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一切的憤怒,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為代價,只是為了血洗面前的這兩個,只是為了發泄心中堆積很久的情緒,對這個世界,對這兩個傢伙,對她自己!

「噗嗤!」越來越多的傷口自憐光滑的皮膚上爆開,元氣空間的閘門完全廢掉,元氣一涌而出!黑色和紅色夾雜的元氣在血液之中遊走、狂舞,他們在瘋狂的歌唱,在瘋狂的扭動!浴血而來,那雙血紅的雙眼除了殺意,還是殺意!

「憐!」隱月想要靠近,紅黑的元氣火焰直接竄出,隱月的龍尾直接被一隻手拽住,一個用力迴旋他直接被拖了回來!隱月的身體狼狽落地,一陣金光之後化為人類形態,看著他背後已經破損的龍翼,金色眸子深處隱隱竄出了火焰,「小兔崽子,你靠近她是要找死么!」

隱月咬牙切齒的看著自己的便宜爹,他難道要眼睜睜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繼續這樣嗎!當然不能!隱月忍痛站起身,「要阻止她!這樣下去她自己也會出事!」

「臭小子,你以為憑你這點本事能阻止得了已經化為神魔的她?」

隱月剛要說話,直接被一腳踹飛!隱月再一次狼狽跌落在地,只看到便宜爹的背後一對巨大的金色龍翼展開,「小兔崽子,乖乖的呆在這裡!如果讓我發現你亂動,我會先回來宰了你!這已經不是你能控制的局面了!」金色瞳孔深處一抹殺氣閃過,最後直接化為一道金光沖了上去!

兩道光芒直接自憐的身側出現,一道金光和紅黑之色想要迅速接近憐,但她周身燃燒的元氣火焰化為兩隻拳頭,強硬的揮了過去!父親大人和龍族族王勉強後退,兩人的心頭都是一涼,這丫頭,竟然已經暴走到這樣的程度了!

「嘖嘖,真是想不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了不起的傢伙。」教皇與羅德伊在發現憐神魔化的時候就很驚訝,當見到龍族族王和父親大人出場的之後,更是如此,也許他們都想象不到,在這裡還隱藏著更為沉厚的實力人物,甚至……能夠和他們平起平坐!

「神魔……龍族王者……怪不得這小丫頭這麼有底氣。」教皇分身淡淡開口,看著已經神魔化的憐,「如此純正的神魔血脈力量真是不能小瞧,能夠爆發到如此程度,看樣子早就應該殺了她,以絕後患!」

那團漂浮在薔薇身旁的黑色霧氣沉默了半響,最後冰冷的下達命令,「薔薇,殺了她!」

薔薇面無表情的轉頭,黑色斗篷之下瞬間閃出幾十條黑色鎖鏈,如同有生命的黑色巨蛇朝憐襲來,教皇分身看到這一幕,十分愉悅的大笑,「很好,看來我們的目標終於可以一致了,那就暫且休戰吧,阿爾,動手!」

元素火焰在阿爾。亞特蘭蒂斯的手上再度燃起,羅德伊冷哼一聲,也默認了這次合作,他們之間當然要斗個你死我活,但關於憐。貝拉……絕對不能讓她攪局!

「吼——!」來自神魔的怒吼,憐一手橫在胸前,黑色元氣直接在她手中凝聚,最後成為一柄同黑耀一模一樣的巨劍!紅色和黑色不斷在元氣巨劍劍身流淌,周身元氣直接化為一道巨型翅膀,帶著憐猛衝而去!

幾十天鎖鏈和元素風暴漫天落下,那雙紅眸帶著滿滿的殺意,張嘴又是一聲怒吼,身影直接化為幾乎無形,在元素風暴和漫天鎖鏈中穿梭!合力攻擊的雙方不由得呆住,速度竟然能快到如此!

「刷!」紅色羽翼煽動著上升,僅僅幾秒,那雙紅色雙眸就出現在教皇分身面前!看著竟然在如此短時間內就突圍到身邊的憐,教皇明顯也有些慌了,現在的憐和剛才的憐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甚至就不是同一個層次!已經被強行提升為神魔的她,怎麼還和剛才一樣的水準!

「什——!」教皇明顯還是小看了神魔,縱然阿爾。亞特蘭蒂斯退的再快,也沒有憐手中巨劍揮舞的速度快!

紅色和黑色的火焰直劈而下,刀鋒向著教皇分身,直接揮砍而來!縱然是強行神魔化,縱然是被憤怒控制了一切,但憐依然記得,不會再傷害她愛著的人們!

