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長老興奮地說道:“三長老下注了,一把天階武器,價值非同一般,還有下注的嗎?快快出手,別錯過。”

林辰靜靜地聽着下注的情況,對面的歐陽若也是微笑着聽下注的情況,經過二長老,三長老下注的刺激,許多人紛紛加註,歐陽若的下注靈晶數直奔到四千萬才停止,驚天的數字。

廣場旁邊有一座靈晶山,四千萬的靈晶堆放在那裏,就連高高在上的長老都忍不住下注。

“還有要下注的嗎?”主持長老語言都有些顫抖,看着熠熠生輝的靈晶山,把持不住。


“我下注一千萬靈晶,賭自己贏。”林辰平靜的聲音迴盪出來,讓主持長老都徹底驚呆,之後,林辰手一揮,從星辰戒裏飛出一千萬靈晶,朝着放下注自己的靈晶出而去。

又出現了一座小山,只不過比起歐陽若的,就有些小巫見大巫。

林辰已經把自己的全部身價押了上去,這可是從莊傑,血魔,青色等人身上搜刮而來的。

……………………………………………… 林辰的舉動讓周圍的人都傻眼了,隨手一揮,一千萬靈晶啊,就這樣被林辰擲出去了,許多人都在心底暗罵林辰土豪之類的話語,一個人身上有一千萬靈晶,足於造成轟動。

“沒想到老大這麼有錢,隨手一揮,就是一千萬靈晶啊!現在才發現,咋們老大真不是蓋的,一千萬靈晶,我這輩子都怕弄不到啊!”樁子嘀咕道。

“超級土豪。”

“高富帥。”

“土財主。”

不敗戰團的八人開始低聲討論起來,都對林辰的一擲千萬給弄傻眼了。

主持長老大聲說道:“還有要押注的嗎?”

過了一會兒,沒有人在下注了,戰鬥正式開始。

歐陽若飄逸如仙,口吐如蘭,朝着林辰略一抱拳,手中一把寶劍在手,就直撲林辰而來。

林辰對待這次戰鬥也是很認真,他明白,眼前這個大美女歐陽若奪得前次的魂海境戰功大賽冠軍可不是吹噓的,人家是真本事,況且,林辰對這個有些冷的美女還是很來電的,應該說林辰對美女都不感冒的。

林辰腳踩星茫遁,一個閃身漂移了出去,歐陽若的寶劍劍氣刺來,看林辰閃移出去,刺去的寶劍頓時迴轉,一記強勁的劍氣直掃而去。

林辰暗暗心驚,沒想到進攻如此刁鑽毒辣,反應速度如此靈敏,林辰在想閃過已經不可能了。

一記拳頭和飛來的劍茫碰撞在一起,林辰被強勁的力道被震退了出去,歐陽若也是被震退了幾步,臉色看不出任何變化,彷彿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看着自己一擊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效果,歐陽若捏起劍決就又攻了上去,林辰嘴角微微上揚,看着眼前這個美妞主動攻擊,想一開始就壓制自己,林辰可不是軟柿子,誰都可以捏的。

林辰腳力向後猛然一蹬,地上頓時裂痕密佈,林辰極速駛出,手中的霸火刀幻化而出,也是直撲歐陽若而去,開始了主動進攻。可別說林辰不會憐香惜玉,只不過此刻不是講憐香惜玉的時候,一千萬的靈晶賭注,林辰可不是頭腦發熱,而是有着必勝的把握。

掄起大刀,一記霸道的刀茫匹練橫掃而去,和歐陽若的劍氣相互碰撞,在虛空發出尖銳刺耳的摩擦之音,兩道光芒匹練在虛空相互碰撞,死死抵制,不更讓步,一時間,兩人就這樣瘋狂的對峙着。

兩人勢均力敵,此刻都還在試探對方,好制定進攻計劃。林辰最後猛然發力,總算把歐陽若的劍氣壓制住了,兩人都不約而同的後退而去,試探結束,兩人都對對方有了彼此的瞭解之後,真正的巔峯對決將要展開。

“千劍飛花。”

歐陽若身體虛空飛去,在空中如同仙子一般,舞動着極致動感的豐滿身體,瞬間,身體周圍出現無數的花朵,如同撒花仙子一般,讓人都有些癡迷,林辰一臉的正色,看着此刻的景象,內心警惕,越漂亮的東西越危險。

無數花朵頓時飛起,朝着林辰就擊來,林辰瞳孔微縮,在他眼裏,可不是什麼花朵飛來,而是無數的寶劍之氣撲來。

“百拳誰擋。”

