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你送,我自己趕車回去就好。”羅小雅探身在看着街道上奔馳的汽車,想要攔截一部出租車。

葉亦凡擺擺手,說道:“這怎麼能行?這麼晚了,讓你一個女生回家,我可放心不下。”說罷,葉亦凡一個箭步躥出人行道,伸開手來攔截住一部出租車。

羅小雅沒有再扭捏下去,鑽進了出租車中,給司機說出了一個地址。

出租車上,兩人也是話語不多,直到車子停在了羅小雅指明的一個小區前,葉亦凡正要下車再次送別羅小雅的時候,卻被美女含笑着阻止。

“葉亦凡,你回吧,我已經到小區門口了,不會有事的。”羅小雅嚇得車來,關閉上車門之後,揚着手臂給葉亦凡揮手告別。

“小雅,晚安!”葉亦凡也不再堅持,既然已把羅小雅送到了小區門口,他也用不着太多擔心。



“晚安!”羅小雅站在小區門口,笑眯眯的望着出租車駛去,當車影轉入了別的街道之後,羅小雅左瞧瞧右看看,拉扯一下短袖衫,又朝着停留在路邊的一輛出租車走了過去。

………………………………………………

週日,第一縷陽光劃破地平線的時候,葉亦凡伸着懶腰從牀上彈身起來。這麼多年來,除開身體乏累之外,會在第二天貪睡之外,其它日子裏,葉亦凡都有早起的習慣,這個,和他跟着師傅學藝的聞雞起舞有莫大的干係。

據師傅說,早上的空氣很清新,可以幫助習武的時候,減緩肺活量的透支。

葉亦凡往了一下牆壁上的時鐘,指針指向了的是早上六點。下得牀來,葉亦凡換上了一條黑色的短袖衫,穿上了一條淺藍色的格紋褲,用手一抹短練的頭髮,對着鏡子裏的自己一笑。

“加油,葉亦凡!”鏡子裏的鏡像,臉上帶着信心滿滿的笑容,一晚上過去,心態良好的葉亦凡,已然從昨晚的傷楚中完全走出來。強者,自有與衆不同的大心臟!

一番洗漱完畢,踏着白色的休閒運動鞋,葉亦凡出了寢室,穿過別墅的大廳,出現在了花園中。

“師兄,早!”葉亦凡一個雀躍,身體騰空半米,落地的時候,擺出了一副晨練的姿勢。

“臭小子,今天心情貌似很不錯哦?是不是又有佳麗相約啊?”正在打着太極拳的成興宏,笑眯眯的問道。

“那是絕對的!”葉亦凡一邊練功,一邊回道:“像我這樣的男人,沒有佳人相約,那纔是怪事,嘿嘿……”言語之中,充滿了自戀。

“哈哈……師兄看好你。”成興宏笑過之後,緩緩的推出一掌,接着說道:“對了小凡,前幾天我們整治的那個叫賀韋強的傢伙,現在怎麼樣了?”

“他離校了,至於現在究竟在幹嘛,我不是很清楚。”葉亦凡回道。賀韋強那天極爲落魄離校的場景,又浮現在了眼前。

“師兄得提醒你,那小子我怎麼看怎麼陰險,別被他可憐兮兮的模樣給忽悠過去。你得多多注意一下他現在究竟在幹什麼?你想吧,一個以往牛氣了多年的人,忽然被你給震撼得頹廢不振,要不是他真的怵了你,就是他心機很深沉,在醞釀着報復。師兄我這輩子閱人無數,我傾向於後者!”

正所謂,薑還是老的辣,成興宏從第一眼看到賀韋強開始,就覺得那個學生的心機遠比他面上表現出來的要深沉了許多。

“嗯,師兄的話我會記在心上,不輕看身邊任何一個潛在的危機,這是師傅他老人家不斷告誡我們的。”葉亦凡認可的點點頭,隨即話題一轉,說道:“對了師兄,師傅他有沒有傳回什麼訊息給我?”這段時間,葉亦凡一直呆在飛宇私立學校,至於師傅的走向,他還真不清楚。

要說他們的師傅,也是一個很奇怪的強者,從來都是行蹤不定,而且不會選擇什麼打電話、寫書信這樣的事情來聯繫他們這些弟子們。在師傅看來,要想彼此之間的談話不被別人竊取,那只有一個方式,那就是面對面的談話。或者,找一個絕對信任的人,代爲傳話!