「刷!」刀鋒揮砍進半透明的身影之內,沒有造成任何實質傷害,但裡面蘊含的恐怖元氣力量,已經讓遠在天外的某位直接吐出一口血來!

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體再次急速後退,憐背後的紅黑雙翼繼續拍打,手中的巨劍再一次要狠狠揮下!

「刷刷刷!」幾十條鎖鏈將她的手腕纏住,憐回頭,紅色雙眸看著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蛋,瞬間,又是幾條鎖鏈彈出,要直接卷上憐的身體!

怒吼,似野獸在咆哮,誰也無法阻擋她,誰也不能阻擋她! 黑色鎖鏈死死捆縛住憐的雙腳和雙手,紅黑元氣順著灰色鎖鏈蔓延至上,迅猛如虎,漆黑無比的黑色元氣自薔薇身上的頭碰內部冒出,張開無形大嘴,兩者狠狠撞擊在一起!

「嗡——!」空間力量在這個瞬間完全扭曲,兩種強大的力量互不相讓,阿爾。亞特蘭蒂斯在這個時候再一次重聚元素之光,目標正是被鎖鏈束縛住的憐!


「我們上!」龍族族王一聲怒吼,兩位父親化作兩道流光直接衝上,兩道流光直撲雙方,教皇分身見到這一幕冷笑一聲,「兩個想要插手的傢伙……!」


阿爾。亞特蘭蒂斯的方向一轉,元素之火如流星般落下,龍族族王的身形穿梭其中,火焰在金色瞳孔中不斷燃燒,想到隱月那對慘不忍睹被洞穿的龍翼,便宜爹的怒火更是不能自持!

「老傢伙,敢傷害我的崽子,也要看我答應不答應!」金色元氣自全身冒出,一陣光芒之後,巨大的金色巨龍現身,幾乎佔據了半個天空!教皇分身見到未免吃驚,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形在這樣的巨龍面前就如一個小不點,隨便一掃便能被粉身碎骨!巨龍發出咆哮,張開大嘴便是金色火焰噴出,龍尾迅速橫掃,阿爾。亞特蘭蒂斯根本躲避不及,直接被甩飛到高空狼狽落地!

隱月喘著粗氣看著高空上的一切,心中有著莫名的激動和興奮,那條巨大的金色巨龍……那麼強大的力量載體是他的父親不是嗎!

「薔薇!」父親大人這邊衝到憐身邊,紅黑元氣頓時化作利劍將黑色鎖鏈完全斬斷,鎖鏈斬斷的瞬間憐手持元氣巨劍縱身躍起!她眼中通紅的顏色讓父親大人心驚,那是被神魔血脈完全控制的預兆,她還沒有完全掌握,就被強行推到了這一步!父親大人也縱身躍起,追著憐的身形而去,被羅德伊操縱的薔薇迅速抽身,躲開了憐手中黑色巨劍的砍殺。

「兩個神魔……」羅德伊喃喃低語,一對二,還是面對兩個神魔他的勝算根本沒有多少,但他們面對的可是薔薇,雖然她現在已經被自己操控,雖然事實上她已經『死了』,但在他們眼裡,這還是活生生的薔薇!

羅德伊哈哈大笑,「憐。貝拉!你真的能對自己的親妹妹下手嗎?難道你要再一次殺了她!」

羅德伊的聲音讓憐的動作有瞬間遲疑,羅德伊邪惡的聲音再次響起,「憐。貝拉,你欠薔薇一條命!如果不是你,她也不會死,更不會落到我手裡!現在,你應該把這條命還給她了吧!」

薔薇那雙面無表情的雙眼看著憐,憐愣愣的站在那,沒有了任何動作,父親大人在後方迅速衝來,身體在幾個加速之後直衝到薔薇面前!充滿憤怒的眼睛看著薔薇,不,是直視著那團黑霧中的眼睛!

「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休想動貝拉一族的孩子!」

父親大人出手,伸手直接探入了薔薇身體內部!羅德伊暗叫一聲糟糕,幾十條鎖鏈突然自斗篷之內出現,將父親大人突然推開,父親大人的身體被強行推開數百米,那幾十條鎖鏈的目標突然改變,轉向愣在原地的憐!

父親大人身影如風,但在這個時候,從天而降的元素之球忽然自頭頂落下,父親大人大吃一驚,趕緊朝著一側躲開,然這短短的幾秒時間那幾十條鎖鏈已經到達憐的眼前!

