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什麼不行,坐下來吃你的兔子肉,……,呵呵,你沒看人老金也不着急嘛。”

老金提着那串在木棍上的兔身走了過來,直接坐在兩人旁邊,用油膩膩的大手拍着程明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小明子,這回老大可是爲你我好的,嗯,你要是知道帝一是誰,估計就不想着他那財寶了。”

程明來了興趣,問道:“他很厲害嗎?老大,快和我講講!”

“咳咳,”老金看了李一然一眼,見他點頭,於是說道,

“那帝一,本身實力嗯沒人知道,因爲他每次都是附身傀儡身上出現,嗯,和老大差不多……”

李一然鬱悶了:“說他就說他,扯我做什麼!”

“哈哈,好,說他,咳咳,帝一的身份很神祕,是男是女是人是妖是鬼還是魔,沒人知道,話說,那還是在……”

“打住,老金,你說書啊,別又扯一大堆沒用的。”

“呃,好好,咳咳,老大別打斷我先,……,嗯,話,呃,是當時我和老大一起,嗯,因爲什麼來着,對了,風波谷不老藥降世!”

… …

(以下是老金不由自主添油加醋的說書人的回憶)

當時,日月無光,天地變色,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英明神武的我和更英明神武的老大李一然,來到了那偏僻之極的風波谷。

當時英明神武的我已經洞察一切,風波谷閻氏一族保護萬年的不老仙草即將成熟,據英明神武的我明察秋毫的發現,那不老仙草共有五片葉子,食一片增壽一年,食兩片增壽十年,三片增壽百年,四片千年,五片萬片,真真的是個絕世祕寶!!

我呢,身爲英明神武的老大手下里最英明神武的一位,自然要爲老大搶過那絕世祕寶。

於是,當夜,英明神武的我,單槍匹馬闖進那機關沖沖守衛森嚴的風波谷,過十關斬了十個閻氏長老,其他的小卒子死在英明神武的我的手下,至少過萬人!

最終,我與那閻氏族長,靈力超一品也就是絕品的,擅長風雷火三系法術的頂頂頂尖絕世高手,打了三天三夜。

打得是天地變色日月無光,方圓千里是遍地焦土,到處都是屍橫遍野,那血,嘖嘖,都到我脖子!!

總之,英明神武的我最後靠着英明神武的腦袋,最終一記,九天十地宇宙八荒古往今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驚天霹靂金家拳,將那閻氏族長打敗。

正當我準備把那不老仙草摘下時,突然,晴空霹靂,你們猜怎麼着?!


我的面前居然出現了十萬個敵人,都沒有低於靈力二品的……

… …

當老金手舞足蹈口沫橫飛準備細講他是如何憑一己之力戰勝那十萬好手的時候,李一心和邵文盛洗好獵物,走了回來。

李一心聽了幾句,心中不屑,大聲打斷道:“就你?呵呵,比小明子都強不到哪去,還十萬人,兩隻狗就把你咬死了,切!!”

“哎,你這小子!”老金和程明異口同聲道。

眼見老金、程明挽起袖子想要揍李一心,李一然趕緊勸架道:

“好了,都吵什麼,坐下你們兩個,……,嗯,小邵你把他帶過去烤肉吧,那火架子都有在那,”等到邵文盛把趾高氣昂的李一心拉走後,李一然擺手道,“老金,接着講,嗯,看你怎麼把故事編圓。”

“嘿嘿,事實是有那麼一點點誇大,嘿嘿,不過我的英明神武是的的確確的,老大你別不屑,沒看小明子聽得很入神嘛!”

程明愣了下,接着說道:“呃,我?還好,老大,你的故事,說實話,我又不是我小妹,可騙不了我的,……,嗯,人肯定沒那麼多,不過,老大你說的那不老仙草我估計是存在的,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那麼神奇,嗯,老大,你說實話,真有你說的那麼……”

“肯定的啊,不信你問老大!”老金指向李一然。

李一然點點頭,說道:“嗯,功效的話差不多能達到那個……”

“我艹!”程明大叫起來,興奮道,“那,那老大的老大你肯定是得了對不對,老大的老大!你不會已經長生不老了吧?太厲害了!!”

李一然翻了個白眼:“長生不老沒你想那麼好的,喂,別摸我啊,你小子!東西我可沒得。”

“啊!可,可是,……,我艹,不會是那帝,帝一得了吧?!”