“這倒沒有,估計師傅把尋找師妹的事情交給你之後,他是百分百的放心你能完成使命,所以這一出門,估計又得在外神遊一年半載纔會回來了。”成興宏停下了太極拳的練習,站在了一旁看葉亦凡演練着拳腳。

拳風呼呼,腿勁十足,葉亦凡的身子,在花園中閃騰移挪,端地是虎虎生風般的遊刃有餘。

“小凡,上一次你問及的霍家拳一事,我有了新的進展。”成興宏的作用在於,葉亦凡一旦遇到什麼困難,在不能離校的時候,他便會去幫着葉亦凡解決後顧之憂。就像這一回,在聽聞葉亦凡在學校遭遇了神祕黑衣女之後,便通過自己的方式查到了北方霍家拳的蛛絲馬跡。

“好啊,師兄真厲害!”葉亦凡收起拳勢,拉着成興宏坐在了一張長椅上。他在今天這個週日,正是要和心中懷疑是黑衣女的高二女生柳若曦約見,其目的,便是查證柳若曦身後的真正身份!

“一般一般啦!”成興宏憨笑着抹一把臉,隨即說道:“據師傅分佈在北方的眼線發回來的消息,霍家拳的創作人霍朗的確沒有把北方霍家拳傳授給任何弟子。但是……”說到這裏,成興宏故意打住,好讓話題給葉亦凡帶來足夠的興趣。

“唉,我的好師兄,你別每次說正題的時候,都這樣半路打住,這一點都不好玩。”葉亦凡哪能不懂自己師兄的心裏想着什麼,從褲兜裏掏出幾張鈔票甩給了成興宏。

“哈哈……還是小凡懂事!沒有辦法啊,師傅他老人家偏心,每次離開都給你留下鉅額資產花費,而給我的只夠基本生活費。你知道師兄還要泡馬子花錢,嘻嘻……”成興宏沒有一點羞恥的把錢放進褲兜裏,這纔在葉亦凡鄙夷的眼神中無所謂的聳聳肩一笑。

“錢已經收下了,趕緊給我一口氣說完,別磨磨蹭蹭的讓我想扁你!”葉亦凡揚起了拳頭。

“嘿嘿……”成興宏圓滑一笑,接着說道:“霍朗雖然沒有授徒,可在他年邁的時候,卻是在自己沒有生育能力的婦人要求之下,領養了一個孤兒。而這個孤兒,我們的人很是肯定,她是一個女孩兒!”

葉亦凡一愣,拖着腮幫子一陣沉思,說道:“這麼說來,我遇到的那個黑衣女,便有可能是霍朗老年時候收養的孤兒女孩咯?按照時間推算,霍家拳是在五六十年之前退出江湖,那個時候的霍朗應該在四五十歲之間。

嗯,要是他老年的話,年紀在八九十收養那個孤兒,此時正好十七八歲。嗯,錯不了,應該是這樣的!”葉亦凡一拍巴掌,很是肯定的望着成興宏。

“這個,我就不是很清楚了,這個認定一事,那就得交給你咯。師兄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哈哈……泡妞去咯!”身上有了錢,爲老不尊的成興宏丟下了獨自深思的葉亦凡,笑嘻嘻的走開來。 花園裏,葉亦凡的思緒在逐漸清晰。

首先,要是黑衣女真是霍朗老年時候收養的孤女的話,那麼她應該不是本地人!雖然,戶口薄上可以作假,但是長期生長在北方,和如今溪海市位於南方的生活習俗都會有所不同,包括語言、舉止、飲食等等。只要確定這一點,便可以在學校裏多多注意一下有什麼女生不一樣。

再有,要是黑衣女真是柳若曦的話,那麼事情就更加簡單了。只需要通過今日和柳若曦的接觸,便能弄明白柳若曦的家庭住址、家庭成員等等。還可以從柳若曦身邊的關係網,輕易而已的查證到她是不是一直生活在溪海市!

“哈哈……成師兄這個信息,來得太及時了,爲我省去了很多繞圈子的可能性。”葉亦凡越想心裏越開心,忍不住笑出聲來。找出黑衣女,不只是好奇心驅使,而更加是有可能祛除掉師傅敵對勢力對師妹的潛在威脅。

葉亦凡得瑟了好一陣,這才掏出手機,給柳若曦打去了電話。

一個小時之後,葉亦凡出現在了飛宇私立學校門口。本來,他是一直想要去柳若曦家門口接對方的,以此來確定柳若曦昨晚究竟是住在何處。可是對方婉拒之後,提出了在學校門口見面。