「刷刷刷刷!」幾十條鎖鏈猶如慢動作一樣的接近,鎖鏈的前段突然開合,那裡面竟然是幾十個尖銳的黑色利刺!這幾十根尖銳利刺若是同時插入憐的身體,可想而知,她會在瞬間變為蜂窩,若是刺穿大腦,憐。貝拉也將不復存在!

所有的喊聲在這個瞬間完全被屏蔽,整個世界安靜的可怕,紅色的眸子看著眼前距離自己的皮膚只有不到幾毫米的利刺,憐的動作在這個瞬間完全靜止,但下一秒!立刻蘇醒!

「啪啪啪啪啪!」紅黑元氣直接化為幾十隻手掌將每一根鎖鏈握住!憐雙手狠狠握緊,一聲怒吼之下,黑色元氣一個反轉!

「什麼!」羅德伊的意識大吃一驚!幾十條鎖鏈那端突然爆發的力量直接連同薔薇的身體被狠狠摔在地上,薔薇的身體受到如此巨大的震蕩險些將羅德伊的意識震出去!意識的疼痛還沒來得及過去,那雙通紅的眼睛已經到達眼前!羅德伊暗叫一聲糟糕,立刻操縱薔薇要有動作,卻別憐搶先一步!

「砰!」這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薔薇腦袋一側的地面之上!

綠色緞帶自薔薇的長發上緩緩落下,飄到了憐的手背之上,通紅的眼眸微微閃爍,羅德伊一聲冷笑,「被感情束縛的你,怎麼可能贏得了!」

「刷!」黑色鎖鏈突然自憐背後而起,要狠狠的刺入她的身體之中!

濃稠的紅黑元氣襲來,將這些鎖鏈直接絞在了一起!父親大人陰沉著臉站在後面,紅黑元氣順著鎖鏈直接向上入侵,要竄入薔薇的身體之中!黑色元氣自薔薇身體內部再度泛出,似乎要拚命抵抗這入侵的元氣,父親大人一聲冷笑,畢竟只是一抹意識體,怎麼可能真正對抗得了蛇魔之力!如果是這小子的本體,那就要另當別論了。

眼看對於薔薇的操控已經不保,黑色元氣直接自薔薇身體內部撤離,薔薇也如失去了一切生機的娃娃躺在地上,同樣是那雙不帶有任何感情的黑眸,但在此刻更顯得麻木空洞,就是一尊沒有任何生命的軀殼。

「嗖!」黑色元氣朝著黑色元氣抓去,父親大人的眼中閃爍著殺意,怎麼可能會讓這小子跑掉!雖然毀掉的只是一小部分他的意識體,也要讓他明白,貝拉一族的人豈是這麼容易被欺負的!

「啊!」黑色元氣直接被紅黑大手死死抓住,那雙在黑色濃霧中的眼睛閃著詭異光芒,憐突然抬頭,自身的紅黑元氣冒出,直接探入到那團黑色霧氣之中!

「憐?!」父親大人很是驚訝,在遠方的某個角落,羅德伊的身體狠狠震了幾下,那團被入侵的黑色霧氣直接被憐的元氣轟散!破碎掉的黑色元氣直接化為一道暗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捲起薔薇的身體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口殷紅的血液自羅德伊的嘴角落下,他緩緩睜開眼睛,眼眸深處的那抹紅色忽明忽暗,最後身體一個不支竟然單膝跪地!「憐。貝拉……我終究還是小瞧了你。」

「轟——!」高空之上,在金龍巨大的怒吼聲中,一片刺眼的光芒綻放,阿爾。亞特蘭蒂斯的身體也消失不見,看著突然扭曲的空間之力,龍族族王狠狠的罵了一句,「膽小如鼠的傢伙!竟然逃走了!」

「教皇陛下!您沒事吧!」看著教皇略微蒼白的神色,身穿神域服裝的幾人都很擔憂,教皇目光森冷的沉默一會兒,將自己嘴角的血跡抹去,他竟然被那條龍傷到了,雖然不嚴重,但足以證明這個世界除了黑暗教廷,還有阻礙他的力量,憐。貝拉!她的第三軍團!

地上的綠色緞帶孤零零的躺在那裡,憐的雙眼就這麼看著看著,眼眸中的血色急速退去,最後化為全然的黑色,她的身體也如風中落葉往地上倒去,父親大人將自己的女兒牢牢抱在懷中,看著她蒼白無比的臉色和滾燙熾熱布滿傷口的身體,心中除了疼痛還是疼痛!


