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得打了個冷戰,跑到這麼個地方來了,他怎麼還能笑得出來。

而小魔靈也懵逼了。

偉大無上的主人,您這個問題,信息量有點大啊,它不好回答啊。

賣了挺值錢的?怎麼收了?

恕我知識儲備有限,就沒聽過啊!這玩意,得到了還會有人賣?

“說話啊,傻了?難道這玩意不值錢?”江北一臉焦急的問道。

是不是理解有誤了,以前也不是沒看過小說,這東西不都挺值錢的嗎,像老爹那個戒指,他就沒有……

“主人,這東西,沒見人賣過啊。”小魔靈苦着張臉答道。

“爲啥?不值錢?”

“不是,沒見過有人拿出來過這種東西啊。”小魔靈弱弱的回答。

能擁有小世界的,哪個不是傳說中的人物,或是一方的至尊,但是現在,小世界就在自己的眼前啊!

江北略帶深意的點了點頭,看着周圍這景色,光禿禿的。

半晌吐出來兩個字,“垃圾!”

小魔靈只覺得眼前一黑,差點暈死過去,小世界,對主人而言,竟然是垃圾?

片刻之後,他顫抖了,對,這就是個垃圾,這只是最初級的小世界,連靈力都沒有。

怪不得主人看不上,這不是垃圾是什麼!

沒錯,主人可是能引領他走向無上榮光的存在,這對於主人來說就是個垃圾!


主人是不屑於自己去發展這種垃圾東西的,所以拿到了還不如賣掉換點寶物。

小魔靈越想越激動,越想身體越顫抖,不由得跪在識海內高呼道:“沒錯!主人,這對您來說,就是垃圾,一無是處的辣雞!”

江北摳了摳鼻子,隨手一彈,吐出口煙霧。

看着這片小天地心中滿是鄙夷,本以爲是個什麼好東西呢,結果就這?

賣了換點銀子都不行,可能到了星隕大陸也就是個垃圾了,沒人樂意要。

“說吧,怎麼把這東西弄走,還有,怎麼出去,我爹他們都去哪了!”江北一臉難受的問道。

“主人……這東西不知道啊,不知道怎麼收走啊,至於老主人和您的哥哥,則是分散開,處在平行空間了。”

對於學工科的人來說,這種平行空間雖然難理解了點,但是總比這稀奇古怪的小世界好明白不少。

“所以,除了收掉這個垃圾,沒法出去了?”江北傻愣愣的問道。

“呃……理論上是這樣的。”

“然後你也不知道怎麼給這垃圾收走?”

“呃……是的主人,我的能力有限。”小魔靈弱弱的答了一句。

“廢物,滾吧。”

江北表示很無奈,撇了撇嘴,看向身旁一臉緊張的侯煙嵐,輕輕拍了拍她的手。

“別擔心,我剛剛問過小魔靈了,這就是個垃圾世界,可以被收走的。”江北笑着說道。

“啊?垃圾世界?”侯煙嵐明顯有點不解。

江北鄭重的點了點頭,沒錯,就是個垃圾,這地方啥也沒有,又不能住人,也不能賣掉換錢,不是垃圾是什麼?

侯煙嵐聽到江北的話,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

“那,江北,我們怎麼從這個垃……垃圾世界出去啊,還有江伯伯他們呢?”

江北沉默了半晌,終於認真的回答了。


“不知道……”

“不過小魔靈說得先把這個垃圾給收了,然後才能出去,至於我爹和我哥,則是在什麼別的空間。”

“嗯……反正收走這個垃圾就行了。”

這信息量有點大,但是不是特別的難理解,侯煙嵐想了一下,明白了。

這就像是他們陷入了垃圾堆,然後得等人把這垃圾收走,分類倒掉,他們就能出去了。

“江北,我明白了。”侯煙嵐一臉鄭重的答道。

片刻之後突然又開口說道:“江北,我總覺得我的身體在不由自主的靠向某個方向,是不是我出了什麼問題……”

這話說得,滿臉的糾結,侯煙嵐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形容。

彷彿是,來自靈魂的牽引,就像江北看到仇家就想去砸掉牙那種感覺。

江北愣了一下,一臉緊張的搓了搓手道:“煙嵐,別慌,我們先穩住,我這有簡易的帳篷,我先給你好好檢查一下身體。” 檢查身體?檢查是不可能給他檢查的。

侯煙嵐可太瞭解江北了,就他這個無恥的行徑,還有對那事的着迷程度。

簡直如同餓狼撲食!

