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意識到自己踢到了鐵板上,不由雙腳一軟,直接跪了下來,哀告道:「小人有眼無珠,還請大人見諒,小人知道錯了!」

驚懼之下,他將腦袋都磕在了地上。

中年男子的老爺也不是什麼名門大族,只是普通的富裕商人而已,像他這樣的下人就算是被衛長風給打個半死,前者也絕不會出頭主持公道。

衛長風厭惡地說道:「帶上銀子滾,如果再來騷擾鐵師兄,你知道後果的!」

中年男子如獲大赦,趕緊抓起地上的銀兩,連滾帶爬地溜走。

那兩名打手相互看了看,也跟著灰溜溜地跑掉。

圍觀的人群發出了鬨笑聲,顯然他們也是很討厭這些人,看著都感到痛快。

&師弟,這次真是多虧你了…」

鐵翼抱拳說道:「大恩不言謝,我老鐵這條命都給你了!」

衛長風笑道:「師兄言重了,我們先進去吧。」

鐵翼點點頭,和妻子京娘一起將地上的衣服家什撿了起來,拿回到自己家裡。

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衛長風和鐵翼在房子的小廳里坐下。

衛長風將手裡的點心遞給張羅茶水的京娘,同時不解地問鐵翼:「鐵大哥,你們怎麼會…」

六兩銀子的房租不算少也不算多,鐵翼好歹也是武院出來的武者,落到一家子都被人趕出來,未免有些不可思議。

鐵翼苦笑道:「一言難盡啊!」

原來上次他負傷之後,在回春堂的胡萬春那裡治療花去了所有的積蓄,後來雖然被衛長風治好,修養了一段時間也沒有什麼收入。

好不容易恢復了大半,他去青莽山裡狩獵,結果運氣太差雙手空空。

正是屋漏又逢連夜雨,偏偏在這個時候女兒鐵心蘭又生了病,家裡一下就陷入了困頓之中,哪裡還繳得出房租。

原來這樣!

衛長風明白過來,說道:「讓我來看看吧!」

京娘知道他醫術高明,趕緊將鐵心蘭牽了過來給衛長風看。

鐵心蘭比衛長風的兩個妹妹還小了好幾歲,性情有點害羞,但是看得出是那種很乖巧的小女孩子。

不過她的臉色非常蒼白

衛長風先給她診了一下脈,問了幾句,不由陷入了深思之中。

&么啦?」

看到衛長風的神色有異,鐵翼和京娘頓時緊張起來。

衛長風搖搖頭:「沒什麼,只是有點風寒之症,我給她扎兩針就沒事了。」

其實衛長風說的並不是實話。

通過丹勁診脈他發現,鐵心蘭並不是生病了,而是她體內的先天陰氣過盛,十有**是身具先天玄陰之體,因為體質失調才出現病症之態。

先天玄陰之體是千載難遇的美玉良材,修習武道的天縱之資,衛長風前世也僅僅只遇到過一位,那就是天心門的掌門碧秀雲!

普通的醫師或者丹師,肯定是診不出準確的脈象,只會當成風寒之症。

這件事情衛長風也不知道對鐵翼夫妻是好是壞,所以暫時隱瞞了下來。

他給對方扎了兩針解去一部分的先天陰氣,再開了張補身的藥方。

知道鐵翼家裡拿不出買葯的錢,衛長風又掏出了十兩銀子硬是塞給京娘。

鐵翼夫妻感激得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衛長風搖搖頭說道:「你們不用這樣,我這次過來,是有事請鐵大哥幫忙。」

鐵翼連忙拍著胸脯說道:「衛師弟,我還是那句話…」

&這條命是你的,不管什麼事,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沒問題!」

衛長風說道:「沒有那麼嚴重,我想明天進山採藥,想請你陪我一起去。」

&簡單!」

鐵翼說道:「我對青莽山很熟的,距離不遠的地閉著眼睛都能摸到,只是…」

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很是不好意思地說道:「我的運氣不大好,進山尋寶狩獵常常落空,別人知道的都不願意跟我一起去。」

