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忙屈膝應「是」。

二娘很快便和大伯母家的兩位堂姐約在一起,問司馬蓁要不要一起去園子里。


司馬蓁就找借口說自己十分想聽堂會,讓她們自去。因得司馬蓁的年紀最小,她們三人也沒多勸,留下司馬蓁,三人一起往園子的方向走去。

沒多大一會,廂房裡就安靜了下來。

看著她們三人走遠,司馬蓁長出了一口氣。正準備換丫鬟搬錦兀來坐,卻看見孫璐兒朝自己走來。

「司馬三妹妹,可能陪我一起去園子里逛逛?是霸天哥哥讓我來找你的。他說你是非常好的人呢!」孫璐兒的聲音讓人聽著十分舒暢。

司馬蓁聽了就有些猶豫,本想留下陪太太一起聽堂會的,不過思考了一番,還是答應了孫璐兒。

向太太施了禮,司馬蓁和孫璐兒一起向園子里走去。

孫璐兒身上的味道很淡卻很好聞,讓人很容易的便能靜下心來。司馬蓁自己不喜歡用香露,總覺得那味道太濃,灑在身上反倒讓人覺得掉了檔次。但是這孫璐兒身上的香露卻很好聞,司馬蓁想這香露估計也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吧。

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並肩走在去園子的小道上,各自想著心事。

二人離看戲的秋水閣有一段距離了,孫璐兒才開口和司馬蓁說話。

「我能叫你蓁兒妹妹嗎?」孫璐兒看著司馬蓁問道。

「孫小姐請隨意。」司馬蓁覺得孫璐兒按輩分應當和自己的父親司馬廉一樣,叫自己妹妹好像還是有些不合適。

孫璐兒好似看出了司馬蓁的想法一般,笑道:「蓁兒妹妹不用多想,我大姐比我大太多,都影響我和咱們一般大的小姐交往了。咱們各自論交,以後就姐妹相稱。至於有長輩在場的時候,就不這樣喊就行了。你說好嗎?」

孫璐兒這樣一說,司馬蓁就理解的點了點頭:「璐兒姐姐說得是,妹妹知道了。」

見司馬蓁真心的同意了,孫璐兒十分開心。看來她平時也確實是沒有什麼同齡人可以交往。

想到這,司馬蓁又有些同情孫璐兒了。年紀這麼小就要打理家族一半的生意,自己的婚事也要考慮到家族,其實也是挺不容易的。

司馬蓁的職業病又犯了,前世每次開庭遇到十五六歲的少年犯,司馬蓁就會先同情一番,她總認為孩子之所以犯錯,跟家庭教育有很大的關係,因此總是會感慨投身於良好家庭的重要性。

這孫璐兒雖說家裡富甲天下,可是在這個朝代,卻沒有男孩可以支撐家庭。一個女孩子要繼承家業,還真是不容易啊!

想到這,司馬蓁看待孫璐兒的眼神就有些柔和中帶著關切,雖說自己這身板還沒有孫璐兒年紀大,但內里的靈魂卻已經是三十多歲的人了。擱現代早就應該是當媽媽的人了,母性情懷一爆發還真有點控制不住。

「蓁兒妹妹怎麼總是看璐兒,璐兒臉上的妝是不是花了?」孫璐兒見司馬蓁總是看著自己,有些疑惑。

司馬蓁這才愣過神來,趕緊說道:「沒有,是因為璐兒姐姐長得實在好看,妹妹看得痴了。」

孫璐兒聽司馬蓁誇獎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妹妹誇獎了,我哪有妹妹說得那樣好看。依璐兒看,蓁兒妹妹才是貌若天仙,只是你今日並沒有裝扮起來,可是故意的?」

司馬蓁驚訝於孫璐兒的心思敏銳,就低頭不好意思的說道:「妹妹年紀還小……」

兩人一邊走,一邊聊著,不一會就到了園子里。慢慢的能看見三五成群的小姐們圍在一起嘰嘰咋咋的聊著,不時會傳出笑聲來。

再往前走就是園子的內部了,想必外院的少爺們也應該都到了。

孫璐兒和司馬蓁慢慢的走進園子內部,不一會就聽見了男子的聲音。

有的在吟詩,有的在和其他小姐說話,園子里很是熱鬧。

「三妹妹,我們在這呢!」司馬蓁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循著聲音望去,是范再贏那傢伙,正在揮舞著手臂,朝著司馬蓁這邊打招呼呢!