李一然笑道:“你小子腦袋也有靈光的時候啊,不過事實有些出入,……,嗯,老金,你說還是我說。”

“哎,被老大你弟弟那麼一攪和,沒心情了,還是你說吧。”

“嗯,好,咳咳,事情其實也不是很複雜,……,帝一提前在不老仙草上動了手腳,當時去搶奪的勢力有不少,嗯差不多加起來有十萬人,別驚訝,長生不老是誰都動心的,最後,呵呵,小明子,你猜結果如何?”

“呃,老大的老大,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啊。”


“嗯,爲爭奪寶物歸屬,死了將近一半人,最後好像是個老太婆得了,抽風的當場服用了那做了手腳的寶物,當場發瘋,把剩餘一半人全部殺光……”

“啊!那,那她後來怎麼樣了?沒死吧?還有那帝一?”

“呵呵,老太婆算是沒死吧,……,最後她和那死去的十萬人,全部被帝一煉成了屍傀!” “不會吧!”程明張大了嘴巴,“有些這麼厲,厲害?!老大的老大,你是開玩笑的,對不對?”

李一然嘆了口氣,語氣嚴肅,回答道:“我倒希望自己是開玩笑的,不過,事情如此!”

“啊!可,可,不對啊!那麼多人打架混戰,屍體被破壞,燒成灰的都有,怎麼煉成屍傀啊?呃,你們笑什麼?不對嗎?”

“哈哈,”老金用力拍着程明肩膀,“小明子你還是見識的少,屍體沒了又有什麼關係,煉製傀儡最主要的還是保留傀儡生前靈魂,嗯,這些老大是行家,你問他。”

見程明虛心求教的樣子,於是李一然解釋道:

“還是先說好,我和你說的別和旁人亂說,……,嗯,人死後,靈魂就成了獨立的個體,雖說很容易被自然之力同化進而被天意收走,但處理得當的話,是可以存在很長時間的,……,就比如風波谷那次,帝一提前做了佈置,應該是陣法加上法寶輔助之類,那裏死去人的靈魂都被他收走,嗯,因爲戰鬥靈魂泯滅的也有,不過不多……”

講到這,李一然有些渴了,見不遠處的李一心、邵文盛不時看向他這邊,笑了笑,從空間拿出五個不大的裝滿果汁的玉瓶,放在了草地上,招手道:“嗯,一人一瓶,馬販子送的,味道不錯。”

“哦,他啊,好久不見了。”老金也不客氣,拿起那樣式古樸晶瑩剔透的白玉瓶,打開瓶塞,大口灌着,“嗯,……,哇,咳咳,不錯,味道不錯,老大還有沒有多的。”

“本來很多的,不過被嵐丫頭搶過去大半,我又送……,呃,小明子,你老拿那瓶子看什麼,喝啊。”

程明兩眼放光:“哈哈,老大的老大,這,這瓶子可是寶貝啊,這玉質這品相,十幾萬兩都有人買的,裝果汁,浪費,太浪費了!!”

說着說着程明痛心疾首起來,眼睛不由自主的瞟向了老金喝完的玉瓶:“那個,嘿嘿,老大,喝完了,瓶子給我唄,那個,我不嫌棄不嫌棄的。”

老金雖然也是有些心驚,不過還是大方的把空瓶故意扔給了程明,見他一陣手忙腳亂小心翼翼的,把玉瓶收進李一然給他的空間戒指中,不由得大笑起來:

“小明子,瞧你沒出息的樣,跟着老大,以後好東西有的是,嗯,這兩瓶幫老大拿過去吧。”

程明知道意思,他也知道一路上李一然其實對李一心挺關心的,什麼東西都給他留一份,不過如今這……

於是程明慌張的想在空間裏找瓶子代替,他知道邵文盛估計不會在意這玉瓶,但那李一心和自己一樣窮的叮噹響,肯定會偷偷留着的,所以不能讓他如意。

“找什麼了你?”李一然笑道,見程明從空間拿出一口鐵鍋,想把地上那兩個玉瓶果汁倒進去,他急忙阻止,沒好氣道,“你小子還真是財迷啊,呃,這鍋這麼髒,上次煮蛇羹完你沒洗?”