沒有辦法,葉亦凡只好先行壓住心中的激動,先行站在了校門口等待柳若曦的出現。

沒過多久,一輛紅色的小車停在了學校門口,柳若曦駕駛着小車,探出頭來對着校門口的葉亦凡招着手。

“柳同學,你有駕照?”葉亦凡走到車前問道。要知道,在炎黃國,只有年滿十八歲的成年人才能擁有駕照的。可是柳若曦今年也才高二,最多不過十七歲。

“呵呵……我哪有什麼駕照啊?我是無證駕駛,今天是週日,早上交警還沒有上班呢。對了葉亦凡,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表哥劉冬生,這部車,是他的!”柳若曦回頭指着後排的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一笑。

“你好,表哥,我是葉亦凡!”插班生這才明白過來,感情柳若曦是在玩無證駕駛!

“你好葉同學,很高興認識你,我聽表妹說起,你是一個高手哦!”後排的劉冬生推開車門,把柳若曦換了下來。


葉亦凡和柳若曦進入車子後排之後,這才抹一把臉,說道:“表哥,你別聽柳同學吹捧我了,我嘛,只會一點三腳貓功夫,什麼高手一說,完全是她杜撰的。”人得學會謙虛不是,難道對方一說自己是高手,葉亦凡便一拍胸口猛點頭的應道是是不成?

“我纔沒有胡說呢,等會而去到跆拳道館,一切便會見分曉的啦。”穿着白色T恤的柳若曦也不和葉亦凡爭辯究竟是不是高手,用事實說話,好過輕言爭辯。

劉冬生開着車,透過後視鏡望着葉亦凡,臉上堆滿了笑容,說道:“葉同學,不瞞你說,我也是跆拳道的習練者,等會去了會館之後,還請你手下罩着點,嘿嘿……”一陣子賊笑之中,劉冬生給葉亦凡遞來一根香菸。

“謝謝,我不抽菸!”葉亦凡笑着婉拒道。他不抽菸,和師傅的嚴加管教有很大關係,抽菸會導致肺部產生病變,對於習武的人來說,外練一身皮、內練一口氣!凡是傷及肺部的行爲,都是嚴謹對待的。

“現在還有男生不抽菸,真是難得!”劉冬生自顧自的點燃香菸,吞雲吐霧起來。

“葉亦凡,這是我給你準備的道服,等會切磋的時候,會用得上。”柳若曦從車座後取出一個袋子,從裏面掏出了一件白色的跆拳道服。

“我也要穿着這個嗎?”葉亦凡摸了一下道服,手中傳來的柔軟度表面,道服的材質很好,比起一般道服來說,絕對要真材實料了許多。

“必須的,跆拳道規定,凡是切磋技藝,不管是不是我道中人,只要是在跆拳館,都需要穿着象徵着神聖且超塵脫俗的白色道服。這是禮節問題,還請你入鄉隨俗。”柳若曦解釋之後,含着微笑看着撓着頭皮的葉亦凡。

“好吧,既然是規矩,我即使不怎麼想穿上這韓國人的服飾,也只能作罷。柳同學,謝謝你想這麼周到,我就卻之不恭了。”葉亦凡把道服捧在手中,淡淡一笑。正如不少人有着名族情節一樣,二十歲的葉亦凡也不喜歡日本、韓國、美國這些國家的東西,但是習武之人,講究的本就是尊重任何拳道的禮節,他也只能客隨主便了。

“葉同學,我想吧,你穿上這套道服肯定會在跆拳館吸引無數少女的注意力哦。”看着氣氛有些不對勁,開車的劉冬生轉換了一個話題。

“我要是不穿,肯定更吸引女生注意,哈哈……”葉亦凡打起趣味來。

“哈哈……”小車裏,劉冬生和葉亦凡對視大笑,而一旁的柳若曦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隨着一笑置之。葉亦凡的語出驚人,讓她再一次體會到。


…………………………………………………………

溪海市跆拳道館。

白色的立柱支撐着高頂的屋頂,開闊的地面上,鋪上了藍色的墊子,而在藍色的墊子上,則有黃色分割出了不少的區域。小小的彩旗在隨風飄揚,透過明亮的窗戶投射進來的光線,鋪設在藍黃相間的墊子之上,把跆拳館彰顯得極爲莊重和肅穆。

