的不一樣,她如果使用那麼小的血珠增加的力量其實並不多,可是傑西看起來,似乎增加的不少,難道這個世界的人對血珠的利用大於地球人?這就太可怕了,那意味著一旦進入大宇宙,地球將要面臨更多的威脅,別的宇宙的人,可不會對地球抱有多少善意。

傑西的震驚比林攸更多,她可以感受到力量的增強,雖然不是特別多,但也不可小覷,而這只是一顆,最重要的是,這力量是無副作用的提升!

「你從哪來搞來的!」傑西一臉嚴肅的看著林攸,一旦這東西流傳出去,整個大陸大概都會因此震動,而林攸,絕對會陷入各種危險中!

林攸當然想到了這一點,可是她不得不這樣做,只有這樣,才可以獲得足夠的金錢,才能讓自己快速加入這個世界,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從一座島上找到的,別問我那座島在哪裡,要是可以找到,我還會來這裡?早就在那座島上無限提升實力了,事實上,這個血珠越到後面,對力量的提升就越有限。」林攸平靜的說道。

「就算是那樣,一旦這東西泄露出去,也會造成很大的問題,會有無數的人要求你帶他們去找那座島。」傑西皺緊眉說道。

「如果我告訴你,這東西是一種葯,是我煉的,你會怎麼想。」林攸嘴角勾起一抹淺笑,狡黠的問道。

傑西愣了下,隨即明白了林攸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說,你還是要把這東西散布出去?但是理由不再是你從某個島上找到的,而是你煉的?」

「對。」

「為什麼?你為什麼一定要把它賣掉?自己用不好嗎?」傑西疑惑的問,誠然,按照林攸的說法,確實可以避免那些人傷害她,甚至一定程度上,還會有很多人和她交好,以獲得更多的血珠,可是這個世界,終究是力量至上,她不明白為什麼林攸要將可以提升力量的東西往外面推。

林攸的表情變得很奇怪,「我用不了……現在的我,也不再需要,我會給你留下足夠你使用的一部分,剩下的都在明天的拍賣會上賣掉吧,待會我會去拍賣行找負責人,聽說那個拍賣行是屬於帝國一個大家族的,應該可以吃掉這些東西。」

「如果你去找拍賣行,不出意外,這些珠子無論有多少,都會被拍賣行的人吃掉,你不了解帝國的廣闊,也不了解帝國強大的人到底有多少,你說的那家拍賣行我知道,鬱金香拍賣行是帝國數一數二的拍賣行,隸屬於蘇克家族,而蘇克家族絕對不會將這些東西賣出去,他們只會留下來,給自己家族的人使用。」傑西語氣複雜的說道。

林攸走到窗邊,看著外面那些夜景,「我知道啊,我都知道,可是無論他們怎麼處理,給我足夠的錢就可以了,並且,蘇克家族一定會記住我這個人,到了帝都,我會進入那些上層家族的視線,這就夠了。」

傑西的手指不自覺的扣緊了窗戶上的護欄,「這就是你要的?走入上層?成為人上人?」她的語氣不自覺帶上了一絲嘲諷。

「不……傑西……我要的,從來不是這個世界可以給我的,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一切,現在,請容許我保留一些秘密吧。」林攸笑著說完,單手撐在窗台上,一躍而下,順著那些建築上的凸起,不斷的跳躍著朝著遠方而去。

傑西看著林攸漸漸消失在夜色里的身影,目光十分的複雜,「但願以後……我們不會是敵人……」

林攸身上的謎團太多了,她的過去,她出現的方式,她使用的武器,明明沒有鬥氣,身體強度卻強的可怕,明明不是魔法師,卻可以發出類似魔法的攻擊,她到底是誰?

傑西總覺得,林攸,會給這個世界帶來某種意想不到的變化,至於那些變化是好還是壞,她現在還不知道。

林攸行走在夜色里,同樣的,也是心緒難平,她知道要想了解這個星球所在的位置,以及這裡到底有沒有守護者,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對這個星球上的人類最了解的那個人,而那個人,最有可能的,便是奧列洛帝國的皇帝陛下。

帝國成立至今已經經歷了幾百年,一定有許多,只有皇帝才可以知道的秘密,而據傑西所說的,這個世界有過許多人進入了大宇宙,可是竟然沒有一個人回來過,她必須要知道這是為什麼,那些進入大宇宙的人實力頂多和她之前一樣,達到了破虛級,可以進入太空,卻無法橫渡宇宙,要麼他們都是傻子,強行橫渡然後被宇宙亂流殺死了,要麼,這裡也有守護者,他們跟隨守護者一起,進入了宇宙,具體是什麼原因,她要好好調查清楚。

