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幾年前,季夢軒的爺爺,武聖巔峯的季天行出關,這又讓季九幽看到希望,所以又把季夢軒接了回去,不過治療幾年時間也沒絲毫成果,季九幽又只能把夢軒無奈的送了回來…

季九幽這人很逗逼,把女兒送來接去的也不嫌累,不過有一件事他卻瞎貓碰見死耗子做對了,那就是把季夢軒送到了葉銘的面前!

季夢軒這種情況葉銘正好有辦法,不過因爲修爲原因現在做起來會很麻煩,但對於前世丹仙的他來說,這都不是事兒!啊哈哈… 於公於私葉銘都會幫夢軒治療,懷着一顆醫者仁心的思想,就算季夢軒和自己沒關係,葉銘碰上了也不可能無動於衷!至於“私”嘛,夢軒很有可能會是自己將來的老婆,葉銘當然要責無旁貸的幫其治療。

不過葉家根本不知道知道季九幽根本沒有把女兒下嫁的打算,葉銘也完全是被他老爹灌輸了錯誤的思想……

葉銘和夢軒兩人走在一起,途中其他葉家子弟全都投來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畢竟季夢軒的確是位美少女,而這樣的美人兒卻和他們眼中的廢物走在一起,這絕對讓他們難以接受!

特別是躲在暗中的葉灸三人,看着“滿面春風”的葉銘,簡直氣得快把牙齒咬碎了!

雖然葉銘此時不是滿面春風,甚至有點苦逼無奈,但在三人眼中那就是“滿面春風”!

夢軒所玩的遊戲在葉銘看來極其幼稚,作爲一個有原則的丹仙,葉銘是不屑於做這些幼稚的事!所以葉銘多次打算離開,不過每當這時,夢軒一聲嬌滴滴的“葉銘哥哥”卻又總能把葉銘留下…

這也讓葉銘感到很無奈,不過卻又沒有絲毫辦法!

就這樣,葉銘陪着夢軒玩着幼兒時纔會玩的幼稚遊戲,一直到晚飯時間!

“呵呵…你們兩個關係還是這麼要好!不過該去吃飯了。”這時候葉天到來,看到兩人玩的正嗨,不由一臉笑意的開口。

“葉伯父好!”夢軒立馬禮貌開口,其乖巧的樣子讓葉天十分喜愛。

“夢軒侄女真不錯,長得漂亮,而且還知書達理。”葉天滿臉笑意的誇讚,雙眼露出滿意,已經完全是挑兒媳的眼光了。

看老爹的樣子應該還不知道夢軒的情況,不過葉銘也沒打算告訴他老爹,因爲過不久葉銘就會讓夢軒恢復如常,這些小事不提也罷!

“混小子!趕緊的洗手吃飯。”葉天也叫葉銘吃飯,不過態度就差了很多,完全沒有絲毫和顏悅色!

“你還是我爹嗎!我在你心中還趕不上未來兒媳重要…”葉銘心中狂嘯,不過這些話他卻沒敢說出來,不然一定沒有好果子吃!

一頓飯下來葉銘也是飽了,被他父親氣飽了,一頓飯葉天不停的往夢軒碗裏夾菜,至於自己的兒子則完全是冷眼不觀,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葉銘也只能在心中妒忌一下“你這哪是巴結兒媳,簡直就是供奉祖宗呀!”

不過這話葉銘更不敢說,若是被他父親知道了,那就不僅僅是簡單的沒有好果子吃!

被拖出暴打一頓都是輕的,葉家是最注重先輩榮譽的,敢拿老祖宗玩笑的簡直是在作死!

“銘兒,晚上你來我書房,我有事要交代!”餐到中旬時葉天突然開口,葉銘一愣不過隨即就點頭答應下來。

晚飯過後,葉銘送夢軒回房,來到夢軒居住的小院,兩人交談起來。

“夢軒,一會你來我房間找我!”葉銘開口,他想今晚就開始治療夢軒,這種事宜早不宜遲。

不過沒想到夢軒聽到葉銘的話卻立馬嬌羞起來,雙手捏着衣角滿臉通紅的開口“爹爹說,孤男寡女不能共處一室,特別是晚上,不然會懷上小寶寶的…”

啪…葉銘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他這是瞬間被打敗了!他只想說一句“人真的能單純到這種程度?”