葉亦凡換上了白色的道服,腰上扎着白色的腰帶,隨着一襲黑色道服的柳若曦邁進了道館的中央。

“嗨……哈……”拳道館裏,此時不少學員在相互切磋着技藝,隨着吶喊聲的不斷響起,把葉亦凡完全帶入了跆拳道的世界之中。

“會長!”柳若曦等人的進入,不少人給年紀輕輕卻穿着黑段道服的柳若曦打着招呼。這些學員眼中,都是對柳若曦的絕對尊敬。

“表哥,你可以給我說說看,爲什麼整個道館裏,白色道服的人一大把,而穿着黑色道服的人,目前就柳同學一個人呢?”葉亦凡注意到,那些穿着白色道服的學員,其衣領顏色也是不同,而和自己並肩而行的劉冬生則是和自己的穿着是一模一樣。


“這個啊,因爲跆拳道分爲很多段位,而若曦是會長,雖然年紀很輕,卻是黑帶二段,所以她穿着的是黑服白領的道服。而在整個溪海市,有資格穿着這種級別最高道服的人,一共只有三個人。其中今天要和葉同學切磋技藝的大師兄,便是黑帶五段,也就是專業級別的跆拳道高手哦!”

劉冬生解釋完畢,隨即一拍自己的白色白帶道服,笑道:“我這個苦逼吧,便是跆拳道的初學者,最低級別的人!”

“嘿嘿……我也是苦逼一枚咯!”葉亦凡隨即一笑,循着柳若曦的身影看去。

只見,柳若曦正和一個白服黑領的女子說着話,並不斷的用手指着自己方向,看柳若曦臉上洋溢起來的笑容,似乎正在給對方介紹着自己。

“葉亦凡,請你來一下!”果然,兩女交談完畢,柳若曦笑着對葉亦凡招着手。

“來了!”葉亦凡疾步上前,在兩女面前站定,因爲不認識另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子,所以對着對方友好一笑,算是打了一個招呼。

“師姐,他就是我給你說的葉亦凡,這位是我的師姐程晶晶。”柳若曦給雙方作出了介紹。

一陣寒暄之後,程晶晶上下打量了一番葉亦凡,隨後臉上有了一絲難以置信,緊跟着說道:“若曦,他看起來身高還蠻夠,可是不夠健壯,他能是你口中說起來的絕頂高手嗎?”原來,程晶晶是看到了葉亦凡身材不夠健碩,因此有了幾許疑惑。

“呵呵……師姐啊,你可不要以貌取人,我可是親眼見過他超炫武技的。說得難聽一點,我自詡在他手下走不到三招!”柳若曦一笑,雖說,這個女生沒有姚婉婷的傾國傾城之容貌,也沒有何倩兒的妖魅氣息,更加沒有虞婷婷的沉魚落雁,但是就是這張普普通通的臉,笑起來的時候,也是蠻可愛的。

“不會吧,三招!?”程晶晶一臉的驚訝,隨即看着憨笑不語的葉亦凡,說道:“葉同學,你真的那麼厲害嗎?”

“沒有啦,那是柳同學誇張的說法,其實我最多在她手下走三招!”葉亦凡攤開手,聳聳肩道。

“若曦,我可以和葉亦凡比試一下嗎?我總覺得他看起來好深邃,等會他要和大師兄比試,我先熱熱身,行不?”程晶晶顯得有些蠢蠢欲動,要說這習武的人,不管是男是女,總是會對自己自己堪不透的另一個習武者有比試的心思。程晶晶也不例外,因爲堪不透葉亦凡的深邃,她此刻已經是在摩拳擦掌了。

“這個,你得問問葉亦凡啊,他要是願意和師姐比試,我肯定非常樂意看到一場精彩的對決咯。”柳若曦朝着葉亦凡一笑,她把這個難題交給了插班生本人。

“葉亦凡,和我比試一下,好嗎?”程晶晶臉上帶着明顯的期盼。

“好吧,我要是拒絕,就顯得我很矯情了。請,程小姐!”葉亦凡身子往後一退,左手攤開橫放在胸口前,右手直伸,擺出了一個起手式。 溪海市跆拳館內,正在練習的一干人等都停了下來,幾十人分散開來,看着葉亦凡擺出了一個簡單的起手式,而程晶晶則是嬌軀對着葉亦凡一躬,然後再直起身來,雙拳握於胸前,左腳微微後腿,右腳開始了閃擺。

這場切磋,雙方並沒有帶上拳套和護具,在這等級別的切磋之中,彼此都能點到即止。

葉亦凡的目光隨着程晶晶閃擺的右腳而移動着,他雖然對跆拳道的規則不熟悉,但對於這個用腳藝爲進攻手斷的武技,也沒有心存看低。不管韓國人如何,但是這門源自韓國的武技,能在炎黃國流傳這麼廣泛,肯定也是有它的獨特之處。