「這小丫頭怎麼樣?沒有生命危險吧!」龍族族王再度化形成為人類,關切的走了過來,看著憐此刻的模樣他也忍不住皺眉,「這小丫頭也算命大,如果換做是我們龍族,早就沒命了。」

「她會好的,我相信自己的女兒。」父親大人淡淡開口,將憐抱的更緊一些,龍族族王微微皺眉,也沒再反駁什麼,「好在教皇和黑暗教王多少受到了傷害,也提醒了他們我們也不好欺負!他們多少能消停一會兒了。」龍族族王看著幾乎被毀掉的第三軍團基地,「基地重新建就好,只是這丫頭……」

父親大人也狠狠皺眉,他十分清楚自身血脈的霸道,這身血脈里潛藏的便是殺戮、血腥,如此被強行逼迫提升實力,這對於憐來說猶如一場噩夢,更是一場煉獄!她的身體被急速破壞,甚至元氣空間……!父親大人想到這裡,心中更是疼痛,他的女兒一路走到現在受了多少的痛苦,這個孩子她肩負的實在是太多了!

「嗡嗡——!」細微的光芒自憐的身體某個地方傳出,父親大人有些驚訝,不明白這是什麼,這道光芒越來越大,直到覆蓋住憐整個身體,父親大人意識到什麼,忍不住要放出自己的元氣與之抗衡,一道聲音自光芒中出現,「不要緊張,我是來幫憐的。」

一位老者的身形突然出現,父親大人皺眉,眼中仍然有著戒備,「你是誰?」

老者呵呵一笑,有些擔憂的看著憐,「一路看著這丫頭努力,她所遭遇的一切沒有人會比我更清楚,我只能說……年輕人,你有一個太過優秀的孩子。」

父親大人愣住,看出老者並沒有傷害憐的意思,老者帶著笑容,「這丫頭經歷了太多磨難,她一直在不停的努力,縱然失去再多、縱然要承受再多,她都沒有一句抱怨,我從來沒有看到過這麼堅強的孩子,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你到底是誰?」父親大人狐疑,老者說起憐的語氣十分熟稔,仿若相識已久的故人,老者呵呵一笑,「年輕人,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我會幫這丫頭,將這丫頭交給我,好嗎?」

父親大人當下更為戒備,老者笑看著父親大人,「她的神魔血脈在你們這個世界,是無法再被治癒,我相信你也明白這一點,這孩子如此拚命,就是因為她心裡壓了太多的東西。」

父親大人眼神閃爍,他再清楚不過,是的,再清楚不過!如此迸發的血脈力量將她的身體幾乎摧垮,現如今憐的元氣空間已經千瘡百孔,甚至……他都沒有辦法再被修復!如果有古老的神魔在,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還存在著那些古老的生命,憐或許還會有救,但父親大人太清楚,那些生命早已經灰飛煙滅了!

「你真的有辦法……讓她痊癒嗎?」父親大人的眼中蹦出希望,老者點點頭,「當然,這孩子也寄託了我們全部的希望,她所做的一切也同樣是為了我們,我們不會袖手旁觀。」

父親大人緩緩鬆開手臂,一股溫柔的力量拖住憐的身體,光芒包裹住她的全身,完全消失在光芒之中,父親大人看著憐消失,心中狠狠一個揪緊,老者再度開口,「我們不會讓她有事。」

父親大人點頭,老者的身影迅速消失,那團光芒也跟著完全消失,父親大人懷中抱著的憐已經不見蹤影,父親大人沉默不已,龍族族王的金瞳深處閃耀起狂風暴雨,那些傢伙……不屬於這個世界!


五道高聳不見頂端的黑色石柱聳立在此,渾身布滿傷口的少女虛弱的躺在地上,幾道身影圍在她周圍,一道黑影直接要竄出去,被老者的一個回眸定在原地,小丑看著完全昏迷的憐,心急的大吼,「老傢伙!她到底怎麼了!怎麼會是這幅樣子!」

豐滿的嫵媚女人眼帶心疼的看著憐,「嘖嘖,小丫頭太拚命了,真是讓我心疼啊。」

身材強壯的魁梧男人也皺眉看著,「這小丫頭真的是不要命了。」

長相妖嬈的男人轉頭看著老者,「大人,我們是要開始了嗎?」

老者點點頭,看了看這幾個,「我想你們都明白,這孩子對我們意味著什麼,拋開這一點,她也是值得我們出手的人。」

「說這麼多婆婆媽媽的話做什麼,要開始就快一點!這小丫頭也挺不了太久!」魁梧男人直接坐在地上,將手中巨大的棒子放在身邊,妖嬈男人和嫵媚女人也依次坐下,老者看了看站在後面的少年,少年咬牙開口道,「你放心,我不會做什麼。」