看著遠處那棟高大瑰麗的建築,林攸的眼神越發堅定,無論如何,帝都她都是要去的,如何才能走到皇帝面前,並且可以讓他主動說出那些秘密,這些都是以後需要仔細計劃的,現在,她的目標只有一個,用手裡的血脈珠,換取更多的錢。 鬱金香拍賣會的大廳內,因為是晚上,燈火通明,可是並沒有多少人,只有前台負責的一個美女,看到林攸進來,美女的眼睛一亮,笑的越發溫柔和熙。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前台小姐溫和的問。

林攸也是微微一笑,「我想見你們的負責人,有一些東西想要拍賣。」

前台被林攸笑的有些不好意思,「請問是什麼東西呢?武器類還是捲軸類?還是藥劑類?」

「藥劑類,很重要,機會只有一次,你告訴你們負責人,絕對不會讓他失望。」林攸的手指在前台的桌面上敲了敲。

過了一會,便從大廳裡面的走廊里走出一個身材勻稱的中年男人,他穿著得體的衣服,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臉上卻帶著一絲淺笑,林攸微微眯了眯眼,不好對付的人啊……

他看到了林攸,似乎對林攸穿著魔法師的衣服卻拿著藥劑來拍賣很驚訝,但那驚訝也只是一閃而逝,很快,他便恢復了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鬱金香拍賣會在厄多城的負責人,魯爾·蘇克。」

「你好,我叫林攸。」林攸和他伸出的手輕輕握了一下。

「聽說你要拍賣藥劑?不如我們進裡面詳談。」魯爾笑眯眯的說道。

林攸點了點頭,跟隨著他朝著裡面走去,在走廊里走了一會,便進入了一個裝飾華麗的房間,辦公桌上正插著一瓶盛開的鬱金香,魯爾拉開了桌子對面的椅子,「請坐。」

坐下后,他並沒有一開始就問林攸是準備拍賣什麼,而是話起了家常。

「林先生是哪裡人?看樣子似乎是帝國東部欽定行省的人。」

林攸微微一笑,「我是孤兒。」

魯爾的笑僵在了臉上,「很抱歉……」

「沒關係,現在,讓我們來聊聊我準備交給你們拍賣的東西。」林攸繼續說道。

氣氛為之一轉,主動權變換。

魯爾笑著點了點頭。

林攸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金色的袋子,上面的花紋十分奇異,魯爾從未見過那樣的花紋,一時間表情很驚訝。

事實上,那是林攸在地球時用來裝鑽石的袋子,林氏珠寶以前用來裝玉飾的。

她從袋子里倒出一粒血珠,血紅色的珠子在燈光下,反射出讓人目眩神迷的光芒,裡面似乎隱隱有血液在流轉。

魯爾的視線第一時間就被血珠吸引,看著林攸,等待她的解說。

「這是我的老師煉製的一種凝固藥劑,名為靈丹,它的功效很簡單,提升人類身體的能量,包括提升劍士體內的鬥氣,魔法師用來溝通魔法元素的精神力。」

「這不可能!」魯爾下意識的反駁,他走南闖北那麼久,從來沒有聽過那種事,更何況,如果有這種好事,捫心自問,誰會拿出來拍賣!

林攸一點都不奇怪他的反應,「可能不可能,你找個人進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男神的金牌製作人 讓魯爾親自試是不可能的,他可不是傑西,誰也不會去嘗試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帶來的東西。

看著林攸自信的表情,魯爾的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他其實已經有些相信林攸的話了,還沒人敢來耍鬱金香,那麼,這就意味一旦這筆生意做成功,他在鬱金香家族的地位將會水漲船高,甚至有可能會被調回帝都!