林辰直接用出星隕拳的第二式,腳踩四方天地,頭頂朗朗乾坤,如同一尊巨鼎一般,不動不倒,雙拳快速打出百拳光芒,無數拳影直撲而去,瘋狂地和歐陽若的千劍劍氣碰撞,虛空顫抖,無數爆炸之音不斷響起。

劍氣在拳頭的狂暴力道下紛紛斷裂,化爲陣陣靈氣,消失在虛空之兄,林辰的拳頭巨影也消耗殆盡,狂暴的爆炸,顫音四起,訴說着兩人的戰鬥力量。

“歐陽美女的劍法的確獨到,小子算是領會到了。”林辰嘴角微微上往,發自內心的說道。

“辰兄的拳頭也是霸絕氣勢,勇猛無比啊!”

兩人互讚一聲之後,很有默契地極速攻擊而來,兩道身影,速度極快,刀光劍影,拳打腳踢,法訣飛舞,拳影亂竄,整個戰場都在微微顫抖,彷彿要把這虛空戰場打得墮落下去。

又是一擊,整個虛空戰場都在抖動,兩人都朝後方掃飛了出去,臉色都不太好,顯然打出了真火。

“冰之刺。”歐陽若動用屬性之力,只見整地虛空戰場如同雪山一般,迅速變得冰冷起來,虛空戰場周圍則是太陽高照,形成鮮明的對比。

林辰只覺得虛空戰場石板下有一股水屬性之力瘋狂用來,說是遲那是快,林辰猛然一跺腳,青石板四射而去,自己如同火箭一般射去,朝虛空遁去。

林辰剛纔所在的地方突然從地底伸出無數的冰刺,閃着寒光,帶着冷咧之意,要不是林辰反應靈敏,此刻怕是被冰刺穿體而過,變成一具冰屍了吧!

林辰虛空漂浮,看着不遠處的歐陽若,嘴角微微上揚, 廢土王者 ,只不過,林辰還是有把握反敗爲勝。

手中霸火刀突然激射而出,帶着幽幽神火,林辰全面催動自己的火屬性之力,霸火刀本就是火屬性之力的絕佳載體,此刻受到火屬性之力的催動,更是霸絕天下,氣勢驚天而上。

速度極快,如同神刀天降,一下就把下上的冰刺之柱擊得爆碎,周圍的火屬性之力把周圍的水屬性之力全部耗盡,林辰幾個閃身,一把捏住霸火刀,身子向後一弓,舉刀向天,火焰瀰漫全身,如同火域走出的強者一般。

“霸刀決。”

下把超級放大版的火焰大刀茫迅速朝着下方的歐陽若怒砍而下,帶着滔天的火焰和一往無前的氣勢,讓歐陽若都是色變。

“想不到這獨孤辰對火屬性的感悟如此之深,直追長老一輩,達到凝火於身的地步。”武雲霄輕聲說道。

歐陽若臉色微變之後,迅速變得鎮定,雙手快速捏訣,周圍頓時寒氣激增,如同要把虛空都凝聚一般,在她前方迅速凝聚出一堵冰牆,快速增厚增厚,想借此來組織林辰的火焰刀茫。

林辰嘴角微微上揚,幾個閃身就朝着下方而去,霸刀訣特有的力量和歐陽若的冰牆激烈衝撞開來,水火不容的境界……………………………… 林辰的霸刀訣帶着強勁無比的氣勢和威壓,直擊歐陽若而去,滔天的氣勢,不敗的戰意,讓平時以鎮定自若自傲的歐陽若都有些把持不住。對林辰的輕視之意蕩然無存。

驚天的爆炸和能量漣漪擴散而出,林辰的霸刀訣強勁無敵,把歐陽若全力凝結而出的冰牆給劈得裂紋密佈,隨時都可以崩碎開來。

歐陽若臉色蒼白無力,顯然林辰的這一擊讓她受了內傷,林辰身影已經接近。

“爆。”

霸刀訣最後的爆破之力猛然出現,歐陽若的裂紋密佈的冰牆在也控制不住,瘋狂崩碎開來,歐陽若也被林辰的爆破之力給攻擊得吐出一口鮮血,把前面的衣服都染紅,身影更是朝後飛去。

一切都在林辰的意料之中,幾個閃身就來到歐陽若身邊,稱她病,要她命。

“拳打蒼穹。”

