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先旁敲側擊一下也行,這傢伙看來不會就範,能套取些信息對對付它或許有益,這玩意似乎很詭異,真要說沒什麼實力應該不會,沼澤中那麼多的魔獸,卻是不敢過來,說明還是畏懼它。

「你到底是什麼魔獸?報上名來吧!」江帆問道。

「這個不能告訴你,你還是問其他的吧!」黑洞中聲音生硬的拒絕,並要求道。

「你……好吧,那你是什麼時候佔據這裡的」江帆氣結,不過還是壓住火氣,又問道。

「很久了,太漫長了,我都記不得什麼時候來到這裡了!」黑洞中聲音頓了頓含糊的答道。

「這個天坑是你來這以後有的,還是之前就有了?」江帆也沒追究,繼續問道。

「這個天坑是我來后才有的!」黑洞中聲音老實答道。

「那你是一個的存在,還是帶著一群的存在,你是不是帶了很多的同類?」江帆又道。

「沒有,這裡就我一個,沒有同類了!」黑洞中的聲音道。

「胡說,你說沒有同類,那剛才無數細小像是麵條似的玩意是怎麼回事?」江帆冷笑著質問道。

「那就是我!」黑洞中的聲音頓了頓答道。

「什麼,那些東西就是你?你這謊扯的也太沒水平了吧!」江帆驚愕,隨即不信的斥道。

「信不信由你,反正在這我就一個,沒有同類!」黑洞中的聲音也不多解釋。


「天坑下面是不是藏有什麼東西?下面是不是有魔沼洞?你是守護魔沼洞的魔獸?」江帆想了想試探的問道,這是最關心最重要的問題。


「魔沼洞!你也知道魔沼洞?你是找魔沼洞啊!呃,這裡哪來的魔沼洞,絕不可能的,你找錯地方了!」黑洞中的聲音頓時大吃一驚,接著否認道。

「你憑什麼說這裡絕無魔沼洞的可能?魔沼洞不在這會在哪裡?」江帆頓時大感興趣,追問道。

「反正這整個魔沼區域就是不可能有魔沼洞!」黑洞中聲音沒有解釋,只是強調道。

「為什麼這麼說?」江帆不放過的再次問道。

「你知道魔蟲王嗎?」黑洞中聲音沉默了會忽然問道。

「知道,這與魔蟲王有什麼關係?」江帆心中一動,故意裝作不知的問道。

「魔沼洞只有魔蟲王才能開啟進入,魔蟲王最初是生活在魔沼洞中的,魔沼洞周圍環境清爽乾燥,鳥語花香,而這裡是魔沼,因此這裡不會存在魔沼洞!」黑洞中聲音猶豫了下透露道。

江帆頓時萎了,這麼說魔沼中還真的不會有魔沼洞了,不過這趟也沒白了,對魔沼洞有多了些了解,想了想並不就此罷休,又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我又怎麼相信你說的是真的?」

江帆基本相信了,不然這玩意絕對說不出魔蟲王與魔沼洞之間的關係,這個秘密在符魔界知道的人極少,同時也覺得這玩意的魔獸身份很特殊了,十分好奇,想多了解一些。

「反正我就是知道,相不相信是你的事!」黑洞中聲音變得強硬道。

「不說是吧,那好,那我就不相信了,我要繼續搜尋整個魔沼地區,你這裡自然也不能放過,這樣吧,你既然見不得人我也不勉強,你離開一會,我下到天坑查看確認一下就走!」江帆冷笑道。

「不行,不可能,我說的都是實話,你不要再逼我!」黑洞中聲音頓時大怒道。

「不是我逼你,是你無法讓我相信,比如你說你沒有同類,但那無數多的奇怪蟲子似的玩意作何解釋?你要是能讓我相信,我就不逼你!」江帆撇撇嘴道。

「我與你無冤無仇,沒必要逼你,我只想找到魔沼洞,其他的不感興趣,只要有可能的地方,我都不會放過,誰要阻攔我,我就殺誰,給你一分鐘考慮,到底讓不讓我搜!」江帆進一步威逼道。

