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呢,龍十兒也並沒有想著這麼做,畢竟,想要傷害一個門派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鹿青看著龍十兒不為所動,天微的臉色綠了下來,聲音變得冷了很多,「趕緊道歉,」

天微的大嗓門,吸引了屋子裡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紛紛看著這邊出了什麼事兒,

鹿青轉頭看了眼臉色難看的天微,然後又看向龍十兒,對著龍十兒冷哼了一聲,離開了屋子,

天微很不好意思的對著龍十兒端起酒杯,

「龍老弟,鹿老弟可能是有些不太理解,你別在意,這樣,我代他給你道歉,」說著天微把手中酒杯里的就一飲而盡,

龍十兒攤了攤手,自己和鹿青的事情,沒必要降罪到天微的頭上,

「算了算了,天城主,今日我有些累了,就不陪大家了,我就先回去了,」

「那行,老弟你先回客棧休息,我送你出去,」

天微親自送走了龍十兒,路上兩人誰都沒說話,在人多的時候,或許還客套幾句,還親昵的稱呼老哥老弟,

暗地裡,肯定得恢復敵人的樣子啦,龍十兒出了城主府便朝客棧的路原路返回,

剛出城主府沒多久,龍十兒被感覺自己被人給跟了,用神識一查,便知道了這些人是誰,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龍十兒故意看了眼周圍,發現這裡人還挺多的,故意饒了道,然後進了一個巷子,

這幾人立刻跟了進去,龍十兒進了巷子以後,就站在巷子的盡頭處,這幾人看著龍十兒的身影不斷靠近,

龍十兒不認識他們,但是卻知道他們是鹿青的人,因為之前龍十兒看到鹿青與他們有主僕交流,

「你們的主子不敢親自來見我,難道以為就你們幾個蝦兵蟹將就能對付我了嗎,」

龍十兒背對著他們,冷音問道,


這幾人吸了吸鼻子,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我呸,就你還敢對我家主子無禮,師弟們,上,今晚讓他知道知道,惹怒門主的滋味,」

說著,這幾人自不量力的朝龍十兒沖來,

他們都有著金丹後期修為,一共有七個人,面對這樣的團隊,龍十兒心中真的燃不起戰鬥的yuwang,

幾人在龍十兒背後很有氣勢的沖來,手中舉著劍,像是要把龍十兒大卸八塊的樣子,

龍十兒不屑的冷笑,伸出兩指,僅僅只是兩個指頭,

快速衝進人群中,一個閃身躲開一人的長劍攻擊,兩指點在他的小腹上,


然後頭一偏,又躲過一人的劍,又是兩指點在這人的小腹,

如此重複了七次,每一次龍十兒都是正好的樣子躲過他們的攻擊,每一次兩指都標準無誤的點在他們的小腹上,

這七人有的人刀都還沒落下,有的人有幸攻擊了一下,這樣的招數,卻已經成為了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拿劍的姿勢, 龍十兒做完一切動作,出現在七人後方,冰冷的話語傳進氣人耳朵里,

「告訴你家主人,有本事,明著來,」

隨後龍十兒便離開了,留下站在原地發愣的七人,

龍十兒僅僅用了一招就將七人的丹田封住,修為被廢,再也不可能踏入修鍊之中,剛才恐怖的身法,還有詭異的指法,一連串的動作閃爍在七人的腦海中,

龍十兒回到了來緣客棧,真不知道剛才是不是該感謝鹿青,要是他不出現,自己還真的有些難以拒絕來緣客棧的小胖子,

到時候花龍門因此樹立了一個強大的敵人,這對於龍十兒來說,可不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只不過,龍十兒也疑惑這鹿青的性格,白天看來他不像是這麼不穩重的人啊,怎麼忽然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龍十兒想了好一會兒也沒想通,索性就把問題扔到了腦後,

看了看周圍,這時候正是金陵城的夜裡的高峰期,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到處都是人影,