老者這才點點頭,少年急促的跑過來,有些顫抖的想要伸手觸摸憐,但最後強行將手收回來,一屁股坐在老者身旁,「老傢伙,快開始!快一點!」

老者深吸一口氣,坐在地上,五人將憐圍在其中,老者溫暖的目光看著憐,嘆息一聲,「小傢伙,以前都是你去守護別人,現在,就讓我們來守護你!」

其實現在就可以開始寫大結局了,你們是想我請假幾天,來個結局上中下,還是這麼寫下去,然後請假個幾天,來個一章大結局?我弄個投票,截止到明天哦! 生命本身就是一個無盡的循環,從低谷到高峰再回到低谷再到達高峰,沒有誰會有非常平坦的一聲,從生到死再由死到生,你經歷的也許並不僅僅是生命,還有生命留給你的很多東西,完美與不完美,遺憾或者滿足,痛苦或者幸福,在生命幾經波折之後突然回頭,若是心裡沒有一絲遺憾,這一生也算沒有白活。

憐的意識昏昏沉沉,有一種回到母體的錯覺,更準確的說給她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她經歷過,就在奧拉。卡特身死的那個時刻,她曾經就如此迷茫、如此昏沉過,憐忍不住睜開雙眼,周圍皆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比上一次好上太多,上一次她是在無邊黑暗中不斷穿行,直到看到最後一絲亮光,她才獲得了第二次生命,這一次沒有一絲陰霾,整個世界都光明非常。

一條莫名的道路自憐的面前展開,憐的雙腳也已經踏在這條路上,她不斷的往前走、往前走,忽然前面出現一道身影,那道身影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似乎早就已經在那裡等待,憐忍不住腳步較快,不停的加快,最後直接跑了起來,瘋狂的往前奔去!

那道身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憐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重,越來越急促,她的心臟在胡亂的跳個不停,幾乎要蹦出她的胸膛!憐狠狠的跑了過去,張開手臂直接將那人狠狠保住!

溫暖,淡淡的溫暖迅速包裹住憐的身體,憐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是如此冰冷,憐雙臂是那樣的使勁兒,一絲一毫都不肯鬆手,一雙溫柔的手輕輕撫摸過憐的臉頰,略帶寵溺的笑聲響了起來,「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

憐直接化身為無禮的小孩子,將眼前的人抱緊,「我就是小孩子!我怕鬆開你你就會消失掉!」

杜拉。卡特那雙溫柔迷人的眼睛寵溺的看著不肯撒手的某小孩,輕嘆一聲,雙手也環住了憐的身體,「我發誓,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消失。」

憐半信半疑的抬起頭,杜拉。卡特對她溫柔的笑著,憐緩緩鬆開手杜拉。卡特溫柔的牽住她的手掌,憐感受著手心裡真切的溫暖,忍不住心頭有些發酸,「姐姐,這是真的嗎?我是說……你、你是真的嗎……還是說我已經死了?」

杜拉。卡特溫柔的笑了,「傻妹妹,我當然是真的,只要你想我是真的,我就會存在,一直陪伴著你。」

「什、什麼意思?」憐有些錯愕,自己的姐姐的確已經死了,那麼她現在也應該已經死了才對,不然怎麼可能再一次見到她?杜拉。卡特笑笑,牽著她在這條路上不斷行走,路似乎永遠都沒有盡頭,不斷的超前延伸、再延伸。憐看著四周,「這裡到底是哪裡?」

杜拉。卡特看看周圍,將憐的手稍稍握緊,「這是屬於自己的元氣空間啊。」

「我的元、元氣空間!」憐錯愕的睜大眼睛,她的元氣空間怎麼可能是這個樣子!她的元氣空間不應該到處都充滿黑色元氣嗎?怎麼現在會是如此白茫茫的一片!如果這裡是自己的元氣空間,那麼姐姐……姐姐為什麼也會出現在這裡!