「你這是不給我活路!」黑洞中聲音十分氣憤的指責道。

「我靠,我怎麼就不讓你活了?是你自己不證明給我看!」江帆駁斥道。

「可是我不放心你,要是讓你下來搜,你傷害我怎麼辦?」黑洞中聲音沉默了會嘆了口氣擔心道,態度又軟化了,顯得十分無奈。

「你有毛病吧,我不是說了,我與你無冤無仇傷害你幹什麼?我是那中殘忍不講道理的人嗎?我從不輕易殺生傷害別人的!」江帆很是不滿,信誓旦旦自我標榜申明道。

「好吧,那我就相信你,讓你下來查看一下,不過稍等一下,我恢復一下天坑底部的情況,再出來,你搜完了就走人如何」黑洞中的聲音思考了半晌才勉強答應,並要求道。

「可以,如果行的話我們還可以做朋友!」江帆一愣,十分驚訝對方竟然答應了,想了想笑道。

「做朋友我不奢求,只要你不傷害我,離開這裡我就感激你了!」黑洞中的聲音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笑了笑沒做聲,幾秒鐘天坑底部的黑洞驟然合攏消失不見,變成一片淤泥,表面出現微微的涌動之態,之前的一層草坪已是徹底被破壞了。

「主人,小的感覺到那無數的細小薄薄的玩意好像在開始消失,數量急劇的減少!」雙頭裂體獸鼻子聳動幾下靈魂傳輸道。

難道是鑽入更深的淤泥底部?江帆心中一動,急忙風之眼透視查看淤泥下面深處的情況,果然無數的烏黑麵條寬一尺長的薄薄玩意在鑽入深處。

但鑽到五六百米深處開始匯聚進入一個黑乎乎布袋似的玩意中去,黑乎乎的布袋玩意也是透明的,似乎很大,呃,這是什麼玩意?

江帆不解,視線掃視查看,很快看清了大小,竟是個足有方圓一里大小,像個巨大皮囊,邊緣開著一個百餘米長的口子。

巨大皮囊似乎是雙層的,除了開著百餘米長的口子,其他邊緣部位是閉合的,更是發現了器官組織,很怪異,順著邊緣圍城一圈,一圈只有筷子粗細的硬結,像是骨骼。

雙層皮囊內部像是人的尾部,大量的褶皺絨毛似的組織,也不知道是什麼,無數的烏黑麵條寬一尺長的薄薄玩意在鑽入皮囊后便吸附在那褶皺絨毛上,接著褶皺絨毛開始分泌出液體。

液體一出,烏黑麵條寬一尺長的薄薄玩意似乎被融化了,只有邊緣硬物器官像是電線一樣嵌入褶皺中,透明處則是化成汁液滲入褶皺。

大約一分鐘的樣子,整個淤泥中的所有烏黑麵條寬一尺長的薄薄玩意全部鑽入皮囊,這時方圓一里大小的巨大皮囊開始涌動起來,也是薄薄的,大約一公分厚,開始翻卷立起,切著淤泥上升。

巨大的皮囊顏色也是烏黑,與淤泥極像,加上皮囊絕大部分部位是透明的,江帆的風之眼視線雖然能透視,但還是干擾不小,看到的清晰度還不是很好。

隨著巨大的皮囊上升,距離天坑底部淤泥面越來越近,江帆看的也越來越清晰了,頓時大吃一驚,這才發現巨大皮囊部位有許多微小的孔洞,像是破了正在癒合,但並沒有完全癒合上。

整個皮囊看上去像是個千瘡百孔的紗網似的,越來越近,江帆終於確定就是那些微小孔洞就是破洞,清晰的看到皮囊內部褶皺絨毛出現斷痕,雖然連接上,但相比正常部位很薄弱。

而且連接部位的顏色與正常部位的色澤上也有差別,就想人的皮膚破了,癒合了,但是一眼就看得出是癒合了,破皮部位的皮膚顯得很鮮嫩似的。

哦,原來這個巨大皮囊玩意是受傷了!江帆腦筋急轉猛然明白過來,怪不得對自己這麼低聲下氣委曲求全了。

呃,看來之前它沒撒謊,這裡果然就是它一個,那無數的細小玩意是它身體中的一部分,只是具有特殊功能可以分離出來而已。

看來這魔獸非常奇特,從問話上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玩意要是正常的話一定很厲害,藏在這是養傷,現在很虛弱。