程晶晶的身子一直在彈動着,特別是雙腳不停的轉換位置,圍着葉亦凡蹦蹦跳跳了很久,就是不肯發出第一輪攻擊波。她是現在跆拳館內除開柳若曦之外等級最高的人,談不上大美女的程晶晶,可不想輕敵於被柳若曦看好的葉亦凡。

要是像以往那樣貿然進攻的話,程晶晶不確定,會不會被眼前顯得淡定的葉亦凡一招便搞定下來。那樣的話,那可是丟臉丟大了。

就這樣,場地內,程晶晶圍着葉亦凡打着圈圈,而葉亦凡則下盤不動的情況下,只把頭隨着程晶晶的轉悠而轉動着。

“打啊!”不知是誰,率先看不下去了,這樣的格鬥,吊起了他人的胃口,卻只這樣只轉不打,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哈哈……”忽然,跆拳道館外,傳來了響亮的笑聲,緊跟着一個穿着黑服白領的魁梧男人豪步而入。

“大師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這個看起來三十來歲的男人,包括場地裏要和葉亦凡格鬥的程晶晶,也收起了架勢。由此可見,這個大師兄在這羣愛好跆拳道的少男少女們心中,那是絕對有分量的。

大師兄含笑着走近,那橫肉成生的臉上一扯,望着程晶晶,笑道:“師妹,你想和這位帥哥比劃的話,我奉勸你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大師兄,爲什麼?”程晶晶不解的問道,臉上也隨即有了些不滿來。

“因爲,我剛纔進入館內的時候,看到你的對手雙足站立得十分沉穩,他的下盤功夫,不是你能抗衡的。而我們跆拳道,講究的就是下盤這雙腿功!”說着話,大師兄猛拍一下自己的大腿,接着把頭部一扭,發出了咔嚓一聲響,在衆人的議論紛紛之中,朝着葉亦凡打量一陣,說道:“這位兄弟,程晶晶她不是你手下三回合之敵,要不,我陪你練練?”

大師兄的話很大聲,很不給一臉糗色的程晶晶面子,直把一旁的葉亦凡看得眉頭一緊。因爲插班生髮現,在大師兄說出這番貶低同門師妹的話語之後,外圍的柳若曦也是黛眉緊皺,面露幾分不爽來。

“怎麼樣,小兄弟?”大師兄驕傲的挺直胸膛,狠狠一拍,然後用手一指周圍的人們,傲聲道:“我是他們這羣小朋友的大師兄,理所當然的應該由我這個大師兄來面對你這位高人,是不是,小師妹們?”大師兄的眼睛,在柳若曦身程晶晶等女身上掃過,然後得意的叉起了腰來。

“是……”回答的聲音,多半都是不怎麼樣樂意的女生們。

葉亦凡在笑,他算是徹底看懂了,面前這個極爲牛逼哄哄的大師兄,因爲做人處事太不計較別人感受,所以很是不得師弟妹們的擁戴。但是因爲他武技精湛,所以師弟妹也皆都畏懼於他,這也造成了大師兄目高蓋頂的得瑟。

同時從柳若曦的不滿神情中,葉亦凡也明白了,爲什麼這個疑似黑衣女的少女,每週總是要自不量力的去挑戰這位大師兄?是可忍孰不可忍!被一個這樣不管他人感受的大師兄欺辱着協會裏面的師弟妹,柳若曦這個會長肯定得出面爭鬥一番了。

“柳同學,你怎麼看?”葉亦凡思緒之下,淡淡的一笑,隨之問着走近自己的柳若曦。

“葉亦凡,我今天找你來,就是殺殺他銳氣的,你幫我們這些苦逼師弟妹們,狠狠的揍他,不用給我面子!”柳若曦輕聲地對着葉亦凡耳語道。言語中,擺明了對大師兄的不見待!

“哈哈……行,我收到!”葉亦凡笑着的同時,挑眼看着不把自己當回事的大師兄,他看到,那個大個子一直在鄙夷的撅起嘴朝着自己發出冷笑。

“怎麼樣?是不是和若曦商量好了來找殘廢?又或者,你們兩個一起來和我比劃?”瞧瞧,這個笑得很大聲的大師兄,那吐出來的話,完全是把葉亦凡和柳若曦兩人都當成了足以蹂躪的對象。

葉亦凡按住正要發話的柳若曦手背,轉而一步上前,雙拳以禮般的給得瑟的大師兄做出了一個見面禮,隨之淡笑道:“大師兄,你的大名對於葉亦凡來說,是如雷貫耳,等會的比試,還請大師兄手下留情,別把小弟我揍得滿地找牙纔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