司馬蓁看見了就有些頭疼,這范再贏好像一點也沒有什麼講究,在哪都是隨性而為,讓人覺得有些不著調。

孫璐兒看著司馬蓁微皺的眉頭就笑道:「再贏哥哥人很是風趣!」

「恩,是的,他是個好人。」司馬蓁點頭。

兩人就朝著范再贏的方向走去。走近了才發現,李霸天、鄭志恆、范再贏還有另外三、四個青年男子正站在一起。

「霸天哥哥,再贏哥哥。」司馬蓁見著幾人,行了個禮,因為不認識其他人,因此只給李霸天和范再贏打了招呼。

「小姨,你看我這幾個哥哥怎麼樣?」鄭志恆看見孫璐兒,跑上前拉住孫璐兒的手,很是熱情的說道。

孫璐兒聽了臉就紅了,打開了鄭志恆的手,嗔道:「胡說什麼呢!」

「我才沒有胡說,娘親說讓我把平時關係的好的哥哥們都帶來給你瞧瞧呢!」鄭志恆有些不滿的說道。不過說話的聲音到是變小了,沒有像剛才那樣的大嗓門。 孫璐兒知道鄭志恆說的是實話,只是沒想到這小子是個直腸子,當著大家的面就說了出來。不過幸好這裡的幾人都是自己人,倒也沒有覺得太過尷尬。

孫璐兒索性走到對方跟前,給對面的幾人行了個禮,說道:「在下孫璐兒,不知道各位公子是?」

孫璐兒的落落大方贏得了大家的好感。

除了李霸天、范再贏和鄭志恆,其他人都自我介紹起來。

剩餘四人分別是兵部侍郎張宇之子張紹林,左武衛將軍彭清之子彭寧,以及長平侯世子陳以祥和剛才在秋水閣出現了的陳以琛。

孫璐兒和司馬蓁聽過他們的自我介紹,便細細打量起來。

張紹林和彭寧都出生武將家庭,兩人今天都穿了一身墨色勁裝,看上去幹練有力。

張紹林身高七尺,身軀凜凜,相貌堂堂。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語話軒昂,吐千丈凌雲之志氣。很有一番武將的威風。這張紹林也卻是上過戰場的,同李霸天一同去的抗倭戰場。本來是想繼續呆在戰場上積累軍工,可是張府的老太君一心想讓孫子早日成婚,給她生個重孫子,硬是不同意。張紹林也十分孝順奶奶,就沖軍隊回了京城,現在在兵部任一閑職。

「霸天,這就是你說的斷案如神的司馬府三小姐嗎?」張紹林見了司馬蓁直接問道,語氣中還有些不太相信。

「是啊,是啊,我看著這司馬三小姐如此文弱的女子,應當是大家閨秀,怎麼可能像你說的那般善斷命案呢?」彭寧也插話道。

彭寧雖也是武將家庭出身,但是卻不像張紹林那樣五大三粗。身高大概六尺半,面容白皙,眼如丹鳳,眉似卧蠶。唇方口正,額闊頂平。雖然長得不錯,但是說話卻也還是一副武將的直腸子。見張紹林問李霸天,趕緊插言。

今日的司馬蓁未撲脂粉,她方才對著大家施禮時淺淺一笑,只見少女眼眸清澈的如一汪秋水,漂亮的柳葉眉,小巧的鼻翼,不點而朱的紅唇,整個一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小美女,怎麼也無法和斷命案聯繫到一起。

李霸天聽兩人這樣問,也不覺得尷尬,直接說道:「那是,三妹妹很厲害的。我李霸天難得佩服什麼人,三妹妹就是一個。」

司馬蓁聽李霸天這樣誇自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霸天哥哥過譽了,我只是略微看了些斷獄的書籍,有一點自己的淺薄看法罷了,不值一提的。」

那陳以祥只是溫和的笑,和傳說中的形象一樣,是一位溫潤若玉的謙謙公子。

「嗯嗯,還有我聽霸天哥哥和再贏哥哥說,你家丫鬟做的豆沙包十分美味,上次送來的幾個我都沒有吃到呢!」鄭志恆不知怎的又想起了夏末做的豆沙包,插言說道。

司馬蓁就有些頭暈,怎麼現在的男子都喜歡上吃豆沙包了嗎,司馬蓁十分不理解何時豆沙包有了這麼大的吸引力。

正準備開口說話,就聽范再贏說道:「確實好吃,志恆小弟弟,那日你來的時候我們都只半個了,當然不好意思給你吃咯,趕緊問你司馬三姐姐什麼時候請咱們去她那用飯,讓她的丫鬟專程再做一屜給你吃。」