強調要同歸於盡,似乎有著特殊的能力,可能是一種極端手段,它知道魔沼洞的事,絕對不是一般符魔神養的魔獸,一定是超強者的魔獸,嗯,要套套近乎看看能不能知道它的來歷。

很快巨大皮囊切著淤泥鑽出,在淤泥表面一陣滑行,來到天坑壁,像一張巨大的地毯忽的弧形向上飄起,很快吸附在天坑壁上了。

「好了,我也出來了,你可以進到淤泥下面去搜查了!」巨大皮囊忽然發出聲音道。

「你受傷了?很嚴重是不是?」江帆笑了笑試探的問道。

「沒有的事,我沒受傷,我好得很!你趕緊下去搜查吧,沒有的話你就趕緊走!」巨大皮囊卻是矢口否認,接著催促道。


「呵呵,不用否認了,你身體上出現許多孔洞,應該是被什麼擊穿了,雖然表面看著是癒合了,但還是初步癒合,離真正痊癒還有不小的距離!」江帆不客氣的揭穿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巨大皮囊頓時大驚,顫聲問道。

「我當然知道,眼睛看出來的!」江帆笑道。

「眼睛看到的?不可能,不可能,眼睛根本看不出來!」巨大皮囊驚愕,隨即不通道。

「鑒於你的合作,我告訴你個秘密,我的眼睛不一般,在淤泥下面五六百米的位置,那些細小的黑線條似的東西鑽入你的身體,你的身體分泌液體,它們都融化附著在你體內了!」江帆笑道。

「你的眼睛能透視!」巨大皮囊頓時震驚了,這才相信,那距離說的不差,體內的變化也說的不差。

「是的,我的眼睛確是能透視,怎麼樣,我可是告訴了你我的秘密,算有誠意吧,咱們交個朋友如何?我很樂於助人,說不定我還能幫你加快速度療傷呢!」江帆立刻善意的深處橄欖枝笑道。

「你真要與我交朋友?能幫我療傷?」巨大皮囊驚訝道。

「怎麼,不可以嗎?我這人喜歡交朋友,只要大家坦誠相待,有誠意就行,你不會說我不夠格吧,告訴你,連魔神主都是我朋友!」江帆玩味的笑道。

「魔神主啊,呵呵,魔神主算什麼?」江帆的態度顯得和善,也沒做出什麼不友善舉動,巨大皮囊顯得放鬆很多,聽了江帆的話後有些不以為然道。

「哦,你瞧不起魔神主?你不會說魔神主也不夠你看的吧,吹牛可不好!」江帆心中大吃一驚,不露聲色的質疑道。

「切,還吹牛,魔神主算個鳥啊,我要是沒受傷,正常情況下,魔神主在我面前分分鐘不到就能揍的他哭爹喊娘的求饒!」巨大皮囊變得驕傲囂張道。

「你有這麼厲害?」江帆大吃一驚,腦筋急轉,既然超越魔神主實力,那這個皮囊玩意魔獸應該與曇花一現的巨大猩猩魔獸和人形骷髏蟲是一類了。

「哎,不提了,可惜我受傷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養好傷,既是傷好了實力還能剩下幾層都不確定!」巨大皮囊忽的變得沮喪凄涼嘆道。