而且還堂而皇之的總說要證明自己是個真正的男人,但是這玩意你證明一次就完了唄,天天晚上的來是做什麼?

所以,在侯煙嵐百般拒絕之下,江北還是沒能得手。

沒辦法,身體不好,難受,江北是理解的。

而且現在也不應該是研究這個的時候,主要還是這個垃圾怎麼處理……

“江北,我覺得這個牽引對我沒有惡意。”侯煙嵐一臉認真的說道。

“那,我們過去看看?”江北愣了一下,還是如此答道。

沒辦法啊,女朋友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得理解。

果然,見到侯煙嵐一臉期待的點了點頭。

心中滿是懷疑,你說這好好的,老爹要殺那雙頭蛟,你就被殺了就完了唄,臨死前吐出來了個這東西。

一下!就把老爹給弄了,然後又把他們給弄了。

本來聽小魔靈說什麼發達了,本以爲是遇到好寶貝能賣錢,去了星隕大陸也能過上好日子。

結果呢……辣雞撞上垃圾了,呸,真嫌棄。

最爲致命的是,現在不想辦法處理了一下還不行。

身體成了普通人,那麼也就只能把神識放出去一下,萬一這垃圾場還有什麼其他的生物呢?

侯煙嵐牽着江北,朝着前方走去,破地方,也分不清個東西南北。

讓江北在原地轉上幾圈,看哪都像北……

可是,下一刻場景突然轉換!

原本還是光禿禿的大地,前方確實一片火海!

江北下意識的頓住腳步,渾身有點抖,他現在可是沒實力的辣雞兒啊!

“江北,你怎麼了?”侯煙嵐不解的回頭問道。

“煙嵐,你,你沒看到嗎?”江北狠狠吞了口唾沫,指了指前方數長高的燎原烈火。

“看到什麼?江北,你該不會是眼花了吧。”侯煙嵐抿着嘴問道。

想笑,但卻笑不出來,在這地方他怎麼還自己嚇自己呢。

說罷,轉頭就要繼續朝着前方走去。

江北一肚子苦水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他突然發現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那熊熊的烈火,距離他們並不遠,但他卻沒有感到絲毫的炙熱!

侯煙嵐邁出步子,他也緊跟而上,這地方,有問題,有大問題!

跟特麼鬼屋一樣,還帶嚇唬人的!

不過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如果有燙傷的風險,趕緊拉着侯煙嵐回來。


近了,又近了……二人終來到了這火焰前。

“煙嵐,你先在這等我。”江北吞了口唾沫說道。

侯煙嵐看着如此奇怪的江北,並沒有說話,只微微點了點頭便不再動了。

江北緩緩伸出一隻手,緊咬着牙朝着那火光伸去,不熱,更近了,觸摸到了,一點事兒都沒有!

障眼法!

江北長出了一口氣,這才轉頭撓了撓頭說道:“可能真是我看花眼了。”

人嚇人,嚇死人,還是跟着侯煙嵐走吧,侯煙嵐不是跟着感覺走呢嗎,反正在這地方,也沒別的能信了。

而等他們踏入這片火海的時候,周身的火焰卻突然消失了,什麼都不曾留下。

大地再次恢復了剛剛的模樣,光禿禿的,倒怎有幾分像是剛被大火燒過。

不知走了多久,面前的大地再次變化了,這次卻是出現了一片大海,卻沒有海灘。

嘖嘖嘖,這小風還挺涼快呢!

江北愣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又來,真當大哥是吃素的不成!障眼法用一次還不行,竟然還用第二次?

微微轉頭,看着侯煙嵐,輕輕地把手鬆開,然後大步朝着前面走去。

侯煙嵐剛想阻止江北,喉嚨滾動,但卻沒說出來話,他這是要幹什麼去啊?

只見江北大邁兩步,伴隨而來的就是“撲通”一聲!

“煙嵐,我!臥槽!”

“煙嵐!拉我一把,我不會游泳!”

……

“哇!哇!嘔!”

上了岸的江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趴在地上就開始吐水,一臉的憋屈,說好的都是幻象呢!說好的這只不過是障眼法呢!

怎麼,走走道就掉水裏去了!

天知道一步邁出去沒有着力點那是種什麼感覺,簡直嚇死個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