「我不是小弟弟,我都十歲了,是男子漢了!」鄭志恆不滿范再贏對他的稱呼,說道。不過覺得范再贏說得有些道理,就一臉期待的望著司馬蓁。

司馬蓁看著鄭志恆一臉期待的眼神,心就軟了,柔聲說道:「待我回去和夏末商量一下,定下時間就給你們下帖子。璐兒姐姐也要來啊!」司馬蓁對著孫璐兒發出邀請。

聽到司馬蓁邀請自己,孫璐兒十分高興,連連點頭。

「不知在下能否有幸參加呢?」一個溫潤的聲音傳來。

說話的是剛才一直沒有支聲的陳以琛。


司馬蓁聽見聲音,就打量起陳以琛來。

陳以琛一身藍色的錦袍,手裡拿著一把白色的摺扇,腰間一根金色腰帶,腿上一雙黑色靴子,靴后一塊雞蛋大小的佩玉。肌膚上隱隱有光澤流動,眼睛里閃動著一千種琉璃的光芒,斜飛的英挺劍眉,高挺的鼻樑。身體給人的感覺十分輕盈,一看就是長年練習武功。靜立時卻又溫文爾雅,再加上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玩世不恭的神態,到是令人一時不捨得把視線從他臉上挪開。

司馬蓁將眼神望向李霸天,似是在詢問。李霸天這回反應到快,說道:「長平侯也和司馬叔叔交好,世子和以琛司馬叔叔都認識的。」

「在下也想去嘗嘗他們都交口稱讚的豆沙包。」長平侯世子陳以祥聽了李霸天和自己二弟的話,溫和的開口說道。他的聲音十分好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一般舒適。

司馬蓁這才開口道:「那三娘定下了日子,就遣人給長平侯府送帖子去。」

「還有我,還有我,霸天都說了好幾次了,三妹妹你不會不請我吧!」又是張紹林在說話,司馬蓁聽了只能點點頭。

「那他們都去了,我自也是不能少的,三妹妹你看就賞我一張請帖吧!」彭寧也趕緊插話道。

這會大家都變成了自來熟,三妹妹、三妹妹的叫了起來。司馬蓁又沖著彭寧點了點頭。

司馬蓁見到這幾個直腸子的傢伙倒是將剛來時的擔心都放下了。和這樣幾個人在一起,似乎那些擔心就沒有必要了吧,司馬蓁想著。

「喲,那邊不是咱們未來的世子夫人嗎?」張紹林輕聲低呼,指著另一邊走來的兩位女子說道。

大家便循著他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遠處走來的兩位姑娘一看便知是姐妹倆,除了身高的不同,兩人長得十分相似。

高個的那位應當就是長平侯世子的未婚妻霍安嵐了。一襲明黃淡雅棉裙,外搭一件粉紅色妝花褙子。墨發梳成高髻,插了兩隻赤金步搖。施了淡妝,粉面上一點朱唇,神色間欲語還羞。嬌美處若粉色桃瓣,舉止處有幽蘭之姿。清雅面龐淡淡然笑著。好一個溫柔嫻雅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和長平侯世子也真是郎才女貌,很是般配。司馬蓁看到了霍安嵐和陳以祥以後就在心中感嘆道。

個子矮些的應當是霍安嵐的妹妹,只有九、十歲年紀的樣子,出落的也十分水靈。這個小姑娘今日穿了粉紅色葫蘆紋燈籠小襖,靈活轉動的眼眸慧黠地轉動,有幾分調皮,又有幾分淘氣。

這樣的一對姐妹倆,站在哪裡都應當是被關注的焦點才是。


霍氏姐妹兩循著聲音往司馬蓁她們這邊走來,快走到跟前時,就聽見霍家小妹的聲音:「姐夫,姐夫,你今天都沒有等姐姐和欣兒呢!」言語中有撒嬌的味道。

霍家小妹名叫霍欣兒。霍府和長平侯府是世交,霍安嵐和陳以祥的婚事也是早就定了的。因此兩邊的幾個公子小姐都很是熟悉,早就姐夫、嫂子的叫上了。

不過霍安嵐聽霍欣兒此時在眾人面前如此稱呼陳以祥,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粉嫩的臉蛋上添了一抹潮紅。