「你與人形骷髏蟲相比誰更厲害?」江帆想了想問道。

「人形骷髏蟲!你也知道它?它出現了?」巨大皮囊頓時驚訝,急切的問道。

「當然知道,不但出現了,我還遇上了,我差點就死翹翹了!」江帆有些心悸的嘆道。

「完了,這傢伙竟然沒死!」巨大皮囊十分沮喪悲切道。

「呃,你與人形骷髏蟲有仇?對了,你可知道一個巨大的猩猩魔獸?」江帆心中一動,忙問道。

「人形骷髏蟲是我的死敵,我就是被它打傷的,猩猩魔獸,它還活著?」巨大皮囊變得激動憤恨,又是急切的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我不久前在魔洞附近遇到了猩猩魔獸,它是從一座大山地下出來的,似乎沉睡很多年才醒來,但是被人形骷髏蟲不知怎的卻是感應到了,很快趕來,將大猩猩吃了!」江帆簡單的介紹道。

「怎麼,你與猩猩魔獸認識?」江帆已是隱隱的猜到了巨大皮囊的身份了,隨即試探的問道,想確認一下。

「大猩猩被該死的人形骷髏蟲吃了!哎,大猩猩還是那麼魯莽,就不知道收斂一下氣息,這下好了,命沒了,大猩猩,你竟然就死了,嗷嗷嗷……!」巨大皮囊驚愕,埋怨,最後悲切的哀嚎起來。

「該死,混蛋,人形骷髏蟲,我一定要殺了你,既是拼了性命殺不了你,也不讓你好過!」好一陣子巨大皮囊才停止哀嚎,憤怒的發狠嘶叫道。

「呃,看來你和大猩猩關係很好了,你們一同效力創世符神符天是吧?」江帆見巨大皮囊終於緩過勁來,再次問道。

「大猩猩告訴你的?呃,大猩猩不可能告訴你這個,你是怎麼知道的?」巨大皮囊驚訝,不解的問道。

「嘻嘻,大猩猩是沒告訴我,我是聽了大猩猩和人形骷髏蟲的談話知道的!」江帆笑道,心中恍然,這玩意果然也是符天的獸寵了。

「你就在現場?」巨大皮囊忽然反應過來,驚愕問道。

「是的,我就在附近藏著,我有些特殊手段,它們沒發現我!」江帆含糊的解釋道。

「它們還說了些什麼?」巨大皮囊沉默了會問道。

「沒說什麼了,他們之只是簡單的說了幾句便動手了,大猩猩很快便被人形骷髏蟲吃了,整個過程一分鐘不到呢!」江帆答道。

「能不能說說詳細過程?」巨大皮囊想了想要求道。

江帆便猩猩魔獸與人形骷髏蟲短暫交手的過程講述一遍,當然隱去了猩猩魔獸對自己下手的事,免得巨大皮囊有敵意。

「竟然那麼短的時間就吃了大猩猩,滅世黑洞,呃,這種絕技它都修鍊成功了,真的麻煩了,人形骷髏蟲怎的變得那麼強大了?」巨大皮囊聽完后十分震驚,憂心之餘更是迷惑。

「要是你傷勢痊癒,恢復實力的話和人形骷髏蟲相比,實力相差多少?」江帆皺皺眉問道。

「以前相差不太大,現在聽你說了,相差就大了,要是遇上它,撐的時間會比大猩猩稍微長些,但絕對分分鐘就死翹翹了!」巨大皮囊想了想沮喪道。

「呃,差距這麼大,那你還怎麼為大猩猩報仇?既是拼了性命只怕也無法讓人形骷髏蟲不好過吧!」江帆心中大失所望,隨口道。

之前說要報仇的話是根據人形骷髏蟲原有的實力,沒想到對方情況有大變化,頓時徹底沒了信心,巨大皮囊十分無奈嘆道:「是啊,這個仇還真的沒法報了!」

「不過也不一定,除非……算了,不說了!」巨大皮囊忽的想起什麼,又道,但卻還是說了半截欲言又止,江帆心中一動追問道:「除非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假設,除非我的主人還在,那樣就能為大猩猩報仇了!」巨大皮囊頓了頓敷衍道。

我靠,這個借口很難,看來對付人形骷髏蟲肯定有什麼特殊方法,只是很難,江帆自是不相信巨大皮囊的話,但也沒再追問,問了也白問,這傢伙連身份都不肯說出來呢。

「你趕緊搜查吧,搜查完了請離開,我要繼續休養!」一陣沉默,巨大皮囊催促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