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這些監控器都該檢查一遍了,居然都壞掉了?”

監控室裏的監控員,忍不住抱怨起來,這一批監控器的質量實在是太差了,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就出問題了,真是讓人沮喪。

那邊那個本來直挺挺的護士,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自己醒來了。

她醒來後,感覺有點疲憊,用手揉了一下太陽穴,摸了一下腦袋,似乎覺得有點暈。

然後看了一下週圍,還是空蕩蕩的沒有第三個人,她覺得自己是最近太累了,等忙完這陣子,就應該休息放鬆一下。

要不然人會出毛病的。

“還是先給病人檢查吧……”

這護士走過去給劉若彤檢查身體,不過等到她看見劉若彤身邊儀器的時候,突然尖叫起來,然後按下劉若彤牀前的急救鈴。

三分鐘後,有幾個醫生和護士走了進來,就看到那護士臉色都變了,不停的比劃。

“天啦,上帝,我是不是眼睛花了,你們看,她的一切指標都正常,正常,這怎麼可能?她此時就像是睡着了一樣,天啦,我應該休息了,我是不是太累了……”

那護士發出一陣陣的驚歎聲。

一個植物人,幾乎連生還機會都沒有的病人,居然身體所有的指標都是正常的?

她此時的身體狀況。

就像是正常人睡着了一樣。

主治醫生也忙來檢查劉若彤的一切指標,突然牀上的劉若彤在動,她睜開了眼睛,看着所有人。

“我什麼時候能出院?”

劉若彤身體恢復這麼迅速,讓這家醫院從上到下都當成了奇蹟,不,都大肆宣傳,表明他們醫院的醫生技術是多麼的精湛。

受傷那麼重的劉若彤,不用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

而這個消息發出去後,這家醫院迅速被全世界各家媒體報紙爭先報道。

而醫院的病人比平時多了一倍不止,各種的疑難病人,已經求助無門,沒有希望的病人,紛紛的往這家醫院送。

而劉若彤這三個字,再一次登上熱搜榜單,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包括這二天心底一直不舒服的徐子君。

徐子君這二天心底一直在和張凡賭氣,他根本就不相信張凡的話語,心底一直很悲傷。

覺得自己作爲一個粉絲,就應該去送劉若彤最後一程。

這個美麗的華裔姑娘,客死他鄉的時候,沒有親人,身邊連一些粉絲都沒有的話,那實在是太可憐了。

可一向大氣待人很好的張哥,這一次居然破天荒的不同意他去國外,甚至還說什麼,劉若彤不會死?

甚至過些天她會過來,自己也許有機會見到她一面?

這件事就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怎麼可能?

咦,外面這姑娘是誰?

長的可真好看,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有幾分熟悉,白皙如玉的臉頰,就像是被天使吻過的臉,哪怕只是看了一眼,徐子君都有些失魂落魄。

他不是沒見過美人。

就是他自己,高興的話穿上女裝,比一些明星都漂亮。

Wшw ●тт kǎn ●C O


更不要說在這雅樂居的花月影,那也是性格分明,讓人印象深刻的英姿颯爽的美女,還有那七姐妹,哪怕只是在陳園打掃衛生,那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整個陳園,隨處可見的一個姑娘,去參加選美,估計都會是人們圍觀歡呼的對象。

可是她們雖然美,和眼前這個姑娘一比,都有些黯然失色。

傳說中嫦娥最美,徐子君沒見過,他覺得自己曾經見過的美女紅兒,就算的上生平僅見,但是那個紅兒和眼前這姑娘一比,都是平分秋色不分上下。

就連花月影和這姑娘站在一起,除掉花月影氣勢,單從外表上看,都不一定比這姑娘更美。

“你,你是誰?找誰?”

徐子君都有些結巴了,這姑娘從那裏冒出來的,這麼美,偏偏一雙眼睛,還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怪了!

“我是來感謝張先生的,我叫劉若彤……”

劉若彤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花月影,說話是恭恭敬敬的,心底卻是感嘆萬分。

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嗎?

要是沒有發生在她身上的那些事情,又怎麼能解釋的清楚?

醫院裏吹噓,現代醫學發達,他們醫院用最好的醫療技術搶救自己,讓她不但沒有了性命之憂,一切正常後還能比以前更美。

這些都不是科學能解釋的。

可是這麼大的祕密,誰也不敢說出來,只能讓劉若彤繼續住在醫院,似乎她在醫院呆的時間越長,才能讓人越容易信服,在她身上發生的事情。


比喻,身體恢復正常,可以說是醫院醫術精湛,也可以說是原本她受的傷勢不重。

她變得越來越美,可以說是醫院微整形,甚至是化妝品美顏的功勞,時間長一些,也可以說是健身運動的功勞。

誰也不敢說,在劉若彤身上發生過什麼事情?