而且葉銘心中想來,夢軒他的父親也不是啥好鳥,到底教的是些什麼跟什麼呀!

“呵呵…放心吧,不會有小寶寶的!”葉銘也只能如此開口不過他感覺自己說的話怎麼這麼怪異?

完全就是一個騙小女孩的色大叔形象,最後葉銘也只能將一切罪責都推給夢軒那個坑爹的父親了!

“哦…那好吧!”夢軒應了一聲也就答應了下來!

但是,葉銘怎麼感覺這小妮子沒有感到鬆了口氣,反而是十分失落的樣子?

告別夢軒後,葉銘就直接去葉天的書房,不過等到了的時候確是被裏面的陣仗嚇了一大跳。

書房中不僅葉天在,葉家其餘三位長老也在,這種事可不常見,更不是他這個普通子弟應該參與的。

“小銘,來坐!”大長老慈祥開口,同時指了指身旁的位置。

大長老葉飛帆是除了兩位太上長老外葉家輩分最高的,就算葉天也得叫一聲叔,所以他在葉家擁有極大的話語權!

若是以前,葉銘可能還會激動一下,但現在,他十分平靜走上前坐在了大長老身旁,心中有的只是疑惑,他們到底有什麼事?


葉家嫡系有四脈,分別是家主一脈,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各一脈,四脈各屬其職共同管理着葉家。這個體系已經持續了千年,從未變更過,而且每脈的領導者也都是那一脈自己選舉,葉家其三脈不能插手。

不過這一代家主一脈就有點尷尬,因爲這一代家主一脈就只有三人,分別是葉天,葉銘和太上長老葉震天!

葉震天是葉銘的爺爺,不過成就先天后就不問世事了,成爲整個葉家的守護者,地位很超然!


因爲人丁稀薄,所以下一代家主必然也只能由葉銘擔任,不過葉銘又是個廢物,所以家主一脈一直很尷尬。

“銘兒,這次找你來是有一件關乎葉家東山再起的大事需要你來做!”葉天嚴肅開口,難得的沒有叫葉銘綽號“混小子”!

“嗯…”葉銘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並不怎麼在意。

葉家遲早都會崛起,因爲有他在,不是葉銘在吹,就像葉家這樣的落魄家族,葉銘能輕而易舉的讓其崛起,可以說分分鐘完事。這是身爲丹仙的底氣,若是連這點事都辦不到,那這丹仙當的也是太廢物了!

“混小子!你給老子認真點聽。”葉天怒了,一巴掌拍在葉銘後腦勺。

“好的老爹,孩兒一定萬死不辭,爲了葉家我願意肝膽塗地!”葉銘吃痛,爲了自己後腦勺他立馬嚴肅的說了一通激情高昂的話!

“呵呵,並不要你做什麼上刀山下火海危險的事,反而是一件好事!”此時二長老葉波開口,臉上還帶着神祕的笑容。

“呃…”葉銘看着的笑容滿面的二長老突然感覺不寒而慄。

隨後轉頭,發現其餘三人也是懷着同樣笑容看着自己,這已經不僅僅是不寒而慄了… “這次季家可能是爲了聯姻而來,不過也可能並不是!不過不管是不是,你都得把夢軒那丫頭娶回葉家,就算霸王硬上弓也得把生米煮成熟飯!”三長老最是沉不住氣,直接開口,說出了一通霸氣得一塌糊塗的話。

“這樣不好吧?”葉銘聽後無語至極了,不過他心中卻是有些意動,不由暗罵自己不是個東西。

“有什麼不好的!葉家想要崛起就必須綁上季家這條大船!爲了葉家,你這點犧牲都不能接受嗎?”三長老是個火爆脾氣,雙眼怒瞪了葉銘一眼,氣赳赳的開口。

“而且我們又不是白搭船,季家不是想要我們葉家傳承嗎?若是你倆完婚,我們就願意交出傳承!”葉天插話,內容卻讓葉銘大吃一驚。

“我們葉家還留有傳承?”這不得不讓葉銘震驚,葉家傳承不是早就丟失了嗎?