衛長風笑道:「沒關係,我的運氣很好的。」

鐵翼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衛長風想了想,從懷裡掏出藥盒遞給鐵翼:「鐵大哥,這裡還有顆蘊氣丹,你拿去服用好好恢復一下,明天早上我再來這裡找你。」

到了這個地步,鐵翼也沒有再客氣:「好,你放心吧!」

衛長風哈哈一笑,起身告辭離開。

&

求各種支持! 清晨,青莽山。

太陽剛剛出來,山間小路上肆意生長野草露水未乾,已經有人踏足其上。

衛長風和鐵翼兩人背著簡單的行囊,朝著大山深處前行。


如同很多獵人尋寶客一樣,在天還沒有亮的時候,他們就離開了景雲城進山,開始了新一天的冒險歷練。

衛長風選擇的進山路線和上一次完全一樣,只是時間沒有過去多久,原先依稀可辨的山路早已被藤蔓樹枝給遮掩住。


想要找回到正確的路徑,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這一次他不是孤身一人,身邊還有鐵翼這名可靠的同伴。

鐵翼今年三十多歲,曾經在武院學武三年,目前是煉體五重天的境界修為。

他的實力算不上非常強,但是在獵人尋寶客這一行當里足足幹了有十幾年,對於青莽山周邊一帶的地形環境非常熟悉。

他所用的武器是一把環首精鐵大刀,掌握著一門羽級上品的狂風刀法,加上自身體魄強悍,力搏猛獸完全不在話下。

而且有了鐵翼在前面開路,衛長風真的要輕鬆太多。

不管多麼粗壯難纏的藤枝,他全都能一刀砍成兩段,大大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只是說起來也真有點邪門,衛長風和他一路過來,從清晨直到臨近中午,沿途居然連一隻野兔都沒有碰到。

青莽山山高林密,棲息著無數的動物和妖獸,就算外圍區域經常被獵人尋寶客掃蕩,但是走了這麼久都沒有碰到任何獵物,只能歸結為運氣差了。

這讓鐵翼有些惴惴不安,說道:「我最近也不知道走了什麼霉運,事事都不順心,趕明到永安寺里燒柱香。」

永安寺是景雲城最大最有名的寺廟,主持是聞名遐邇的大德高僧,據說求拜非常的靈驗,每天的香火從不斷絕。

衛長風笑道:「求佛不如求己,正所謂否極泰來,我看師兄你的運氣…」

&弟小心!」

衛長風的話還沒有說話,鐵翼陡然瞠目大喝,手裡的精鐵大刀猛地朝向他揮斬而來,勢大力沉威勢十足。

衛長風心中警兆突生,眼角的餘光立刻發現一道黑影朝著自己疾撲而來!

完全出於本能的反應,他扭身舉起雙臂護在身前,準備硬抗偷襲者的攻擊。

噗哧!

嗷!

這道黑影還沒有撲中衛長風,先被眼疾手快的鐵翼斬中,頓時悲鳴一聲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翻滾著,沾上了不少的落葉。

這個時候衛長風才看清楚,偷襲者赫然是一頭半人高的黑狼。

這頭黑狼的體型健碩,脖頸部位環繞著一圈白色的毛髮,雖然遭到了重創,猙獰的狼頭依然凶相畢露,長長的獠牙露出外面滴著鮮血。

它掙扎著還想爬起來繼續攻擊,只是身上被鐵翼的精鐵大刀斬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傷口鮮血噴涌,花花綠綠的內臟都流了出來。

鐵翼上前補上一刀將其砍死,沉聲說道:「這是白頸黑狼,從來都不走單幫的,我們有麻煩了!」

嗷嗚~

他的話音剛落,附近的樹林立刻響起了凄厲的狼嚎聲。

緊接著,一道道快速移動的黑影在兩人的周圍閃現,形成了嚴密的包圍之勢!

&他娘的!」

鐵翼恨恨地罵了一句:「不來一個都不見,要來他娘的來一窩!」

他急忙側過身來和衛長風背靠背站定,焦急地說道:「師弟,先站穩住千萬不能亂跑>

話還沒有說完,五六頭白頸黑狼同時從不同的方向朝著兩人猛撲過來!