醫院對外宣稱,爲了讓劉若彤更快的康復,能趕上世界小姐決賽,他們會把劉若彤保護起來,讓她接受醫院一系列的治療。

其實劉若彤,已經乘坐做專機來到江城,來拜見張先生。

而來見張先生的時候,劉若彤心底激動無比,當看到自己那張美麗無雙的臉的時候,她就確定一件事情,自己曾經以爲的夢境。

其實是真的。

在夢中她簽訂的那合同也是真的。

她的人身體,靈魂自由和壽命以及所有的一切,都是天地當鋪的,而這個張先生好像就是天地當鋪的人。

她今天是來像張先生效忠的。

所以看到徐子君,她也是萬分的恭敬,因爲不知道這人是張先生身邊什麼人,對於她來說,獲得了一切,獲得了新生的自己。

今天來見的人,那就是他的主人。

主人身邊哪怕一條狗,都比她尊貴! “劉若彤,劉,你是劉若彤,不可能……”

徐子君覺得劉若彤這名字實在是太熟悉了,唸了一遍後突然驚呆了。

劉若彤此時不是應該在國外一家特別有名氣的醫院裏躺着,接受治療嗎?

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還有她的臉,難怪覺得那雙眼睛很熟悉,她整個一張臉,除掉眼睛沒有什麼變化外,其他的比起她以前的視頻和照片,看起來更美了!

雖然猛然徐子君沒想起來,但是在仔細看過去,就會發現,眼前這個美貌的姑娘,確實就是劉若彤。

天啦,張哥那天說的話,是真的?

他能掐會算,居然就算出來劉若彤沒有死?

然後不讓自己去國外?

因爲劉若彤此時不再醫院裏,她會回到江城來?

想到這裏的徐子君只覺得全身發熱,很快汗水就流出來了,把自己衣衫都打溼掉了,這讓他又驚又喜,卻只覺得後背發涼。

劉若彤的事情可是發生在國外,不是在江城?

而且,張哥是怎麼知道,她死不了,難道張哥出手了,可是這些天,他一直在雅居閣窗戶邊刷手機玩,不知道多舒服。

但張哥人沒動,花月影卻是不見了,難道……

徐子君一想到,花月影會時不時的失蹤幾天,那個時候總以爲她出去辦點私人事情,此時看劉若彤一直跟在花月影身後的模樣。

徐子君像是猛然醒悟了,不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激動起來。

張哥,實在是神鬼莫測,江城的事情他能預測參與,就連國外的事情,他也能插手,這,這怎麼就這麼就厲害?

虧自己還像一個傻屌,一尊大佛坐在眼前,卻想着去別的地方拜菩薩。

此時的徐子君又是羞愧又是激動。

恨不得給自己幾個耳光,虧他這二天對於張凡說的事情不以爲然,一想想就羞愧不已。

不行,自己得想辦法補救一下!

“見過張先生!大恩不言謝,我以後就是你們的人……”

劉若彤驚訝的看着眼前,似乎只是普通人的張凡,語氣很恭敬,而且絲毫不敢有別樣的心思。

因爲她知道,曾經在自己身上,發生過多麼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能力辦成那件事情的人,已經超過鬼神。

“嗯,你這張臉,確實比視頻中漂亮了一些,記住你曾經簽訂的契約,你的人你的生命和靈魂自由,一切的一切,都不在屬於你……”

“是!”

劉若彤輕咬了嘴脣,看了張凡一眼後,低眉順眼的答應着。

心底卻有些緊張,自己被萬里之遙叫到這裏來,就是爲了見一見這個張先生。

然後了,然後了?

想一想自己想來後,這張迷惑衆生的臉頰,劉若彤再看看張先生是一個年輕的男人,想着他剛纔說的那些話語,心底發顫。

慌,但是已經沒有用了。

自己的生命,自由靈魂一切的一切,都不屬於她。

“張先生,我是被人算計的,我想報仇,對方勢力很大,是一個珠寶大亨的女兒,我能借助你的力量嗎?”

劉若彤說這些話的時候,其實在心底已經想了很久很久。

既然什麼都沒有,自己得到美貌,也能活下去,那麼她是一定要報仇的。

她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恩情是記得,仇也一定忘記不了。

安納害她,這個仇她一定要報,但是想痛快的報仇,就憑她一個人根本就不行。

安納爲什麼敢向她下手,不過是因爲她沒權沒勢力,只有美麗的容顏,既然這美麗的容顏就是她的資本,那麼爲什麼不找最強的這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