葉天與三位長老對視一眼,四人嚴肅相互點頭後才十分慎重的拿出一塊青色玉石!

玉石原本是一體,不過如今被分開保存了,四塊合一正好是個完好的青色玉環。

“葉家傳承早已丟失,似乎在葉家落魄之前就被人帶走了!祖上只留下一塊傳承玉環,一直分別由葉家四脈當代掌舵者保管。”大長老感慨的說道,道出了這則不爲人知的隱祕。

“而且我們懷疑,這塊玉佩與葉家傳承消失有關,不過一直沒有研究出個所以然!如今我們決定,若是季家肯扶持我們葉家,我們願意交出傳承玉環。”三長老接話。

這件事他們四人也是商量許久後才決定的,其間也發生過激烈的爭討。

傳承玉環關係葉家傳承,屬於傳承重寶,不過在如今的葉家人手中卻毫無用處,而且葉家如今已是大陸墊底的小家族了。所以葉家最終無奈的選擇用玉環換取大陸頂尖家族的扶持!

葉銘看了一眼,以他的見多識廣當然認識這傳承玉環,這就是一個定點傳送陣。他沒想到葉家居然還有這東西,看來葉家曾經的確是輝煌過,這東西葉銘雖然不在意,但也不是普通小家族能擁有的,更不是低階修士能看見與認識的。

像這種東西, 無限之動漫召喚

畢竟傳承久遠的大勢力修建的寶庫十分隱蔽與機密,甚至最後就連原本勢力的人都不知道寶庫在哪!

而這時候就只能用這種定點傳送陣直接前往寶庫,所以這東西的重要性無疑是每個勢力的核心傳承之物。

雖然認出此物, 聖戒游戲師 ,這樣只會惹出不少麻煩。他總不可能說自己是丹仙轉世,所以見識淵博,自然認得這東西吧…

這樣說,先不管四人相不相信,他父親多半首先就會“啪啪啪”的打他屁股!確定一下葉銘是不是瘋了。

而且葉家的什麼寶庫,葉銘還真沒怎麼在意,就算葉家曾經出過武神,但也就這樣了!葉銘腦海中仙法無數,隨便撰寫一本就有無量價值,絕對不會比那葉家寶庫的價值低。

最後商談許久,葉銘只能無奈答應四人的要求,不過三長老那霸王硬上弓的提議卻被他堅決否定了。而且葉銘也提出來自己的要求,他要求葉家給他足夠的資源供他修煉!

葉銘當然不是圖葉家那點渣渣資源,他現在也要修煉,自然不可能一直藏着掖着,所以他的找個合適的理由,畢竟一個廢物突然擁有超強的實力,這事怎麼也說不過去!所以他也得在葉家衆人面前表現自己還是修煉過的。


葉銘回到自己院中,此時夢軒也已經來了,這倒是讓他有些尷尬,畢竟讓美女等候自己可不怎麼禮貌。

“葉銘哥哥!”夢軒看到葉銘後立馬開心的迎過來。

小鳥依人的夢想跑過來抱住自己手臂,葉銘瞬間就有點心猿意馬。

“先進屋!”葉銘開口,帶着夢軒回到自己的房間內。

“葉銘哥哥,這麼晚找夢軒有什麼事?”夢軒滿臉羞紅的說,手指不停攪着衣角。

葉銘終於體會到把持不住的含義了,他甚至在想,三長老的提議似乎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看着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女在自己面前秀羞澀,葉銘卻是隻能看不能動,這太讓人受罪了。

“夢軒,我一會教你一段口訣,你一定要記住,而且要保證不能傳出去!知道嗎。”葉銘慎重開口,覺醒後他還頭次如此慎重。(這和他才今天覺醒有很大關係)

“夢軒知道了!”夢軒的小腦袋如同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看得葉銘不由莞爾。

葉銘要教的口訣是“生生不息訣”!這是仙界真正的頂級仙術,珍貴無比,所以葉銘自然是十分慎重。

生生不息訣主要功效就是療傷,修煉到小成就會讓修士擁有驚人恢復力,只要不被一擊斃命,任何傷勢都可復原。大成後更能瞬間斷臂重生,交戰時,只要不被削掉頭顱,可以說是擁有不死之身!