他也想過要不要殺了林攸搶奪靈丹,但是隨即便否定了這個想法,可以煉出這樣可怕藥劑的藥劑師,絕對不是他可以招惹的,家族也絕對不會為了他而去得罪那個藥劑師。

說到底,這個林攸來拍賣這靈丹,主要還是缺錢,而鬱金香最不缺的就是錢,可以用和平手段解決的問題,魯爾傻了才會讓它複雜化。

於是他便搖了搖桌子邊的一個鈴鐺。

房間的一角突然打開了一道門,林攸卻像是沒見到一樣,面不改色。

這讓魯爾越發的覺得她神秘,她似乎對這樣的情況很了解,只能說明,她以前長期處於這樣的環境下,有人隨時在暗處保護她。

帝少強寵:國民校霸是女生 走進來一個健壯的男人,背後背著一把大劍,是一名劍士。

「摩達,有個任務交給你。」魯爾說道。

摩達低下了頭,「任憑大人吩咐。」

林攸將血珠放在了桌子上,「放在掌心,用鬥氣去接觸它。」

「按照他說的做。」

摩達拿起血珠,沒有任何猶豫,放出了自己的鬥氣,林攸發現他的鬥氣幾乎透明,和傑西的有些不一樣,看來,鬥氣的顏色深淺和實力也有一定的關係。

血珠消失后,摩達的眼睛猛的睜大,死死的看著林攸,如果不是魯爾在這裡,他想必已經掐著林攸的脖子問她要更多的血珠了。

如此輕鬆的獲得實力,是會讓人瘋狂的。

魯爾從摩達的反應里猜到了一些,但還是問道:「感受怎麼樣?一五一十的說來。」

「我的鬥氣增加了,雖然不是很多,但確實增加了,並且沒有任何不適。」

「你去檢查一下身體,順便挑個人打鬥一番,然後回來告訴我結果。」魯爾依然很謹慎。

林攸不以為意。

在等待摩達的時候,魯爾給林攸倒了一杯紅茶,順便和她聊了一些閑話。

「你和你妻子今天進城的時候,得罪的那個人背景可不小。」魯爾笑著說道。

「哦?是嗎?哪家不開眼的?」林攸無所謂的問道。

「厄多城城主的兒子。」魯爾仔細注意著林攸的表情,卻看不出任何變化,林攸只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就不擔心?」魯爾忍不住問道。

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林攸再厲害,在別人的地盤總該收斂一點,或者露出一絲後悔的表情,結果,什麼都沒有。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已經得罪了,擔心無用。」林攸喝了一口紅茶,淡定的回答。

魯爾念叨了一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點了點頭,「這句話說的好,可是很少有人可以如你這樣真的做到,如果不介意,我們交個朋友如何?」

林攸放下茶杯,緊緊盯著魯爾,直到對方微微皺眉,才突然笑道:「不是已經是了嗎。」

魯爾一愣,搖了搖頭,隨即又笑了笑,「是啊,已經是了。」

這一刻,他完全相信林攸拿出的靈丹是真的可以無副作用增強力量,而林攸本人,也絕對是個厲害人物,值得一交。 摩達回來后,帶來的結果不出魯爾的意料,檢查結果顯示他的身體十分正常。

隨後,魯爾和林攸就開始了正式的談判。

「林先生,我希望你可以將手中的靈丹,全部買下。」魯爾嚴肅的說道。

林攸不急不緩的攪拌著紅茶,「你能出多少錢一顆?如果我拍賣,底價會是多少?最高又會被拍到多少?」

魯爾沉默了一會,苦笑了一聲,「我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因為之前從未有過類似的逆天藥劑出現,但是可以想象出,一旦這個藥劑拍賣,並且當場被證明無副作用之後,會在這個世界掀起多麼大的驚天巨浪,蘇克家族確實是帝國數一數二的家族,但是帝國並不是蘇克家族說了算,這樣的藥劑,就是皇帝陛下,也會心動吧。

「但是一旦你選擇了拍賣,無論最後得到這些血珠的人是誰,那些沒有得到的,都會找你的麻煩,不如賣個人情給我們蘇克家族。」魯爾打出了一張威脅論牌。

這樣的情況林攸已經想到,但是她並不會因此而真的把所有的血珠賣給蘇克家族,那不符合她的利益,她需要的更多。

「三七,拍賣三。我賣給你們七,至於怎麼拍賣,怎麼處理後續,是你們鬱金香的事情,而那七分靈丹,我只要最後拍賣額的百分之八十,我只有一點要求,該和誰說出我的身份,由我決定,以後如果我還有什麼好東西,也會優先選擇你們鬱金香,如何?」林攸一口氣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魯爾沉默了一會,苦笑著說道:「你這是在挖坑讓我們跳,一旦那十分之三拍賣出去,所有人都會想到鬱金香會提前買下一部分,因為我們有這個實力,甚至還會懷疑我們殺死了拍賣者,私吞了靈丹,而你又不許我們公布你的身份,很長一段時間,蘇克家族都會是那些人攻擊的對象,那十分之七我們或許最後得手的只會有一小半,更多需要分給那些豺狼們,而你卻不沾一點關係,真是好算計。」

林攸晃了晃金袋,「呵……就算如你所說,你也必須按照我說的做,因為你們還會留下一部分,而那些在風口浪尖逼迫過你們的人,事後也會受到你們的報復,那些得到靈丹的一部分人,絕對會倒戈向你們,蘇克家族的勢力會獲得增強,雙贏的局面,何樂而不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