星隕拳第三式凝聚而出,虛空都在扭曲,隨着林辰境界的越發提高,星隕拳的威力也是越來越大,林辰對星隕拳的掌控也更加的隨心所欲。

巨大的拳影,霸絕的氣勢,映入每個武殿弟子的眼中,紛紛露出驚駭之色,看來這獨孤辰的實力也不是蓋的,有其過人之處,不然,那歐陽若也不會就這樣被林辰的霸刀訣崩飛。

四周的冰快速被林辰的火焰之力融化,化爲霧氣,整個虛空戰場都是霧氣升騰,林辰的第三式星隕拳如期而至。與空中的摩擦之音響起,帶着佈滿拳影的火焰,怒砸而去。

戰場上一片詭異,林辰心中傳來的爆炸之音沒有響起,安靜的讓他脊背都有些發涼。

這時,霧氣突然全部凝固,速度奇快,只是一瞬間就全部凝聚,紛紛落在地上。

歐陽若頭上出現一個巨型的水滴,呈半透明狀,歐陽若整個人看上去如同冰雪美人,神聖不可侵犯。

林辰的巨影被凝固虛空,就連拳影之上的火焰都被冰晶覆蓋,頓時厲害無比,林辰看到這一幕,暗道這歐陽若被逼得拿出最強的實力,假命格之境來和自己對抗,利用本體屬性之力突破到命格之境,雖然只是假命格,可比起其他命格的命格之境的修士,實力可以匹敵了。

想當初那霸隋的金之命格,就是五行命格之中,最後完勝刀兵,而最後異軍突起的柳林,命格則是剋制金屬性之力的火之命格,滔天之火,焚天煮火,讓林辰都很是嚮往。境界的往後,對靈力的掌控也是越來越有火候,可以衍生出屬性之力,命格之力,這些更加強大的力量。

“這就是水屬性的命格之力麼?”林辰看着虛空的冰晶拳影,輕聲說道,想是在自語,又想是在詢問,心中對命格境的渴望達到了極致

“你是第一個逼我用出全部力量的人,小女很是佩服,今日就暢快地來一場巔峯對決。”歐陽若的聲音裏帶着一股不容反抗的氣勢和威壓,還有一股必勝打自信。

林辰擡頭露出一個歇歇的微笑“如你所願。”

一個閃身飛上虛空,星辰戒受到召喚一般,星辰鐵翅從玄鐵靈甲背後長了出來,速度更上一層樓,星茫遁隨時在身,林辰氣勢一變,一股滔天的木屬性之力以他爲中心瘋狂擴散而出。

星辰戒裏的萬物源母根不知從什麼時候進入林辰的體內,和林辰的身體融合在了一起,進行合體之術,林辰的防禦力達到恐怖的境界,療傷恢復的速度更是讓人咂舌。


當初,林辰還不知道自己可以和萬物源母根進行合體之術,只是把萬物源母根當成一個寶物來使用,在滅惡魔聯盟之時,偶然的嘗試才讓林辰知道,萬物源母根還可以與認主之人合體,加強防禦力和療傷恢復的速度。

合體之後的林辰,木屬性之力肆虐,席捲八方,讓上方的武雲霄等人都是勃然變色。

總裁老婆,我冷! 這獨孤辰什麼來頭,身修火,木屬性之力。看這樣子,木屬性之力纔是它的主修。”

“他是怎麼做到的……………………”

長老團轟動,就連不敗戰團的成員都是一臉的駭然之色,林辰可沒料到這些,合體之後,本體之後都在心裏面歡呼雀躍,彷彿受到了刺激一般,瘋狂的活躍起來,火髓神珠更是瘋狂運轉。

看來木屬性之力的刺激可以加快火屬性之力的提高,看來以後修煉火屬性之力可以走捷徑了。

林辰身影一閃,主動發動攻擊,帶着一抹殘影直擊歐陽若而去,背後星辰鐵翅撲扇,風聲肆虐人的耳膜,一道道罡風四射而去。手中霸火刀瘋狂劈下,勇猛無比。

歐陽若也不是軟柿子之輩,鎮定自若,頭頂之上的屬性之珠瘋狂地朝她身上奔來,只是片刻,就已經在歐陽若身上形成一件華麗的冰之戰甲,水屬性之力圍繞一身。

林辰的刀茫劈下,在離歐陽若不遠處受到了阻擋,刀茫彷彿砍到水中一般,在虛空如水波一樣,蕩起無數的水之漣漪,巨大的力量被轉移到了虛空之中,沒想到林辰的巔峯之力就這樣被輕易化解。

“冰晶碎空。”

歐陽若嬌喝一聲,雙掌猛然擊出,一道白茫閃過,數之不盡的冰晶,帶着破空之音,瘋狂射向林辰,氣勢驚天,虛空都被冰晶冰凍。

林辰露出一個皎潔的笑容。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

“焚天之火。”