龍十兒一走在大街上,便被很多人所關注,

「這不是白天坐在人車上面那人嘛,」

「恩,我剛剛進城也聽到這事兒了,」

……

路人的議論聲,大家關注的眼神,龍十兒一概無視,這經驗,來自於尋常與眾女上街的時候,

龍十兒走著走著,感覺有些無聊,決定再去一趟雪嫣樓,看看那幾名傻小子怎麼樣了,可千萬別惹出了什麼岔子,這節骨眼上,花龍門可不便惹到敵人,

想罷,龍十兒轉過身,朝雪嫣樓的方向走去,

途中遇上不少稀奇的事兒,在龍十兒前方,有著一對夫婦,他們抱著手中可愛的孩子正在遊走大街,

這名婦女身材很好,體格和徐容容很想像,一看到她,龍十兒就想起了徐容容,

於是,龍十兒觸景生情的想到自己在天上的孩子,

這是他這兩年來第一次在人多的場合想起自己逝去的孩子,

看著眼前甜蜜的夫婦,還有那個可愛的孩子,龍十兒的嘴角揚起了微笑,要是自己的孩子不死,現在也會走路了吧,

這三人在龍十兒的眼前不斷走遠,龍十兒站在原地看著不斷被人影掩埋的三人,直到看到三人消失在街道的一家店鋪里,龍十兒這才舉步離開,

由於有了天微的慶功宴,今晚的雪嫣樓格外熱鬧,這些有錢有些的名門貴族,基本都有一個習慣,紛月場所就是他們常來之處,

在這裡,你會遇上最雜的人,或許是王公貴族,或許是貧民百姓,甚至有可能看到當朝皇室人員,

只不過,這些人做的掩飾個不相同,比如王幽城的紛月場所,基本都有達官貴族的特製房間,不管是平常還是什麼時候,那樣的地方只有他們可以進去,

看到雪嫣樓里人滿為患的一步,龍十兒心中悲哀著,也不知道這是屬於男人的陋習還是什麼,連皇室的人對於這樣的地方居然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龍十兒正考慮是不是要進去,熱情的一姑娘看到龍十兒猶豫的樣子,便朝龍十兒靠了過來,

「這位公子,猶豫啥呢,快進去,不管你今天是來幹嘛的,今天都值得你進去看一看哦,」

「為啥這麼說呢,」龍十兒本來就有男人該有的yuwang,這姑娘這麼一說,龍十兒就來了興趣,

姑娘一邊拉著龍十兒進去,一邊說著,

「今天我們的雪嫣樓的花魁,雪嫣小姐將會出來與大家見上一面哦,」

「真的,」昨晚自己也就看清她的輪廓,從她的體型來說,她一定是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兒,

既然能夠有和美女見面的機會,龍十兒又怎麼可能放過呢,

龍十兒不一定要對美女傾心,就像曉樂說的,作為一個流氓,可以用自己的身體去泡妞,但絕對不能用自己的心去泡妞,


否則,你就真正的成了花心漢,流氓可以花身,但不可以花心,曉樂的話語無形的在龍十兒腦邊浮現著,

龍十兒決定,待會兒不管如何,也一定要去試試用身體泡妞的感覺,要是泡上雪嫣堂堂主,那也是一大風流經歷不是,

畢竟,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龍十兒不想放過,自己學流氓,不能光是學怎麼說,最重要的是還得學怎麼做,

姑娘把龍十兒推進門,又繼續拉客去了,倒是不像平常一樣陪客人進屋,

龍十兒看著人數爆滿的屋子,就忍不住露出懼色,他害怕擠在人群里,因為那種悶熱的感覺,簡直就是太痛苦了,

昨晚的老鴇依舊帶著笑臉出現在舞台上,「哇,今天的客人好多啊,你們都是慕名我們雪嫣樓的花魁雪嫣小姐來的吧,」

男子們紛紛點頭,這些人顯然比昨天那些客人更加猖狂,

不耐煩的說著,「你就別多說了,趕緊叫雪嫣小姐出來,我好不容易來此一趟,別浪費我的時間,」

這是文弱一點兒的大家公子說的,

「快下來吧,你個老不拉機的,看著就噁心,趕緊把你家主人叫出來,」

這是那些自認為在金陵城很有權勢的人說的,

不過不管他們話語說得多麼過分,這老鴇的面容依舊不變的說道,

「好,既然大家都是慕名而來的,那我也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我這就是清楚我們雪嫣樓的花魁,」

