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

絕對不會。

天玄宗到時候一定會追究到底,所有人甚至都已經看到了吳賴一行人的下場。

天玄宗震怒。

吳賴等人浪跡天涯。

當然……

此刻所有人在意的不是這些,而是在意風少羽究竟能不能夠拿出這麼多錢來。

兩億?

天玄宗肯定有。

風少羽?

那就不一定了,畢竟誰沒事身上會帶兩億紫金幣啊,就算他是來參加拍賣會的,也不可能帶兩億這麼多,畢竟各大勢力對財三千都有防備,所以財三千讓他們帶夠錢,他們反而不會帶太多。

刷……

也就在這個時候,吳賴那戲虐的眼神落在了風少羽的身上「小子拿來,兩億紫金幣,錢給我,我們之間的恩怨也就一筆勾銷了,我也就不為難你了。」下一秒,吳賴那戲虐的聲音響起,心中卻是一陣翻江倒海。

兩億紫金幣?

要不是騰炎讓他這麼做,吳賴還真開不了這個口。

兩億?

吳賴想都不敢想。

還是敲詐天玄宗的?

嚇都嚇死吳賴了。

嗡……

聽到吳賴的話,風少羽身體猛的一顫,那已經變成豬肝色的臉色更是一陣煞白,那忌憚驚恐的眼神根本不敢直視吳賴「我……我……我身上沒那麼多錢。」下一秒,風少羽那顫抖的聲音響起。

怕了。

風少羽真的怕了。

兩億?

還是紫金幣?

風少羽身上根本沒有那麼多錢,就只有一億三千萬,這還是他父親給他讓他拿來參加這一次拍賣會的。

兩億?

還差七千萬。

不給?

不給風少羽真的擔心吳賴會直接殺了他。

額?

聞言吳賴眉頭一皺「沒錢?」

「我……」風少羽看著吳賴身體一顫「你,你別急,我一會,一會就馬上讓人回去拿,兩億,絕對一個金幣都不會少你的,我一定全部給你,不過你需要給我一點時間。」下一秒,風少羽那急切的聲音直接響起。

刷……

話落,風少羽直接低下了頭。

身體哆嗦。

他真的害怕吳賴直接殺了他。

啪啪啪!!

突然,吳賴輕輕的拍了拍風少羽的肩膀。

嚇!!

風少羽的身體本能的一顫。

瑟瑟發抖!

他恐懼到了極致。

「這都是小事,沒錢?沒錢關係,寫個欠條就行了。」下一秒,吳賴看著風少羽微笑的說道。

什麼?

風少羽聞言一愣。

刷……

他抬起頭,那驚愕的眼神落在了吳賴身上。

寫欠條?

風少羽原本以為吳賴會因為他無法支付兩億紫金幣而對他不利,但是他沒有想到吳賴竟然會讓他寫欠條?這在風少羽看來簡直就是他今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不,是他這一輩子聽到的最好的消息。

吳賴?


他的聲音是那麼的美妙。

「真的?」下一秒,風少羽看著吳賴那緊張的聲音弱弱的響起。

「當然,你看老子是那種撒謊騙人的人嗎?很明顯不是。而且……老子也知道你小子這一次來混亂之都是來參加拍賣會的,你身上的錢是準備用來參加拍賣會的,所以你欠我那兩億現在你一個金幣都不需要給,你只要給老子寫一個兩億的欠條就行了。」看著風少羽,吳賴一臉微笑,一臉真誠的說道。

多麼開明的搶匪。

多麼善解人意的搶匪啊。

這……

風少羽卻是不由一愣。

刷……

他獃獃的看著吳賴。

什麼情況?

真讓自己寫欠條?

這小子是傻b嗎?

欠條?

那到時候自己不還怎麼辦?

難道他還敢去天玄宗要?

刷……

不等風少羽多想,已經有人拿著紙筆交到了吳賴的手中,而且吳賴也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將紙筆放在了風少羽的身上,而那幾名一直按著風少羽的穴境武者也是瞬間鬆開了風少羽。

這……

風少羽一瞬間傻了。

這是真的?

不是做夢?

刷……

他整個人忍不住坐了起來,那種自由的感覺讓風少羽心中一陣興奮,不過他卻沒有表現出來,而是看了看自己腿上的紙筆,然後又看了看吳賴,他還是感覺自己和做夢一樣。

「別看了,趕緊寫,寫完你就可以走了。」看著風少羽,吳賴訕訕的說道。

額?

風少羽又是一愣。

真的?

他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我……怎麼寫?」隨即,風少羽望著吳賴忍不住問道。


「嗯,你就這樣寫,我天玄宗少主風少羽今欠下兩億紫金幣,立據為證,任何人憑此據可到天玄宗追討兩億紫金幣。寫完之後簽字畫押就行了。」看著風少羽,吳賴一臉平靜的說道。

「哦……」風少羽應了一聲便開始寫了。

這……

然而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傻眼了。

欠條?

這小子不會是瘋了?


真寫欠條?

難道他還打算到天玄宗去討債?

討債?

那簡直就是去找死。

吳賴?

所有人都被吳賴那詭異的行為給弄蒙了,不管是任何一個人那都不會像吳賴這麼做。畢竟天玄宗作為世俗三大宗門之一那是眾所周知的,現在天玄宗的少主在這混亂之都被你敲詐了兩億紫金幣,那是你運氣好,拿了人家身上的錢見好就收也就是了,可是你不但不要還讓人家寫欠條,難道真打算兩億紫金幣一個不少的全要回來?

瘋子。

這簡直就是瘋子。

想錢想瘋了。 瘋子!!

此刻吳賴在眼前所有人眼中就是瘋子。

狂妄的瘋子。

敲詐天玄宗少主?

還寫欠條?

難道他不知道要是他敢拿著欠條去天玄宗要債的話,天玄宗絕對不會放過他的,而他也絕對是十死無生,還不如現在就把風少羽身上的錢全部拿瞭然後走人,畢竟天玄宗是來參加拍賣會的,身上帶的錢必然不少。

可是現在呢?

瘋子。

不!!

這就是一個膽大、狂妄的傻子。

就是傻子。

刷……

然而吳賴卻沒有理會眼前這些人對自己的看法,其實吳賴心中也非常的費解,不過這一切都是騰炎安排的,他只需要照做就是了。 我的合租大小姐

「很好,既然欠條你也寫了,那咱們就兩清了。」下一秒,吳賴看著風少羽微笑的說道。

呼……

聞言,風少羽忍不住鬆了口氣。

如釋重負!!

兩清?

太好了。

自己終於不用繼續承受這少年那非人的折磨了。

刷……

下一秒,風少羽摸著自己的腹部,整個人吃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此刻他一身的狼狽,一身衣服更已經是破破爛爛了,而且嘴角還帶著一絲腥紅色的液體。站起身後風少羽視線又落在了吳賴身上「這錢我一定儘快還清。」隨即,風少羽那淡淡的聲音響起,那眼神之中更是閃爍著一絲的戒備,似乎害怕吳賴反悔一般。

呵……

聞言,吳賴冷笑一聲。

不還?

不還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