更有甚者將此仙術修煉到巔峯,只要還有一滴血沒有泯滅,就可血肉重生,神魂再造。

完全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就算遇上比他高境界的人也無法斬殺他!

這生生不息訣也是仙界一奇人所創,此人就曾憑藉此術以真仙之身叫板仙王!

不過完全是被吊打碾壓,但仙王也是無法徹底將其抹殺,最後只能將其封印。

這件事在當時也成爲了一個笑柄,畢竟一個仙王無法斬殺一位真仙,最後只能選擇封印,這簡直可以說是丟臉之極!

不過那一代奇人也是很悲催,被仙王封印萬萬年,最終還是被陣法活生生煉死!

所以說,做人還是要低調,做仙更要低調。一個真仙狂妄的去找仙王麻煩,這不是廁所裏點燈——找屎(死)嗎?最後還不是死翹翹了…

如此強大的仙術,只是用來修復腦海中的一根筋絡自然不在話下,只可惜此仙術博大精深,夢軒想要完全掌握,需要很長時間,這還是得在葉銘的指導之下!

葉銘教給夢軒的只是“生生不息訣”的開頭篇,畢竟像這樣高深莫測的仙術不是短時間就能教會的,就算夢軒聰慧異常也只能一點點來,不過這也完全夠用了,只要堅持修煉,不出一個月夢軒就能恢復如常。

夢軒雖然心智極低,但卻十分聰慧,悟性也極高!

因爲夢軒小時候了沒少吃啓靈類的丹藥和天材地寶!季家爲大陸頂級家族,其資源與能量相當龐大,幾乎對夢軒“有用”的奇珍都被找來讓夢軒服食。

雖然心智沒得到提升,但悟性、智商卻是驚人的高,所以葉銘只是教了一遍,引導一遍運氣路線,夢軒就能自己修煉了!這悟性,就算葉銘都驚訝。

這種情況也就因爲夢軒特殊,若是換做其他人,不是提高悟性,腦袋沒有直接炸開就是幸運了。

正是因爲夢軒缺根筋,所以那些奇珍的藥效沒有爆發出來,反而沉澱在夢軒的小腦袋中。

知道這情況後,新的問題不由又出現了! 因爲夢軒缺根筋,所以龐大的藥效一直儲存在她的腦中。反過來說,夢軒恢復正常之時也就是藥效爆發的時刻!若是承受不住藥效的衝擊傷了大腦,夢軒也只會成爲一個植物人或者真傻子…

“唉…怎麼這麼麻煩!”葉銘無奈,不過夢軒已經是他內定的老婆了,他自然不可能看着夢軒變成植物人!

不過這樣無疑就讓事情變得越加麻煩,他還得配藥慢慢引導夢軒的身體去吸收腦中那龐大的藥效!

夢軒修煉“生生不息訣”一週天,立即就感覺頭部暖洋洋很舒適,就像她的大腦內有一株小草正在破土而出一般。

其實這是夢軒頭部缺失的筋絡正在新生,這就是生生不息訣強大之處,效果簡直是立竿見影。

教會夢軒“生生不息訣”後,葉銘就送夢軒回去了,不過還是叮囑夢軒要勤加修煉,最好每天早晨都運轉一遍。

“唉…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回到房間葉銘忍不住感慨,今天事情繁多,把他累得夠嗆,如今終於可以睡一覺了!

這可以說是葉銘的唯一的缺點!

前世他身爲丹仙,修煉也極其有天賦,可以說是近乎完美的人。不過有句話說得好,人無完人,葉銘同樣有缺點,那就是“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