「趕緊的,」

「快去快去,」

男子們抱著懷中的姑娘,朝老鴇推了推手,

一個人這麼做就算了,可是這麼做的人還不少,龍十兒看得都笑了起來,人老鴇一個人都不理,這些人也太無敵了,自己給自己裝B,

龍十兒想找個位置好好看看,可是找遍了掙個大廳也沒有位置,隨後,龍十兒把目光定格在了二樓的位置,

二樓是可以看到一樓的舞台的,不過二樓的走廊也人滿為患,

龍十兒好不容易擠到了樓梯上,卻發現自己怎麼也擠不上去了,被困在樓梯中間,

這個時候,眼尖的小奇看到樓梯上的龍十兒,他正摟著一名女子挑逗著呢,這樣子,完全就像個公子哥啊,

看到龍十兒后,他拍了拍身邊同樣有著姑娘的幾名弟子,小奇便朝龍十兒叫道,

「公子,我們在這兒呢,」

龍十兒抬頭一看,果然在二樓樓梯一大排的人當中找到了幾人,二樓的人都有些不一樣,他們都開了房,身邊都有這女子,

當然,也有兩個男子夾著一個女的,甚至三個男的夾著一個女的,

有這種情況也就會有一個男子一堆女的,

比如,龍十兒用勁往前擠,終於上了樓梯之後前方的一個房間里,

五個姑娘正服侍著一個大家公子,一姑娘給他敲背,一個給他扇風,一個給他洗腳,剩下兩個給他捏肩,

他自個躺在大椅子上,正閉著眼睛享受呢,

唉,太瘋狂了,打開門這是故意炫耀呢吧,龍十兒無視這個房間,走向小奇幾人,

二樓的走廊還是挺寬敞的,擠的是走廊的邊上,因為大家都身怕待會兒看不到舞台,所以龍十兒走動起來還是挺輕鬆的,

來到幾名弟子身邊,龍十兒已經熱得滿頭是汗了,二話不說,就拿起小奇身邊一女的手中的酒杯喝了一口,

然後又把酒杯還給女子,龍十兒低著頭一邊鬆了松領子,一邊喘著大氣說道,

「熱死我了,早知道我就不進來了,」

龍十兒可沒看到,站在龍十兒身前,驚愣著的小奇,

龍十兒抬起頭,就看到小奇呆愣的模樣,他有意無意的看著龍十兒旁邊,

龍十兒好奇的順著他眼神看到自己身旁,這是剛才自己拿她酒杯的那女的,然後,龍十兒還看到搭在女子左肩的手,想起小奇就在自己左方,頓時就明白了什麼,

感情自己認錯人了,還以為這是小奇的妞呢,誰知道竟然不是,這女的看龍十兒身邊沒人,還以為沒晶石的僕從呢,便罵了一句,

「神經病,」

龍十兒就給火了,媽的,不就一杯酒嘛,還罵自己了,況且自己還不是有意的啊,

接著,龍十兒直接摸了摸戒指,然後掏出十枚上品晶石,在女子驚訝的目光下,交給了女子身邊的男人,

「這位兄弟,這妞讓給我如何,」

「好的好的,」這男的看到十枚水晶似的上品晶石,本來還有些不高興的臉立馬就眉開目笑起來,拿著龍十兒的晶石,放開女子就走了,

女子怎麼也拉不住他,「哎……」

知道自己這是裝錯了牆,女子趕忙對人龍十兒賠不是道:「這位公子,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錯了,對不起…」

接著,龍十兒拿出一大布囊上品晶石,然後拿出其中一個塞進了女子的胸口,

「說,哪裡錯了,」

「我不該罵你的,我真的錯了,」這女子這會兒哪裡還敢想打賞,完全就當這是龍十兒故意用晶石逗自己呢,

待會兒肯定還得叫自己撿回來,女子心中還沾沾自喜的想著,「這樣的客人我見多了,明明就沒幾個晶石,還故意用晶石侮辱我,待會兒完事兒讓我回房間又叫我換回去,哼,你這小樣兒,」

不過她嘴上可不敢這麼說,低著頭,像是個做錯事兒的孩子,晶石從自己胸口落下來,她趕緊著伸手接住, 「客人就是爺,知不知道,」

龍十兒直接用晶石往女子身上砸,想著反正今天一切都報銷,那自己就大方一回,

女子唯唯諾諾的點頭,「恩,」

「別狗眼看人低,懂不懂,」

「皇帝也會微服私訪,知不知道,」

……

龍十兒足足說了十幾句,砸得女子感覺身體一陣疼痛,但又不敢回嘴不敢動,身怕惹得龍十兒生氣,

看她的認錯態度還不錯,龍十兒看了眼手中的布囊,還有二十來個上品晶石,便一股腦的全扔個了女子,

「去,給爺一間最大的房間,」

「恩恩,」女子心裡想著,終於可以走了,自己這受的簡直就是折磨啊,

想想,人這麼多,龍十兒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用晶石砸她,她該有多丟臉,

龍十兒倒是爽了,可是人女的連最後的一點兒名節都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