看著憐如此震驚的模樣,杜拉。卡特笑笑,「憐,我是你的意志,你要我出現在這裡,所以我就在這裡了。」

「什、什麼?」憐震驚,她的意志?是啊,姐姐已經不可能再復生,眼前的這個怎麼可能會是真的!但縱然不是真的,縱然只是意志而已,她也要留住!憐的手將杜拉。卡特的手握緊,杜拉。卡特笑的溫柔,帶著她繼續往前走,「這應該是你第一次真正來到自己的元氣空間,這裡的廣博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吧。」

憐看著四周,再看看前面那條永遠都沒有盡頭的道路,的確,她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如此真實的感受自己的元氣空間,這裡空間的廣闊遠超過自己的想象,不知道走了多久,依舊沒有走到類似邊緣地帶,看著周圍不帶有任何色彩的元氣,憐深吸一口氣,「我的元氣……為什麼沒有顏色了?」

杜拉。卡特微微皺眉看著憐,「你自己體內的神魔血脈暴走,幾乎崩壞了你的身體,為了維持住你自身的性命,所有的元氣力量自主的進行治癒,耗盡了所有的力量……」

憐聽到這裡,忽然明白了什麼,揚起頭看著周圍漂浮在身邊的這些元氣,僅是扯扯嘴角,「也就是說……我現在的實力又回到了原點,是么?」

杜拉。卡特微微沉默,隨後點頭,「是的,你的實力重新回到了起點,並且……再度回到了被冰封的時候。」杜拉。卡特另一隻手狠狠朝空中揮舞,始終瀰漫著的元氣突然往兩邊消散,憐清楚的看到那透明、反著光的淡藍色結晶體,再熟悉不過,再熟悉不過啊!

「真是想不到,竟然回到了最最開始……」憐輕笑,不禁實力退回到了原點,已經消失掉的冰層再一次覆蓋住自己的元氣空間,她,又重回了『廢物』時期啊!

「你看上去……似乎就這麼輕易接受了?」杜拉。卡特有些疑惑,任何人知道實力倒退回原點,並且還是最糟糕的時刻都會感到沮喪吧,她甚至連半點難過都沒有,就這麼輕易接受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未免太強了點!

憐仰起頭,嘴角掛著一抹釋然笑容,「我為什麼不接受?這一切我又不是沒經歷過。」

「可是……你什麼都沒有了。」杜拉。卡特淡淡開口,「你的實力、地位、榮耀,還有你為之奮鬥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了。」

憐垂下眼眸,杜拉。卡特將她的手握緊,「不過沒關係,你還有我。」

憐繼續沉默,是啊,她為之奮鬥的一切,她曾經擁有的一切,所有的都將不復存在。杜拉。卡特帶著她一直往前走,原本永遠都沒有盡頭的道路終於在這個時候到達了終點,一顆跳動的紅黑心臟懸浮在那裡,每一次的呼吸跳動憐都能感受到它迸發而出的力量,紅黑……那該不會就是……!

「沒錯,那就是你的神魔血脈。」杜拉。卡特開口道,「應該說那是神魔血脈的具象化,它一直都存在於你的體內,此刻更是直接的在你眼前出現。」

「砰砰!」紅黑心臟不斷的有力跳動,憐忍不住伸出手向前碰觸,紅黑心臟竄來的熾熱溫度瞬間暖了她整個身體,就連杜拉。卡特也忍不住鬆開憐的手掌,如此熾熱的溫度幾乎要讓她在下個瞬間鬆開。

這就是神魔血脈的真實狀態……憐感受著自手掌傳來的熾熱溫度,滾燙不已,猶如不斷跳動的熊熊火焰,更像是一座隨時都能噴發的活火山,這裡面蘊藏的巨大能量似乎是無盡的,也是超過她的想象的。

「捏碎它吧。」杜拉。卡特輕輕開口,憐有些沒有挺清楚她的話語,杜拉。卡特慢慢靠近憐的身旁,輕輕的在她耳邊低吟,「我親愛的妹妹,只要你捏碎它,你就可以同這樣的血脈完全告別,你就是再普通不過的人,什麼戰爭、什麼和平,都和你再沒有半點關係,我會陪著你,你要知道,你從來就不是什麼憐。貝拉,也無需接受她全部的命運不是嗎?」

憐的意識有些恍惚,是啊,說到底她並不是真正的憐。貝拉,擁有神魔血脈的不是她而是憐。貝拉,她是奧拉。卡特,真正的自己是奧拉。卡特!憐的手掌忍不住收緊,紅黑心臟在她的掌心已經微微變形,迸發出更多的熾熱力量傳達到憐的內心,杜拉。卡特輕柔的聲音繼續在耳邊環繞,「你是奧拉。卡特,這才是真正的你,那些都與你無關,將它捏碎吧,將它捏碎你才能有平穩的人生,你所失去的一切才會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