全身突然起火,火焰瘋狂竄起,炙熱之力席捲六合八荒,天空一片扭曲,火髓神珠飛出身體,頭頂旋轉,體內的萬物源母根瘋狂地散發出木屬性之力,被林辰的體火瘋狂燃燒,氣勢不斷上升。

整個虛空戰場彷彿都要倍焚燒一般,林辰的火焰蓋過一半虛空戰場,還在瘋狂擴散之中,歐陽若的數之不盡的冰晶射來,還沒有接觸刀林辰本體,就被擴散而出的火焰焚燒殆盡,化爲虛無。

歐陽若此刻的臉上佈滿焦急,沒想道這獨孤辰也是假命格之境。其實,林辰不是假命格之境,火髓神珠只是修煉五行訣凝聚而出的一顆屬性之力的載體而已。

……………………………… 只不過在外人看來就是和命格一般,讓別人都覺得這是林辰的命格,認爲林辰是假命格之境的修士。

“看來那獨孤辰要勝了。”武雲霄輕聲說道,二長老卻是冷着老臉,主持長老更是成了紫茄子。

林辰的焚天之火更加瘋狂肆虐,完全佔據了整個虛空戰場,歐陽若臉色更加蒼白無力,被林辰的火屬性之力壓制得更加難受,雖然水克火,可是林辰的火屬性之力更加強悍,歐陽若的水屬性之力不足於剋制。

見歐陽若還在苦苦堅持,林辰都有些不忍,可是自己的全部身家都賭上去了,不敗戰團的所有人都在挺自己,自己可不能讓他們失望。林辰咬牙,只能辣手摧花了。

林辰幾個閃身就來到歐陽若身前,舉起手中的霸火刀就砍了下去,帶着畢勝的決心和無敵的氣勢。

火焰瀰漫之時,一記悶哼,虛空戰場的防禦能量罩突然崩碎,林辰拋飛了出去,帶着滿身的火焰。

突然的變化讓衆人始料不及,都搞不清狀況,按理說,掃飛出去的應該是歐陽若纔是,怎摸麼回是獨孤辰呢?


虛空戰場火焰消散之後,林辰終於看清了,是誰對自己下的手,武殿的二長老虛威,煉虛境的修士。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游 ,身體經脈全部被打碎,拋飛在觀看臺上,林辰的眼神死死地看着歐陽若前面的那道身影,心裏的怒火滔天。

林辰的身體被破壞的不成樣子,武雲霄一個閃身飛到林辰身邊,一顆神光璀璨的寶丹落入林辰口中,入口即化,林辰的重傷之軀開始了瘋狂修復。

之後,武雲霄飛上虛空戰場,冷冷地說:“老二,你爲何如此?”

“這個小子出手如此之重,老夫在不出手,若兒就糟他毒手了。”

“煉虛境對魂海境,你不覺得可恥麼,還出如此重手,你太魯莽了。”

虛威無話可說,武雲霄大聲地斥責虛威的做法,要不是林辰和萬物源母根合體,防禦力驚人的人,被煉虛境的修士一擊,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況且這林辰的身份特殊,要是在武殿裏死了,怕是這武殿都承受不住別人的怒火。

“去思過之獄面壁十年。”

武雲霄冷冷地喝道,之後,對着下面數萬的弟子說道:“本次魂海境的決賽到此爲止,大家都看到,若不是二長老阻撓,林辰就是勝利者,現在我宣佈林辰勝利,他應得的東西一件都不會少。”

魂海境的比賽就這樣落下帷幕,林辰重傷欲死,被武雲霄以七品“續命丹”保住性命。武雲霄大袖一拳,五千萬靈晶頓時消失,三長老給出的天階武器也消失,之後,就帶着林辰離開了。

魂海境的比賽就這樣結束了,林辰雖然得到了冠軍,可也讓自己陷入了危險的境地。林辰的名氣也迅速躍升到第一,只因他被煉虛境的修士一擊而不死。如果換成其他人,還會活麼。

武雲霄帶着林辰回到武殿之中,迅速爲他療傷,有七品寶丹護體,加之武雲霄化虛境的強大實力,十天之後,林辰重傷之軀全部恢復。

十天之中,靈體境的比賽也落下了帷幕,至此,武殿的戰功大賽個人比賽結束了,產生了幾個冠軍,得到了一個月的屬性感悟。而一個月後,武殿戰功大賽的戰團之賽就要開始了。


Leave a Comment