「小欣兒,你怎麼只管叫大哥,不叫以琛哥哥了啊!」陳以琛打趣霍欣兒。

「哼,誰讓你們都不等姐姐和欣兒,害欣兒找了許久才找到你們!」霍欣兒有些生氣的嘟起了小嘴,模樣十分可愛。

「我們從外院走至此處,偶遇孫小姐和司馬三小姐,便停下聊了一會。」陳以祥開口解釋道,依舊是溫潤如玉的聲音,和春風拂面般的笑容。

聽得陳以祥開口解釋,霍安嵐笑著點點頭,依舊是溫柔嫻靜的樣子。

霍欣兒也不在嘟著嘴,而是看向了孫璐兒和司馬蓁。

四位女子互相見了禮,又相互寒暄了幾句。

「我看咱們也別站在這了,那邊有個秋池,聽說旁邊的亭子里都準備好了茶水和吃食,咱們過去坐坐吧。」范再贏已經有些不耐煩站在這說話,提議道。

大家聽了覺得有理,就一起往秋池的方向走去。

很自然的,人群分成了三撥。

長平侯世子陳以祥和霍安嵐、霍欣兒走在了一起。孫璐兒、鄭志恆、李霸天、司馬蓁走在了一起。張紹林和彭寧走在了一起。

另司馬蓁感到奇怪的就是這個陳以琛,他居然沒有和陳以祥她們走在一起,而是遊離在他們這一撥人和張紹林、彭寧那兩人之間。

不過這人看來本就是有些特立獨行的,司馬蓁看了幾眼就收回了心思,和范再贏說起話來。

「三妹妹,你今日可有相中的人啊,給再贏哥哥說說。」范再贏一副關心加八卦的表情看著司馬蓁說道。

司馬蓁就有些頭疼,這總共也沒見著幾個人,怎麼可能就有中意的呢,真是不知道範再贏的腦子裡是怎麼想的。難道這傢伙還相信一見鍾情之類的事情?於是答道:「三娘年紀還小,還沒想這些呢,再贏哥哥多想了。」

「三妹妹,這京城的女孩不都是十二三歲年紀就開始相看人家了嗎,你可別不好意思,有看上的就告訴再贏哥哥,再贏哥哥去幫你打聽消息啊!」范再贏一聽司馬蓁說並無此想法,就有些著急,又說道:「好妹妹,你要知道這好男子現在可是越來越少了,你不早點下手,萬一好的都被別人挑走了怎麼辦啊?」

司馬蓁能聽出范再贏的話中透出的真心的關懷,有些感動。 范再贏自小無父無母,被師傅養大,來到京城后和司馬蓁幾番接觸,兩人都覺得甚是投緣,便把司馬蓁真的當做親妹妹一般看待。也是真心的為司馬蓁考慮。

「再贏哥哥,你放心吧,三娘覺得緣分這種事情是強求不得的,如果是三娘的姻緣,他自然是不會跑的。」司馬蓁看著范再贏認真的說道,「再贏哥哥自己先考慮下自己的姻緣,趕緊幫三娘找個好嫂子吧!」

范再贏聽了司馬蓁的前半句話,覺得很有道理,正在點頭,又聽見司馬蓁讓自己抓緊時間找媳婦,立馬有些發愣,想說的話也噎在喉嚨里說不出口了。

司馬蓁見了就咯咯的笑了起來。

孫璐兒和李霸天站在二人身旁,李霸天盡職的給孫璐兒小聲的介紹著來府中的一些公子的情況,也大概聽見了司馬蓁和范再贏的對話。

聽見司馬蓁咯咯的笑起來,孫璐兒也插嘴道:「是啊,霸天哥哥和再贏哥哥得趕緊給我們找兩個嫂子了,蓁兒妹妹,一會咱們就幫他倆好好相看相看吧。」說完也俏皮的笑了笑。

李霸天聽了臉就紅了,范再贏到是依舊在發愣,好似真的在思考自己的終身大事一般。

司馬蓁看著二人的樣子,就有些感嘆,其實眼前的二人倒真是兩個好人選,不知道誰有福氣能嫁給他倆了。

司馬蓁沒注意到的是,跟在他們身後幾步遠的陳以琛,在聽到司馬蓁說得關於姻緣的看法的話時,眼中閃出了耀眼的光亮,還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一路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秋池。