兩人現在所處的位置在一片稀疏的樹林里,沒有什麼可供遮蔽掩護的地方,這也給狼群的圍擊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

鐵翼厲聲怒吼,手中的精鐵大刀揮出千百重刃光,將自己連同左右兩翼位置團團護住,刀身破空虎虎生風!

但是他的刀法再強,也不可能連帶著衛長風的正面都照顧到。

所以衛長風不可避免地遭遇到了一頭白頸黑狼的突襲。

然而此時此刻的衛長風,不但沒有絲毫的畏懼,心裡反而湧起一股難以言說的興奮和刺激,戰意像是烈焰般熊熊燃燒起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勤學苦練,他的境界提升了煉體四重天修為,乾陽正法修成第一層,氣沖百穴實力大進。

如果還畏懼區區一頭不是妖獸的白頸黑狼,那才真是笑話了!

鏘!

就在白頸黑狼躍身而起,張開血盆大口對準咽喉咬來的剎那,衛長風反手拔出了綁在後背的青鋒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迎著對手劈斬而落!

后拔劍式!

這招劍式,衛長風在清源小築整整練習了一萬五千遍,早已掌握到了精髓奧義所在,無論是拔劍的速度還是出手的力度,都接近了完美的程度。

最重要的是,在面臨白頸黑狼威脅的時候,他的心神沒有絲毫的慌亂,整個動作完全是自然而然地施展出來,標準到無可挑剔!

噗哧!

青鋒劍閃電般地斬擊在白頸黑狼的頭顱上,毫無凝滯地貫穿了後者全身最堅硬的額骨,筆直地切開了它整顆頭顱!

這頭白頸黑狼幾乎在瞬間斃命,但是它衝擊的力量慣性還在,結果後面的身軀跟著被利刃破開,竟然分屍成了兩片。

啪嗒!

狼屍摔落在了地上,衛長風全身上下都被腥臭的狼血噴得到處都是。

但是他沒有絲毫在意,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的血滴,然後將青鋒劍插在地上。

下一刻,衛長風猛地向前踏出半步,雙臂揚起揮出了緊握的雙拳。

蠻熊重擊!

至剛至陽的乾陽真氣瘋狂地湧出丹田,上行武脈衝入他的手臂,凝聚到拳頭之上讓拳力瞬間攀升到原先的數倍!

包著拳套的雙拳隨之膨脹了一圈,指縫間透出淡淡的赤芒,破空揮擊的速度陡然加快,挾帶起攝人的風雷之聲。

衛長風的前世雖然將真極五形功修鍊到很高層次,但是從來沒有能夠爆發出如此威勢,內勁真氣所帶來的力量提升是無可比擬的!

嘭>

他的雙拳同時擊中了兩頭自左右方向撲來的白頸黑狼,全都是正面轟擊在狼頭之上,以強對強以力破力!


咔嚓!

兩頭強悍的白頸黑狼顱骨盡碎,在拳擊處凹陷了下去,口鼻五官同時噴濺出殷紅的鮮血,面目全非地打旋倒飛出去。

在附加了乾陽真氣之後,衛長風鐵拳所凝聚的力量至少達到了五百斤以上,不要說是白頸黑狼,哪怕是成年的猛虎也禁受不住。

一擊得手,衛長風立刻向後退半步,重新和鐵翼背靠背貼在一起。

而鐵翼這一邊雖然沒有衛長風如此輝煌的戰果,但是他抵擋住了大半部分白頸黑狼的突襲,有效地保護了兩人的左右側面。

其中一頭白頸黑狼沖得太快躲閃不及,直接撞在刀鋒上,結果被絞殺當場!

&

鐵翼揮刀迫退其它的三頭白頸黑狼。

他始終都留意著衛長風的安危,自然也注意到衛長風所取得的戰果,心中頓時大定,再沒有感到束手束腳。

原本他擔心衛長風無法應付狼群的圍攻,現在看來完全不是問題,不由膽氣大增,展開刀光朝著再次撲擊過來的白頸黑狼發動了反擊。

鐵翼的狂風刀法大開大合聲勢極猛,而且刀勢覆蓋的範圍相當廣,加上他的經驗老道,立刻將兩頭後續跟上來的白頸黑狼圈在了刀光之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