“嘿嘿忘了忘了,那個老大的老大,他們都是莽漢懂喝什麼果汁,鐵鍋裝就挺好我覺得。”

“你覺得個屁,嗯,……,這最後六瓶都給你了,哎,老金你搶什麼?”

“哈哈,小明子,別急別急,我就喝裏面果汁,瓶子都是你的,……,哎,別搶啊,我才喝一口……”

… …

下午時分,烏雲居然散去,陽光普照,天氣又熱了起來。

李一然五人來到了距離一品鎮有些距離的,處在窪地的一片亂葬崗。

荒草雜生,墳塋遍地。

程明剛想說話,一陣風吹過,眼前突然跪着一人,把他和李一心嚇了一大跳。

“主人!”半跪的那人擡起頭,戴着白色的青蛙面具,看向李一然,稟報道,“地下據點已經清理乾淨,帝一留守的六百七十四具屍傀全部鎮壓,已送回傀儡部。”

“嗯,傷亡如何,你們?”

“死十二人,傷三十六人!”

李一然眼睛一眯,說道:“有變故?”

“是!部分屍傀體內帶有一絲魔氣,屬下們一時不查,所以……”

“嗯知道了,死的記得屍首保存好,……,裏面魔的氣息清理乾淨沒有?”

“已經清理乾淨。”

“好,帶路!”

快步行進過程中,程明忍不住問老金道:“老大,老大的老大他,帶了多少手下過來啊?死傷那麼多,老大的老大是不是生氣了?”

老金看了一眼前面自顧走路的李一然,小聲回道:“不好說,老大的心思我有時也猜不透,嗯,你別害怕,死人嘛,呵呵,常有的事!”

跟在最後面的李一心也正和邵文盛小聲交談着:“文盛,你說他是不是故意找人過來演戲?”

“呵呵,一心兄,這幾天所見所聞你還沒明白嗎,你的這位兄長,早已經成爲你我難以望其項背的存在了,聽我句勸,別爲了以前那點恩怨糾葛耿耿於懷,實力代表一切,你我可要把握好這次難得的機會!”

“……,明白,嗯,我只是看不慣程明那傢伙。”

“他,爲人其實也不差,你,…….,嗯到地方了,過會兒再說。”

衆人停住腳步,只見眼前一個無主的荒墳已經被刨開,露出一個幽深的洞口。

老金見氣氛有些凝重,於是插科打諢道:“老大,你說這墳是他們故意建的,還是別人恰好埋在這?”

李一然轉頭掃了一眼,不鹹不淡的答道:“他們挖出來沒棺材,那肯定是故意掩人耳目的。”

“那可不一定,沒準這下葬的沒用棺材,就一草蓆完事。”


“那你找找這土裏有沒有骨頭……”

“行啊,喂,小明子過來和我一塊找!”


“啊!這?!”程明一臉懵。

見老金故意拉着大呼小叫的程明準備挖土,李一然嘆了口氣,無奈的笑道:“好了,老金,就別整他了,小心掉,呃,我去!”

話未說完,程明腳一滑,真的掉進了洞中。

幸好不是太深,程明在下面大喊沒事。

李一然搖了搖頭,也跳了下去。

下面一米左右是個石質的平臺,藉着頭頂照進來的陽光,只見幾步遠是朝下的臺階,一眼望不到底。

那戴着青蛙面具的男子拿出一顆普照珠來,照亮前方道路,朝下帶路,一邊走一邊嗡聲說道:


“這條是據點的一處逃生道路,距離有些遠,各位注意腳下,……,嗯,不用害怕,這些只是機關放出的毒蟲而已,已經死了,……,呃,程公子,最好別用手碰它們,有毒的。”

程明訕笑的直起腰,剛纔他見臺階上一個死了的雙頭蠍子有些奇特,想拿起來看看,不過聽到有毒,急忙縮手,聽見身後李一心的譏笑,他面子頓時掛不住了,故意側身停住腳步,差點把收不住的李一心摔個跟頭。

李一心伸手扶住旁邊石壁浮雕,怒罵道:“小明子,你故意的,信不信我……”

“信,我信!艹,你手上爬的是什麼!!”

… …

與此同時,帝一另一處地下據點。

滅世教教主偏頭看了一眼左後肩傷口塗抹的暗紅色膏狀物,皺眉道:

“帝一,你這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