秋池附近的共有三個涼亭,都已擺好了矮几,几上放有茶水和各色點心。幾人到達時,已有兩個涼亭里有人坐下,大家便一致往沒人的那個涼亭走去。

剛坐下沒多久,就聽見園子里一陣喧鬧,原來是進來了兩批人。一批是由左相的孫女蕭菲菲領頭,簇擁在她身邊的還有好幾個其他府的小姐。

蕭菲菲是左相的掌上明珠,從小就任性跋扈,而且這蕭菲菲喜歡南青王世子是京城中人盡皆知的事情。偏生這南青王世子生性風流,見著美女就想攬入懷中。蕭菲菲不知吃了多少飛醋,也沒換來南青王世子的歡心。不過近日,南青王迫於左相的壓力,好像是準備替世子向蕭菲菲求親了,因此蕭菲菲十分得意。

今日的蕭菲菲穿的似乎有些涼爽。粉紅玫瑰香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的蝴蝶結,鬢髮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嬌嬌媚媚引人眼球。倒是一個明媚耀眼的美麗女子。不過司馬蓁看到有風吹過時,蕭菲菲的身子似乎有些微微發抖,司馬蓁就想到了現代那句有名的話——要風度不要溫度啊!

可巧的是,另一邊進來的一群人,為首的就是蕭菲菲的心上人——南青王世子薛子玉。身邊同樣簇擁著幾位年輕公子。

南青王是大新朝為數不多的幾位異姓王之一,世襲罔替。這一代的南青王膝下五女一子,因此這薛子玉被南青王妃含在口中養大。因為身邊都是姐姐妹妹,女孩堆中長大,性格多少有些女性化。

不過南青王世子薛子玉確實生了一副好相貌。他身形極為欣長,穿著一件藍色雲翔符蝠紋勁裝,腰間系著犀角帶,只綴著一枚白玉佩。靛藍色的長袍領口袖口都鑲綉著銀絲邊流雲紋的滾邊,腰間束著一條青色祥雲寬邊錦帶,烏黑的頭髮束起來戴著頂嵌玉小銀冠,銀冠上的白玉晶瑩潤澤更加襯托出他的頭髮的黑亮順滑,如同綢緞。他白皙的皮膚看上去如同雞蛋膜一樣吹彈可破,在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迷人,又長又密的睫毛像兩把小刷子,隨著呼吸輕輕的掃過肌膚,黑玉般的眼睛散發著濃濃的暖意,如櫻花般怒放的雙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溫柔如流水,美的讓人驚心。

司馬蓁看著不遠處走來的薛子玉,確實是人如其名,這男人竟然長得快要比女人還美貌了,真是逆天啊!怪不得蕭菲菲迷他迷得不能自已。光是這相貌就不知道要迷住多少閨閣少女了。

不過人不可貌相,這薛子玉身份相貌都是無可挑剔,因此在男女之情上十分隨意,只要見著美貌的女子必要追求一番,攬入懷中后又會丟在一邊。可是這些女子卻甘之如飴,因此薛子玉雖未娶正妻,但家中的小妾通房倒是已有了十好幾個,其中還不乏大家中的嫡女。這樣的男子,真正是世家女子的剋星,一大禍害!司馬蓁心中給此人下了個定論。

不過在場的女子們可不會都如司馬蓁這樣想,一見到薛子玉來到秋池,就有很多小姐議論起來,有的還對著薛子玉的方向指指點點。

薛子玉看見了更是得意,頻頻向各個方向的小姐們微笑著,引得各處不時傳來一聲聲輕呼。

司馬蓁這邊也一樣收到了薛子玉的微笑,只聽霍欣兒說道:「我最討厭這個薛世子了,長得比女人還漂亮,讓欣兒都不想看見他!」

聽著霍欣兒有些孩子氣的話語,霍安嵐、孫璐兒都笑了,司馬蓁只是抿了抿嘴,心想這霍欣兒的言下之意應當是站在薛子玉面前會將自己的美貌遮掩下去吧!

司馬蓁一直在觀察霍安嵐和霍欣兒。在司馬蓁看來,這霍安嵐確實是一個嫻靜淡雅的女子。但這霍欣兒卻有些不似表面見到的這般單純可愛。

從霍欣兒看長平侯世子的目光,司馬蓁總覺得不像是小姨子看姐夫的眼神那麼簡單,還多了些什麼,像是愛慕,又像是覬覦。只是這種神情只是偶爾才會出現,也是因為司馬蓁一直觀察著她才能發現。這樣的神情出現在一個十歲女孩的眼中,讓司馬蓁有些驚訝。

「就是的,這個薛子玉長得娘嘰嘰的,整個一個小白臉。也不知道這些小姐們是怎麼想的,一個二個愛他愛得死去活來!」左武衛將軍之子彭寧聽了霍欣兒的話深有同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